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时,其余几艘小飞舟的主人已经敏锐地意识到了,跟在西州五老的大飞舟后面,并不保险。五老的飞舟只管在前面开路,后面的飞舟发生了何种变故,他们一概不管的。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只能讲一分钱一分货。

五老只收了他们一百万灵石的佣金,应尽的责任就是在前面开路,不含其他。不会在他们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挺身而出,对他们施以援手。两相比较,他们觉得还不如跟在金氏飞舟旁边安全。只要事先跟金利来沟通好了,在危急时刻,请金氏施以援手。金氏飞舟上那位手持巨弓的陌生少年挺身而出,一举射杀袭击他们的孰胡妖兽,尤其是射杀最危险的三阶孰胡妖兽,加上他们自身也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便可避免发生舟毁人亡的惨剧了。

这几位飞舟主人心有灵犀,略微沟通了一下,便纷纷向金利来拱手行礼,以神识传音对金利来说,他们希望能与金氏飞舟结伴而行,并愿意以五百万灵石的代价,换取金氏飞舟上那位陌生少年出手,以巨弓射杀围攻他们的孰胡妖兽,尤其是三阶孰胡妖兽。

如果能够做到此点,他们就安全了。

金利来也可小赚一笔,岂不两全其美!

他们原本以为,五百万灵石的代价恐怕还不够,金利来肯定会借机抬价,让他们付出千万灵石的巨款的。不料他们一提出他们的请求,金利来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让他们大感意外!

这几人不禁都在心中感叹,外界盛传金利来乃是大善之人,以前他们都不相信,以为金利来既然是商人,肯定无奸不商的,现在亲身体验到金利来的善意,都对金利来刮目相看,佩服有加起来了。

金利来也颇为得意,转身吩咐王猛道:“铁头!他们那几艘飞舟,马上就会靠过来,与我们结伴而行。如果能帮衬他们一下,就帮衬一下。只要金某吩咐,不管何处的孰胡妖兽,一律射杀,不得有误!”

“是”

王猛拱手应道。

约莫飞遁一百余里后,飞舟再次遭遇成群结队的孰胡妖兽围攻,在金利来喝令下,王猛连续射出十三支落日神箭,击杀十一只三阶孰胡妖兽,二只二阶孰胡妖兽后,无数孰胡妖兽立刻惊遁而走,危机才告解除。

此后,飞舟就再未遭到孰胡妖兽袭击了。

约莫一顿饭功夫后,飞舟驰入靖边城,降落在城主府前宽阔的大广场上。

众人尚未跃下飞舟,就有数十人从城主府中迎了出来。

走在众人前面的,是一位六旬独臂老者,结丹中期修为。

独臂老者单手对大飞舟上的五老拱手道:“万家主、燕家主、赵家主、哥舒家主、木家主!各位仁兄好!小弟金宜春不知各位仁兄驾到,有失远迎,尚请恕罪!”

万大老爷等五老在飞舟上拱手回礼,笑道:“有劳金兄远迎,何幸如之!”

独臂老者笑道:“可否请各位仁兄赏光,去寒舍小酌一杯,让小弟略尽地主之谊?”

万大老爷笑道:“不急!此次前来靖边城公干,少不了要叨扰金兄的!此次特来城主府,向金兄和宝来城主报个到。老朽有一事,须请宝来城主关照的!”

独臂老者身旁,一位中年儒服男子上前一步,拱手道:“万大老爷客气了。既是万大老爷开口了,下官无有不从的。请万大老爷吩咐就是!”

万大老爷手指旁边飞舟上的陈立志,对儒服男子道:“这位清溪派贤侄,其父乃是老朽故交。此次陈贤侄率领清溪派弟子来靖边城历炼,也是应了御灵宗的邀请,为靖边城抵御兽潮出力的!请宝来城主在防守地段分配上,给予适当关照!倘能如此,老朽感激不尽!”

中年男子笑道:“万大老爷言重了。清溪山各位师兄远道而来,对我靖边城施以援手,这番盛情,下官感激不尽!下官自会按照万大老爷吩咐,给予适当关照的。请万大老爷放心!”

陈立志拱手道:“多谢城主大人!”

其实对陈立志来说,城主府是不是给予适当关照,他并不很在意。他向金宝来拱手行礼,主要是给万大老爷一个面子,表示万大老爷已经尽心了,他会承万大老爷的情的。相反,如果万大老爷出面为他求情了,而他本人却满不在乎,万大老爷岂不寒心?

儒服男子回礼道:“此是下官分内之事。陈师兄莫要客气!”

