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57章 穿云弓之威

一股惊人的凶悍暴躁气息,猛然间猛烈爆发出来!李五和赵六被其浩大磅礴气势一掩,顿时脸色煞白如纸,呼吸艰难,气息窒息,感到难受之极!

巨弓在手,王猛腰背一挺,顿时高大挺拔了几分!

眉宇之间浮现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雄霸气概!

手腕一翻。

一支气势逼人的落日神箭,出现在其手中!

“啪”

落日神箭紧紧扣在穿云弓紧绷的弓弦之上。

王猛运起般若金刚神功,左手如托泰山,右手如抱婴儿,迅速拉开弓弦至满月状态。

顿时,宽大而坚硬的弓背上,一道赤红灵光疾速盘旋流转,速度越来越迅疾,越来越紧急。绷紧的弓弦上面,浮现出一层白濛濛的霞光,好像有巨大无匹的力量在迅速凝聚、积累,随时准备爆发出天崩地裂的惊人一击!

一股呼啸的狂风平地刮起,“呜呜”尖鸣着向四周横扫而去。

顿时飞沙走石,尘土飞扬。

头顶上,那两团诡异绿光被狂风卷起,宛如一片树叶般远远摔了出去,不知所踪!诡异绿光团被狂风卷走,王猛体内元神和神识侵蚀立止,神识畅通无碍,法力迅速回复。

王猛傲然卓立,衣袍飘飘。

仿佛天神一般高大威猛,气息慑人。

见到此幕,李五和赵六两人被王猛手中的落日神箭震慑,顿时如见鬼魅一般,心胆俱寒,哪有胆量攻击王猛,立刻抱头鼠窜,亡命落荒而逃。

此时,落日神箭之上,灵光萦绕,落日神箭箭身立刻有一层赤芒浮现,一股骇人之极的巨大威压,如怒潮一般的从落日神箭上滚滚涌出。

“呔――”

王猛开声吐气,猛然发出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吼!

“嘣~”

一声沉闷之极的弓弦声响起,落日神箭箭呜呜尖鸣,发出凄厉瘆人的尖厉破空声,宛如一道赤红流光,快如电光石火的从弓弦上一闪而出!

“唿――”

落日神箭在空中一闪而过,其遁速之快,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尚未看清是怎么回事,落日神箭已掠过二十余丈远的距离,直扑吕斌而去,箭尾拖起一片巨大赤芒,几乎映红了小半个天空,声势骇人之极!

对面的吕斌感受到穿云弓的威胁,面露惊惧之色,慌忙将一把上阶上品斩妖刀释放出来,紧紧握在手中。

“呀~”

吕斌运起全身功力,双手持刀,带起一团丈余大的雪亮刀芒,照准激射而来的落日神箭狠狠劈去。

“轰隆隆”

落日神箭与斩妖刀猛烈对撞在一起,灵气炸裂而开!

红光白光交织闪烁不定,化为呼啸狂风四下横扫而去。

吕斌结丹后期境界的功力,怎挡落日神箭神威一击!

结果在落日神箭雷霆一击下,吕斌斩妖刀脱手飞出,双手虎口撕裂,鲜血狂飙!落日神箭击破斩妖刀阻挡,威能稍减,仍然势不可挡地从吕斌胸膛中一闪而过。

“啊”

吕斌的身躯被落日神箭洞穿,胸口出现一个碗口大的透明血窟窿,他的人也被落日神箭去势带起,“轰隆”一声,砸在巨木树粗大树枝上,被穿腹而过的悬挂在半空中。

巨木树被吕斌砸中,一阵疯狂摇晃,树叶纷纷震落如急雨。

吕斌心脉、脏器被落日神箭威势震毁,七窍流血,法力全失,脖子一歪的吐出最后一口气,就此死去。其四肢下垂的尸体,在树枝上来回晃荡不已,鲜血扑簌簌落下。

李五、赵六和王九三人见此,吓得魂飞魄散,只恨爹娘少生了一条腿,亡命四散飞逃。

“嘣~”

