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59章 各方反应

本来,王猛也不是嗜杀之人,只要黑煞会帮众不惹到他头上,他也不会多管闲事,强行出头,辣手对付黑煞会,将黑煞会连根拔起的。

要怪只能怪黑煞会副会长吕斌。

吕斌为了夺取黑殍花,一路追杀王猛,差点让王猛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就将王猛惹毛了。

王猛不得不辣手反击,覆灭整个黑煞会。

神识扫了一下熊其五的储物戒指,王猛发现里面灵石堆积如山,大约有七八千万枚的样子,不禁暗暗乍舌了。黑煞会在西州横行不法,聚敛财宝,积累的财富之多,真让人触目惊心呀!

除此之外,还有王猛最感兴趣的培元丹和脱尘丹。

培元丹一共有五瓶十枚。

脱尘丹一瓶二枚。

王猛修炼进展极快,早就在考虑突破结丹初期境界的事情了,对突破结丹境必须的破境丹药脱尘丹,一向颇为关注,耳熟能详,神识一扫玉瓶中之物,便将其认出来了,心中窃喜不已。

脱尘丹价格昂贵,每枚至少价值数百万灵石,是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突破结丹初期境界必备的破境灵丹。熊其五不知是没有服用脱尘丹,还是已经服用了还结余两枚,都被王猛缴获了。

至于其他七七八八修仙物品还有很多,王猛就没有一一查看了。

收拾完遗弃在大院中的重要修仙物品和低阶下品以上灵器,王猛飞掠而起,向西州城方向破空而去。

到了城中金府上空,王猛伫立于高空,凝目向下望去。

只见空阔的金府大院中灯火俱灭,寂静无人。

王猛悄无声息降落在客舍门前,推门进去。

关好门,独坐室中,继续炼化昨天晚上服下的那枚培元丹。

第二天,有关黑煞会总舵被捣毁,黑煞会全体帮众被人一夜之间灭得干干净净的惊人消息,在西州城不胫而走,迅速传遍了城中每一个角落。

满城震惊,莫名其傻。

在某座阴暗不明的茅房里面。

两个普通凡人正在大解。

其中一位满脸风霜的四旬男子一边蹲坑,一边扭转脸,神神秘秘地凑近茅草间墙,低声对旁边房间坑位上的三旬男子道:“狗蛋!你听说了吗?黑煞会昨天被人灭门了!”

那三旬男子朗声笑道:“呵呵!四毛哥,这个还用你来问?黑煞会被灭门的消息,早就传得风风雨雨,满城皆知了。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嘘!小声点!”

四旬男子一脸紧张,低声呵斥三旬男子道,“狗蛋!你这么大声,难道不怕被灭门吗?”

说完此语,四旬男子欠身推开茅房门,探出头,东张西望地察看了半响,才送了口气的蹲回坑位上,仍然低声道,“小声点!你四毛哥我可不想被人灭了满门!”

狗蛋似乎被四毛哥的小心谨慎感染了,但明显不服的样子,低声嘟哝道:“大声点又怎么了,难道在茅房里拉个屎,还怕还有人偷听不成?”

“你懂什么!”

四毛哥低声呵斥一句,又压低声音道:“狗蛋,你还不知道吧?据说,就是因为黑煞会的人说话太嚣张,得罪了一位极其厉害的白胡子仙师大人,结果那位白胡子仙师大人一怒之下,就将黑煞会灭了满门!咱们哥俩将此事真相传扬了出去,万一被那位白胡子仙师大人知道了,他老人家一路追查下来,一生气,吹口仙气,就将我们灭了满门!这样的风险,你四毛哥可不想冒的!”

这样的真真假假的消息,很快就在茶楼酒肆中传开了。

在城中某大院的某间密室中。

光线幽暗不明。

四位年约七旬的老者正襟危坐,神情肃穆。

他们对面的下方,赫然坐着西州城四友拍卖大会的特聘估价师秃头老者。

秃头老者似乎被庄严肃穆的气氛压制了,姿势端正,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

秃头老者对面,居中而坐的,是一位白胡子老者。

白胡子老者的宝座不但比两侧另外三人的宝座高,而且气场更大,周身弥散出浩瀚气息。旁边三人同样气场极大,周身气息极其凝炼,仿佛修为深不可测的样子。

白胡子老者看了身边三人一眼,见三人都不说话,便开口对秃头老者道:“秃鹰兄,你将那青袍青年在密室中的情况,详细说说吧!”

“是。属下谨遵万东主旨意!”

秃头老者对白胡子老者拱了拱手,道,“情况是这样的。那青袍青年年约二十余岁的样子,气派很大,神情倨傲,有点不太理睬人。穿一袭普通青袍。他一共竞价两次,两次都竞价成功了。其中一次是以120万灵石的价格,拍得一组四枚培元丹。第二次是以五十六万灵石的价格,拍中了祁氏家族寄拍的那株黑殍花。这两次都与黑煞会副会长吕斌发生了冲突。若非如此的话,120万灵石,是拍不到四枚培元丹的!据说吕斌刚突破结丹后期境界,急需培元丹巩固修为。大概是因为青袍青年竞价的缘故,竟主动放弃了。”

“至于那株黑殍花,四位东主都是知道的,吕斌修炼的就是黑煞秘术,黑殍花对他修炼‘夺魂神光’神通,大有助益!那青袍青年似乎也很看重黑殍花,两人便发生了冲突。至于后来的情况,木东主当时也在场,木东主为了阻止吕斌伤害那青袍青年,还跟吕斌过了一招的!”

