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6章 小赌一把

“前辈,你听说过一种叫‘凡人速效巨力丸’的灵药吗?专门出售给世俗凡人服用的!普通凡人服用此药丸,可以爆发出力敌普通一阶妖兽的强大肉身力量!不过其效用时间不足一刻钟。如果一刻钟内不能建功,服用者不用妖兽动手,自己会突然力竭而亡,尸首萎缩得如同半岁少儿一般!”

小黑将“凡人速效巨力丸”当作奇闻轶事,津津乐道地讲述给王猛听。

听了小黑的奇闻轶事,王猛心中微微一凛。这种“凡人速效巨力丸”的功效,与他的“毁山绝岳”拳技,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呀!

看来人类的智力,真是无穷无尽,巧妙各有不同啊!

两人飞遁而走,不到一顿饭功夫,就到了坊市。

靖边城坊市,又叫城东坊市,离东门并不远。其规模比西州城城北坊市要小很多。整个坊市由一条“十”字形的大街交叉而成。此时,坊市大街上修仙者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各种灵器、灵丹、灵兽商铺应有尽有,较之西州城坊市,反而热闹多得了。

金利来家族开的“升仙阁”,便在“十”字形大街交叉处。不愧是城主家族的产业,整座“升仙阁”占地大约十个门面大小,看上去宽敞、明亮、豪华霸气。

升仙阁楼高十层,均由紫云石建筑而成,显得豪华大气,高端上档次。

王猛自然不会去升仙阁交易了。

此次来坊市闲逛,王猛想了解一下灵丹灵器市场行情。以他的经验判断,兽潮之下,城东坊市各种灵丹、灵器的价格,肯定会大幅上涨!如此的话,他身上二千多件灵器,便能卖个很好的价钱了。

另外,他还想购买几枚培元丹。

在西州城“灵兽苑”,他曾听小厮说过,他们店中的培元丹,都调到靖边城等前线城市来了。可见在城东坊市里,可以买到培元丹的。

王猛神识放出,很快就扫到了御灵宗旗下的“灵兽苑”。

“灵兽苑”离升仙阁不远,王猛和小黑两人很快到了店中。

推门进去,店中已有七八十名身穿各色服饰的修仙者在里面了,他们或是用妖丹交换自身需要的各种灵丹、灵器;或是围在玉灵柜台前,与当值小厮们讨价还价,看上去热闹非凡,生意火爆的样子。

一名身穿御灵宗修士袍的青年男修将王猛迎进去,含笑问道:“兄台需要什么?我们‘灵兽苑’,乃是御灵宗门下的灵药灵器店,各种修仙物品应有尽有,兄台可以随意选购的!”

这位青年男修与王猛一样,也是筑元初期境界修为。

看得出,此人如此年轻就有筑元初期境界修为了,前途便可限量,肯定不会是店中小厮。王猛猜测可能是御灵宗内门弟子。估计御灵宗旗下的“灵兽苑”生意太过火爆了,店中的小厮们忙活不过来,御灵宗将派驻靖边城中的内门弟子抽调出一部分来,临时派驻到店中帮忙的。

王猛直接问道:“有培元丹吗?”

“培元丹?”

青年男修微微沉吟了一下,笑道:“兄台应当知道,眼下兽潮围城,培元丹供不应求。价格可不便宜的!”

王猛看了青年男修一眼,问道:“不便宜又是多少?”

青年男修面色淡然,公事公办地道:“一口价,六十万灵石一枚!如果用妖丹换,只收二阶以上妖丹。每七十五枚二阶妖丹或者六枚三阶妖丹,可以换取一枚培元丹!”

王猛吓了一跳,不胜诧异地道:“六十万灵石一枚!培元丹有这么贵吗?这可比平时的价格翻了一番啊!不是说,贵店灵丹随行就市,并不趁机哄抬物价的吗?”

“呵呵,兄台说的没错啊!现在的市场行情,就是如此啊?随行就市,就是别人卖多少灵石,我们店也卖多少灵石。并不趁机哄抬物价的!”

青年男修咧嘴笑了笑,便严肃地道:“兄台可能还不知道吧,四品灵丹培元丹的行情,非常火爆,货源紧张!敝派为了支援本城修仙者抵抗兽潮,那可是出了大血的了!但也无法敞开出售,只能限量供应!我们店规定,每位顾客,一天最多只能购买二枚培元丹!超出两枚培元丹,本店便不再出售了。我们店如此做的原因,当然很简单。培元丹的销售对象是结丹境高修或者筑元后期境界高修。城中结丹境高修固然不多,筑元后期境界前辈,可不少的!培元丹供不应求,差不多都一天一个价了。兄台今天不买,明天再来,可能就不是卖六十万灵石,而是六十二万灵石一枚了!”

“啊?原来这就叫‘随行就市’啊?”

王猛一阵恍然之后,又愕然起来。

培元丹六十万灵石一枚,价格翻倍了啊!

价格都涨到如此昂贵了,还一天一涨,不见尽头。即使他这个暴发户买得起,也要肉痛无比的。其他修仙者购买培元丹,恐怕比割肉还难受吧!

放过培元丹不提,王猛又问道,“那么,贵店低阶中品、低阶上品灵器,卖多少钱一件?”

青年男修道:“低阶中品、低阶上品灵器,也基本上一天一个价了,比丹药上涨得更快!毕竟灵丹的主要原药是妖丹,在兽潮中,最不愁的就是妖丹了!灵器就不同了。一件低阶中品灵器,售价八万灵石,或者八枚二价妖丹。一件低阶上品灵器,售价二十万灵石,或者25枚二阶妖丹。一律不收一阶妖丹!”

