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站立起来,遥望悬挂在树枝上的吕斌尸体。

单手一招。

一物从吕斌手上脱出,徐徐飞来,落入王猛手中。

正是吕斌的储物戒指。

王猛放出神识,向储物戒指内扫去。

里面有一大堆灵石,约莫三四百余万枚的样子。看得出,吕斌虽为黑煞会副会长,乃是人见人怕的存在,但他去拍卖大会竞拍所需修仙物品,也不敢不付钱的。

估计这三四百万灵石,就是为竞拍黑殍花和培元丹准备的吧!

令王猛惊喜的是,戒指里面,竟然有一瓶不知其名的蓝色药液和一瓶黑色药液。那瓶蓝色药液散发出淡淡的诱人药香,闻之令人心旷神怡,物我两忘。受创的元神为之一震,发出极欲饮下此药液的渴望信息!

王猛心中一动,不禁又惊又喜,难道这瓶不名药液,竟是“洗神真露”不成?

立刻浏览脑海中的《常用灵草灵药名录》,发现其中就有关于修复元神和神识创伤的灵丹灵药介绍,配有翔实图例和说明,那瓶蓝色药液与名录中介绍的“洗神真露”,无论是颜色、气味还是灵力波动特征,都十分吻合。

看来,这瓶神秘蓝色药液,竟然真的是“洗神真露”!

如果不是灵药,而是某种不明毒液的话,冰血朱蛤丹会有反应的,而此刻,冰血朱蛤丹正静静涵养在识海中,并无任何不安反应。

由此可见,此物绝不可能是某种未知毒液。

王猛猜想,吕斌戒指中储备此物,可能是在荒域中寻找到的吧!荒域中既然能找到黑殍花,自然也能找到洗神真露了。

吕斌戒指中竟然有“洗神真露”存在,让王猛惊喜不已!

那瓶黑色药液不知是何物,握在手中颇觉沉重,森寒沁人,《常用灵草灵药名录》中也无其记载。估计是某种与吕斌修炼的至阴秘术有关的至阴之物吧!

除了“洗神真露”和这瓶无名黑色药液,里面还有一瓶两枚培元丹,一张兽皮地图,各种剧毒及解毒灵丹一大堆,以及其他一些用于修炼至阴秘术所需的功法玉简、丹药、瓶瓶罐罐等物。

修炼至阴秘术所需的丹药、瓶瓶罐罐等物,王猛沉吟了一下,仍然将其保存在储物戒指之内,并未信手抛弃。经过与吕斌一战,王猛领教了至阴秘术的厉害之处,如果不想重蹈覆辙,虽然不修炼,也要详细了解一番,找出应对之策的。

那张兽皮地图引起了王猛的注意。

要知道,作为黑煞会副会长的吕斌,储物戒指里面不会收藏没有价值的东西的。这张地图出现在吕斌储物戒指里面,显然不是寻常之物。

王猛将兽皮地图释放出来,拿在手中,仔细察看。

只见这张地图的顶端,攥写着“上古遗址黑水峪”七个蝇头小字。

不过看笔迹就知道,不但地图是新绘制的,这几个字也是不久前添加上去的。

“上古遗址黑水峪”七字下面,绘有重重叠叠的山脉、河流图案,却并未标注“上古遗址黑水峪”究竟在何地,也未标注“上古遗址黑水峪”位于图中何处。

从地图上,看不出其有何奇特之处,也不知“上古遗址黑水峪”中有何宝物存在。

纯粹就是一张无名地图。

“上古遗址黑水峪?”

王猛神思内蕴,沉吟不语。

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此前也没有听人说起过,自然也不知道黑水峪位于何处了。

在拍卖大会上,王猛听席玉龙说过,黑殍花来自某一上古遗址。虽然不知道黑水峪是不是席玉龙所说的上古遗址,上古遗址中有寻常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却是可以肯定的。

既然不知道“上古遗址黑水峪”在何处,那就不必再费心于此了。金利来与吕斌都去过荒域,也寻到了宝物,哪怕他们去的就是上古遗址黑水峪,他也不会将宝物寻获之地随便告诉别人的。

王猛将那瓶“洗神真露”拿出来,倒出数滴服下,一种心旷神怡的美妙感觉,迅速传遍全身。

然后打坐在地,默默炼化起来。

深夜。

西州城外西关镇。

黑煞会总舵大院所在地。

黑煞会会长熊其五大汗淋淋地从采补房中出来,回到卧房,自得其乐地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

这时,黑煞会外事堂堂主熊二进来了。

熊二拱手禀报道:“属下启禀会长大人。刚才会长大人采补过的一名鼎炉,自杀身亡了。请会长大人示下,该如何处理?”

