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0章 金利来的盘问

片刻后,王猛在金禄引领下,过来了。

王猛拱手道:“不知家主有何吩咐?”

金利来客客气气地笑道:“铁头兄弟,来,先请坐!我们坐下说话!”

两人分宾主坐下。

金利来吩咐金禄道:“去!将新进的仙灵茶烹来,请铁头兄弟尝尝新!”

金禄躬身应道:“是。奴才谨遵家主大人吩咐!”

便转身去了。

王猛道:“家主有事但说无妨。无须如此客气的。”

金利来摆了摆手,笑道:“并不是客气。这个叫‘仙思’的仙灵茶,风味极为独特,金某也是刚刚弄到手,自己还没有品尝过呢!恰好想起铁头兄弟了,想与铁头兄弟共享而已!”

说到这里,金利来忽然道:“铁头兄弟!金某有一事,想要请教。”

“请说。”

王猛淡淡道。

“铁头兄弟,你认识一个叫吕斌的人吗?”

金利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王猛双目,问道。

见金利来如此问话,王猛心中一动,知道升仙阁的唐管事,一定向金利来报告过他的行踪了。因为他跟唐管事说过,要去拍卖大会竞拍培元丹的。金利来突然问及吕斌,必然是黑煞会被灭一事,已经在西州城传扬开了。说不定金利来怀疑此事与他有何牵连,才对他旁敲侧击地询问的吧!

如果他贸然说不认识吕斌,那金利来就知道他在说假话了。拍卖大会上发生的事情,金利来很容易查到的。只要参加了拍卖大会,说不认识吕斌,那明显在说谎。

王猛自然不能给金利来留下说谎的印象。

金利来为人精明睿智,一旦让他知道自己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说谎,其中必有蹊跷。然后将黑煞会被灭一事与自己联系起来,那麻烦就大了。毕竟金利来曾经与熊其五和吕斌俩人,一道去荒域寻觅过宝物,关系应该非常不错的。如果他知道黑煞会是自己灭的,后果不问可知。

王猛沉吟了一下,才字斟句酌地回道:“在下并不认识吕斌。昨天在下参加拍卖大会,听到有人在议论,说二楼贵宾室一位贵宾叫吕斌,乃是黑煞会副会长。在下听说过此人,但并不认识此人的。”

金利来目光沉吟,片刻后又道:“铁头兄弟参加拍卖大会,是想购买培元丹吧?金某不解,作为筑元境修士,铁头兄弟为何只钟情于培元丹呢?白玉丹不是一样能满足筑元境修士的修炼需要吗?”

王猛早就想好如何回答了,面色平静如水,不起一丝波纹,淡淡笑道:“在下说不出是何道理。在下猜测,恐怕与在下修炼的铁骨神功秘术有关吧!在下习惯用培元丹修炼此秘术了。如果用白玉丹修炼,在下觉得,修炼进展太慢了。”

“竟有此事!”

金利来惊奇地望着王猛,又问道:“那么,昨天铁头兄弟参加完拍卖大会,又去了哪里呢?”

见金利来死死盯着此事盘问,王猛心中微微一凛。

看来他的猜测没错,黑煞会被连根拔起一事,已经传得满城皆知了。他的某些举动,可能引起了金利来的注意,金利来怀疑他是否参与了此事,或者干脆认定此事就是他干的。毕竟此事是他从升仙阁领走大威力灵器穿云弓后,才发生的。金利来应该对穿云弓的神奇之处有所了解,怀疑他跟黑煞会被灭一事有牵连,也在情理之中。

王猛当然不能让他产生这样的怀疑了,便淡然笑道:“实不相瞒。在下见拍卖大会开出培元丹底价太高,在下灵石有限,无力购买,便叹息了一句,说培元丹的价格,实在太高了!不料被旁边一位有心人听见了,那人说他认识御灵宗一名四品丹师的表弟,如果向其表弟订购的话,可以以较低的价格,购得培元丹的!他自告奋勇,要帮在下的忙。在下急于购得培元丹,拍卖大会结束后,便跟此人去了一趟神兽大山。”

说到这里,王猛故意停了一下,看金利来是何反应。

如果金利来不再追问,他便可敷衍塞责了。

如果金利来继续盘问,他自有一套编好了的说辞应付。

结果果如王猛预料的那样,金利来赶紧追问道:“结果如何?”

王猛摇了摇头,苦笑道:“其实那人也是一名散修,见在下欲购买培元丹,以为在下身价丰厚,便动了打劫在下的心思。到了神兽大山,那人便原形毕露,要在下交出储物袋。那人虽是筑元中期修为,奈何实战能力太差,结果不但没有打劫到在下,反被在下反杀。在下白跑一趟,回来就有些晚了。”

“原来如此。”

金利来目光犹疑,似信非信的点了点头。

显然,他不能确信王猛的话是真是假,也无中追查。

因为王猛提及的那名散修,已经被灭了口了,他就是想追查,也追查不了呀!

这时,金禄将仙灵茶端上来了,给金利来和王猛献上灵茶。

王猛轻轻啜了一口,果然茶香清冽,沁人心脾。

饮之令人心旷神怡,茅塞顿开。

王猛赞叹道:“果然好茶!”

金利来也轻轻啜了一口,微笑道:“是啊,此茶价格不菲,一斤‘仙思’,就要上千灵石呢!”

