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双手轮动如飞,无数丹诀绵绵不绝打出。

烈焰石上的火焰“呼”地一声,瞬间变得炉火纯青起来。紫金丹炉发出“嗡”地一声震响,在青焰上方徐徐旋转。不长时间,青紫色的炉身发红发亮,被一层纯青火焰包裹着,在其表面回环盘旋。

神识透视下,王猛发现一丝丝青焰透过丹炉炉壁渗入炉中,在炉中汇聚形成一个徐徐盘旋的青焰漩涡,托着玉白色药末由慢变快的疾速旋转起来。玉白药末灵光闪烁,慢慢融化为一团巴掌大小的乳白色光晕,仿佛抽丝剥茧般的被一丝丝抽出吸纳,绵绵不绝地融入青焰中,紧随着青焰疾速旋转。不时有星星点点的白色光点甩出,被炉壁上青焰一燎,爆裂为白汽溃散消弥于无形。

淡淡灵药清香传来,王猛心知那些白色光点乃是药液中蕴含的杂质,被青焰燎化为淡淡的药香后消失于无形,随即就被紫金丹炉自行释放出来了。

不到一顿饭功夫,丹药清香慢慢变淡以至于消失,王猛知道杂质已被完全清除干净,药液炼化已经完成,下一步便是凝丹了,连忙催紧丹诀,控制烈焰石上的青焰变得更加猛烈,更加炉火纯青了。

片刻之后,紫金丹炉之内,忽然有了新的变化!

炉内青焰蓦然高涨,越发变得明亮纯青起来,轻纱薄雾般的裹向药液光晕直至将其完全掩没,显示紫金丹炉内的温度,已经高到足以凝丹的程度了。

王猛双手轮到如飞,迅速打出凝丹丹诀!

只见漩涡流转之中,那团乳白色灵药光晕慢慢收拢凝聚,在旋转中汇聚成一团鸡蛋大小的玉白圆球,表面透出濛濛毫光,如有灵性般的在紫金丹炉内回环飞撞,发出呯呯的撞击声,似乎想要逃出紫金丹炉的样子。

见此一幕,王猛脸色猛然一沉!

手上灵力灌注,猛然打出几道法诀!

烈焰石上青焰迅猛高涨,顿时将整个紫金丹炉都吞没在内!

不到一顿饭功夫,忽然“呯”地一声爆响。

紫金丹炉微微震动。

王猛神识注视下,只见那颗鸡蛋大小的玉白圆球猛然爆裂为十团晶莹白光,在紫金丹炉内纵横飞掠、来回碰撞,被紫金丹炉壁内飞出的片片青色火焰逮住,被包裹在青焰中,再次凝炼起来。

见此一幕,王猛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段丹道要诀来,“……日月欢会,龙虎相交,战争之际,真丹潜于深渊,浮游慎守于规中。此乃灵丹将成之兆也!盖是时也,当闭塞三宝,唯专心致志!”

王猛守元抱一,三宝闭塞,疾速掐诀念咒。

一道道丹诀没入紫金丹炉之中。

须臾,紫金丹炉内青焰收敛,点点白芒凝结成粒粒珠圆玉润的十枚丹丸,闪闪发光。

“成丹了!”

王猛在心中欢呼一声,猛然双手齐扬!

烈焰石上的青焰顿时一震而灭,紫金丹炉旋转速度也迅速减缓停顿下来。

王猛微微一笑,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袍袖一拂,大片黄霞匹练般的涌出,托起一只小白玉瓶徐徐飞向紫金丹炉顶部。待其飞临紫金丹炉上方时,王猛单手轻轻一招。紫金丹炉炉顶盖“当”地一声,自行开启。

淡淡霞光流溢而出。

顿时药香满室,沁人心脾。

上方小玉瓶瓶口白芒闪动,从中飞出一片濛濛霞光,蓦然向紫金丹炉内一卷而入,顿时将十粒灵光闪闪的补灵丹一粒不剩地收入瓶中。

“哈哈,收丹成功!”

王猛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轻吐一口气的自言自语道。

第一次炼丹,便取得成功,这让王猛如何不欣喜!

虽然补灵丹只是一品灵丹,炼丹难度不大,工序简单不复杂,但也不是那么容易炼制成功的。要知道,按照丹方配药炼丹不难,难的是火候掌控!

仙药谷秘传丹法在说到火候时,对其有特别的强调,并引用上古仙丹师的教诲说,“圣人传药不传火,从来火候少人知,勿将火候为儿戏,须共神仙仔细推。”

可见火候掌控之妙,存乎一心。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上古仙丹师还曾说,“真火本无候,大药不计斤。纵识朱砂与黑铅,不知火候也枉然。”

这些真言都为火候掌控而发,告诫后人火候掌控等于炼丹成败,不能因为“真火本无候”,就疏于对火候掌控的深刻领悟,否则即使炼丹,多半也是枉然,炼出的也多是废丹。

按照丹方配药炼丹,人人都会。

但是对火候的掌控,巧妙各有不同,所以炼出灵丹的成败、品质、成丹率也有很大差异。能精妙掌控火候的丹师,炼出的灵丹外观圆润而有光泽,闻之香气扑鼻,令人心旷神怡,宠辱俱忘。灵力蕴含饱满凝炼,一看就不是凡品。其成丹率也非常高。往往在七八成以上,最高者可达十成满丹!

