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雷鸣沼泽在清溪山的西北方向,距离清溪山大约有十万里远近。以王猛现在的飞遁速度,至少要连续飞遁十多天,才能到达目的地。

据资料上介绍,雷鸣沼泽是紫云大陆著名的“十大凶地”之一,那里终日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不时有胳臂粗细的雷弧,从半空中劈落下来。

在雷鸣沼泽中试炼,危险万分。

一旦被雷弧劈中,不死也是重伤。

这么危险的地方,王猛如果没有办法了,不会轻易去冒险的。

王猛想在雷鸣沼泽附近的边缘地带,采撷灵草灵药。据宗门的人文地理资料介绍,这种地方落雷不多,灵草灵药不少。虽然也有危险,但危险系数不是很大。只要反应迅速,及时避开从半空中劈落下来的雷弧,避开沼泽中的高阶妖兽,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却能收获到不少灵草灵药。

如果进入雷鸣沼泽的核心区域的话,那就危险了,通常会遭到雷弧的重点照顾和跟踪追击。一道道密集的雷弧从半空中劈落下来,轰击在试炼者身上,很容易将他炸死炸残,当场殒命。

雷鸣沼泽核心区域,范围广袤,却是一块著名的凶地。

也可以说是修仙者的禁地。

可是,那里的天地灵气相对充裕,灵草灵药遍地,品种极多,品质上佳。诸如千年龙涎草、七叶仙莲、九节菖蒲、千年葳蕤之类的灵草灵药,时有可见。吸引了一批不怕死的试炼者,冒险去那里采药、历练。

一旦不死,往往能满载而归。

看到资料上的介绍,王猛悠然神往,也想去雷鸣沼泽冒险了。如果能够采撷到千年龙涎草和七叶仙莲这两味主药,并挣够功勋积分的话,王猛便可以请宗门炼丹阁的四品以上丹师,为自己炼制龙莲丹了。

有龙莲丹在手,要开发水系灵脉,是不会存在问题的。

这天凌晨,天色幽暗不明。

王猛从洞府中出来,化为一道遁光飞掠而起,向西北方向激射而去。

现在王猛唯一担心的,就是谭氏家族的报复。从洞府中出来后,王猛担心被人盯上,放出神识向四面扫视,没有发现谭氏家族的人,也不见有人跟踪,这才放下心来。

凭借身份玉简穿越宗门的封禁大阵,王猛加速向西北方向飞遁。

此时天色尚早,出入封禁大阵的遁光,却并不少。

至少有数百道之多。

王猛启动“匿息术”,将一身修为控制在开脉境第三层境界,乃是普通低阶弟子的存在,并未引起旁人的注意。二个多时辰之后,王猛已离开清溪山大约五千余里了。

空中来往飞驰的遁光,却越发多了起来。

其中有两道遁光,引起了王猛的警惕。

那是一青一白两道遁光,与他相距大约四五里远近,不紧不慢跟在他身后。现在却加速向他这边飞掠而来,似乎是专门来找他的似的。

修为达到开脉后期大圆满境界后,王猛的神识扫视距离已达十多里,远超同阶修士。启用神识向那两道遁光中淡淡扫去,发现那道白色遁光中的人,竟然是他的死对头谭延朗!

而那道青色遁光中的人,则是一名开脉第七层境界的低阶弟子。

此人王猛也认识,是谭氏家族的旁系子弟谭冰。

谭冰是五年前以水系单灵脉资质,加入到清溪派,成为清溪派西峰座下弟子的。

很明显,谭延朗带领谭冰尾追而来,是想在半途上拦截他,强行将他掳走。谭延朗迟迟没有动手,大约是想等他远离清溪山后,再动手掳人吧!

