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不远处的金利来更是大发神威,直接迎战数十只二阶鹰鹫妖兽,所幸鹰鹫妖兽体型庞大,并不能一窝蜂涌上来围殴,只能三三二二轮番飞扑攻击,金利来修为深不可测,斩妖刀化为一团雪亮刀幕光球凌空激射,在鹰鹫妖兽之间纵横飞掠,来回冲杀,刀气凌厉瘆人,不但轻松击退了鹰鹫妖兽袭击,还顺势斩杀四十多只鹰鹫妖兽,斩伤三十余只,空中鹰尸伴随鹰血纷纷堕落如雨,鹰毛纷飞。

由于全部三阶鹰鹫妖兽都被王猛用落日神箭击杀了,剩余下来的全是二阶妖兽。作为结丹境高修,独臂老者在一百余只二阶鹰鹫妖兽围攻下应付裕如,顺势斩杀了其中的七八十只鹰鹫妖兽,伤四五十只。身边的三十余名筑元境修士损毁灵器二十余把,也斩杀六十余只鹰鹫妖兽。

不到一顿饭功夫,千余只鹰鹫妖兽横尸遍地,天上盘旋的飞禽妖兽却并不见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仍然是黑压压的一片遮天蔽日。紧接着,又是数百上千只鹰鹫妖兽俯冲了下来。

“嘣、嘣、嘣……”

王猛落日神箭连番发射,将俯冲而来的八只三阶鹰鹫妖兽逐一射杀。没有了三阶妖兽的恐怖袭击,金利来诸人应对一、二阶飞禽妖兽袭击,就轻松多了。结果不长时间,众人再次击杀一千余只鹰鹫妖兽,伤三百余只。仅王猛一人,就连续射杀三十多只三阶鹰鹫妖兽,击杀击伤三百多只二阶鹰鹫妖兽。

金利来、梅长老和独臂老者三人击杀的一、二阶妖兽均在百只以上,损毁斩妖刀六把。

八名御灵宗弟子击杀八十多只一、二阶妖兽,损毁飞剑二十余把。

四十余名家族修士击杀一百多只鹰鹫妖兽,伤六十多只,损毁斩妖刀二十余把,弓弩灵器三十多把,可见弓弩灵器的杀伤力比起斩妖刀和飞剑来,还略有不如的。

经此一番鏖战,众人面色发白,法力透支严重,不得不轮流服食补灵丹药以补充法力。

王猛累计拉弓五十五次,射杀五十五只三阶鹰鹫妖兽,面色略显苍白,额间渗出虚汗,法力透支至几乎见底的状态,不得不趁隙服下一瓶白玉丹。白玉丹不如培元丹精纯凝炼,灵力蕴含量也要远逊,但炼化速度快,适合快速补充灵力。

炼化一枚培元丹,大约需要三天时间。

炼化一瓶白玉丹,只需要大约一顿饭功夫,就可以了。

王猛仓促服下一瓶白玉丹,当然不能迅速炼化完毕,只能炼化其中一小部分。即使如此,王猛也有了再战之力了。还让金利来知道他的灵力损耗严重,没有培元丹补贴,那是不行的!

鹰鹫妖兽累计死伤三千余只,几乎折损大半。

天上鹰鹫妖兽盘旋的身影,渐渐变得稀疏起来了。

剩余鹰鹫妖兽心生惧意,纷纷展翅飞掠而走。

众人见此大喜,尚来不及松口气,数百只孰胡妖兽就从四面八方飞掠过来填补空缺了。

“啪啪啪啪……”

一阵惊心动魂的翅膀扇动声密集响起。孰胡妖兽数十丈大的肉翼一掠,一股呼啸狂风在其肉翼上盘旋而起,呜呜尖鸣中化为一层层雪亮风刃,凭空浮现出来。

漫天风刃锋利如刀,闪烁金属般森白寒光。

其数量之多,几乎遍布整个天空,让下方众人见了,无不悚然心惊!

“哧哧哧……”

孰胡妖兽肉翼狂扇,狂风大起,无数风刃如离弦之箭般的破空而出,向下面众人激射而来。顿时,空中风刃密集如雨,密密麻麻激射而下,凄厉破空声响彻天地,交汇成风刃的狂风暴雨迅速席卷了整个空间,下方城主府顿时被狂风暴雨般激射下来的风刃掩没了。

众人连忙飞舞手中的斩妖刀等灵器,拼命护住全身以求自保。

与在灵舟上相比,在地面上对抗孰胡妖兽风刃袭击,自然要轻松得多了,只要护住自身不被风刃击中就行了。如果在灵舟上,不但要护住自身,还要护住身下灵舟,其难度几乎增加一倍,自然艰难得多了。

金利来等结丹境高修对付密集风刃袭击游刃有余,八名御灵宗弟子也轻松自如。临时招募的那几名散修就不一样了,在密集风刃袭击下剑毁人亡一人,伤三人,飞剑和斩妖刀灵器损失十余把。众人手忙脚乱,不得不向金利来等结丹境高修靠拢,借助他们斩妖刀所化刀幕阻挡风刃袭击。

“嘣嘣嘣嘣嘣”

王猛落日神箭五箭连发,五只三阶孰胡妖兽应声掉落,死于非命。落日神箭红光一闪而回。王猛再次三箭连发,剩余三只三阶孰胡妖兽应声授首。

整个天空中,只剩下二阶孰胡妖兽了。

下方众人的压力顿时大减。

王猛再次服下一瓶白玉丹,歇息片刻,才问金利来道:“家主,现在只剩下一、二阶孰胡妖兽了。要不要射杀了?”

