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前面已经没有路了。

王猛飞奔不停的身影冉冉升起,瞬间掠过高高城墙,飞越城外宽阔的护城河河滩,接着就如离弦之箭一般,加速向远方一片巨木林中激射而去。

片刻后,王猛身影一闪,消失在参天的巨木林中。

紧跟在后面的吕斌满脸杀气,见此急了,厉声呵斥拖在身后的三名黑衣人道:“李五!你他吗的还不赶紧点?可别让那小子逃跑了!”

那个叫“李五”的黑衣人赶紧答道:“请副会长大人放心!属下神识锁定了他,他逃不了的!”

然后沉下脸,呵斥身边的一名黑衣人道:“赵六!你他吗的还不赶紧点?老子都快被你们两个蠢货害死了!”

那个叫“赵六”的黑衣人明显对李五打压同僚的做法非常不满,翻了李五一眼,不服道:“你又不比我两人快多少,凭什么说我们害死你啊?”

李五勃然大怒,道:“赵六!你他吗的想造反不成?”

赵六见李五动了真火,不敢再作声了。

也难怪赵六会不满了。

作为黑煞帮内侍弟子,李五、赵六和王九三人都筑元境修为,李五和赵六是筑元三层,王九是筑元一层。李五擅长拍马屁,赵六聪明机警,两人各有千秋。偏偏吕副会长更喜欢拍马屁的李五,再加上李五排位在前,吕副会长事事都让李五出头,无形中李五就压赵六一头,倒成了赵六两人的顶头上司了。

而李五也经常以顶头上司自居,动辄对赵六横挑鼻子竖挑眼,骂骂咧咧,有意打压赵六。

这让赵六如何肯服。

不过,这三人的遁速还真让人不敢恭维,不但赶不上王猛,也赶不上吕斌,被拖下一段不短的距离了。

听到吕副会长大人催促,三人连忙将遁速提升到极致,好不容易追到吕斌身边时,已气喘吁吁、额头冒汗了。

片刻后,四人陆续冲入巨木林中。

前方十多里远处。

王猛身影飘飘,落在一株巨木树硕大的树根上,不走了。

片刻后,吕斌四人跟踪而至,遁光在王猛身前二十余丈外停下。

见王猛不但不害怕,反而面色不善的样子,赵六起了疑心,自作聪明地对吕斌躬身谗笑道:“副会长大人!那小子不知为何在这里等我们?属下认为,此事甚为蹊跷!属下判断,其中必然有诈!”

吕斌三人似乎被提醒了,连忙放出神识四面扫视,却并没有发现有何不妥的样子。

李五心中“咯噔”了一下。

看来赵六这小子,这是刻意巴结吕副会长,跟老子争宠呀!李五素知赵六对自己不服,也有取代自己的野心,决意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李五目光斜视赵六,冷笑道:“小六子,瞧你那点机灵劲!不是我李五看不起你,副会长大人英明神武,天纵之才,经历大小拼斗凡千余次,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危险没有经历过,还用得着你小六子来提醒?莫非你小六子自认为比副会长大人还英明神武,比副会长大人还见多识广不成?我呸!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德行!”

“你赵六要明白,副会长大人神通广大,修为深不可测,就算那小子有诈,难道逃得过副会长大人的火眼金睛?就算他设下了陷阱,在修为深不可测的副会长大人面前,能起何作用?须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耍小聪明,是没有用的!明白么?”

李五不愧是有名的马屁精,一顿夹七夹八的讥讽连打带消,不但将赵六警示的功劳化为了绿有,借机狠狠贬损赵六一顿,让赵六还嘴不得,还结结实实拍了吕斌好几下马屁,把吕斌拍得舒舒服服,心旷神怡,踌躇满志。

赵六则低下头,委屈的泪水在眼窝子里打转,暗恨自己怀才不遇,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吕斌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对两人的所作所为不予置评,沉声吩咐道:“李五赵六!去!将那小子碎尸万段!将本座的黑殍花拿回来!”

吕斌看出来了,对面那小子只有筑元一层修为,李五赵六都是筑元三层,让李五赵六俩人对付那小子一人,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李五和赵六躬身应了声“是”,一左一右向王猛包抄过去。

“小贼,让你见识见识老子黑煞尸光刃的厉害!”

似乎生怕赵六先下手为强,抢了自己功劳的样子,李五猛然张嘴一喷。一道绿光飞射而出,一个急速盘旋后,绿光大放的停在他身前。

赫然是一件月牙形古怪刃器。

这件月牙飞刃半尺长短,上面绿气缠绕,幽幽尸火闪烁不定,“吱吱”炸响。同时刺鼻的尸臭气息在绿光大放中滚滚涌出,向四下里弥散开来,令人闻之欲呕。

“去”

李五低斥一声,双手疾速掐诀念咒,让其化为一道绿芒飞射而出,一闪而逝的直奔王猛而去。

“小子!你也见识见识老子的黑煞尸火枪!”

