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席玉龙声音不大,但法力灌注之下,大厅中任何地方都听得清清楚楚。

简简单单几句话,就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

一位身披彩带的妙龄女子面带俏丽微笑,手托托盘,婷婷袅袅走到席玉龙身边站定。

席玉龙拿过托盘上的一只玉盒,对众人说道:“这是一组五枚雷木果!众所周知,雷木果乃是修炼雷系法术的必备灵物!可能有些拍友认为,只有雷系异灵脉才可以修炼雷系法术,才有购买雷木果的必要!其实,此种说法,大谬不然!老朽认为,只要是木灵脉修士,都可以修炼雷系法术的!为何如此说?修仙谚语云,‘甲木为雷,乙木为风’!可见雷系法术,乃是从木灵脉派生出来的!木灵脉修士,都可以修炼雷系法术!”

说完此语,席玉龙将玉盒开启,向四面展示。

只见玉盒里面,整整齐齐排列着五枚拳头大小的异果,表面呈银灰色。

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银色电芒,在其上面微微闪动。

席玉龙用手轻轻的一捻此果。立刻就有一丝丝电弧缠绕上来,发出噼里啪啦的炸响声,让席玉龙连忙缩手不迭,引来众人一番哄堂大笑。

不过仍有几丝电弧落入席玉龙手上,就被融入其中般的消失不见了。

席玉龙笑道:“各位都看见了吧,席某是木灵脉,刚才也稍稍吸纳了几丝雷灵力的!”

见到此幕,竞拍席位上的拍友们都唧唧喳喳议论起来。

似乎在争论木灵脉修士能不能修炼雷系法术的样子。

展示完毕,席玉龙大声道:“这一组五枚雷木果!起拍价五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低于五千灵石!请各位拍友踊跃竞拍!此果出自试炼秘境,外界寻常难得一见,各位拍友如果不抓住难得机会,就与雷系法术失之交臂了哦!”

听到席玉龙说出起拍价,坐在一角的王猛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在黑虎谷散修拍卖大会上,主持人也曾拿出雷木果来拍卖,底价也是每枚十万灵石,但无人竞拍。如今席玉龙在此喊价十万灵石,说明雷木果果真价值十万灵石以上了。他身上有十多万枚雷木果,就按起拍价计算,也是一笔大得吓得死人的巨大灵石了。有了这笔巨大的灵石作后盾,王猛不管竞拍何种修仙物品,都无所畏惧了。

至于木灵脉能修炼雷系法术一事,他早已了然于胸,早就见怪不怪了。

“五十万灵石!”

一楼大厅中,一个底气不足的男子声音喊道。

显然,这位拍友应该是木灵脉,对于雷木果究竟能不能让他修炼雷系法术,心中没有底。但又不想错过机会,于是以起拍价喊价了,万一不能修炼雷系法术,也可以减少损失。

“五十万零五千!”

另一个中年男子加价道。

不过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与之竞价了。

席玉龙当即宣布道:“这一组五枚雷木果,五十万零五千灵石成交!请竞拍成功的拍友,去后台当面交割清楚,钱货两讫!”

一层大厅中,当即有人向后台走去。

大概拍卖方见首拍人气不旺,为了调动人气,第二次拿出来竞拍的,就是培元丹。

席玉龙手拿玉盒向众人展示一番后,大声道:“这时一组四枚培元丹!培元丹是什么,老朽就不多介绍了。起拍价一百万灵石,每次加价不低于5万灵石,请各位拍友踊跃竞价!”

“100万!”

一个中年男子大声竞价道。

看得出,中年男子乃是筑元后期修为,培元丹正是他用得着的。

“105万!”

“110万!”

虽然竞价的人不多,但是价格高升之势不可阻挡,很快就喊到一百一十万了。

“115万!”

二楼贵宾室中,一个闷雷般的声音喊道。

似乎那位贵宾怕有人跟他竞价,立刻提示道:“拍卖价已高出底价百分之十以上了,各位不必跟吕某争了。吕某刚刚突破结丹后期境界不久,需要此丹稳固修为的!”

自称吕某的男子口气不善地说出这番话来,在场众人无不面色微变,都缄口不喊了。

拍卖大会顿时安静下来。

席玉龙神色尴尬地望了二楼某间贵宾室一眼,不满之色跃然脸上。

不过那个吕某似乎也不是好得罪的,席玉龙虽然不满,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只好大声提示道:“最新竞价是115万……115万第一次!还有没有竞价的?115万第二次!115万……!”

