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三天后。

傍晚时分。

太阳已落山,薄暮降临。

飞舟在一座渺无人烟的小山镇上空停下。

放眼望去,下面是一条宽阔的河谷。

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河,从河谷中间流过。

飞舟之下,大河右岸,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山镇,大约有百十户人家的样子。

这座小山镇,便是金利来口中的“岑家渡”。

据金石开说,岑家渡距离靖边城约有七百余里,隔河与靖边城遥遥相望。由于兽潮暂时没有攻破靖边城,故暂时还没有向岑家渡这边席卷过来。

镇中百姓听说靖边城发生兽潮了,早跑光了。

岑家渡早就成了一座空镇。

镇前,一棵大樟树旁边。

离地丈余地悬浮着七八艘飞舟,濛濛灵光闪烁不停。

其中一艘飞舟体型庞大,大约是金府飞舟的二三倍的样子,气势颇为惊人。在此飞舟后面,并排而列地悬浮着七艘与金府飞舟相差不大的小飞舟。

飞舟上面都站满了人。

飞舟上的隐形护罩全开,灵光流转不息,熠熠生辉。

王猛见此不解,便神识传音问金石开道:“金兄,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金石开以神识传音回道:“瞧见没有?一马当先的那艘大飞舟,乃是万氏家族家主万大老爷的飞舟!飞舟上面的那五位老者,分别是万大老爷、木家主、哥舒家主、赵家主和燕家主!都是当地有名的修仙大家族家主!他们的飞舟之所以要一马当先,乃是为了替后面那几艘小飞舟开路!由于飞舟飞得高,不会遭到地面妖兽的攻击。那些妖兽想攻击也够不着。因此飞舟最大的敌人乃是飞禽妖兽!要知道,飞在最前面的飞舟,肯定率先与飞禽妖兽接战的!万大老爷等五老,都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可力敌三阶飞禽妖兽而不败!何况他们身后,还有十多名结丹境高修相助!有万大老爷在前面开路,而后面的飞舟也有一定自保之力的话,发生舟毁人亡惨剧的概率,就大大降低了!”

“原来如此。但在下还是不解。难道万大老爷、木家主等五老会如此好心,甘冒生命危险,替别人开路吗?”

“替别人开路,那怎么可能?自然不会了!跟在他们后面的那几艘小飞舟,其主人跟我们金氏家族家主一样,都是西州城内规模较大的灵器店东主。他们每一家每一次都要向五老支付千万灵石的酬劳的!五老每出征一趟,据说就有上亿灵石的酬劳呢!”

说到这里,金石开怕王猛仍然不解,又解释道,“铁头兄!你看见没有?大飞舟上面,现有一百多人!其中约有一半是各大灵器店的东主。他们乘坐万氏飞舟去靖边城,自然比我们更安全,因此代价也更高。我们乘坐自己的飞舟,只要缴纳大约百万灵石的佣金,就可以了。他们那五十余人每人都要缴纳一千万灵石的佣金,才有资格乘坐万氏大飞舟的!想想看,五老出征一次的收益,究竟有多大了?”

“啊?近亿灵石,竟然如此之巨!那些小飞舟的东主,不惜花费巨价去靖边城,岂不亏大发了?”

“亏大发了,呵呵!铁头兄啊,他们怎么可能亏?不会亏的!他们去靖边城,并非无所事事。乃是给他们自家灵器店输送所需货品。铁头兄要知道,兽潮围城的时间,往往长达数年!城中灵器灵丹价格飞涨,往往是平时的好几倍!最高时疯涨数十上百倍,都有可能!他们每次花费千万灵石的巨价去靖边城,很快就能从灵器店中赚回来的!根本不会吃亏!”

“原来如此。”

听了金石开的解释,王猛终于明白了,为何金利来愿意花费巨价聘用自己了。

原来羊毛出在别人身上!

王猛不得不佩服,金利来果然生财有道!

要知道,别看金利来的聘人待遇在西州城最高,差不多是别人的一倍。他多支付的费用,都可以从往返靖边城的“佣金”中节省出来的。别人往返靖边城一次,需要花费两千万灵石,他只需要二百万灵石。相当于节省了一千八百万灵石。分摊到每人身上,相当于每人为他节省了三十六万灵石,相当于三瓶半白玉丹还有余。

可以说,只要往返靖边城一次,金利来就稳赚不赔了。

由此可见,金利来的思虑之周密。

万大老爷的大飞舟上,除了万大老爷等西州城五老,还有十余名结丹境高修。其中一名妖冶女子颇为引人注目,正是王猛在祁氏灵器店见过的那个燕三娘。

金利来对他说过,燕氏家族的燕三娘,差点就要与万氏家族的万人杰成婚了的。后来万人杰在万大老爷力主下弃婚另娶,万氏家族才成为西州城最大的修仙大家族的。燕三娘至今仍然是待嫁之身,可见万人杰对她的伤害,究竟有多深了。而他也亲眼看见燕三娘勾引祁明仁,可见燕三娘早已破罐子破摔,早就堕落了。

王猛一时好奇,便向金石开询问,结果果然得到了金石开肯定的答复。

金石开叹道:“燕氏与万氏,本是世交。原本‘四友拍卖大会’的名称是‘五友拍卖大会’!但自那以后,两大家族就有嫌隙了,燕氏家族脱离了‘五友拍卖大会’,‘五友拍卖大会’就变成‘四友拍卖大会’了。今日他们能走到一起,也颇不容易的!”

