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72章 兽潮来袭2

城内大街空阔之处,还有近百万修仙者摆开架阵势,随时准备应对飞禽妖兽的空中袭击。

他们之所以要站在室外迎击飞禽妖兽袭击,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经验之举。如果龟缩在屋内不出,飞禽妖兽为了择人而噬,势必摧毁城中所有建筑,将他们从废墟中抓走吞噬,结果难逃屋毁人亡的厄运。众人同仇敌忾站出屋外,倒给世俗凡人留下了一片宝贵的避难空间,虽是无心之举,倒也功德无限。

城东大门。

近百名清溪派弟子全部集结到位,摆出一个个很有创意的组合,看起来应该花了不少心思。邻近墙垛的五名师兄手持飞剑为一组,左右两侧各有一组五人手持斩妖刀,身后还有一组五人手持弓箭灵器。大体上每个组合二十人。让王猛不解其如此集结是何用意。

城主府这边。

二百多名修仙者各持灵器,严阵以待,防备飞禽妖兽的突然袭击。这二百多名修仙者中,包括金利来父子俩人在内,仅有三名结丹境高修。

独臂老者率领三十余名筑元境修士守在后院。大院前庭,一个不知其名的结丹中期境界高修一袭绿袍,身材高大,目光阴鸷,倒背双手站在城主府大殿前面的前庭中,立面色凛然,目光冷冷注视远方天空。

在他身边,聚集了二十余名筑元境修士。

金利来及其从西州城带来的四十余名修士,则守护在城主府大门前的广场上。

八名御灵宗弟子手执斩妖刀,同时将飞剑释放出来,让其灵光大放的悬浮在身前,严阵以待。这一次,他们都没有放出宠物妖兽来,估计他们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二阶巨蛙等宠物妖兽被飞禽妖兽克制,经不起潮水般的俯冲下来的飞禽妖兽的攻击,一旦在拼斗中被杀,损失太过惨重了吧!

这时,金利来的声音,再次在王猛耳内响了起来。

“铁头!赶快出来!你和梅长老守护大院前庭,确保内眷安全!”

金氏家族内眷,此时都聚集在城主大殿密室里面了。那间密室中有三阶阵法禁制保护,相对安全。只要城主大殿能够经受住妖兽冲击,他们都会安然无恙。如果城主大殿被妖兽摧毁,他们就在劫难逃了。不过飞禽妖兽在天上盘旋,只要能择人而食,一般不会攻击以紫云石建成的坚固建筑的。

王猛停下炼丹,神识传音问道:“梅长老是谁?”

“大殿前的绿袍高修,就是梅长老!”

金利来心急火燎地道,“还不赶快出来!”

王猛从客舍中飘然而出,见小黑还站侍立门口,不禁惊奇地问道:“小黑!现在飞禽妖兽大规模飞袭过来了,你不赶紧躲藏,还在客舍门前做甚?”

小黑为难地道:“回前辈的话,在下奉太上家主大老爷令,寸步不离紧跟在前辈身边。如果在下去躲藏,只怕太上……”

“小黑!还不赶快躲藏起来?以后不要跟在铁头身边了!干你该干的去!”

金利来的声音传来过来。

“是!属下遵令!”

小黑赶紧拱手应了一声,又对王猛道,“前辈!很抱歉!在下法力低微,帮不了您什么,请您自己多保重!”

王猛点了点头,瞬间明白小黑为何挨打了。必定是在坊市时,他令小黑先回城主府了,才招致独臂老者的耳光的。很明显,独臂老者安排小黑侍候在他身边,其实是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小黑先行离开了,没有尽到监视他的责任,难免要惹得独臂老者勃然大怒了。

王猛在心中冷哼一声,心中便有不悦之意,却对金利来道:“家主!我们前面的约定,还算不算数?在下每拉弓十次,家主补贴在下一枚培元丹?如果没有补贴的话,在下可不敢随便拉动穿云弓的!不然,一旦在下法力耗尽,无力抵御飞禽妖兽袭击,只能死无葬身之地了!”

