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3章 击破围攻

只见百里之外,辽阔的原野上,漫山遍野,密密麻麻,全是数不胜数的巨狼、巨蛙、四翼飞狐之类的妖兽,不知有多少头。估计它们刚刚攻击了靖边城,但未得手,从城下撤退下来时早已筋疲力尽,没精打采了,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歇息。

妖兽们的听觉非常敏锐,立刻感应到飞舟破空飞来的嗡鸣声,潜意识中也知道有人类飞过来了,但也仅仅抬头向声音传来的天空中凝望了片刻,便不管不顾的躺平在地了。

这让王猛不得不感叹,看来五老选择冲进靖边城的时机,果然准确无比,恰到好处啊!

此时正是妖兽们歇息的大好时机。

即便是妖兽,在歇息的时候,也不愿多事的。

飞禽妖兽应该也是一样吧!

俗话说,倦鸟归林。

那些飞禽妖兽在黄昏的时候,应该也会寻找树林歇息的吧!

可片刻之后,危机却突然降临了!

只见幽暗不明的苍穹下,夜幕降临,无边黑雾弥漫而开。

无数只人脸鸟翼头戴鸟羽的硕大怪物,身上泛着幽幽青光,鬼魅般的浮现在无边夜空中。其惨白无血的人脸上,两只拳头大的金黄鸟眼骨碌碌转动,犀利瞪着下面飞舟上的众人。

天空中突然出现无数诡异的人脸,让人有种毛骨悚然起来的惊悚感觉。

“孰胡妖兽!”

“孰胡妖兽……”

众人见此,全都惊骇大喊起来。

原来,那种人脸鸟翼、浑身漆黑的怪物,竟是极其罕见的孰胡妖兽!孰胡妖兽人脸蛇尾,马身鸟翼,一双肉翼展开,竟有数十丈长短!

高天之上,孰胡妖兽成群结队,无声无息出现,宽大漆黑肉翼犹如乌云般的掩没而来,遮天蔽日。天空霎时变得漆黑如墨起来。从飞舟向上望去,高天上全是孰胡妖兽肉翼扇动的诡异阴影。

更可怕的是,还有更多的孰胡妖兽双翼展开,从四面八方无声无息向这边滑翔而来。

仅仅王猛头顶上方的这片天空中,孰胡妖兽就有七八百只之多!

还有更多的孰胡妖兽在四周监视般的悬浮着。如果不是因为其体型太过庞大,飞掠过来的孰胡妖兽可能会有数千上万只之多!

“怎会有如此多的孰胡?难道今日是孰胡妖兽当值不成!”

王猛震惊不已,喃喃道。

“啪啪啪啪……”

一阵惊心动魂的翅膀扇动声密集响起。无数孰胡妖兽好像突然接到了命令般的双翼一掠,一股呼啸狂风在宽阔肉翼间盘旋而起,呜呜尖鸣中化为层层风刃,在其肉翼上方凭空浮现出来。

风刃雪亮锋利如刀,闪烁着金属般的森白寒光。

天上的孰胡妖兽至少有近万只之多,一阶孰胡妖兽两翼浮现出来的风刃各有二十余枚,二阶孰胡妖兽两翼浮现出来的风刃竟有二层,两边达四十余枚之多,三阶孰胡妖兽两翼各有三层六十余枚,其数量之多,几乎遍布整个天空,密密麻麻,让下方飞舟中众人见了,无不耸然动容!

“哧哧哧……”

肉翼一扇下,无数风刃如离弦之箭般的破空而出,向下面飞舟激射而去。

一时间,风刃密集如雨,密密麻麻射下,凄厉破空声响彻天地,交汇成风刃的狂风暴雨迅速席卷了整个空间,下方所有飞舟顿时被风刃的狂风暴雨掩没了。

“隐形护罩抵挡不了多久!准备对抗风刃!”

金利来颇似很有经验的样子,脸色铁青,对众人大吼道。

“轰轰轰轰…….”

