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白净脸老者见此,连忙插话道:“道友,你可千万不要以为你吃了多少亏!其实我三人并没有占你便宜!几天之前,我四友拍卖大会上,也曾有一朵寒冰雪莲拍出,竞价结果是一百一十万灵石!老朽三人之所以想购下此物,不过是因为老朽三人的修炼功法比较奇特,此物对老朽三人的秘术修炼,大有裨益!不想错失良机而已!众所周知,老朽三人一向严于律己,公正无私,从不做假公济私、占人便宜的勾当!虽说上次拍出价是一百一十万灵石,谁又能保证下次拍出价不会只有九十万灵石?究竟是亏是赚,并没有定数的!”

秃头老者也附和道:“是呀!是呀!谁说不是呢?”

王猛冷冷一笑,并不搭话。

秃头老者三人连忙收起装有寒冰雪莲的玉盒,将一组四枚培元丹和十万灵石交付给王猛。

钱货两讫。

看到王猛的背影消失在密室大门口,三人脸上,忽然露出惊喜之极的笑容!

花白胡子兴奋地道:“前几天拍出的那朵寒冰雪莲,争夺激烈,出价者甚众,最后拍出价竟高达两百万灵石!可见寒冰雪莲此宝,基本上有价无货,供不应求!如此的话,我们处置了这朵寒冰雪莲,每人至少可以净赚三十余万灵石了!那小子不明就里,只好吃个哑巴亏!哈哈哈哈!”

秃头老者和白净脸两人,也跟着奸笑起来。

笑毕,白净脸很快严肃起来,沉吟道:“此人年纪轻轻,竟然有寒冰雪莲在手!并且连吕斌都不畏惧,不知是何来路,有何倚仗?”

秃头老者冷笑道:“能有何倚仗!不过是上上届的某位秘境试炼弟子罢了!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不将吕斌放在眼里,有何大惊小怪的!或许此人连吕斌是谁,都不知道吧!”

王猛回到座位上,向主持台望去,只见席玉龙正在拍卖一把上阶飞剑。

起拍价七十万灵石,最后以八十八万灵石成交。

接下来,席玉龙拍出了几部功法秘籍、白玉丹和各种等阶的炼器材料,王猛都没有兴趣参与竞价。

“下面这件拍品,乃是来自于某一上古遗址中的稀世珍宝――黑殍花!”

席玉龙满脸骄傲的神情,将一只玉盒高高举起,大声道,“这个玉盒里面装的,正是传说中的稀世珍宝――黑殍花!黑殍花是何物,可能很多拍友都不知道吧?嘿嘿,请容老朽介绍一二!”

“黑殍花,传说来自幽冥地府,乃是至阴之物!众所周知,传说中的万年寒晶,乃是至寒之物。这株黑殍花,却是至阴之物!乃是修炼至阴至寒秘术修士必备之宝!有此宝在手,修成至阴秘术,指日可待!除此之外,此物还有通脉祛瘀,打通灵脉之异能!杂灵脉弟子凭借异宝,也可以踏上修仙之途!下面,老朽将就此点,详细解说一二!”

“黑殍花”这个名字入耳,王猛心脏一跳,脸色微变起来!

王猛既震惊,又激动,目光灼灼,紧紧盯住席玉龙手中的玉盒不放。

他没有想到,拍卖大会上,竟然有黑殍花出售!

原来传说中的黑殍花,竟然来自幽冥世界!

“黑殍花”这个名字,王猛太熟悉了!

《无名功法》中提到黑殍花,说黑殍花和天火液,乃是开发火灵脉必备之物,不可或缺。只要有了黑殍花和天火液,就可以开发火灵脉了!

此前,王猛考虑到黑殍花和天火液乃是稀世罕见之物,极难寻觅,才放下火灵脉,率先开发水灵脉的。

拍卖大会上既有黑殍花出售,王猛自然不容错过了。

如果拍下这株黑殍花,再想办法弄到天火液,开发火灵脉,就水到渠成了!

