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从何氏灵器店出来,王猛步入一条侧街小巷。在静僻无人处转过身来时,面部已变换成了司马青烟的模样。折身返回,跟在熙熙攘攘的人流后面,进入升仙阁。

升仙阁,城主府属下的家族灵器店。如果是往常,王猛是不会进入升仙阁这种高端、大器、上档次的灵器店的。他身上的灵石不够,也没有勇气进去交易。

现在不同了。

尤其是在听到“限购培元丹”和“培元丹价格一天一涨”的信息后,王猛购置培元丹的心情,一下变得急迫起来了。培元丹对他提升修为必不可少,他也有近亿的现灵石在身,不会因为培元丹价格疯涨,就罢手不买的。何况他还有“低买高卖”的计划,准备在培元丹价格翻倍时再反手卖出。在王猛印象中,金利来此人聪明睿智,做人做事都很有一套。支付培元丹给他时也落落大方。可见金利来已经购置了大批培元丹,准备在兽潮中大捞一笔了。

他要吃进一批培元丹,非来升仙阁不可!

升仙阁中,人满为患。

店中以妖丹和妖兽材料兑换灵器、补灵丹药的修仙者,至少有一百多人。仅筑元后期境界修仙者,就有七八人,他们都在培元丹售价上与店中小厮软磨硬泡,讨价还价。

各种争吵声,喧哗声,不绝于耳。

一名开脉境小厮将王猛迎进店内,含笑问道:“前辈需要购买什么吗?”

“贵店培元丹,价格如何?”

王猛随口一问地道。

小厮见此,知道大生意来了,忙将王猛请进贵宾室,献上香茗,笑道:“敝店的培元丹,与其他灵器店一样,都是六十万灵石一枚。前辈是付灵石,还是用妖丹兑换?”

“来十八枚培元丹吧。”

王猛面无表情地道,“当然付灵石。在下可没有许多妖丹在身的。”

“啊?”

小厮吃了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辈,您是说。您一次性购买十八枚培元丹,而且都用现灵石付账?”

王猛点了点头,淡淡道:“不错。有何问题吗?”

“对不起,前辈!”

小厮露出谦卑的微笑,仍然用狐疑的目光看着王猛,口中却道,“刚才在下忘记告诉前辈了。敝店虽然不像‘灵兽苑’那般限购培元丹。二枚以内,每枚售价六十万灵石。超过二枚,每枚加价百分之十,即六十六万灵石。前辈一次性购买十八枚培元丹,每枚售价是六十六万灵石。十八枚培元丹,价值超过千万灵石了!前辈确定要购买如此多培元丹吗?”

以小厮的经验看来,能如此大规模购进培元丹的,应是名门大族子弟,或者结丹境高修。王猛只有筑元初期境界修为,还是籍籍无名之辈,一次性拿出上千万灵石,应该不大可能。如果对方坚持要买如此多培元丹,他虽有义务提醒对方,却不能怀疑对方没有灵石,更不能怀疑对方是来消遣他的。

当然,如果对方真来消遣他的,那可找错地方了!

在靖边城,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升仙阁是城主府的产业?

“什么!一次性购买十八枚培元丹,每枚加价六万灵石!这是什么道理!”

王猛面色一凛,怫然不悦道,“既然两枚以内,每枚六十万灵石,那你就当在下每次来买两枚,一共来了九次,不就行了?而你们每人每天只卖两枚培元丹,不嫌自找麻烦吗!”

十八枚培元丹,每枚六十万灵石,总计需要一千一百余万灵石,是一笔大得惊人的巨款了!每枚再加价六万灵石,一共需要多拿出108万灵石,相当于少了二枚培元丹。

如此大价差,王猛当然要讨价还价了。

“呵呵,前辈,您误会了!”