相反,疏于火候掌控的丹师炼制出来的灵丹颜色黯淡无光,外表粗糙笨拙,闻之有焦臭之味,握在手中毫无灵性,冷涩凝重如一块木头,那自然是废丹了。

要想获得高品质的灵丹,提高成丹率,就必须娴熟于火候的掌控。

第一次炼丹,就炼出了十枚满丹,让王猛兴奋不已!让王猛不得不以为,自己有远超普通丹师的强大炼丹天赋,火候掌控之妙,存乎一心。

收丹动作娴熟,沉着冷静,有条不紊。

不过王猛仅仅兴奋了半个时辰,就乐极生悲了。

接下来的几炉灵丹全部炼成了废丹,外观焦黑黯淡,闻之有淡淡焦臭气味,不用看就知道是废丹,让王猛脸上飞红,暗自羞赧不已。

王猛明白,之所以出现此种情况,还是因为自己对火候掌控经验不足,领悟不到位所致!第一炉丹炼出了满丹,纯粹是运气使然!

明白了此理,炼丹的动作暂时停顿下来。

王猛眉头微蹙,神思内敛,陷入沉吟之中。

他发现,自己还是太过兴奋了,心浮气躁,无法抱元守一,专心致志,导致某些炼丹动作迟缓、犹豫、走样。同时,对火候掌控还不娴熟,炼化为药液时过火时间把握不准,稍稍延缓了片刻,以致其在凝丹时即已被炉焰烧焦,自然炼制不出良品灵丹了。

有了深刻反思,不断总结经验,反复尝试,仍然反复失败。

让王猛饱尝失败之苦!

在炼制第十八炉灵丹前,王猛将前面十七炉灵丹炼制过程,在脑海里仔细回忆、梳理了一遍,反复揣摩其中的细微之处,总结其失败经验和教训,第十八炉灵丹终于取得成功!

不过,第十八炉灵丹成丹率只有六成。

六枚良品,四枚废品。

按照宗门典籍和仙药谷秘传丹法上的说法,六成成丹率,已经非常不错了。

六成成丹率,已经大大超过大多数一品丹师了!

虽然再次偿到成功喜悦,王猛并没有急忙动手炼制第19炉灵丹,而是静坐于密室,将全部十八炉灵丹炼制过程仔细回想了一遍,将成丹心得仔细梳理了一遍,顿时明白了很多道理,领悟了不少的奥秘,足以与宗门典籍和仙药谷秘传丹法对照、印证,心性也随之成熟不少。

此后,王猛又连续炼制了十炉补灵丹。

成丹九炉,废丹一炉。

九炉成丹中,平均成丹率约为七成,即每炉良品七枚,废品三枚。

也就是说,现在的王猛,已是正儿八经的一品丹师了!

王猛之所以如此快就成为了一品丹师,是因为其有成为一品丹师所必须的充裕物质条件,有大量灵草灵药和一阶妖丹练手。普通修仙者,哪怕是仙药谷弟子,都不能像王猛这样,不惜代价,不计成本的反复炼丹的。

要知道,仙药谷弟子人数众多,如果每人都像王猛这般连续多次、反复失败,还继续练手,损失非同小可,肯定是不被允许的,肯定是要受到责罚的。

这就导致他们成为一品丹师的时间,至少是王猛的百倍以上。

至于其他家族或修仙门派弟子,就更不用说了。

正当王猛还在心情愉悦地总结成丹经验的时候,忽然“噹~噹~”两声巨大钟鸣声从外面洞彻而来,其声恢宏震耳,密室墙壁被其声波震得微微颤抖,发出嗡嗡回响,震耳欲聋。

王猛一惊,神思从沉迷中挣脱出来。

恢宏钟声竟然一波接一波的连绵不断的洞彻而来。随之又响起了悠远激昂的号角声,有远有近,前后呼应,仿佛在整座城市各处同时吹响而起。

金利来法力灌注的宏大声音,也在整个城主府大院中响了起来。

“兽潮来袭!马上各就各位,准备反击!”

王猛神识外放,向二百里范围内扫视而去。

只见四周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飞禽妖兽足有数百上千万之多,成群结队的孰胡、鹰鹫和四翼飞狐妖兽乌云般的从四面八方向靖边城掩没过来,天空完全被黑压压的妖兽队伍遮盖,狂风四起,飞沙走石,一片昏暗。

同时地面也莫名其妙的颤动起来!

不知其数的走兽妖兽潮水般的从数十里外漫山遍野蜂拥而来,其范围之广,数量之多,绵延数百里,满眼都是无穷无尽妖兽狂奔的身影,一眼望不到尽头。

大地在兽潮狂奔中,微微颤抖。

兽潮狂奔的落蹄声密集敲击地面,汇聚成轰轰雷鸣滚滚而来,震耳欲聋,响彻云霄。兽潮所过之处烟尘弥散,土石飞扬,天地为之色变。

靖边城中,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浩浩荡荡的修仙者队伍在御灵宗高修和城主府军官指挥下,手持飞剑、斩妖刀、弓弩、火精枪等灵器涌上城头。身披灵甲的官兵从储物袋中释放出一具具体积惊人的车载巨弩和喷火车等防御灵器。车载巨弩上面,布满了一支支灵铁弩箭,每一支都有二三丈长,锋利异常,闪动着淡淡白光,似乎是中阶灵器的样子。

如此惊人利器,若还真是中阶灵器,恐怕就是三阶妖兽挨上一记,也要一命呜呼的!颜色火红的喷火车配置了巨大之极的储石箱,里面装满了烈焰石,喷出火龙乃是相当于地脉真火的存在,威能同样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