现场鸦鹊无声。

正当席玉龙要宣布吕某竞拍成功时,一个不亢不卑的声音,在下面响了起来。

“120万!”

这个不亢不卑的声音,正是坐在一角的王猛喊出来的。

王猛知道,拍卖大会上拍卖培元丹,只有一次,不可能有很多次。

此次可能就是唯一的一次。

此次之后,不会再有培元丹拿出来竞拍了。

王猛来此的目的就是培元丹,自然不肯错失良机的。虽然他听到旁人议论,说那个吕某是黑煞会副会长,而黑煞会是西州最著名帮派组织,势力庞大,是无人敢惹的存在。

他还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好胆!”

“区区筑元境低修,敢抢老子的培元丹!”

吕某威胁的话语隔空传来,法力内蕴,震得众人耳内轰轰作响。众人被其声音一掩,无不脸色大变,大气不敢出,提心吊胆起来。

与此同时,无数道神识纷纷向王猛身上刷来。

其中有十多道神识相对强大得多,估计是二楼贵宾室中贵宾们的神识。既然一楼大厅席位上坐着的都是筑元境修士,二楼贵宾室里坐着的,肯定都是结丹境高修了。

其中也包括吕某在内。

与此同时,王猛听见四周的拍友们都在唧唧喳喳的议论自己。

“我草!这家伙是外地人吧,不知道黑煞会是干什么吃的吗?敢得罪吕斌副会长,活得不耐烦了吧!”

“哼!别人都不敢与吕斌竞价,就他敢,把他能的!真是个大傻逼!”

“难道他不知道吗,黑煞会会长熊其五,乃是新晋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西州城五大家族,都要给黑煞会三分面子,吕斌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个外地小子还不知趣!”

“这家伙还不赶紧逃跑,还在这里等死吗?”

“逃跑?你想多了!吕斌的神识早就锁定他了,他能逃到那里去!”

“或许人家有后台吧!不过看上去也不像是御灵宗弟子呀!”

不过吕某吼过一嗓子后,并未再继续竞价,结果一组四枚培元丹,被王猛以120万灵石拍得。

主持台上的席玉龙微微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神情。连他都要给吕斌几分面子,不敢公然得罪吕斌,那位竞拍的青年不知是何来历,竟敢公然与吕斌作对。

当然,这不是他能管的事。

他的职责是主持拍卖会,将所有拍品都拍出一个好价钱来。

席玉龙清了清嗓子,大声宣布道:“一组四枚培元丹,恭喜那位以120万灵石拍得的道友!请去后台交割清楚,钱货两讫!”

王猛站起来,在万众瞩目中,走到主持台后面的密室里。

密室中坐着三名六旬老者。

其中一人秃顶,一人花白胡子,还有一人白净无须。

都是结丹境高修。

三人都用探究的目光盯着王猛,不知王猛为何敢与吕斌竞价。

恪于拍卖大会规矩,他们尽管好奇,却不能多问的。

王猛眼高于顶,一脸倨傲地问道:“在下拍得一组四枚培元丹,请问是在这里交割吗?”

秃顶老者面无表情,公事公办地道:“正是。道友是以120万现灵石交割,还是以等价值的修仙物品抵替?如果有等值的修仙物品,经过我三人公正估价后,可以抵替灵石交割的!”

王猛早就在路上想好了,他身上的各类灵药尚多,不如拿出一些来付账。

“在下想以一种灵药抵替灵石交割!”

说完这句话,王猛释放出一只玉盒,徐徐飞至秃头老者面前。

在白水镇司马家族时,王猛就在考虑出售灵药一事了。司马家族开设有阵道灵器店,不仅出售各阶法阵,也出售各类灵丹灵药,储备有很多玉盒和禁苻,王猛顺手将储物袋中的寒冰雪莲用玉盒装盛好了,以便随时出售。

这次为了购买培元丹,便将其中一只玉盒释放出来。

花白胡子和白净脸老者连忙凑过来,都好奇地问道:“玉盒里是什么?”

“寒冰雪莲!”

王猛淡淡地道。

“什么!”

花白胡子三人听到“寒冰雪莲”四个字,都浑身一震,都用惊疑不定的目光向王猛看来。秃头老者双手微微颤抖起来,哆哆嗦嗦地道:“道友玉盒里面,果真是寒冰雪莲?”