又一支落日神箭红光一闪而出,以快的不可思议速度追上李五,从其后背洞穿而过,李五肉身被落日神箭不可抗拒的威势雷霆一震,顿时爆裂为一团血雾。落日神箭威势不减,蓦然一个回环的磨转方向,直追赵六而去,再次追上赵六,直接将赵六爆成一团血雾,才飞回王猛手中。

逃遁中的王九见李五和赵六被落日神箭爆成一团血雾,吓得魂飞魄散,大小便失禁,仍然亡命奔逃。转眼又见落日神箭倒射而回的飞回王猛手中,并未向他追来,以为王猛放过他了,不禁暗暗松了口气!

王猛自然不会放过他。

因为黑煞会帮众,王猛几乎陷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岂会轻易放过他们!

王猛收起穿云弓和落日神箭,将灵气袋祭在空中,轻吐一字道:收!

灵气袋袋口霍然张开,一股浩然吸力发出。

飞逃中的王九此时已在百十丈之外,仍然毫无悬念的被吸入灵气袋中。

王猛之所以要留下王九活口,不是因为王猛大发慈悲,不忍诛之,而是要对王九神识搜魂,以获知吕斌对他施展的诡异绿光神通,究竟是何种邪术。

现在王九被收入灵气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王猛也不急于处理此人。

当务之急是迅速回复法力,治愈元神和神识创伤。至于元神受到的损伤几乎无药可医,王猛只能先将其放下,等以后再说了。

王猛独坐于巨木树下,将一朵寒冰雪莲释放出来。

巨口一张,一蓬白濛濛的法力精元冲口而出,将寒气翻滚的寒冰雪莲包裹起来,一卷而回,落入王猛口中。王猛将其一口吞下,默默炼化起来。

有倾,王猛体表浮现出一层淡淡红光。

王猛微闭双目,嘴唇微微翕动,十指轮动如飞,疯狂掐诀念咒不停。

渐渐地,王猛体表红光更盛,环绕其周身徐徐旋转不停。大约半个时辰后,王猛体表热气蒸腾,散发出淡淡淡淡腥臭气味,被徐徐旋转的红光一燎,顿时化为青烟消散。

又过了半个时辰,王猛炼化完整朵寒冰雪莲,才收了功。

王猛霍然睁开双目,目中精光大盛!

启动神识察看,王猛惊喜地发现,识海损伤已然尽复,识海扩大了至少三分之一,神识之力不但未受损,反而较之以前更加强悍了二三倍!神识扫视距离竟然超过二百里,足可与结丹境高修浩瀚的神识之力,一较高低了!

王猛这一喜,真是非同小可!

哈哈!真是因祸得福啊!

寒冰雪莲,真是不可多得的异宝啊!

难怪四友拍卖会的秃头老者三人,愿意以一百三十万灵石的巨价,抢购此物了!以寒冰雪莲独具的医治神识创伤和拓展识海的异能来看,区区一百三十万灵石,还真不足以反应其真实价值!

王猛原有三百三十朵寒冰雪莲,在四友拍卖会上出让了一朵,此次医治神识创伤用去一朵,尚余三百二十八朵,王猛不会轻易拿出来交换了。

如此神物,说不得哪天就能用上!

像今天这种情况,如果没有寒冰雪莲在身,不但神识损伤难以治愈,连带他的修为,就要大损的!哪怕他身上有七八百万灵石,面对神识创伤,根本帮不上半点忙的!

如果神识创伤无法痊愈,要提升修为,不知要等多少年以后了!