金利来话音未落,密集如雨的风刃猛烈轰击在飞舟隐形护罩上,隐形护罩被轰击得灵光爆闪,灵雾弥漫,飞舟的遁速瞬间迟滞下来,变得跟真正渔舟相差无几了。

金月明见此大急,不要命的疯狂输出法力稳住舟身,让飞舟加速行驶,无奈风刃冲击力量极大,金月明脸红脖子粗,颈脖子上青筋鼓鼓的狂催法力,仍然无济于事,飞舟的遁速,反倒更加缓慢了。

不过片刻时间,隐形护罩就在“轰隆隆”爆裂声中溃散开来,化为了虚无。绵绵不绝的密集风刃从四面八方接踵而至,雨点般的向众人身上激射下来。

众人大骇,不过也早有准备的将斩妖刀挥舞起来,团团刀芒大急的向风刃迎去。

“轰轰轰轰…….”

刀芒与风刃迎面对撞,灵气爆裂而开,化为呼啸狂风四下横扫。飞舟犹如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在风刃疯狂轰击下剧烈震荡、颠簸,几欲倾覆的样子,令舟中众人心胆俱寒,面色煞白无比。

八名御灵宗弟子和三十名金府修士奋力对抗风刃轰击,只能勉强自保。临时招募的那十一名散修就惨了。一轮轮密集风刃袭来,五名散修手中的斩妖刀很快就被轰击得灵光黯淡、支离破碎,其本人也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被接踵而至的风刃狂潮掩没了。

“哧哧哧……”

眨眼之间,五名活生生的散修变成了一堆碎肉和骨渣,血流满地。

血腥之气大起,令人闻之欲呕。

金石开和李煜见此大惊,连忙指挥队员调整各自间隔距离以阻断风刃对飞舟的袭击。王猛和金月明紧紧跟在金利来身边,有金利来拦截风刃,就不用像其他队员那样狂舞斩妖刀了。

这时候,王猛也看出来了,金利来为何一定要招满五十名筑元境修士,才肯启程了。

原因很简单。

招聘如此多的筑元境修士,不是为了保护金利来本人,而是为了保护飞舟免遭风刃袭击而损毁。

要知道,这艘飞舟只是中阶上品灵器,并不能承受风刃大规模攻击多久的。除去操控飞舟的筑元后期修士金月明,加上金利来本人,五十名修士每隔五尺的站立在固定位置反击风刃,使风刃无法击毁飞舟,才是金利来的真正目的。否则,如此大的飞舟遭遇如此密集的风刃袭击,非被轰击得爆裂为齑粉不可的!

一旦飞舟被轰击爆裂,舟中之人就必死无疑了!

与此同时,王猛见右侧清溪派师兄乘坐的大飞舟上,师兄们每五人一组,组成一种不知其名的大威力剑阵,森森剑气化为凝实剑幕笼罩飞舟上空,密集风刃轰在凝实剑幕上,灵光爆闪的化为了虚无。

其中的一个剑阵,让王猛大开眼界!

只见五名师兄手中飞剑齐齐斜指,人就化为一团虚影滴溜溜疾速旋转,大片白森森剑气狂喷而出,密集风刃冲入如有实质的剑气中,眼看就要将五名师兄射个透身凉时,却鬼使神差的蓦然准头一偏,流水般的密集射入侧下虚空中,化为了虚无。

五名师兄安然无恙。

“咦”

王猛轻轻惊咦了一声,暗暗羡慕不已,“这是什么剑阵?好像能改变风刃袭击方向的样子!”

左侧另有三艘小飞舟,就没有如此幸运了。

那三艘飞舟上的人手只有三四十人,在大规模风刃持续轰击下,负责防御的人手突然死伤了好几人,三艘飞舟在风刃狂潮密集袭击下化为一团白光,“轰隆隆”一声,猛然爆炸开来。

白光耀眼夺目,照彻天地。

下方无数走兽被耀目白光惊动,霍然抬起兽首,向白光闪耀处望去。

结果,那三艘飞舟中,只有三人在爆炸白光中飞射了出来,一边狂舞斩妖刀抵御风刃轰击,一边疾速向前方五老所在的大飞舟疾掠而去,才堪堪逃脱了灭顶之灾。

不过,等他们又喜又悲的落到大飞舟上时,早已遍体鳞伤,全身血肉模糊了。

高天之上。

数只三阶孰胡妖兽凭空出现,其惨白无血的人脸上厉色一闪,目光凶狠地盯住了金利来所在飞舟,蓦然双爪一扬。

“哧哧哧……”

