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俩人闲聊了几句,终于说到救人计划上来了。

金利来道:“铁头兄弟,招募五十人的计划,很快就要完成了。下一步就是救人。过几天恐怕就要出发。铁头兄弟如果没有紧要的事,最好不要出去,就在客舍中等候出发的通知吧!”

王猛闻言,不解地道:“既然凑集了五十人,何不现在就出发,为什么还要再等几天呢?”

金利来笑道:“铁头兄弟有所不知。围困靖边城的妖兽,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围攻靖边城的。它们围攻几天,伤亡惨重,总要歇息一段时间,医治创伤,积蓄力量,以利再战。我们正要趁其歇息的这段时间,抓住时机冲进靖边城。根据观察,几天后,就有一次冲进靖边城的绝佳机会!”

“原来如此。”

王猛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又问道,“冲进靖边城后,又该如何做呢?”

金利来道:“进城之后,先到吾弟城主府,协助城中修士守城,再择机再突出重围,返回西州城!”

“那么,具体安排在下做什么?”

王猛问道,“在下也需要做一些准备的。”

应对兽潮围攻,最好的准备,当然是尽可能多的获得补灵丹药了。

一般的补灵丹药,对他没有用。

如果能够从金利来这里获得足够多的培元丹补偿,他自然乐意配合金利来的冒险行动的。否则,徒然消耗自身法力,他肯定是不愿意的。

没有培元丹,他可没义务陪金利来去冒险!

金利来果断地道:“铁头兄弟!我们此去靖边城,乘坐飞舟灵器。地面走兽,无法对我们构成威胁。能构成威胁的,是飞禽妖兽!其中三阶飞禽妖兽的威胁最大。你手持穿云弓,负责对付三阶飞禽妖兽的空中袭击,将它们阻断于三十丈外!金某自会安排一批手持连弩灵器的修士,做好近空防御。如有漏网之鱼,也由他们对付!你只要将三阶飞禽妖兽诛杀完就行了。如果能做到此点,就可以保证我们路途上的安全了。”

“家主如此安排,当然非常有理,足可保证众人的安全了。但是,在下如此做的话,自身法力的消耗,必然十分巨大。连续多次拉弓后,一旦法力损耗殆尽,在下即使有穿云弓在手,也无能为力的!希望家主能够考虑到具体情况,给予在下一定数量的培元丹补偿,让在下能够回补法力。如此的话,在下庶几可以按照家主的吩咐,全力做好此事的。”

王猛蹙了蹙眉头,一脸为难的情形,道,“如果没有培元丹补偿,在下法力有限,恐怕很难起到作用了。”

“这样啊”

金利来闻言,脸色渐渐黯淡下来,双眉微蹙,不知在想些什么。

沉吟了半响,才颇为肉痛地道:“好吧!铁头兄弟的这个请求,金某可以考虑。但铁头兄弟必须严格按照金某吩咐,尽职尽责,指哪打哪,严防飞禽妖兽袭击!每开弓十次,金某补偿铁头兄弟一枚培元丹。铁头兄弟,你看如何?”

“如此的话,在下自然没有意见了。”

王猛微笑道。

开十次弓,每次只拉六七分满,并不会损耗多少法力,几乎白赚一枚培元丹啊。

如此好事,王猛自然不会有意见了。

两人又随意闲扯了片刻,王猛便起身告辞了。

回到客舍。

王猛独坐密室,沉吟不语起来。

刚才,金利来的问话,看似轻松平常,实则巧设陷阱,暗藏刀光剑影,幸亏他早有准备,才无惊无险的过了关。否则的话,哪怕随随便便的随口一答,都有可能被金利来抓住把柄,一旦金利来据此追查下去,他覆灭黑煞会的真相,恐怕就要大白于天下了。

从金利来的谈话中,他也听出来了,金利来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在西州城修仙界的关系盘根错节,错综复杂,上至修仙门派御灵宗,下至万氏家族、祁氏家族这样的修仙家族,乃至黑煞会这样的帮派组织,金利来都和他们有不浅的交情,其影响力和实力不可小觑。虽然不知黑煞会被灭的真相暴露究竟会给他带来何种后果,如果能够尽力避免此事,自然是皆大欢喜的最佳结果了。

沉吟片刻,王猛收敛心神,准备继续炼化那枚没有炼化完的培元丹。

服下的那枚培元丹,他已经花了大约一天半的时间,才炼化了一半。估计需要花费三天时间,才能将它全部炼化干净。虽然只炼化了半枚培元丹,修为也有了明显的提升。

照此速度,估计再炼化十枚培元丹,就可以突破筑元二层境界了。

也就是说,最多炼化十一枚培元丹,可以提升一层修为了。

在拍卖大会上,王猛拍得一组4枚培元丹。覆灭黑煞会时,缴获吕斌两枚,熊其五十枚。加上金利来此前发放给他的一枚,一共17枚培元丹。

此次服用炼化耗去一枚,还剩余十六枚。

到达靖边城后,金利来还会按照约定,支付给他剩余的五枚培元丹,他手里就有二十一枚培元丹了。

有此二十一枚培元丹在手,足够他突破筑元二层境界,向筑元三层境界发起冲击了。

要知道,突破筑元境第三层境界,比突破筑元境第二层难得多,所需灵力供应也要多得多,耗费培元丹的数量自然也要多得多。突破筑元境第二层,就须消耗十一枚培元丹,要想突破筑元境第三层境界,王猛估计至少需要耗费近二十枚培元丹才行的!