王猛还是老办法,先谈条件,再办事。

让他对抗飞禽妖兽,当然没有问题,但必须有报酬。

要知道,对抗飞禽妖兽,就是保护金氏家族。

没有报酬还要冒生命危险,他是不干的。

再说,以穿云弓对抗飞禽妖兽,他确实要损耗一定法力的。即使有培元丹补贴,也补偿其损耗的法力以利再战而已,他并没有白白占金利来便宜。

既然金宜春不信任他,处处监督,他也没有必要尽心尽力为其卖命的。

鉴于培元丹价格昂贵并且一路走高,如果不事先与金利来说清楚,万一击退飞禽妖兽后金利来翻脸不认账,那他就亏大发了,总不能因此就与金利来翻脸吧!如果与金利来翻脸,金利来势必要收回穿云弓,解除聘约。没有了穿云弓,他也无法离开靖边城,又失去金利来的培元丹支持,全靠自身财力提升修为,那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算数!你专门对付三阶妖兽!记住!三阶妖兽掳走一人,扣你二枚培元丹!”

金利来急促地道,“注意!大批妖兽飞袭过来了!”

就在此时,高天之上,成百上千只鹰鹫和孰胡妖兽双翼一掠,箭矢般的向城主府俯冲过来。

地面狂风呼啸,尘灰飞扬,天空变得阴暗浑浊起来。

转眼间,众人已与满天妖兽拼斗在一起了。

相比孰胡妖兽,鹰鹫妖兽双翼展开只有数丈长,占据空间不大,即使数目繁多也不会发生拥堵、相互碰撞的现象。如果是孰胡妖兽的话,那就不同了。双翼展开达数十丈长,很容易相互碰撞,导致其不战自伤。因此跟在后面的数百只孰胡妖兽见成群结队的鹰鹫妖兽乌云般的俯冲下去了,精明的人脸上闪过一丝困惑,接着便双翼一掠的飞到别处择人而噬了。

飞扑过来的鹰鹫妖兽越来越多,仅仅扑向前庭的鹰鹫妖兽就有数百只之多,其中十余只二阶鹰鹫妖兽一马当先,黑影一闪出现在梅长老身前,锋锐双爪一扬,带起大片爪芒。梅长老冷哼一声,一把黄光濛濛的斩妖刀凭空出现在手中,同时周身紫色灵光流转,微微一晃之下,带起一串模糊不清的紫色虚影,从重重爪芒下一闪而逝,黄色刀芒绵绵不绝的飞泻而出,纷纷没入俯冲而下的鹰鹫妖兽体内。

顿时,鹰毛漫空飞舞,鲜血雨点般洒落下来。

“呀、呀……”

三只鹰鹫妖兽悲声长唳,腹腔被刀芒撕开数道长长豁口,流星般飞堕在地,当场毙命。另外几只鹰鹫妖兽数丈长的翅膀被斩断斩折,顿时吃力不住,“轰隆隆”一声砸落在地上,尚来不及挣扎反抗,一团黄濛濛刀芒滚地而来,鹰鹫妖兽纷纷授首,鲜血狂飙。

同时梅长老单手虚空一指,“嗡”“嗡”两声,两道丈余长的黄光巨剑就凭空凝结而出了。间不容发的剑诀一催,巨剑黄光大放的就冲对面鹰鹫妖兽一斩而去,瞬间斩杀两只鹰鹫妖兽。同时手中斩妖刀一引,一蓬黄濛濛惊人刀气狂涌而出。黄色刀气方一卷出的瞬间,就从里面一飞而出的化为朵朵黄焰,滴溜溜一转后,从四面八方向鹰鹫妖兽狂击而去,鹰鹫妖兽纷纷中招掉落。

接着单手往前方虚空中一按,顿时大片手掌巨影一排排凭空浮现,二话不说的拍在俯冲而来的几只鹰鹫妖兽头上,那几只鹰鹫妖兽顿时如遭雷击,头颅炸裂而开,鹰毛纷飞的就地死亡。

只不过片刻间,二十余只鹰鹫妖兽被梅长老独力斩杀!