主持台上,席玉龙侃侃而谈道:“众所周知,人有三魂七魄,其魂为阳,魄为阴。魂主神,而魄主体。所谓‘体魄’二字,就是如此来的!也就是说,人之始,五行灵脉的载体为阴。五行灵脉之所以衰弱、闭塞、无法修仙,就是因为其载体中阴气过重,淤积而凝结,导致五行灵脉阻断,无法通畅,故而不能修仙!那么,可能有人会问,能不能以纯阳灵药疏通被阻断的灵脉呢?答案是,不能!因为阴阳和合后,载体的属性已被改变,灵脉就变成凡脉了!故唯一可行的办法,便是以至阴之物,强行疏通之,而不改变五行灵脉载体之属性!所谓‘乱世用重典,重病用猛药’,就是这个道理!欲使五行灵脉通畅,必以秘法炼化黑殍花,以重阴冲破淤积阴气阻塞,而收‘重阴必阳’之效,灵脉因此得以疏通!在此种情况下,哪怕是杂灵脉弟子,都可以修仙了!”

“当然啦!如果不是世家大族,谁也不会将稀世罕见的异宝黑殍花,用来打通杂灵脉弟子的五行灵脉的,毕竟那太不划算了,对吧?总而言之,黑殍花可以畅通灵脉,这点不容置疑。但其最重要的作用,乃是因为其为至阴之物,是至阴秘术修仙者必备之宝,不可或缺!”

介绍完黑殍花,席玉龙兴致勃勃将玉盒打开,小心翼翼地将一株纯黑色灵植拿在手上,四面展示。

此物高约三尺,孤茎无叶,顶端长着一朵颜色诡异的两瓣黑花。此物一出玉盒,一股无影无形的阴凉气息便迅速弥散全场,令人气闷心塞,不寒而栗。

下面的众人立刻感到极度的不适起来。

有人忍不住大声询问道:“席前辈!为何黑殍花一拿出来,在下就觉得很不舒服啊?”

席玉龙智珠在握,自信地笑道:“很简单!黑殍花乃是至阴之物,会自行夺取你们身上的先天阳气!所谓‘阳为生之本’。先天阳气流失,自然会感觉很不舒适了!”

“好啦!咱们言归正传!黑殍花一株,起拍价五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低于一万灵石!请各位踊跃竞价!”

下面的众人见黑殍花起拍价即达五十万灵石,都惊愕不已,却没有人马上竞价。

毕竟修炼至阴至寒秘术的修仙者凤毛麟角,极为鲜见。

黑殍花虽是稀世珍宝,却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有用。

“五十万!”

王猛毫不犹豫地喊道。

“五十五万!”

二楼贵宾室中,一个闷雷般的声音,紧跟着喊道。

“吕斌!”

众人听出是吕斌的声音,都轻轻惊呼一声,随即议论纷纷起来。

“呵呵,有好戏看了!前面他们俩人就为培元丹争执过了,现在又要在黑殍花上较劲了!”

“我草!那小子是何人啊,怎么会有如此多灵石啊?”

“小子,把你得瑟的!跟吕前辈作对,你死定了!”

“吕斌肯定不会放过那家伙了!”

……

“五十六万!”

王猛毫不犹豫地紧跟着喊道。

“小贼!你他吗的是不是要跟老子作对!”

吕斌暴怒之极的声音,再次震响在拍卖大厅中。

众人耳内顿时一阵嗡鸣,脸色发白起来。

“请前辈见谅!在下并无与前辈作对之意。黑殍花此物,在下有急用,不想错过的!”

王猛不亢不卑地道。

“你找死!”

吕斌动了真怒,蓦然一声厉吼。

仿佛平地响起一个焦雷!

只听得“哗啦”一声,一只阴气森森的灰白大手洞穿贵宾室墙壁,向下凌空一抓。下面王猛的头顶上方,空中一阵诡异的灵力波动,一只灵气凝聚成型的阴森森灰白大手凭空出现,狠狠向下一抓。

“住手!”