毕竟在清溪山附近动手的话,万一被东峰的前辈高修们发现了,谭延朗的阴谋将无法得逞。

甚至不排除他本人有被东峰高修打杀的可能。

王猛脸上厉色一闪,忽然方向一变,加速向下方的巨木林中俯冲而去。

王猛查阅过资料,下方这片森林,名叫“乌蒙森林”,绵延数千里,面积比云梦森林还要大得多。

进入巨木林后,王猛好整以暇,伫立在巨木树果露在外的硕大树根上,静候谭延朗的到来。

片刻后,两道遁光从巨木树树冠处俯冲下来,一个盘旋后落在王猛身前二三丈远处。

遁光消散,露出谭延朗和谭冰的身影。

“该死的小畜生!”

谭延朗用杀得死人的目光狠狠瞪着王猛,厉声道:“没有陈青云罩着,本少爷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旁边谭冰的神识往王猛身上一扫,忽然惊呼起来:“我靠!这才几个月啊,这小子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开脉第三层境界了!真让人难以置信!”

“开脉第三层境界?”

谭延朗神识在王猛身上一扫,也吃了一惊,却故作不屑道:“这有何奇怪!据说他们这批三系杂灵脉弟子,修炼的是东峰雷祖亲自传下来的专用功法!另有一名叫田丰的弟子,也修炼到了开脉第一层境界。不足为奇!今天碰上了本少,这小畜生的好日子算到头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看谭延朗那副目空一切的样子,仿佛王猛已经是一个死人。不过这也好理解,作为筑元第二层境界的强大存在,谭延朗自然不会将只有开脉第三层境界的王猛看在眼里。虽说他弟弟谭延彪有可能不是王猛杀死的,但王猛与这件事有牵连,那就得死!

再说,谭延朗还因为王猛,被陈青云打得吐血而遁。虽然不是王猛自己动手的,但与王猛有关,王猛同样得死!按照家族长辈的吩咐,他必须诛杀王猛。在诛杀王猛前,还要对王猛进行神识搜魂,弄清他弟弟谭延彪究竟是谁杀死的,找出杀害他弟弟的凶手来。

王猛知道这俩人想干什么,不过并不害怕,反而用戏谑的目光望着旁若无人的俩人,冷冷道:“我肚子不舒服,正在大解。两位闻着屎味找过来,难道是想找屎吃吗?”

“放尼玛的臭狗屁!”

谭冰面孔一沉,勃然大怒道:“小畜生!死到临头了,你还敢逞口舌之利!今天老子不把你的肋骨一根根抽出来,一寸寸折断,老子跟你姓!”

侧过头向谭延朗请示道:“大少!这个小畜生,就交由我对付吧!我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谭延朗点了点头,冷冷道:“区区一名开脉境第三层低修,哪里值得本少亲自出手?谭冰,你放手大胆施为!本少亲自为你掠阵!”

谭冰应了声是,恨恨地对王猛道:“小畜生!老子先斩断你双手双足,将你变成人猪!然后再将你的肋骨一根根抽出来,一寸寸折断!你他马给老子死来!”

张口一喷,一道青光飞射出来。

赫然正是宗门颁发的那把低阶下品飞剑灵器!

“去!”

谭冰一声厉喝,道:“给我斩!”

那把飞剑一个盘旋后,风驰电掣地向王猛射来。

“哼!区区一把低阶下品飞剑,就想抽我肋骨?”

王猛冷笑一声,道,“老子有两把低阶下品飞剑,那又该如何呢?”

伸手在腰间的储物袋上一拍,两道青芒一闪而出,赫然是两把低阶下品飞剑!这两把飞剑,一把是宗门颁发给王猛的。另一把则是王猛与徐涛三人凑钱买下的,比试完了后,飞剑就留在王猛这里了。

那两道剑芒飞射出来后,忽然在空中一分,其中一道剑芒在王猛神识操控下,直奔谭冰的飞剑而去。

另一道剑芒则一闪而逝的直接扑向了谭冰本人。

进入开脉后期大圆满境界后,王猛神识之力颇为强大,能同时驱动三件灵器攻击敌人。直奔谭冰飞剑而去的那道剑芒,威能何止是谭冰飞剑的数倍!

