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尽管如此,漏网之鱼仍有不少。

要知道,巨狼妖兽不知其数,铺天盖地、前赴后继地飞窜上来,前面的妖兽中箭着火而死,后面的妖兽有它们的遮挡,逃过弩箭和火龙攻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上了城头。不过片刻功夫,就有数十匹巨狼妖兽突破巨弩和火龙交织的火网阻挡窜上来,直接扑向城头上的清溪派修士。

清溪派修士剑阵发动,大片森寒剑气狂涌而出,一阵翻滚后凝聚为无数三尺长的森白剑芒,一窝蜂地向巨狼妖兽激射而去,那些巨狼妖兽纷纷中剑掉落。然而,尚未等它们掉落城头,旁边的斩妖刀已配合默契的席卷而至,直接将其当空斩为数段,一枚枚妖丹在血光中飞出,落入清溪派修士手中。

众人头顶上方,成群结队的四翼飞狐妖兽凌空下扑,清溪派修士剑阵微微方向一变,数十道森白剑芒一分而出的迎向飞狐妖兽,同时殿后的清溪派修士张弓搭箭,箭矢如飞蝗般的射去,四翼飞狐妖兽中箭着剑者不知其数,尸骸纷纷堕落如雨。

即使有漏网之鱼,也被两侧斩妖刀密集斩至,顿时将其爆为一团血雾。

见到此幕,手持硬弓的林素素妙目闪亮,脸上露出鲜花般的迷人微笑,似乎觉得好玩之极的样子。一旁注视林素素的阮师兄见此,顿时惊为天人,露出痴痴迷迷的神情,差点就被猛扑上来的巨狼妖兽一爪拍中,幸亏旁边的筑元后期高修陈立志眼明手快,一蓬丈余大的刀芒疾斩而出,顿时将其凌空爆裂为一团血雾。

人兽大战伊始,人族修士尽占上风。

然而,冒死窜上城头来的,仅仅只是二阶巨狼妖兽而已!

数百头三阶巨狼妖兽神智初开,并没有贸然发起冲击,而是挚伏在城外百十丈远处,耐心等待时机。一旦城头防御出现破绽,它们马上就发起致命冲击。

一旦数百头三阶妖兽冲上城头,单凭前沿百余名筑元境修士,肯定抵挡不住的。因此,尽管人族修士暂时大占上风,危急却在慢慢临近了。

要知道,城头防御的破绽,就是相隔五丈一部的车载巨弩和喷火车灵器。一旦灵能耗尽,车载巨弩将无法发出弩箭。一旦烈焰石消耗殆尽,喷火车无法喷出大威力火龙攻击。

没有它们的强力阻击,形势将瞬间发生反转!

结果,这样的危急,还真的出现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巨狼妖兽死伤上万,车载巨弩终于灵能耗尽,喷火车上的烈焰石也被消耗一空,无法发动大规模阻击,需要重新装填灵石和烈焰石了。

负责管控它们的军士见此,立刻从储物袋中释放出灵石和烈焰石,手脚麻利地将其重新置换进车内载具。

然而,就在片刻之间。

数十头巨狼妖兽一跃百丈,化为团团青光呼啸而至。

赫然都是三阶巨狼妖兽!

三阶巨狼妖兽神智初开,似乎知道防御的要害之处,一窜上来就直接扑向操控巨弩和喷火车的军士。血盆大口一张,数团火球激射而出,直接将身穿灵甲的军士焚为了灰烬。

见到这一幕幕,城头上所有人都一惊,脸色大变起来!

没有了车载巨弩和喷火车的阻挡,巨狼妖兽源源不断飞扑上来,谁还能抵挡得住?一旦被巨狼妖兽打开缺口,靖边城就守不住了。

“嗷~”

“嗷……”

跃上城头的二、三阶巨狼妖兽越来越多,前赴后继,成百上千,其中数百头巨狼妖兽在兽吼声中化为凌空飞射的青光,风驰电掣冲向清溪派修士,其余数百头巨狼妖兽则如开了闸的滚滚洪流一般,直接冲进了城内。

清溪派修士见此大惊,连忙飞剑齐齐斜指,人就化为一团模糊不清的虚影滴溜溜旋转,大片白森森剑气狂喷而出的迎向团团青光,二三阶巨狼妖兽冲入如有实质的剑气之中,血盆大口巨张,犀利双爪齐扬,眼看就要咬断清溪派修士头颅时,却蓦然鬼使神差的被一股神奇力量一引,竟不由自主的方向一变,突然摔落在手持斩妖刀的清溪派修士脚下。

斩妖刀电闪雷鸣般的猛斩而下,顿时将它们斩杀当场。

手持硬弓的清溪派修士见巨狼妖兽猛扑过来,立刻换上斩妖刀,拼命抵挡巨狼妖兽冲击。林素素手中斩妖刀飞舞,刚刚斩杀一头二阶巨狼妖兽,就被一头三阶妖兽盯上了。

“唿”

一阵诡异风响,一头三阶妖兽青光一闪的出现在林素素眼前,血盆大口巨张,獠牙毕露,凶残骇人。林素素大吃一惊,花容失色,手中斩妖刀把持不住,“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幸亏三阶妖兽都是来择人而噬的。

否则的话,只要它喷出火球攻击,林素素师妹只怕已被焚为灰烬了!

一旁的阮师兄身影一晃,鬼魅般的出现在林素素身前,手中斩妖刀轻轻一抖,一蓬雪亮刀芒凭空浮现而出,气势惊人地迎向巨狼妖兽。然而,阮师兄只是筑元中期境界修为,哪是三阶巨狼妖兽的对手!