另一边的赵六见此,不甘落后的紧急祭出一把青灰色大枪,足有胳膊粗细,五六尺长短,貌似用某种二阶凶兽的尸骸骨炼制而成的样子,上面淡淡尸火缠绕,弥散出一股狂野而暴躁的凶兽气息。

“去”

赵六掐诀念咒的厉喝一声。

那把黑煞尸火枪在空中一滚,化为一条通体绿黑,长约丈余的四爪青蛟妖兽,身上淡淡绿雾缭绕不息。

“吼~”

青蛟妖兽面露狰狞,厉吼一声,张牙舞爪地向王猛猛扑去。

见到这一幕,王猛不禁愕然了。

看来黑煞会的帮众们,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他们驱使的灵器稀奇古怪,尸臭熏人,还经常收藏于体内,难道不怕被浓烈的尸臭气息熏昏过去吗?不知他们会不会为了修炼某种古怪功法,经常干盗墓偷尸的恶心勾当?

不知他们用了多少尸骸来修炼秘术,才达到如此恶臭熏人的效果的?

这些念头在脑海里转动的同时,王猛手上也没有闲着。

王猛单手轻轻一摔。

“哧”

一道雪亮的剑芒脱手飞出,一闪而逝的向黑煞尸光刃激射而去。

正是王猛在宣威城购置的三把中阶上品飞剑中的一把!

王猛已将其滴血认主,收藏于识海之中。

要知道,黑煞尸光刃虽是一件中阶下品灵器,看似威能不大,但遁速较之另一人的青蛟妖兽要迅疾得多,而且一经射出,就有一股无影无形但明显能感觉到的莫名阴森气息,潮水般的向这边席卷而来。

王猛闻之恶心难受,心动神摇,几乎要呕吐出来。

立刻惊醒地屏住了呼吸。

但他很快发现,那种恶心难受的感觉,却并没有因此而有半分减轻!

“至阴之气?”

王猛脸色微变,暗暗惊讶不已。

当初在拍卖大会上拿到黑殍花的时候,王猛就领教过至阴之气的厉害了。正如拍卖主持人席玉龙说的那样,至阴之气专门夺取先天阳气,黑殍花弥散出来的至阴之气能自行侵夺修仙者先天阳气,导致修仙者元神受损。

而神识作为元神的一部分,也会跟着受损不少的。

王猛现在的情况,与当时拿过黑殍花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由此可见,黑煞尸光刃上面凝炼了一股微弱的至阴之气,专门损人先天阳气,伤人魂魄、元神和神识。据说史上有一种大威力仙器阴阳镜,只要将其阴面轻轻一晃,就能侵夺对手魂魄,令其魂飞魄散,一命呜呼。黑煞尸光刃还只是一件低阶灵器,自然远不能与大威力仙器阴阳镜相比,并且其主人修为尚低,凝炼于其上的至阴阴气不足,威能不大,无法对自己魂魄、元神和神识造成多大损害,只让自己恶心难受而已!

故此王猛祭出飞剑,不假思索的先对付威胁稍大的黑煞尸光刃。

至于尸臭气息中可能蕴含尸毒,王猛一点都不担心,自有冰血朱蛤丹解之。

解决了黑煞尸光刃,王猛便可腾出手来对付那条二阶青蛟妖兽了。他原本想用斩妖刀将其斩杀的。但二阶青蛟妖兽同样尸臭难闻,阴气瘆人,而斩妖刀只能近战,他可不想被其散发出来的阴气侵袭,故而身影扶摇直上的拔高三丈,先躲开尸臭袭扰再说。

与此同时,般若金刚神功自行运转,磅礴的炼体力量汹涌而出!

王猛凌空一拳,向飞扑而来的青蛟妖兽迎头痛击过去。

在另一边,中阶飞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黑煞尸光刃猛烈碰撞在一起,只听得“轰”地一声,灵气爆裂而开,白光绿光交织闪烁,四下挥洒。

在耀眼的白光中,黑煞尸光刃气势萎靡,不出王猛意料地被飞剑一斩两断,掉落尘埃。

中阶上品飞剑威势稍减,但并未就此罢休,

在王猛神识驱使下,飞剑嗡地一声清鸣,灵光大放!

蓦然流光一闪的直奔李五而去。

大有将其一举秒杀之势。

从祭出飞剑到斩毁黑煞尸光刃,前后不过二息的时间。

对面的李五面露阴险诡笑,还在洋洋得意地幻想着黑煞尸光刃大展雄威,将被阴气和尸毒侵袭得修为大损的王猛一举斩杀的美事!

谁知转眼之间,王猛安然无恙,他自己的黑煞尸光刃反被击毁了!

“啊?”

李五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李五曾以黑煞尸光刃斩杀过不少筑元初期境界修士了,那些人还没有来得及进行有效抵抗,就被黑煞尸光刃上的尸毒和至阴之气损伤元神和神识,修为大降,头昏脑胀,还未清醒过来,就被黑煞尸光刃斩杀了。

对面那小子不过筑元一层修为,怎么可能躲过至阴之气和尸毒袭击,斩毁他凝炼了十多年的黑煞尸光刃呢?尤其是至阴之气乃是先天二气之一,是无可抵御的强大存在,区区一名筑元一层修士,怎么可能在其攻击下若无其事呢?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能在黑煞尸光刃攻击下还安然无恙,并击毁他的黑煞尸光刃灵器的,他还是头一次遇到!

这让他如何不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