培元丹价值昂贵,一枚培元丹,价值约三十万灵石。

突破筑元境第二层就要耗费十一枚培元丹,价值约三百三十万灵石,并不是任何人都消耗得起的。黑煞会副会长吕斌身价不菲,也不过只有10枚培元丹的身价而已!

只有像黑煞会会长熊其五那样的帮会老大,或者王猛这样的暴发户,才可能做到此点。以王猛现在近亿现灵石的身价,即使嗑起昂贵如此的培元丹来,都可以毫不肉痛的。

这不能不让王猛感到,当初选择为金利来办事赚取培元丹想法,还是非常正确的!

与在外面流浪相比,自然好得多了。

为金利来办事,当然要冒风险,但能获得如此多的培元丹,还是值得的!

大约一天多时间后,王猛炼化完服下的那枚培元丹,拿出第二枚培元丹服下,继续潜心炼化。

大约三天时间后,王猛刚刚炼化完第二枚培元丹不久。

这时,一团红光从外面飞入,吱吱有声的停在王猛身前。

王猛将其抓在手中,轻轻一抖。

红光溃散消失,金利来的声音响了起来。

“铁头兄弟,速到前庭集合!我们马上要出发了!”

原来那团道红光,是金利来发过来的传音符。

王猛站立起来,略加思索片刻,便出了密室。

片刻后,王猛来到大院前庭。

金利来、张清、李煜等数十人,已经聚集在前庭中了。

除金利来外,其余几十人排成三排。

第一排为八名御灵宗弟子。

李煜和洪涛与他拼斗到时候受过伤,现在伤势已经完全痊愈,这次也来了。

第二排为金府家族修士。

金府家族修士三十人,其中筑元后期境界修士俩人人,筑元中期修士五人,剩下的都是筑元初期修士。

第三排是对外招募的散修,一共11人,都是筑元初期修为。

只有金利来本人为结丹初期修为。

见王猛过来了,金利来将张清、李煜和王猛三人请到众人面前,将仨人介绍给众人认识,随即宣布道:“金某现在宣布!金府修士队,现在成立!御灵宗弟子张清,任金府修士队队长!李煜和金石开,任金府修士队副队长!全部修士共五十人,分为两个小队!其中,本府三十名修士为第一小队,由金石开兼任第一小队队长!御灵宗除张清外,其余七人加散修十一人,为第二小队,由李煜任第二小队队长!散修铁头单列,既不加入第一小组,也不加入第二小组,由金某亲自指挥!请大家听从指挥,各司其职,共同应对妖兽攻击!”

御灵宗弟子李煜和洪涛,都用阴冷目光冷冷斜视王猛,似乎对他很不服气的样子。估计他们还想过要以职务上的便宜,趁机暗算王猛的。现在听说,王猛由金利来直接指挥,不禁目光黯然,都有些沮丧起来了。

金府修士金石开是一名中年男子,筑元后期境界修为。

此人似乎很想结好王猛的样子,对王猛友善地笑了笑,拱手道:“铁头兄,请多关照!”

王猛谦让道:“哪里,哪里。金兄是筑元后期境界高修,理该关照小弟才是!”

金石开朗声笑道:“铁头兄过谦了。金某可是听家主大人说过的,铁头兄能开穿云弓,神力惊人!说实话,金某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能开穿云弓呢!此次靖边城之行,有铁头兄在,金某就放心了!”

王猛笑道:“在下初次见识兽潮,有不懂之处,请金兄多多赐教!”

金石开点头道:“好说,好说。金某愿意为铁头兄效劳的!”

旁边的张清闻言,忙插上来道:“金兄,什么穿云弓?以金兄的修为,难道还开不了此弓吗?”

金石开道:“穿云弓,乃是我们金氏家族传承下来的一张硬弓。不要说在下了,就是家主大人和太上家主大老爷,都拉不开此弓的。不然,前次的损失,就不会那么巨大了!”

“竟有此事?”

张清满脸惊奇,不信地道:“家主和太上家主,那可都是结丹境高修!铁头不过筑元初期修为。铁头能开穿云弓,家主和太上家主怎么可能开不了?”

金石开笑道:“这个嘛……在下也不知道,究竟是何道理了。不过,在下听家主大人说过,可能与铁头兄修炼过‘铁骨神功’秘术有关吧!”

张清闻言,惊疑不定,望向王猛的目光里,满是不能置信的神色。

“铁骨神功?”

李煜、洪涛闻言,面面相觑,小声嘀咕道:“莫非我们门派弟子,反而孤陋寡闻了?我们竟然都没有听说过,这世上还有何‘铁骨神功’?”

几人正无所事事闲聊着,一道红光自外飞入。

金利来将其抓住,轻轻一抖。

红光消失溃散,一个苍桑的声音响了起来。

“世侄!老夫马上出发了。我们在岑家渡聚集吧!”

金利来面现激动得神色,大声道:“金石开、金月明!放出飞舟,我们马上出发!”

金石开和另一名筑元后期境界家族修士应了声是,将一只飞舟灵器祭在空中。

随后迅速掐诀念咒,一道道法诀打出。

那只飞舟白光大放,迅速变大变长,巨大化为一艘宽约一丈、长约二十丈的大飞舟。

上面灵气氤氲,灵光闪烁不定。

众人纷纷跃入飞舟。

在金石开和金月明两人操控下,飞舟破空飞出,风驰电掣的向西方天空中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