梅长老来不及高兴,又是十余只鹰鹫悍不畏死的冲到跟前,斩妖刀再次化为一团黄光濛濛刀幕凌空飞掠而起,与直击而下的锋锐鹰爪猛烈对撞在一起。

“呯呯呯呯~”

刀幕与鹰爪相交,灵气炸裂而开。

梅长老被鹰鹫妖兽俯冲之力击退十余步,迎面的鹰鹫妖兽则在黄濛濛刀幕下三死三伤,剩余妖兽疾如流星的从其原来站立之处一掠而过,梅长老身影已淡为虚无的消失不见了,一串串爪芒都击在了空处。

另一边,王猛单手一摆。

一张气势惊人的巨弓出现在其手中。

神识扫出,发现五里范围内的天空中,先后有十余只三阶鹰鹫妖兽疾如闪电的激射而来。王猛张弓搭箭,一连五支落日神箭唰唰射出,当先五只三阶鹰鹫妖兽连躲避都来不及,就被落日神箭所化红光穿胸而过,哀鸣一声,爆出一团血雾,小山般庞大鹰躯飞堕下来,将紫云石地面砸出一个个巨坑,顿时烟尘弥漫,泥石飞扬。

鹰鹫妖兽双翼“扑棱棱”挣扎了几下,脑袋一歪的死去。

而在此时,紧随其后的数只二阶鹰鹫妖兽已俯冲到王猛身前,王猛忙不迭单手一指,三道雪亮剑芒破空而出,一闪即逝的从其头上一绕而过,顿时三只鹰首在鲜血飞溅中掉落下来。

“唰唰……”

另几只二阶妖兽一闪而至,锋锐利爪直接“哧”地抓在王猛后背上,王猛般若金刚神功流转全身,护体法力暴涨,在其周身现出一道透明气墙,鹰鹫妖兽爪芒犹如抓在坚不可摧的铁板上,发出“噹噹”几声脆响,团团火花飞溅,王猛安然无恙。

王猛大怒的驱使三道剑芒倒转而回,从其脑袋上一闪而过,顿时将三只鹰鹫妖兽当场斩杀。腿影飞踹,又踹死五只妖兽。与此同时,射出去的五支落日神箭红光一闪的先后回到王猛手中,被王猛再次唰唰连发五箭,再次将俯冲过来的五只三阶妖兽射杀!

从射出落日神箭击杀三阶妖兽,到收回落日神箭,再射出落日神箭,前后不过几瞬间的时间。须臾,五支落日神箭再次红光一闪而回,被王猛连发射出,又将接踵而至的五只三阶鹰鹫射杀。

盘旋在其周身的三道剑芒,也在同一时间击杀飞扑而至的三只鹰鹫妖兽,空中鹰尸纷纷堕落如雨。不过片刻时间,天上的三阶鹰鹫妖兽,就被王猛射杀一空了。

城主府大门前。

数百只鹰鹫妖兽兔起鹘落,爪芒飞扬,对金利来等人发动疯狂围攻。

十余只鹰鹫妖兽一掠而至,八名御灵宗弟子斩妖刀挥舞,片片刀芒闪电射出,卷向疾抓下来的锋锐爪芒。同时悬浮在身前的飞剑也灵光一闪的激射而出,刀剑齐下,奋力斩杀四只鹰鹫妖兽,斩伤另外四只。伤者惊恐逃窜远去。御灵宗弟子也在剩余鹰鹫妖兽轮番围攻下,瞬间伤了五人,损毁飞剑六把,斩妖刀二把。幸亏身上早备有斩妖刀、飞剑灵器和疗伤灵丹,服下丹药立刻痊愈,重新与之拼斗在一起了。

旁边四十余名手持弓弩灵器的家族修士配合有致,轮番以弓弩灵器密集射杀二十余只二阶妖兽,射伤三十余只,使其无法近身扑击。他们自身也在鹰鹫妖兽爪芒凌空飞击下伤了十余人,损毁弓弩灵器二十把,斩妖刀三把。不过他们也早有准备,伤者服用疗伤灵丹后迅速痊愈,并立刻换上早就预备好的弓弩和斩妖刀灵器,拼命阻击鹰鹫妖兽爪芒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