王猛的反应,正在小厮的预料之中,小厮视若无睹,仍职业性微笑道,“敝店可不像灵兽苑那般搞限购,每人每天只能买两枚,多一枚都不卖的!敝店可以敞开卖!但每人每天超过两枚,都是要加价的!这条规定对所有人都有效,都一视同仁,并非只针对前辈一人。前辈不要觉得敝店如此规定,是多此一举。前辈难道不知道吗,培元丹价格一天一涨。前辈以66万灵石的价格一次性购进十八枚,并不比分天分次购买贵,说不定还要便宜很多呢!”

“前辈要知道,在靖边城中,不说结丹境高修了,仅仅筑元后期境界高修,就多达十余万人!每天消耗的培元丹,更是不知其数,需求极为旺盛!或许前辈明天来买,已经涨到每枚66万灵石了!后天来买,可能就不止66万灵石了!前辈以66万灵石的价格一次性购买18枚,可能大赚了也说不定的!”

“买或不买,前辈早做决定啊!”

小厮笑道,“并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入贵宾室的。前辈刚才也看见了,在大厅中购买培元丹的筑元后期前辈,现在还有好几人呢。昨天,他们嫌每枚五十八万灵石太贵了,不舍得买,还以为会跌价。谁知今天再来,已经六十万灵石一枚了,正在那里吵吵闹闹想不通呢!”

听了小厮的这个说法,王猛沉吟下来,觉得小厮的话,也有道理。既然要大批吃进培元丹,期待数月后价格翻倍再抛出赚差价,那就不要在几万灵石的差价上犹豫不决,坐失良机了。

想到此点,王猛便不再废话,在小厮吃惊的目光中,抛出1188万灵石,购进十八枚培元丹。

截止目前,王猛已有八千余万现灵石,花去一千一百余万灵石,还剩余七千余万,身价仍然丰厚。

购置完培元丹,王猛又随口问了补灵丹和碧云丹的价格情况,发现补灵丹的价格,已从200灵石一瓶,涨到600灵石了。碧云丹的从三万灵石一瓶,涨到九万灵石了,这让王猛自己炼制灵丹的想法,也变得急迫起来。

他身上有大批灵草灵药,如果将它们炼制成丹,一方面可以提升自身炼丹技能,另一方面相当于将它们以数倍高价兑现成灵石,岂不两全其美!

回到城主府客舍。

王猛发现侍立在门前的小黑面目青肿,好像受伤不轻的样子,不禁诧异道:“小黑!你这是怎么了?”

小黑用手捂着青肿的脸,呐呐道:“跌……跌的,无甚要紧……”

“跌的?”

王猛更加诧异了。

小黑脸上,明明是一道掌印啊!

王猛明白,其中必有蹊跷。但既然小黑自己都不敢承认是被打的,他一个外人,也不想多管闲事的。从储物袋中释放出一瓶疗伤灵丹,对小黑道:“小黑,这瓶疗伤灵丹,对在下已经没有用了。你拿去用吧。”

小黑接过灵丹,口中嗫嚅道:“前……前辈,在下可没有灵石……付账的。”

眼下兽潮围城,疗伤灵丹价格疯涨,小黑买不起疗伤灵丹,也很正常。王猛笑道:“不是要你买。是送给你用的。你就收下吧!”

小黑闻言,连忙称谢不已。

王猛点了点头,进入客舍。

关上门,进入密室,取出一枚丹道玉简,启动神识浏览起来。

秘境试炼时,王猛缴获了好几枚丹道玉简,其中有一、二品灵丹丹方和炼制之法。估计是仙药谷弟子的师传秘籍。可以从中研习仙药谷秘传的灵丹炼制方法。在清溪山时,王猛从宗门丹道典籍中,复制过一品灵丹的丹方和炼制之法,两相对照,发现两者巧妙各有不同,仙药谷的炼丹之法更加专业复杂,讲究套路。