熊其五沉吟了一下,问道:“不会是那个叫魏三娘的少女吧?”

熊二躬身回道:“是的,会长大人。正是魏三娘自杀身亡了!”

“怎会是她?”

熊其五一拍大腿坐起来,痛心疾首地道:“唉!太可惜了!魏三娘这孩子,那可是世所罕见的元阴之体呀!其元阴极其饱满,品质纯正,为兄采之不竭,对她极为满意的呀!唉!可惜了!可惜了!”

熊二眨巴着眼睛,困惑地望着他的堂兄,问道:“何为元阴之体?”

熊其五看了熊二一眼,淡淡道:“熊二!你是为兄族弟,又是为兄的股肱之臣,看在你鞍前马后为为兄办事份上,为兄可以跟你说说,何为元阴之体,以增广你的见闻的。为兄曾阅览过一部上古典籍,那上面记载说,但凡人族,均为五行之体,身具五行灵脉。但也有例外。魔界魔族是介于人、鬼、神之间的元阴之体,乃是非人非鬼非神之异族。魔族无五行灵脉,但身具阴阳二脉。传闻黑魔族人均为元阴之体,身具阴脉,可以修炼各种魔法和至阴秘术。修罗魔族更是生存于冥界,因冥界至阴之气浓郁,可以修炼各种至阴秘术,夺人魂魄乃是很平常的事情。那魏三娘便是身具阴脉的元阴之体。与之对应的,还有身具阳脉的元阳之体。”

“按照会长大人说话,难道那魏三娘,竟是是魔族中人?”

熊二惊讶道。

“糊涂!魏三娘怎会是魔族中人!”

熊其五呵斥道,“魏三娘是元阴之体,才身具阴脉的。但并非所有身具阴脉之人,都是魔族中人。魏三娘应是生于至阴之地的孩子,才导致其五行灵体变异的罢!按照那部典籍上的说法,普通修仙者也可能身具阴阳二脉的,故可成鬼成魔,或者肉身成神。只不过普通修仙者即使身具阴阳二脉,也都是匿形的,既无法看见,也摸不着的。魏三娘既是元阴之体,阴脉脉络完整,既看得见,也摸得着。其元阴充沛,采之不竭,乃是为兄修炼至阴秘术的最佳鼎炉!可惜她不知为兄对她的宠爱有加,竟尔自杀身亡,岂不可惜!”

熊二恍然大悟,道:“多谢会长大人赐教!属下不胜感激!下次遇到身具阴脉的元阴之体,属下必然将其好好看护好,保证让会长大人采补时能尽性尽力!”

熊其五摇了摇头,冷冷道:“你以为元阴之体是好找的?那可是亿中无一的存在!能找到一个魏三娘,那都是为兄祖上有德,烧了高香了。”

说到这里,熊其五吩咐道:“既然她们都死了,那也别浪费了,那就赏给内侍们,让他们凝炼尸煞之气用吧!”

“是。属下谨遵会长大人吩咐!”