只听得“轰”地一声!

剑芒与飞剑猛烈撞击在一起,灵气炸裂而开,灵光交织闪烁不定。一股强悍无匹的威能猛烈冲撞过来,谭冰的飞剑顿时失去了控制,不由自主的远远飞溅出去。王猛的剑芒如影随形追击而至,再次猛烈斩击在谭冰的飞剑上,竟将它斩得飞出百丈之外,远远超出了谭冰的神识控制范围!

谭冰瞬间失去了与飞剑的神识联系,不由大吃了一惊!

随即脸色大变起来!

其实不仅是谭冰大感吃惊,就是对面的王猛,也惊讶莫名。谭冰的修为比他低二层,谭冰的飞剑被他的剑芒击退,原本在他的意料之中,但让他大感惊讶的是,谭冰飞剑上的威能,竟然如此低微,根本不堪一击。这似乎意味着双方的法力,竟然相差了十多倍!

简直是开脉境修士与筑元境修士的巨大差距啊!

与此同时,王猛另一把飞剑已经到了谭冰身前。剑气迫人眉睫而来,笼罩住了谭冰全身。谭冰瞬间感受到了死亡威胁,脸色剧变,慌忙打出一张低阶中品防御玉符。

只听得“呯”地一声!

那只玉符爆裂开来,化为一团刺目的白芒,略一盘旋后,迅速凝聚成一只白芒闪烁的护体光罩,将谭冰牢牢保护在光罩之内。王猛的飞剑一闪而至,斩得光罩灵气翻滚,却无法损伤其分毫。

可见那张低阶中品防御玉符的防御能力,还是很强悍的。

谭冰见此,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忙对谭延朗大喊道:“大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小的竟然不是他的对手!你快出手!快杀了他!杀死这个该死的畜生!”

王猛从放出飞剑,将谭冰的飞剑击飞,到另外一把飞剑斩击到谭冰的护体光罩上,前后不过两息的事情。谭延朗原本抱着好整以暇的心态,悠闲自得地看着谭冰收拾王猛的。谁知变生肘腋之间,只不过一眨眼功夫,谭冰就落了下风,失去了还手之力。

谭延朗虽然是筑元境第二层境界的高修,一时措手不及,紧张得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生怕谭冰一不小心,就被王猛斩杀了。

直到谭冰打出一个低阶中品防御玉符,将他牢牢护在光罩之中,谭延朗提起来的心,才放松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小畜生,竟然隐匿了修为?”

谭延朗满腹疑虑。

按道理,开脉境第三层境界的王猛,应该不是开脉境第七层境界的谭冰的对手才是!

正常情况下,驱使同一品阶的飞剑,理应是修为高者占据上风才是!

谁知王猛飞剑上的威能,竟是谭冰飞剑的十多倍!

一个照面之间,谭冰已完全落于下风,失去了还手之力!

难道王猛的一身法力,竟然是谭冰的十多倍?

这岂不意味着王猛已经突破筑元境初期境界了吗?

但这怎可能呢?

人人都知,几个月前,王猛还是什么都不懂的修仙小菜鸟啊!怎么可能在三四个月之后,就突破了筑元境初期境界了呢?

应该不可能。

但王猛隐匿了真实修为,那是肯定的。

不然,就不会那么轻松地将谭冰的飞剑击飞了。

“好小子!看不出你,竟然还隐匿了修为!”

谭延朗口中啧啧连声,冷笑道,“但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在本少这个筑元境第二层境界的高修面前,哪怕你突破筑元境第一层境界了,同样不堪一击!”

猛然张口一喷!

一道白光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悬浮在他的身前。

竟是一把低阶中品飞剑灵器!

强悍无匹的庞大剑气,从飞剑身上弥散出来,化为一股呼啸寒风,向四周席卷而去。

剑气过处,矮草幼树一斩而断,纷纷就地倒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