巨狼妖兽巨爪一晃,化为一片丈余大的爪影狂拍而下。刀芒与巨大爪影相接,只听得“嘭”地一声脆响,斩妖刀顿时断为数截,阮师兄也被拍得口吐鲜血的飞了出去。

巨狼妖兽爪影威势稍减,仍然势不可挡地拍向林素素。

林素素见此,知道自己完了,惊恐地闭上了闪亮的双眸。

倒在地上的吐血不止阮师兄见此,知道林素素必死无疑了,悲声大喊道:“素素师妹!”陈立志是林素素表兄,自然想救下林素素的,可俩人相隔数丈远的距离,事出仓促,他就算想救,一时也措手不及了,只能惋叹不已。

可就在此时。

只听得“唿”地一声。

一道红光一闪而过,其速度之迅疾,三阶巨狼妖兽巨大爪影尚来不及拍下,就被那道红光穿胸而过。其威势之大,巨狼妖兽胸口爆开一道碗口大的透明血窟窿,仍然被其强悍无匹的冲击之力带飞,“轰隆隆”地一声,砸在几头飞窜过来的二阶巨狼妖兽身上,顿时将它们砸得昏死过去。

一片青濛濛的刀芒卷地而来,顿时将它们开膛破肚,斩杀当场!

击杀巨狼妖兽后,青濛濛刀光一闪,蓦然消失不见。

王猛手持斩妖刀,气势威猛的身形,在消散的刀光中显露出来。

那道击杀三阶巨狼妖兽的红光,赫然便是王猛射出的落日神箭!击杀那头三阶巨狼妖兽后,落日神箭倒射而回,在王猛身边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盘旋在其周边的三道雪白剑芒一闪而逝的向巨狼妖兽迎去,纵横驰骋,往来冲杀,将飞扑过来的十余头巨狼妖兽逐一击毙后,才飞回王猛身边,灵光闪闪的悬浮在其头上。

这三道剑芒,赫然便是王猛在宣威城购买的三把中阶上品飞剑!在王猛中阶飞剑之下,巨狼妖兽挡者辟易,纷纷就死,无一逃生!

摔倒在地的阮师兄这才发现,原来林素素师妹被人救了。救林素素师妹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他在西州城升仙阁见过的那个花痴少年!

阮师兄不禁又悲又妒,心酸不已!林素素师妹被那花痴少年救了,会不会对他暗生情愫,爱上此人?阮师兄宁愿自己死,也不愿看见林素素师妹爱上别人的。可让他肝肠寸断的是,那花痴少年不但沉迷于林素素师妹的美貌,还对林素素师妹有救命之恩,这让他如何不担心?

陈立志是这群清溪派弟子中的领头者,百忙中对王猛拱手道:“多谢兄台援手!兄台对我师妹的救命之恩,容当后报!”

林素素自忖必死无疑的,听到陈立志的说话声,忍不住睁开了一双黑宝石般的迷人妙目。她这才发现,她得救了。死的不是她,而是袭击她的三阶巨狼妖兽。

很明显,救她的人,便是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英武少年。林素素依稀记得,她在哪里见过王猛的,只是叫不上名字了,便风姿绰约上前裣衽一礼,低垂螓首,娇声道:“多谢兄台救命之恩!”

随即,林素素微微仰头,向王猛投来盈盈一瞥。

此女妙目如电,有一种令人心惊胆颤之美!

盈盈一瞥下,足以让人黯然销魂!

王猛不禁心头一颤,但仍淡淡道:“仙子不必客气。”

说完收起斩妖刀,单手一摆。

一张气势惊人的巨弓,凭空出现在其手中。

王猛张弓搭箭,唰唰连声,接连射出五箭。

窜上城头的五只三阶巨狼妖兽应声掉落在地,死于非命。与此同时,在后面伺机补位的两名军士连忙跑上前来,手脚麻利地将灵石和烈焰石装填进车载巨弩和喷火车,重新挥舞阵旗开火,将源源不断飞窜上来的巨狼妖兽压制了下去。

冲入城内的巨狼妖兽,在城中御灵宗结丹境高修统一指挥下,数万修士大军浩浩荡荡冲杀上来,将它们逐一击杀殆尽,修士们也死伤无数。王猛发现,被巨狼妖兽突破的城头并非一处,而是有十几处之多,冲入城中的妖兽也有十余万头。幸亏有百名御灵宗结丹境高修和数万名筑元境修士在后方集结待命,随时扑灭窜入城内的妖兽。在他们大举反击下,终于将它们逐一击毙,靖边城才不至于沦陷。

这时,王猛的神识扫到了一个熟人。

那人一袭黑袍,鼻子尖尖,嘴巴尖尖,赫然竟是乌鸡道人!

乌鸡道人与四十余名筑元境散修在一起,共同对付俯冲下来的数十只鹰鹫妖兽。

只见乌鸡道人双手一扬,一道乌光脱手飞出。

俯冲而下的鹰鹫妖兽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脖子上一阵诡异青光窜动,蓦然一凝,就被一根诡异之极的青色绳索牢牢勒紧了咽喉!鹰鹫妖兽气息窒息,妖力运转不畅,蓦然法力全失的堕落在地,数丈长的双翼无力扑腾了几下,就被数名散修一哄而上的牢牢按住,收入灵兽袋。

见此一幕,王猛不由淡然浅笑起来。

毫无疑问,那根将鹰鹫妖兽脖子勒紧的青色绳索,乃是一根捆妖绳灵器!

当初在秘境试炼时,王猛就是用捆妖绳,擒获二阶巨蛙妖兽的!

乌鸡道人擒获一只鹰鹫妖兽后,他的同伙如法施为,又相继擒获几只鹰鹫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