熊二退了出去。

熊其五仍然仰躺下来,闭上双目,回想起采补鼎炉们时热血沸腾、欲死欲仙的一幕,不禁亢奋之极。鼎炉们稚嫩的身子,雪白的肌肤,在他疯狂冲击下痛苦不堪,不要命的疯狂挣扎的一幕,在熊其五脑海里,一幕幕浮现。

熊其五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虽然那些鼎炉都在采补中死去,却也献出了她们宝贵的元阴了,也算死得其所,死不足惜吧!但一想到他最喜欢的魏三娘竟然也死了,熊其五不禁惋惜地叹了口气。

熊其五正这样愉快的回忆着,忽然眉头一蹙,神色一下冷峻下来。

他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似乎有人用锥子般锋锐的目光,正在冷冷盯着他一样。

熊其五警觉地睁开双目,四下扫视。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除了他本人,再无其他人在,安静得让人心惊。

熊其五脸上闪过一丝的讶异。

不知为何,周围明明没有人,那种被冷眼盯视的感觉,却如此的强烈,如此的悚然心惊。熊其五浑身起了一丝颤栗,突然有了一丝的毛骨悚然,仿佛被什么可怕妖兽盯上了的感觉。

这让熊其五极度的不舒服!

熊其五警觉地放出神识,向外面大院中扫去。

随即,熊其五警觉的跳了起来!

他这才发现,原来外面大院离地三丈多高的虚空中,一条人影手持一张奇形怪状的血红大弓,慢慢拉开弓,弓弦上并排而列着两支猩红巨箭,粗大惊人的箭镞上,闪烁着星辰般的惊人寒芒,正缓缓向他瞄准。

那条人影,正是找上门来的王猛。

正是王猛,用神识锁定了熊其五。

而此时,绷紧的弓弦上面,浮现出一层白濛濛的霞光,好像有巨大无匹的力量在迅速凝聚、积累,随时准备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惊天一击!

一股呼啸的狂风,毫无征兆的平地刮起,“呜呜”尖鸣着向四周横扫而去。

“你是谁!”

熊其五毛骨悚然地大喊一声,他的人就如踩了尾巴的怪猫一样跳了起来!

然而,他等来的不是回答,而是“嘣”地一声异响!

大院的寂静,就在这一刻,被打破了。

“唿――”

两道并排而列的红光在空中一闪而过,其遁速之快,以熊其五眼力都未看清是怎么回事,卧室当面的墙壁已“轰隆隆”一声炸裂而开,红光直扑熊其五而来,后面拖起一片巨大赤芒,几乎映红了小半个天空,声势骇人之极!

熊其五瞬间感到死亡威胁,心胆俱寒,心急火燎的慌忙五指一弹!

“哧”

两道剑芒脱手而出,仓促向激射而来的红光迎去!

“轰隆隆”

剑芒与红光猛烈对撞在一起,灵气炸裂而开!

乌光白光交织闪烁不定,化为呼啸狂风四下横扫而去。

熊其五的卧房顿时如中雷击,四面墙壁和屋顶在狂风中轰然炸裂而开,化为残砖碎瓦,四散飞射!

“啊”

熊其五的飞剑也仅仅略微阻挡了其中一支落日箭,令其略微改变方向,就被轰击得不受控制的远远飞溅而开。另一支巨箭仍然势不可挡地从他胸膛中一闪而过。

更可怕的是,几乎就在同时,被他击得准头一偏的那只巨箭只是略微调整方向,蓦然方向一变的倒射而回,朝他猛烈轰击而来。

“轰”地一声,熊其五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被爆为了一团炸裂而开的绚丽血雾!

威震西州城,大名鼎鼎的黑煞会会长、一代枭雄熊其五,就在那一声爆裂声中,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一只储物戒指从血光中射出,被王猛祭在身边的灵气袋一吸而走,落入袋子之中。

大院中,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黑煞会副会长劳安、外事堂堂主熊二等黑煞会大佬,刚懵懵懂懂地从卧房中飞出,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一道诡异红光爆为了一团血雾。

“轰隆”

“轰隆……”

爆裂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响起,黑煞会骨干成员接二连三被爆为血雾,尸骨无存。

等一些黑煞会骨干成员终于明白发生了何种可怕的事情,惊慌四散奔逃时,仍然难逃被落日箭狙杀。

其余筑元二层以下的底层帮众,不管逃出多远,逃到了何地,都在王猛神识笼罩范围内,全都一个不剩的被吸入灵气袋内。不过片刻时间,黑煞会总舵大院已成断墙残壁,空无一人了。

王猛掐了一个火球扔入灵气袋,将一千多名黑煞会帮众焚为灰尘。

至此,西州城西关黑煞会,在修仙界除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