紧随着一声低沉有力的呵斥声,在二楼另一间贵宾室中响起。

有人紧跟着出手了。

王猛头顶上空,又是一阵诡异的灵力波动,同样是一只灵气凝聚成型的金光大手,闪电般的从虚空中一探而出,大急的向一抓而下的阴森森灰白大手挡去。

金光大手竟后发先至,一把将白森森大手捞住,令其无法抓下来。

只听得“轰隆隆”一声!

两只大手猛烈对撞,灵气炸裂而开,化为飓风四下横扫而去。

下面的竞拍区顿时乱作一团,人仰马翻,众人连滚带爬,纷纷惊走躲避。

王猛仍然安稳的坐在自己座位上,面色平静如水,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怎么,吕副会长不给木某面子,就在拍卖大厅中随便出手吗!”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大厅中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刚才呵斥一声“住手”的那人。

以金光大手阻拦吕斌行凶的,也正是此人。

“哼!吕某不过想捏死一只不知死活的小蚂蚱而已!怎么,木兄为了这只小蚂蚱,要跟吕某翻脸不成!”

吕斌不甘示弱的冷哼道。

“那倒不是!”

那个冷冰冰的声音回道,“吕副会长不要以为自己突破结丹后期境界了,就天下无敌了。来四友拍卖大会参加竞拍的客人,都是木某的贵客,木某有义务保证他们的安全!吕副会长在拍卖大厅大打出手,木某能听之任之,放任不管吗?如此的话,我们这四友拍卖大会,不需要再办了。”

“好!好!木兄既然如此说了,吕某看在木兄面子上,暂且放过那个不知死活的小蚂蚱!”

大约吕斌见木兄不会有任何退让,如果不管不顾,强行对那只不知死活的小蚂蚱出手,势必引起双方火拼,而木兄修为似乎更高一筹的样子,他根本讨不到好,只好暂时放弃捏死那只小蚂蚱的打算了。

只听得“哗啦”一声。

一条怒气冲冲的人影从二楼贵宾室中撞破墙壁,箭矢般的激射而出,从大厅上空一掠而过,接着又撞破拍卖大厅大门,身影一闪,就在门口消失不见了。

紧随其后,又有三道人影跟着飞掠出来,紧随吕斌的身影而去。

这三人,估计是吕斌的随从。

拍卖大厅中,顿时安静下来。

一时鸦雀无声。

“非常抱歉,让各位拍友受惊了!”

主持台上,席玉龙双手抱拳,满脸歉意的向下面拱了拱手,歉然赔笑道:“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让各位受惊了,老朽在此向各位表示抱歉!老朽想告诉各位的是,我们四友拍卖大会,是完全有能力保证各位拍友的人身安全的!请大家无须惊慌!请重新就坐,多多配合,将今日的拍卖进行下去!”

“下面,老朽宣布,出价五十六万灵石的那位贵客,成功拍得这株黑殍花!请道友去后台交割清楚,钱货两讫!”

席玉龙虽然表示了歉意,仍有不少人心有余悸的离开了。还有一部分人仍不死心,提心吊胆地重新回归座位,期待自己想要竞拍的修仙物品出现。

王猛面无表情的离座而起,来到主持台后面的密室中,在秃头老者三人复杂眼神中,释放出五十六万灵石。三人清点无误,将装有黑殍花的玉盒交到王猛手中。

王猛默默接过玉盒,启开察看了一遍,确认确系是黑殍花无误后,便转身而去。

此后,王猛再未出手。

大约半个时辰后,拍卖大会终于结束了。

王猛夹在人群中,随着人流出了拍卖大厅大门。

在灵兽大厦大门口,王猛四面环顾,迟疑了一下,便沿着西街往西疾行而去。

结果果然不出王猛所料。

躲在远处一幢大楼中的吕斌和三名黑衣随从,见王猛大步向西而去,急忙从大楼中冲出来,大步流星般的紧紧追赶过去。

王猛速度加快,脚不点地的飘然滑行,与他们保持大约四五十丈的距离。

约莫一顿饭功夫,就到了西街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