金利来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果断道:“杀!”

王猛笑道:“一二孰胡妖兽还有二三百多只,不知家主可有如此多培元丹了?”

金利来冷冷道:“铁头兄弟放心!击杀飞禽妖兽,乃是保卫城主府!城主府自有公帑拨付,并不需要金某自己付费的!你的培元丹,金某自会让吾弟从公帑中开支!”

“如此的话,在下就放心了!”

王猛话音未落,落日神箭一支接着一支发出,天上的孰胡妖兽纷纷中箭毙命。

一时间,孰胡妖兽庞大的尸骸飞堕如雨。

不到一顿饭功夫,王猛炼化了一瓶白玉丹,射杀一百三十余只孰胡妖兽。剩余一百余只孰胡妖兽顿时被震慑住了,纷纷惊恐逃窜。

密集如雨的风刃袭击,顿告终止。

众人大喜,顿时松弛的吁了口气!

金石开面色青白不定,明显灵力透支严重的样子,微微喘息着走到王猛面前,拱手笑道:“铁头兄!此次幸亏有你出手,击杀了全部三阶妖兽,我等才顺利击退飞禽妖兽袭击!铁头兄居功至伟!金某感激万分!”

张清和李煜也走过来,满面敬佩的神色,拱手道:“铁头兄修为深不可测,‘铁骨神功’神妙无比,我等心悦诚服!”

王猛一一回礼,谦让道:“兄台过奖了!”

独臂老者也飘然而至,满面嘉许之色,对金利来道:“自兽潮围城以来,城主府以如此轻微伤亡,击杀如此多二、三阶妖兽,迅速击退飞禽妖兽袭击,实乃从未有过之事!此前,每次妖兽来袭,城主府少则损失五六人,多则损失一二十人。此次仅损失一人!铁头居功至伟!为父非常满意!”

金利来躬身应道:“父亲大人说的是,愚男也是如此想的!”

然后转过身,拱手对王猛笑道:“铁头兄弟好样的!家父所言非虚,铁头兄弟居功至伟!此次铁头兄弟累计射杀六十三只三阶妖兽,乃是兽潮围城以来,击杀三阶妖兽最多之人了!铁头兄弟,城主府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一定会嘉奖你的!铁头兄弟好好干!如果每次都击杀如此多三阶妖兽,兽潮就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了!”

王猛忙谦虚道:“多谢家主、太上家主和各位同仁谬奖!城主府嘉奖不嘉奖,在下并不在意。在下在意的是有没有培元丹补贴。只要培元丹补贴到位,在下自会竭尽所能诛杀三阶妖兽的!”

独臂老者微微颔首,爽快地道:“铁头!你不用担心,培元丹的事情,老朽自会为你作主的!你就放心罢!”

王猛立刻躬身道:“如此的话,在下就多谢太上家主了!”

独臂老者一锤定音,王猛拉弓近二百次,按照事先约定,可得二十枚培元丹,价值上千万灵石了。王猛原本担心,在如此巨额培元丹面前,金利来恐怕大感肉痛,势必要讨价还价的,如今太上家主打了包票,他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

王猛的所作所为,众人都看在眼里,原本就对王猛钦佩万分,如今见家主和太上家主都愿意拿出大笔培元丹来补贴王猛,钦佩忌惮之余,无不羡慕万分!

张清、李煜和洪涛等御灵宗弟子,自诩名门大派出身,此前未将铁头等一众散修放在眼里,此时也不得不心服口服,自惭形秽起来,对王猛交口称赞了。

正说着,一道红光激射而至,一个盘旋后停在金利来身前。

金利来抓住一抖,一个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哥!东门危急!为弟收到东门清溪派弟子救援传音,请速派人增援!”

金利来一听是其弟金宝来的声音,忙将请示的目光,看向独臂老者。

独臂老者微微颔首。

靖边城东门。

兽潮狂涌,妖兽无穷无尽,犹如滔滔洪水般的铺天盖地而来,东门防守压力巨增。

尽管护城河上的吊桥已经高高绞起,精钢铁铸的厚重城门已牢牢封闭,城门前面还布置了数道三阶防御法阵,滚滚兽潮冲击在防御法阵上,冲击得匿形防御法阵上灵光大放,滚滚灵气犹如滔滔巨浪一般的密集炸裂而开,防御法阵依然安然无恙。

高高的城楼上面。

清溪派修士陈立志、阮师兄和林素素等人面色凛然,神情激动不安。此次来靖边城历炼,他们平生第一次承受滚滚兽潮冲击,不啻是一次生死考验。修为到了他们这般境界,经历的生死考验自然不会少,但面对如此大规模的兽潮冲击还是第一次,既激动,又忐忑不安,不知兽潮之后,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存在。

向东门扑来的,是不知其数的巨狼妖兽狂潮。

一阶巨狼妖兽道行有限,飞跃不上百丈高的巍峨城墙,便如滚滚洪流般的冲击四周城墙、东门吊桥和城门前的三阶防御法阵。二、三阶妖兽一跃百丈,可以轻松窜上城头。城墙上的车载巨弩、喷火车等大型攻击灵器在守城军士阵旗挥舞下疯狂开火。车载巨弩发出的二三丈长密集弩箭弹无虚发,无数巨狼妖兽在半空中被其击中,瞬间爆裂为团团血雾。

喷火车喷出一条条赤红火龙左右横扫,无数二、三阶巨狼妖兽在飞窜中被火龙扫中,顿时全身起火,狂抓乱舞的摔落城下,死伤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