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5章 城防

第二天上午。

王猛打开客舍大门,见门前侍立着一名开脉境青袍少年,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

那青袍少年见王猛出来,忙拱手招呼道:“铁头前辈好。在下小黑,现在城主府当役。李管事吩咐在下,让在下照顾前辈起居。不知前辈有何安排?在下随时听候前辈吩咐!”

王猛正想去靖边城中走走,顺便察看一下兽潮中的市况,便道:“小黑,你知道清溪派弟子驻防在何处吗?”

小黑回道:“回前辈话。城主大人已安排新来的清溪派弟子一百余人,负责驻防东门。所谓东门,就是城东大门,是靖边城的四大主门之一。东门离城主府不远,大约只有三四里路的样子。城主大人说了,万一有何事情,可就近获得城主府支援。城主大人如此安排,也有照顾他们的意思吧!”

王猛惊讶道:“城主有如此大权力,真能安排清溪派修士驻防在哪里吗?”

靖边城城主金宝来,王猛亲眼所见,只是筑元中期境界修为。眼下正是兽潮围城之际,城中修仙者各自为战,以求自保,王猛不相信筑元中期境界的城主大人,真能压制各方修仙者和修仙大家族,让他们俯首听命。如此的话,金宝来安排清溪派师兄驻防何处,不是也不太可能吗?

虽说金宝来当面答应过万大老爷,那不过是俩人见面时的场面话而已,不一定能当真的。

小黑回道:“回前辈话。城中防务,由御灵宗负责。防御人手,也由御灵宗指派的藤师祖负责统一安排调度。城主大人确无安排之权。但前辈也应当知道,城主府有御灵宗支持,才获得靖边城的管辖权限的。城中酒楼、茶肆、客栈、灵器灵药店等场所一应缴纳的各项税赋杂捐,均由城主府收取。除了向御灵宗纳贡,城主府还剩余有大笔灵石收入的。此次抵抗兽潮,御灵宗派遣了以藤师祖为首的一百名结丹境高修,一万名筑元境修士坐镇城中,统一指挥调度城中两百余万修仙者。城主府虽无安排之权,但城主府负责供应御灵宗在靖边城的一应开销用度,因此与御灵宗的藤师祖的关系非常融洽,有很大的建议权限的。清溪派乃是著名修仙门派,又是御灵宗邀请来的,藤师祖也要给他们几分面子的。城主大人一说,自然便准了。”

“原来如此。”

王猛笑道:“小黑,带我去城东大门看看吧!”

清溪派弟子都是王猛同门,未来可能还有见面之日,他打算以陌生人的身份,在远处观察一下师兄们的驻防之地,万一有何危急,也好帮衬一二。要知道,陈立志有可能是陈青云师祖的公子,而林素素还是陈青青的表姐。陈青云师祖对王猛有庇护之恩。如果能够顺手帮助这俩人一下,王猛不会拒绝的。

小黑应了一声是,便带着王猛出了城主府大门,脚踩飞行盘器,徐徐向东飞去。

王猛则双足在地上轻轻一点的冉冉飞起,与小黑并肩而行。

放眼四顾,靖边城经历兽潮围城之厄后,城中很多高楼大厦都被飞禽妖兽摧毁了,满目狼藉,到处可见残垣断壁,悲伤哭泣的普通百姓。

据小黑介绍说,靖边城原有子民六百余万人,因为靠近荒域的缘故,城中凡人的占比并不很大。世俗凡人约占全城人口一半左右约三百余万人,修仙者也有三百余万人。经历兽潮围城后,不时有飞禽妖兽冲入城中择人而食,世俗凡人和修仙者死伤惨重,现在大约只剩下四百余万人口了,折损约三分之一。

城中修仙者加外来修士,累计陨落超过五十余万人,剩余大约二百五十余万人的样子。

世俗凡人死伤过半。

可见世俗凡人的死亡率,要远远超过修仙者的。

两人沿着一条宽阔的主街向前飞遁,很快就到靖边城东大门了。

两人在东门城楼上落下。

大概是因为邻近荒域的缘故,靖边城城墙高达百丈,宽五十余丈,难怪能够抵御兽潮攻击而巍然不动了。城墙高达百丈,当然是有好处的,至少一阶妖兽飞窜不上来。二、三阶妖兽虽然能够飞窜上去,但已是强弓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了。一旦遭到迎头痛击,即使不死,摔下去也会砸个半死。

当然,靖边城是没有所谓的护城大阵的。

要知道,靖边城不是什么灵山灵地,占地范围又极其宽广,如果要修建护城大阵,不说别的,仅仅维护护城大阵运转一项,每天至少也数百万灵石投入,这就不是靖边城城主府或者御灵宗能够供应得起的了。城主府和御灵宗当然也知道,每过二三百年,靖边城就会爆发一次兽潮,他们能做的,就是将城墙加高加宽加固。

除此之外,就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像清溪派那样的修仙门派之所以能建护派大阵,纯粹是因为清溪山乃是灵山灵地,维持护派大阵运转所需要的灵力供应,取自于地下灵脉,清溪派无须任何灵石投入,便可维护大阵运转了。

清溪派的财力,当然是不容小觑的。但如果仅仅靠灵石投入的话,即使是清溪派,也供应不起来的。没了护派大阵庇护,清溪山也就不可能成为清溪派道场所在地了。

也别说护城大阵了,就是城主府,都没有护院大阵的!