双方客套几句,五老又单独跟王猛打了个招呼,才便告辞而去。

清溪派飞舟也借机离去。

其余几艘小飞舟的主人们依次与独臂老者和城主金宝来寒暄了几句,又特意对金利来和王猛感谢了一番,也告辞去了。

金利来与独臂老者、其弟金宝来俩人见了礼,对独臂老者介绍王猛道:“父亲大人!这位就是愚男日前向您飞剑传书说起过的铁头兄弟!愚男能安全到此,多亏铁头兄弟出了大力!如果不是铁头兄弟,不要说我们金府了,就是其他五六艘小飞舟,都要遭遇舟毁人亡的大难的!这也怪愚男第一次经历兽潮,虑事不周!铁头兄弟以一人之力,射杀十八只孰胡妖兽,其中包括十六只三阶孰胡妖兽,才力挽狂澜,将孰胡妖兽惊退的!”

独臂老者闻言,耸然动容,神识在王猛身上一扫,惊讶道:“铁头只有筑元初期修为,当真能拉得开穿云弓吗?”

穿云弓究竟是一张怎样的硬弓,他可是亲身试验过的。

以此老结丹中期境界的崇高修为,拼尽了吃奶的力气,结果都没有拉开穿云弓。如果他能拉开穿云弓,上次从靖边城撤退的时候,就不会吃此大亏了,不但他自己丢掉一条胳膊,还附带损失了三名结丹境高修。这个叫“铁头”的少年,明明只有筑元一层修为,与他相差一个大境界,怎么可能拉得开穿云弓呢?

“呵呵!不要说父亲大人不信了,就是愚男,开始也不敢相信的!若非亲眼所见,愚男怎敢向父亲大人信口开河,说铁头一举击杀了十八只孰胡妖兽,其中还包括十六只三阶妖兽?”

金利来微笑解释道:“父亲大人一定听说过了,修为高,不等于力量大。据说有些血脉秘术,独具有天赋神通,是专门用来修炼力量的。铁头兄弟修炼的‘铁骨神功’,估计是一门与血脉秘术相关的功法,专门用来修炼力量的吧!否则,其修为比父亲大人低了一个大境界,力量反而更大,就无法解释清楚了。”

“血脉秘术,那可是绝世高人才能修炼的神通呀!”

独臂老者满腹疑虑,但还是友善地对王猛笑道:“铁头!你年轻有为,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老夫很看好你!虽然你是吾儿招募的外来修士,老夫并不会将你当外人看待的!请进府一叙!”

“多谢前辈抬爱!在下受之有愧!”

王猛对独臂老者谦让一句,就对金利来道,“在下记得,家主此前曾对在下说过的,到了靖边城,便将剩余的五枚培元丹支付给在下。现在已经到城主府了,家主还是先将前面的账结一下吧!”

自从知道金利来高价聘人仍大有赚头后,王猛便不再客气了。

他与金利来之间,只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

哪怕是亲兄弟,也须明算账的。

同时,他这番话也在告诉独臂老者,双方既是一场交易,就没有什么客气可讲了。将来不管他们想指使他做什么,他都不会白白出力,都要收取相应报酬的。

跟他打感情牌,都是没有用的。

他也没有时间跟其他人交往,联络感情。

金利来呵呵一笑,道:“铁头兄弟,你这人太直白了吧!不过这样也好,金某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

说完此语,就从储物戒指里释放出五枚培元丹,徐徐飞到王猛身前。

王猛一把将其抓在手中,仔细察看一遍,才收入储物袋,又道:“家主日前还说过的,在下每拉十次弓,家主便补贴在下一枚培元丹。今日在下今日拉了十八次弓,击毙十八只孰胡妖兽,不知该如何结算?”

独臂老者闻言,面上露出不愉之色,吩咐金利来道:“利来儿,也别说什么十次八次啦,就按二枚培元丹算吧!毕竟你自己也说过,铁头立了大功的!”

结果果然不出王猛所料。

说完此语,独臂老者露出一丝既嫌弃,又惋惜的神情,此后就不太关注王猛了。

可能在他看来,铁头此人斤斤计较,格局太低,难成大事,不足与语。

金利来则含笑再次释放出二枚培元丹。

王猛坦然收下。

一旁的御灵宗弟子见此,目中露出羡慕和嫉妒的神情,不过并无一人提出异议。

众人进入高大巍峨的城主府大门。

穿过前庭,前面是一座高大巍峨的大殿。

大殿匾牌上,书着“城主府”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

儒服男子、城主金宝来让城主府管事李又安带王猛去客舍歇息,他自己则陪同独臂老者和金利来在大殿上叙话。

管事李又安是名中年男子,开脉境修为,将王猛带到大殿侧边的一间客舍前,对王猛抱拳道:“尊驾就在此间客舍歇息吧!有何需要,直接跟在下说就行了。”

王猛点了点头。

李又安离去后,王猛关上门。

服下一枚培元丹,在密室中打坐炼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