遗憾的是,寒冰雪莲只能医治神识创伤,对元神创伤的治愈,并无太大的帮助。

虽说神识也是元神的一部分,但元神并不仅仅限于神识,还包括三魂七魄、味觉、视觉、识觉、智力、知觉、法力等一系列重要生命要素,以及贯穿于元神,印射于全身的灵脉和血脉。神识创伤的痊愈,仅治愈了元神的部分创伤,无法治愈元神的全部创伤。

王猛浏览过宗门典籍,知道细微的元神创伤虽然不会影响神识和法力的运转、输出,但会影响修为提升的速度和难度。如果元神损伤未愈,将来要提升修为,就难了。

王猛现在的修为只有筑元境一层,在元神受创的情况下,要想突破到筑元境第二层,所花费的时间、精力和代价,不知是以前的多少倍了!

除非像典籍中介绍的那样,弄到数滴“洗神真露”,才可以完全治愈元神的创伤。但洗神真露也是稀世罕见之异物,有治愈元神和神识创伤之能,其价格极其昂贵,并不能轻易弄到手。

要知道,越是这种稀世罕见之物,越难寻觅。除非在某些隐秘的、不为人知的上古遗址中,或许还有存在。其他地方很难见其踪迹。能够寻获的“洗神真露”,早就被修仙者们瓜分一空了!

王猛眉头微蹙,微微叹息一声,心中又喜又悲,只有暂时将此事放下,等以后再说了。将手伸入灵气袋,抓住王九脑袋,开始对王九神识搜魂。

片刻后,王猛搜完魂,直接将王九脑袋捏碎。

掐一个火球扔入灵气袋,将其焚为灰烬!

经过搜魂,王猛终于知道了,原来吕斌修炼的那两团诡异绿光,竟然叫“夺魂神光”,乃是以秘术炼化至阴之气与尸煞之气,使之合二为一,而凝炼出来的一种至阴属性的诡异秘术,专门攻击修仙者的魂魄、元神和神识。只是吕斌的修为尚浅,其修炼的“夺魂神光”尚不能损毁魂魄,只能毁伤元神和神识罢了。

除非秘炼有专门的克制法术,或者本身修为比吕斌强大数倍,元神和神识凝炼程度比吕斌至少高出一个大境界,才有可能对抗“夺魂神光”的袭击。

否则,就只有失手就擒的份了。

了解到这个信息,王猛沉吟不语起来。

此次能侥幸逃脱“夺魂神光”的攻击和暗算,全凭自己身上有冰血朱蛤丹这种不世出的异宝,能自行治愈肉身的一切损毁和创伤。

否则的话,他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

吕斌之所以不惜代价夺取黑殍花,原来是为了修炼至阴秘术“夺魂神光”。

据王九了解,修炼“夺魂神光”必备的两种异物是至阴之气和尸煞之气。

尸煞之气,相对容易获取,在荒山野坟中就能收集不少。至阴之气,就没有那么容易得到了。王猛拍得的那株黑殍花,乃是世所罕见之物,就是前次吕斌与祁维仁、金利来等人去荒域觅宝时,祁维仁寻获之物。王九在祁氏灵器店敲诈,谎称祁维仁所借宝物,指的就是这株黑殍花。

黑殍花不但不值王九口称的上千万灵石,甚至也不值百万灵石。

当然,黑殍花的价值,因人而异。

对王猛来说,的确可值上千万灵石。

其他人如果不修炼至阴秘术,黑殍花就不值什么钱了。

吕斌为得到黑殍花,不惜挖空心思栽赃陷害祁氏家族,祁维仁突然亡故后,祁氏家族知道黑殍花保不住了,索性拿去四友拍卖大会上拍卖。吕斌得到消息,匆匆赶去竞拍,这才引出他与王猛之间的冲突的。

吕斌将“夺魂神光”秘术修炼到眼下这种境界,靠的当然不是黑殍花这样的至阴宝物,而是恶毒夺取未成年少女体内的元阴之气而来的。

黄花少女体内的元阴之气,实际上就是所谓的至阴之气。吕斌将“夺魂神光”修炼到眼下这种程度,不知残害了多少无辜少女,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女,死在他的魔爪之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