两人品茶毕,金利来又问道:“铁头兄弟!你选用了穿云弓,感觉如何啊?”

王猛装作憨厚的样子,用手搔了搔后脑勺,羞愧地笑道:“在下的功力尚浅。虽然曾经修炼过‘铁骨神功’秘术且有小成,但还是拉不满穿云弓,只能拉开六七分。实在惭愧!”

“原来如此。”

金利来笑了笑,宽慰王猛道:“铁头兄弟,你无须惭愧!你能将穿云弓拉开到六七分满的程度,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这或许真的与你修炼过‘铁骨神功’秘术有关吧!你有如此巨力,可以感到自豪了!要知道,金某虽是结丹初期境界修为,力量上不如你,还无法做到此点的!”

“不过,既然拉不满穿云弓,铁头兄弟为何还要坚持选择穿云弓呢?”

王猛沉吟道:“虽然拉不满弓,但拉个六七分满,应该可以防备三阶妖兽袭击了,对家主去靖边城救人,可以起很大作用的。此外,在下认为,穿云弓对在下修炼‘铁骨神功’,还是有很大帮助的!在下欲以此弓考察自己的力道增长情况。在下的目标是拉满此弓。如果果能拉满弓,那么在下的‘铁骨神功’秘术,就算修炼圆满啦!”

说完这句话,王猛索性反客为主地问道:“家主叫在下过来问话,莫非是担心,在下拿了穿云弓跑路吗?”

王猛殄灭黑煞会后,还真认真考虑过此事的。

他真的很喜欢这张穿云弓,让他有种大杀四方、英雄盖世的崇高感觉。

但让他拿了穿云弓跑路,这样的事有亏道心,他还做不出来。

毕竟他对金利来有过承诺的。

虽然俩人没有签署“血契之誓”,承诺还是要遵守的。

而且金利来也说过,靖边城救人计划结束后,他拿到的大威力灵器,就奖赏给他,归他所有。但很明显,金利来此话的意思并不包括穿云弓,金利来也不会将穿云弓这种大威力灵器免费送给他的。

王猛暗忖,金利来毕竟是商人,等完成与金利来的交易后,再想办法重金买下此弓吧!

反正他现在身价不菲了,虽是重金,他还花得起。

何必给自己留下心理阴影。

金利来被王猛问得面色一红,连忙否认道:“哪有此事的!铁头兄弟,你误会了!金某早就说过了,金某完全信得过铁头兄弟的!事实上也是如此,金某并未看错人,铁头兄弟也确实值得信赖!铁头兄弟离开寒舍大半天,并没有跑路,最后不是还是回来了嘛!”

说完这句话,似乎为了表示他的诚意,金利来坦诚相告道:“铁头兄弟!金某实话跟你说了吧!金某跟西州城最大的修仙大家族万氏家族交好。金某能有今天,颇得万氏家族关照!万氏家族的万大老爷,那可是有大决断、大魄力之人!当年其子万人杰原本要跟燕氏家族的燕三娘成婚的,恰好御灵宗的米大长老有一嫡亲孙女丧婿,万大老爷当机立断,让万人杰弃燕三娘于不顾,立刻迎娶米氏孙女,万大老爷靠着米氏帮衬,从此成为西州城最大修仙大家族!金某祖上与米大长老有旧,因此也与万大老爷攀上了交情,这才在西州城有了一席之地。”

“万氏家族还是西州城四友拍卖大会的四大东主之一。万大老爷传过话来,说西州城最近来了一伙陌生人,就是他们灭了黑煞会。据说这伙人可能与北冥派高层有关,不然灭不掉黑煞会的。万大老爷提醒金某,如果有陌生人上门,一定要小心提防!金某信得过铁头兄弟,也完全相信铁头兄弟,这才向铁头兄弟询问此事的。”

听到金利来的这个说法,王猛心中恍然。

看黑煞会被灭一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连西州城修仙大家族万氏家族的万大老爷都惊动了。

看得出,万大老爷不是等闲之辈。

竟然凭着蛛丝马迹,就追查到北冥派高层头上了。

王猛暗暗庆幸,昨天参加拍卖大会时,他将自己面容变换成穆大公子,是多么的英明了!

否则的话,现在已经被万氏家族查到了。

不过,万氏家族即使查到北冥派头上,也没有任何意义。

北冥派势力庞大,不是西州城万氏家族能够得罪得起的。

他们即使查到,不但不敢追责,恐怕还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才行的。

王猛故作诧异的样子,问道:“在下参加拍卖大会的时候,的确看见黑煞会副会长吕斌,与一陌生青年发生了冲突。难道那陌生青年,竟是北冥派的人?”

金利来沉吟半响,微微叹息一声,才道:“应该是吧!据说拍卖大会结束的时候,那青年便一路向西出了城。吕斌跟踪此人到城外的巨木林中。结果有人发现吕斌被杀死在那里。当天晚上,黑煞会也被人灭了满门。可见这两件事情,是同一伙人做下的。据查,那青年乃是北冥派高层嫡系子弟。显然,黑煞会被北冥派的人灭掉了。”

“原来如此。”

王猛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其实在心中,王猛倒觉得有些好笑了。

同时也暗暗佩服万大老爷丰富的想象力,竟然把整个事情编排得如此圆润周详,如此合情合理。

两人不胜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