其道理也都一样,城主府尽管富甲一方,也拿不出维持护院大阵运转所需的灵石开支的。像白水镇司马家族之所以能够布设四阶护院大阵,一是司马玮本人就是四阶阵法大师,可以自己炼制防御法阵。二是司马家族护院大阵庇护的范围不大,以司马玮四阶阵法大师之力,勉强能够供应得了所需要灵石投入的。尽管如此,司马家族的家财,也几乎被消耗殆尽,只剩余区区几百万灵石了。

想明白了此点,王猛也就能够理解,为何靖边城没有护城大阵了。

靖边城没有护城大阵,历史上也爆发过兽潮,为何还会有数百万人聚居于此呢?

这个问题,王猛也曾深入思索过的。他不是锱铢必较之人,但也知道,忍让是没有限度的。往小里说,兽潮是人兽之争。往大里说,兽潮是人族与兽族生存空间之争,如果人族放弃荒域周边的蓝山、凤凰、靖边等城市,荒域就会扩张到这里,妖兽的气焰更炽,下一步就是西州城了。

再下一步,就是御灵宗道场所在地神兽大山了。

最让王猛感同身受的,便是霸州谭氏家族企图霸占普通百姓赖以生存的云梦山脉一事了。此事与兽潮来临,有相同之处。都是生存空间的竞争,他父亲之所以以死抗争,就是知道他没有退路了。

靖边城百姓冒死居住于靖边城,当然各有各的原因。

但最终体现的,还是人族与兽族的生存空间之争。

总有人要站在生死之争的第一线的。

站在高高的女儿墙边,王猛放眼向左右两侧望去,只见高大巍峨的城墙向两边无限延伸而去,一眼望不到边。城外护城河滩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妖兽尸体,数目约有上百万之多。

这还仅仅是目力所及范围内,妖兽的死伤数目。

据小黑说,经过半个多月时间的拼死搏杀,妖兽死亡总数近千万头了。那些倒地而死的妖兽,大都被开膛破肚,妖丹消失无踪,就是被守城修士取走了。

除了妖兽尸体,随处可见灵器的残片,在日光下闪闪发光。

可见兽潮围城时,修仙者手中的灵器损耗,也是相当惊人的!

前方更远处,约百十余里外,是一片低矮的山峦林地,神识扫去,隐约可见各种妖兽飞窜走动的模糊身影。不时还有一声声凄厉的兽吼,远远传来。

王猛用手摸了摸宽阔的城墙,感应到上面有一丝微弱之极的灵力波动。仔细一看,城墙竟是用一种叫“紫云石”的修仙材料建筑而成的。

“原来靖边城城墙,竟是用紫云石炼制的!看来城主府还真舍得花钱啊!”

王猛感叹道。

众所周知,紫云石颜色浅白,粗重笨拙,坚硬如铁,灵能蕴含低,只是一种低级灵材,不适合炼器之用。因其价格低廉,很多修仙门派都用紫云石来修建楼宇馆舍的。

用来修建城墙,当然也是不错的选择了。

靖边城城墙高百丈,宽五十余丈,所需紫云石数量庞大惊人,尽管价格低廉,因其数量庞大,其价值也相当惊人了。

据小黑说,兽潮来临时,很多城墙都被妖兽损坏,残破不堪。由于两百余万修仙者和军士拼死抵抗,兽潮并未破城,双方都伤亡惨重。城主府安排修仙者用紫云石对城墙残缺处进行了修补。由于紫云石是低级灵材,虽然粗拙笨重,仍可以用储物袋储存、搬运和神识操控,因此修理城墙的速度相对极快的。

兽潮退去后,城墙很快就修补完好了。

这当然得益于靖边城历史上曾发生过兽潮,城主府早有准备,早就储备了大量紫云石。等兽潮去而复来再次攻城时,面对的又是完好无缺的巍峨城墙了。

王猛在心中暗忖,怪不得金利来在西州城中的升仙阁,全部都由紫云石修建,原来有城主府供应。

清溪派师兄师姐们被安排在此处驻防后,便在城楼上搭建了十几座帐篷,准备就地固守的样子。

当然,他们并不是为守城而来。

他们是来历炼的。

说的难听点,就是来杀妖取丹的。

眼下一百余名师兄师姐除留一人在城墙上监视兽潮动向,其余的人都在帐篷中打坐修炼,或者去城中闲逛了。

王猛在城墙上察看了半响,才对小黑道:“我们再去坊市看看吧!”

小黑应了声是,与王猛离地而起,徐徐向城中飞去。

飞遁途中,小黑介绍道:“兽潮围城后,百业凋敝,坊市生意反而兴旺发达了不小的!”

“这是何故?”

王猛饶有兴趣地问道。

“原因很简单。城中近三百万修士,不到三分之一是开脉境修士,三分之二以上是筑元境修士,结丹境高修并不多见的。当然兽潮围城时,也多是二阶妖兽,一、三阶妖兽占比也不大的。尽管妖兽等阶不高,然其皮糙肉厚,本体就相当于普通低阶防御灵器了。修仙者与其拼死搏杀,灵器的损毁率,自然很高了,法力的损耗也非常巨大,急需灵器和补灵丹药补充的。坊市生意自然比往常更加兴隆了!”

“并且他们也不担心没有灵石购买。只要收获有妖丹,一样可以换取灵器和补灵丹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