一团团斗大的黄色爪芒灵光闪烁的凭空浮现,化为一串模糊爪影疾抓而下。同时其双翼一扇,密密麻麻的风刃激射而出,狂风暴雨般的覆盖下来。三阶孰胡妖兽的风刃巨大密集,攻击力远胜二阶孰胡妖兽,数不清的风刃带起尖厉刺耳的尖啸声,撕裂而来,混成轰隆隆一片,震得王猛耳内轰鸣,隐隐生痛。

“铁头!狙击三阶妖兽!”

金利来厉声喝令王猛,同时手中斩妖刀飞舞不停,片片乳白刀弧绵绵不绝的离刀而出,直接轰向迎面而来的黄色爪芒和风刃,两两相撞的爆裂开来,化为了乌有。金利来修为较之三阶孰胡妖兽自然要远逊,虽然暂时抵挡了爪芒和风刃轰击,但发出每片刀弧都凝厚无比,倾尽全力,仅仅抵挡片刻时间便面色苍白,呼吸粗重起来了。

见此一幕,王猛心中一凛,瞬间领悟到门派弟子与散修的区别了。

要知道,门派弟子没有凡人俗事,每天除了打坐修炼就是打坐修炼,精研法术,故其修为精纯而凝厚,即使长时间对战仍然法力绵长,游刃有余。像金利来这样的散修就不同了,平时忙于家族事务,修炼时间相对较少,其爆发力固然不逊于门派弟子,似乎能与门派弟子一较长短的样子。但时间长了就不行了,其法力不凝厚不绵长的特点,就暴露无遗了。

王猛也不废话,般若金刚神功流转全身,狂暴的力量奔涌而出。

“嘣、嘣……”

沉闷之极的弓弦声接连响起!

五支落日神箭呜呜尖鸣,破空声凄厉瘆人,红光一闪的激射而出!

“唿――”

落日神箭在空中一闪而过,其遁速之快,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尚未看清是怎么回事,落日神箭已掠过数十余丈远距离,直扑迎面而来的五只三阶孰胡妖兽而去。

落日神箭箭尾拖起一片赤红尾芒,几乎映红了小半个天空,声势骇人之极!三阶孰胡妖兽眼神一缩,瞬间感受到了死亡威胁,瞬时扶摇直上,钻入黑雾中消失不见了。

落日神箭追踪而至,一闪而逝的射入黑雾之中。

“嗷……”

惨绝人寰的惨叫声,接二连三响起。

五只三阶孰胡妖兽的硕大尸体,小山般的从高空中砸落下来。

随即,缤纷血雨随之洒落而下。

落日神箭则红光一闪的飞回王猛身边,消失不见了。

三阶孰胡妖兽被射杀的一幕,顿时震惊了所有孰胡妖兽!其精明过人的人脸上,露出惊惧之色,唯恐被王猛手中的落日神箭射杀,立刻双翼一掠的惊遁而走。

飞舟趁此向前凌空激射,很快就赶上最前面的大飞舟了。

旁边勉力对抗风刃轰击的御灵宗弟子见王猛独力射杀五只三阶孰胡妖兽,无不骇然。洪涛、李煜和张清三人这才知道,他们与王猛的差距究竟有多大,看向王猛的目光,满是惊悸畏惧之意了。

前面大飞舟上。

万大老爷等五老离舟丈余的站立于虚空中,与数只孰胡妖兽激烈交锋。五老手上射出黄白不一的各色光柱,堪堪抵住风刃狂潮的疯狂轰击。

他们身下的飞舟上,十余名结丹境高修协同三十名筑元境修士抵御风刃对大飞舟的轰击,显得游刃有余。

王猛一举击毙五只三阶孰胡妖兽,大飞舟上方的孰胡妖兽自然也警觉到了。见王猛所在飞舟疾驰而至,孰胡妖兽双翼一掠,惊慌远遁开去。

结果,除三艘飞舟被风刃击毁,其余六艘飞舟都安然无恙。

众人无不大喜,驱使飞舟向前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