俩人正在谈论燕氏家族和燕三娘,结果那妖冶女子好像有了感应一般,媚眼如电的向王猛这边瞟来,将王猛吓了一跳。所幸那妖冶女子也是随意一顾,很快就转向别处了。

王猛不由感叹,这世上最多变的,莫过于男女之事了!

青青回到清溪山后,不知还记不记得自己对她的承诺,不知会不会在其家族强迫下,另嫁他人呢?

金利来喝令飞舟徐徐降落下来,与其他七艘小飞舟并排而列的排在大飞舟后面,向大飞舟中的主事者躬身行礼道:“小侄金利来,见过大老爷!见过各位前辈!很抱歉,小侄的飞舟等阶低,遁速慢,来得迟了,请各位前辈恕罪!”

大飞舟上站着五位老者闻言转过身,朝金利来徐徐颔首致意。

这五位老者,果然都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估计也是西州城内修为最高的存在了。

居中一位老者白袍白须,轩眉冷目,神情淡然,不怒自威。

白袍白须老者估计是五人中的话事者,淡淡回复金利来道:“贤侄无须客气!老夫跟木兄、赵兄、哥舒兄和燕兄都商议过了,最多再等一顿饭的功夫!不管再有无人来,我们都要马上出发的!现在时间不多了,请贤侄抓紧时间,做好出发的准备罢!”

金利来回道:“是。小侄谨遵大老爷旨意!”

说完此语,金利来转身面对众人,面孔板起,目光咄咄逼人,厉声道:“张清!金石开!李煜!”

张清、李煜、金石开道:“(属下)在!”

金利来厉声吩咐道:“按照此前计划行动,不得有误!

金石开道:“属下遵命!”

张清、李煜抱拳道:“遵命!”

金利来厉声对王猛道:“铁头何在?”

王猛躬身道:“在!”

金利来厉声道:“穿云弓准备!随时对付飞禽妖兽高空袭击!”

王猛抱拳道:“遵命!”

随即将穿云弓释放出来,握在手中,引来了众人好奇的目光。

白袍白须老者等五老似乎也注意到了此点,特意多看了王猛几眼。

王猛猜想,那个白胡子老者,估计就是“四友拍卖大会”东主、大名鼎鼎的万氏家族家主万大老爷了!其余四位老者,应该是四友拍卖大会的其余几位东主和燕氏家族家主吧!

王猛神识传音向金石开询问,得到金石开肯定的答复。

金石开解释说,燕氏家族也是西州城最著名的修仙家族之一,其家族实力比万氏家族略有不如,与木、赵、哥舒三大家族相当。

金利来布置好防御人手后,在金石开和李煜安排下,修士队成员迅速各就各位,随时应对兽潮围攻。

就在这时。

一艘飞舟风驰电掣的破空而来。

到了镇口,那艘飞舟绕着众飞舟一个回环盘旋后,停在金府飞舟的一侧。

这艘飞舟看上去颇为气派,大小与万大老爷五人所乘飞舟相差无几的样子。

王猛凝目望去,只见里面赫然是一群清溪派修士,人数约有一百余人的样子。前几天,他在升仙阁见到过的那十多位清溪派师兄,此刻正在这群清溪派修士里面。

其中包括外貌酷似陈青青的大美女林素素和阮师兄。

那艘飞舟中,一名年约三旬师兄抱拳对前面飞舟中五老致礼道:“在下陈立志,乃是清溪派北峰弟子,见过各位前辈!在下初次率领本派弟子来靖边城历炼,有不周之处,请各位前辈多多包涵!”

这位叫“陈立志”的师兄年龄不大,已有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是这群清溪派弟子中修为最高者。

五老中的四人回礼道:“好说!好说!”

“你就是陈立志?”

万大老爷面露微笑,和颜道:“老夫与令尊陈长老,是数十年的故交了。令尊一向可好?”

听到万大老爷说出“陈长老”三字,王猛心中一凛,不知此“陈长老”,是不是东峰管事长老陈青云?

难道陈立志是陈青云的公子?

“原来您就是万世伯!”

陈立志面露激动之色,赶紧抱拳行礼道:“小侄陈立志,参见世伯!”

万大老爷道:“世侄免礼。”

陈立志解释道:“临行前,家父曾对小侄言道,家父与万世伯,乃是故交。小侄理应去府上拜会的。只是小侄今日才刚刚到达西州城,尚未来得及拜见世伯,就听在下师弟阮师弟说,我们已经约好万世伯等五老,一起动身去靖边城的。小侄这才匆匆赶来的。”

万大老爷点了点头,道:“老夫也不知世侄来西州城,未及迎接。未尽地主之谊。也罢,且去靖边城,再叙旧不迟!”

说完这句话,万大老爷喝道:“请各位准备好,我们马上出发!”

话音未落,飞舟灵光大放的飞掠而起,风驰电掣地向河对面激射而去。

后面的九艘飞舟见此,迅疾跟了上去。

王猛服用了一朵寒冰雪莲,神识之力大幅增长,神识扫视距离已达二百里左右。飞舟掠过大河后,前方近二百里范围内的一切,都在王猛神识扫视之下了。

这时,让王猛惊骇不已的一幕,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