王猛见三人大惊小怪的样子,索性两眼望天的不予理会。

秃头老者见此,知趣的接过玉盒,抖抖索索地将玉盒打开。

顿时,一股白茫茫寒气滚滚涌出,迅速弥漫了整个密室。

室内温度瞬间下降到冰点一下。

花白胡子三人被寒气一掩,顿时满脸结冰。

花白胡子的胡子顿时成了一撮亮闪闪的冰晶。

“秃兄,还不快盖上玉盒,你想冻死老夫不成!”

见到此幕,花白胡子和白净脸老者都对秃头老者紧急大喊道。三人都忙不迭运起功法,身上浮现出一层红光,体表的冰晶便在红光中化为白雾蒸腾而起,很快消失不见了。

只有王猛泰然自若,好像无事一般。

秃头老者急忙盖上玉盒,问那两人道:“老花,小白!你们俩人都确定,此物就是寒冰雪莲么?”

白净脸老者冷笑一声,不耐烦地呵斥道:“废话!不是寒冰雪莲,能有如此强悍的冰寒气息?何物有如此冰寒气息,其价值都不会低于寒冰雪莲了!”

花白胡子则叹息道:“刚才,老朽用神识检查过了,确系寒冰雪莲无疑!”

秃头老者目光犹疑的看了一眼花白胡子,又看了一眼白净脸,似乎还是不能肯定的样子,生怕弄错了担不起责任,再次不放心地询问道:“你们俩人都确定?”

也难怪秃头老者如此不放心了。

他是第一次看见寒冰雪莲,也知道寒冰雪莲的价值非同小可。

万一弄错了,要他赔偿,那就麻烦了。

白净脸微微叹息道:“其实老夫刚才也用神识扫过了,此物确实是寒冰雪莲无疑!数天前,拍卖大会上就拍卖过一朵寒冰雪莲,是老夫亲自经手的,与此物一模一样,毫无二致!”

说完这句话,白净脸老者索性不再理会秃头老者,直接看向王猛,对王猛笑道:“道友功法神奇,在此惊人寒气中,竟然还能若无其事!老朽佩服!”

王猛知道此人想从自己身上,探究一些什么有用的信息,便直接道:“闲话少说!还是赶快估价吧!可不要耽误了在下参加下面的拍卖了!”

“好。好。好!”

白净脸一连声道,“那么请道友稍等片刻,且容老朽三人商量一二。”

白净脸、秃头老者和花白胡子三人凑到一边,用神识交流起来。

三人神神秘秘的样子,不时用诡异的眼神瞟一眼王猛,好像在商量什么阴谋似的。

片刻后,秃头老者走过来,对王猛笑道:“道友这朵寒冰雪莲,经我三人一致评估确定,价值八十万灵石。不知道友是否认可此价?”

王猛第一次出让寒冰雪莲,自然不知道它的真实价格应该是多少。不过仙药谷弟子乐玉山曾经说过,寒冰雪莲价值上百万灵石,秃头老者估价八十万灵石,显然太低估了。

王猛买卖灵药的经验也很丰富,便在犹豫片刻后,才蹙眉道:“才八十万灵石啊?你们估价太低了。在下自然不能同意此价的。如果三位前辈估价一百三十万灵石的话,就与在下估值相差无几了。既然这样,在下索性不用寒冰雪莲抵替了,还是用灵石付账吧!”

说完此语,王猛在储物袋上轻轻一拍,便要将灵石释放出来。

“且慢!”

秃头老者见此大急,连忙挡住王猛下拍的手,笑道:“道友不肯接受八十万灵石的估价,老朽可以理解!毕竟此物世所罕见,任何人都可能对其有不切实际的期望的!为使此次拍卖顺利交割,老朽私人愿意以一百三十万灵石的价格,购买道友的这朵寒冰雪莲,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一见秃头老者一脸谦卑的神情,王猛就知道自己报价太低了,上了这三个老小子的当了!

当时真应该翻上一倍,直接喊价一百六十万灵石才对啊!

不过话已出口,后悔也来不及了,不得不痛心疾首的点头道:“既然三位都知道此物世所罕见,当知其价值远远不止一百三十万灵石的。在下这次既然话已出口,自然也不能收回了。好吧!那就按一百三十万灵石出让给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