说到这里,秃头老者对其中一位葛袍老者拱手道:“木东主,当时您与吕斌过招的情况,在下就无须多说了吧?”

葛袍老者点了点头,淡淡道:“老朽与吕斌过招,不过是为了维护四友拍卖大会的拍卖秩序而已。并非为了袒护那青袍青年。老朽与那青袍青年,并无任何交往,也互不认识的。吕斌欲对青袍青年出手,被老朽阻挡了。老朽可不能看着参加拍卖的顾客被人无端欺侮。要是传扬出去,我们四友拍卖大会,就不用举办了。大约吕斌知道在老朽手里讨不到好,就怒气冲冲的中途离开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老朽已经向万兄、赵兄和哥舒兄说明过了的了!”

居中的白胡子老者万东主点了点头,表示肯定木东主的说法,和蔼可亲地对秃头老者微笑道:“秃鹰兄,你见过青袍青年两次,应该还记得其容貌的吧!”

秃头老者受宠若惊,连忙应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在下可以以‘神识绘形’秘术,将其容貌完完整整刻画下来的!请万东主稍等片刻。”

说到这里,秃头老者连忙掏出一枚玉简,将其贴在额头上。

片刻后,秃头老者站立而起,神色恭敬地将那枚玉简双手递给万东主。

万东主接过玉简,双眉微蹙,神识沁入其中。

有倾,万东主将其递给旁边的赵兄、哥舒兄和木兄。

四人浏览完了,均肃然无语。

万东主摆了摆手,对秃头老者道:“秃鹰兄,没有你的事了。你先退下吧。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秃头老者站立起来,口中谦让着,告辞而去。

密室中仅剩下万东主、赵兄、哥舒兄和木兄四人了。

四人一时无语。

木兄忍不住了,最先开口道:“万兄,且容老朽先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万东主点了点头,道:“木兄请说。”

木兄沉吟道:“拍卖大会结束后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那青袍青年出了神兽大厦大门,一路往西而去。躲在远处趁机报复的吕斌四人,便跟踪了上去。最后的结果是,有人在城西外面的巨木林中,发现了吕斌的尸首。吕斌手下三人,其中两人被爆成了血雾,现场留有血迹。另一人消失无踪。当天夜里,黑煞会被连根拔起,黑煞会会长熊其五及其手下骨干帮众三十多人被爆成血雾,其余底层弟子一千余人消失无踪。”

“故此,老朽基本可以肯定,黑煞会被灭门,必定与那青袍青年有关!但若认为此事是青袍青年一人所为的话,老朽是不信的!首先,青袍青年在拍卖大会参与竞拍的时候,老朽也曾用神识刷过他的,不过是筑元一层修为而已。其二,黑煞会帮众一千余人,如果他们要逃跑的话,仅凭一人之力,是无法兼顾到的。将他们全部杀死而不留痕迹,就更加办不到了!故此,老朽判断,必定是吕斌得罪某位狠人了,人家故意引诱吕斌去城西巨木林,将他们杀死,然后围攻黑煞会总舵,将熊其五等人全部诛灭了。当然,如无大势力支持,是无法做到此点的。熊其五的修为摆在那里,与我等一样,也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了。若非虚神境高修,是无法将其爆为血雾的。故老朽的结论是,此事与青袍青年有关,且牵涉到某一门派势力。这就是老者的看法。如有不对之处,请万兄、赵兄和哥舒兄不吝指教!”

万东主微笑道:“木兄太谦虚了。木兄的分析,有理有据,逻辑严谨,正合老朽之意!”

说到这里,万东主看了一眼赵兄和哥舒兄,问道:“不知两位仁兄是何看法?”

赵兄呵呵笑道:“木兄观察细致入微,分析有条不紊。老朽一向佩服得紧的!老朽完全认同木兄分析!”

木兄闻言,面露得色。

哥舒兄笑道:“木兄之言,老朽也是赞同的!老朽唯一的疑问是,那青袍青年,难道真的只有筑元一层修为么?”

木兄自信地断言道:“这个哥舒兄就不要怀疑了。老朽对自己的神识,还是很信得过的!再说,那青袍青年不过二十余岁而已,修为再高,又能高到哪里去?”

哥舒兄沉吟了一下,犹疑尽释,笑道:“老朽自然也是信得过木兄的!如此说来,确系是吕斌得罪了某位狠人,被人趁机报复,灭了整个黑煞会。不过,老朽对于黑煞会,可谓毫无好感哪!他们独霸西关也还罢了,还想染指西州城!这么邪恶的帮会组织被灭了满门,也算是天道好还罢!哈哈!”

赵兄也颇欢喜,笑道:“这正应了那句话,苍天饶过谁!哈哈哈哈!”

四人开怀大笑。

完了,万东主道:“话虽如此。咱们还是查查秃鹰留下的绘像吧!毕竟别人在西州城搞出如此大动作来,咱们哥儿四个还蒙在鼓里,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什么信息都没有,那可不成啊!这张玉简,我们每人都复制一份,让家族弟子悄悄查一下吧,看究竟牵涉到了哪个狠人,哪个门派势力?”

木兄、赵兄和哥舒兄都拱手道:“老朽谨遵万兄吩咐!”

城中金府。

金利来双眉微蹙,在大堂上来回镀步。

片刻后,似乎下定了决心,对垂手侍立于一旁的金禄吩咐道:“去将铁头请来。”

金禄躬身道:“是。奴才谨遵家主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