王猛闻言,顿时呆滞住了。

二十万灵石,在宣威城,足够购买一件中阶上品灵器了。他在宣威城买的中阶上品飞剑,每把才二十四万灵石。如果在此出售的话,估计可卖上百万灵石,或者等价的妖丹了!

可见在靖边城中,灵丹的价格,大致上翻了一倍。

灵器的价格,竟然上涨了四倍有余!

如此涨价,实在太骇人了!

当然,灵器价格涨幅大,不但对王猛无损,反而大大有利。让他不动声色的暗自欣喜不已。要知道,他身上原有七百多件灵器,加上殄灭黑煞会时缴获一千三百多件灵器,总数多达二千余件。

在靖边城,二千余件灵器,可是一笔不少的财富了!

“那么,一件中阶上品灵器,售价又是多少呢?”

“一件中阶上品灵器,我们店视具体品种,售价大约在110万灵石左右!”

青年男修面色平静地道。

“这是天价啊!”

王猛乍舌道。

“天价又如何,还不是有人要买吗?”

青年男修冷笑道,“妖兽来时,总不可能赤手空拳对付吧?一百一十万灵石固然高得离谱,但总比送命强啊!当然,如果买不起,哪怕送掉性命,也不奇怪的!”

“原来如此。如果在下有低阶下品灵器出让,贵店购进价,会是多少呢?”

沉吟片刻,王猛终于将自己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青年男修闻言,颇感意外,上下打量了王猛几眼,诧异道:“兄台!你是说,你有灵器出售,而不是购买?”

“是的。是出售。不是购买!”

王猛面色平静如水,淡淡道。

青年男修面色恍然,然而仍然纳闷道:“那可真是奇怪了。不过兄台真有灵器出售的话,价钱已经非常好了!我们店购进价为售价的八折。一件中阶上品灵器,售价大约在110万灵石,收购价约88万灵石!”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王猛沉思良久,并未将身上的灵器拿出来变现。反而决定小赌一把,马上吃进一批培元丹,将来价格高涨时再反手卖出,低买高卖,摊薄服用培元丹的高昂成本。

说干就干。

王猛毫不犹豫释出120万灵石,在小黑羡慕的目光中,买下两枚培元丹。然后准备在其他灵器店再吃进十八枚培元丹。凑成整数二十枚。反正兽潮围城还会持续一段很长的时间,在此段时间内,培元丹价格肯定还会继续疯涨。估计用不了半年时间,培元丹价格还会翻上一番!

现在购买二十枚培元丹,半年后抛出一半,就可收回全部成本了。

剩余十枚培元丹,就是净利润了!

相当于免费获得十枚培元丹。

半年就有如此收益,简直比干什么都强啊!

另外,他暂时还不准备将身上的二千多件灵器抛出。估计灵器价格仍然会持续保持某种速度上涨,他将视情况再将其全部抛出,以尽可能获得最大收益。

“铁头兄!”

从“灵兽苑”出来,王猛和小黑一家灵器店中闲逛,忽然被人叫住了。叫住他的那人年约五旬,面相富态,留着一部短髯,结丹初期境界修为。

五旬男子走到王猛面前,满脸讨好的笑容,客客气气对王猛拱手道:“铁头兄既来坊市,何不到敝店小坐片刻,容何某感谢一二,再走不迟?”

“你是?”

王猛仔细看了看五旬男子,好像很面熟的样子。

五旬老者看着小黑,道:“这位小哥,是城主府中的杂役吧?何某有要事与铁头兄相商的,可否请小哥暂时回避?”

小黑见五旬老者如此说法,并不意外,似乎也不想掺合到五旬老者与王猛之间的事情中来,便对王猛拱手道:“在下听从铁头前辈吩咐。”

王猛沉吟片刻,笑道:“小黑,既然这位前辈如此说了,你就先回城主府吧!”

小黑应了声是,便告辞而去。

五旬男子不容分说将王猛请进贵宾室,献上灵茶。

双方分宾主坐下。

“在下何毕敦!乃是何氏灵器店东主!”

五旬男子亲切的自我介绍毕,又解释道,“昨天晚上,在下乘坐自家飞舟,与铁头兄一同赶到靖边城来的!在下家族的飞舟,与金府飞舟相隔了两条飞舟,铁头兄可能没有注意到在下罢!”

“原来如此。”

王猛闻言恍然,笑道:“不知何东主有何见教?”

“在下首先要衷心感谢铁头兄!如果没有铁头兄,昨天晚上,在下可就完蛋了!幸亏铁头兄神力惊人,射杀十六只三阶孰胡妖兽,惊退孰胡妖兽围攻。不然,在下家族的飞舟,恐怕会像曹东主、王东主和李东主家族飞舟那样,被狂暴的风刃击毁,数十名家族修士死伤殆尽了!”

何毕敦感激之色溢于言表,激动地道:“尽管如此,在下家族修士也死伤了七八人,在下也受了不轻的伤。如果孰胡妖兽再迟点退去,在下一样难逃舟毁人亡的厄运了!铁头兄,你可是我们何氏家族的救命恩人哪!”

“呵呵,何东主谬奖了!”

王猛摆了摆手,淡然笑道,“在下受聘于城中金府,不过尽力而为罢了!当时并未想那么多的!如果真救了何东主家族飞舟,那也是无心之举!何东主不必放在心上!”

“唉!说起来,也怪在下太过自信了!毕竟在下是第一次经历兽潮,第一次给家族灵器店输送修仙物品。在下原以为有五老飞舟在前开路,自身也有一定的自保之力,应该不会有何问题的。未曾想到会遭到如此多的三阶孰胡妖兽围攻,差点舟毁人亡啊!”

何毕敦喟然叹息了一番,才问道,“铁头兄来坊市,莫非想购买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