宗门的炼丹之法去繁就简,简单易行。

半个时辰后,王猛收起玉简,决定依照仙药谷秘传丹法炼制补灵丹。

炼制一品灵丹补灵丹,仅仅是炼丹之始。按照仙药谷的秘传丹法炼丹,对未来炼制四品炼丹龙莲丹和培元丹,都有很大帮助,令他的炼丹手法更加稳健娴熟,有条不紊,成丹率稳定提升。

仙药谷以丹道称雄于世,必有其过人之处。

炼丹与其他技巧性的事务一样,须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熟能生巧。

王猛单手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拂,将紫金丹炉、三枚烈焰石和一枚一阶雪蛇妖丹释放出来,再从灵草袋中释放出12株九阳草,4株牛筋草,整整齐齐摆在身前。按照宗门记载的补灵丹丹方,炼制一炉十枚补灵丹,需要四分之一枚妖丹,三株九阳草,一株牛筋草,碾碎、烘干、混合搅拌均匀,才能投入丹炉,开始炼丹。

王猛将一枚一阶雪蛇妖丹握在手中,手上白光大放。片刻后打开手掌,雪蛇妖丹已化为一堆玉白色的齑粉,上面灵光闪动,灵力波动颇为强劲的样子。

再从储物袋中释放出四只玉盒,将妖丹粉末分为四份,放置于玉盒内备用。

随即,王猛伸出一指,对着一枚烈焰石轻轻一点。那枚烈焰石自行弹跳而起,飞入紫金炉底部。单手掐出一个火球扔在烈焰石上,紧接着又是一口白濛濛灵气喷薄而出,向其淹没而去。

只听得“轰”地一声。

烈焰石化为熊熊烈焰,在紫金炉底熊熊燃烧起来。

作为上阶丹炉,紫金炉的奇妙之处在于,能炼制四品以下任何灵丹。对丹火的要求也不高。既可接受本体真火炼丹,也接受地脉真火或烈焰石提供的丹火。烈焰石炼丹的火候最难掌控。好在紫金炉作为高阶丹炉自具强大的火候掌控禁制,可以在丹诀操控下自行控制火焰大小、强弱,精确掌控火候。

突破筑元初期境界后,王猛本体真火已颇不弱,足够炼制一、二品灵丹了。不过他不是火德,一旦真火损耗过大,不但将来修为提升变得极慢极难,就是将本体真火重新凝炼培育到现有状态,都殊为不易,不知要耗费多少修炼时间!

既然早就准备好烈焰石了,他自然不会损耗自身真火了。

片刻后,紫金炉内温度高涨,弥散出丝丝热气。

王猛伸指朝丹炉轻轻一点。

只听得“噹”地一声,其声清扬悦耳。丹炉炉顶上的炉盖霍然开启,丝丝白气从丹炉口旋转着流逸出来。

袍袖轻轻一拂。

身边的九阳草和牛筋草徐徐飞起,落入丹炉内。片刻后,淡淡白汽从炉顶飘逸出来,先淡后浓,然后变淡以致消失不见,淡淡灵药清香,从里面弥散出来。

灵草烘干工序,已经完成。

王猛张开右手手掌,左手骈指在掌心轻轻一点。

顿时,一道透明劲流盘旋而起的从掌心涌出,并在王猛轻吹一口灵气后离掌而起,徐徐越过虚空,自丹炉口落入炉内,在炉内自行飞速盘旋起来,很快就将烘干的九阳草和牛筋草搅成粉末了。王猛收敛心神,单指朝着地面上的四方玉盒轻轻一点。一片明艳的黄霞匹练般的飞卷而出,托起那只四方形药盒,徐徐向丹炉上方飞去。

玉盒刚刚飞临丹炉上方,忽然自行倾覆,将玉白妖丹药末轻轻倾入丹炉中。

然后,四方玉盒徐徐向王猛飞回。

丹炉顶盖则“当”一声,自行盖上。

虽然是第一次炼丹,王猛丹道秘诀烂熟于心,从碎药、点火到上药这几道简单工序,做得有条不紊,得心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