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75章 上古遗址黑水峪

另外几名同伴就没有如此幸运了,被一群俯冲下来的鹰鹫妖兽抓在巨爪中展翼远去,迅速消失在茫茫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不知是乌鸡道人启发了别人,还是别人受了乌鸡道人的启发,王猛发现,城中以捆妖绳灵器对付飞禽妖兽的修士还真不少。他们生擒了不少飞禽妖兽,同时也损失不少人手。

不久之后,八名御灵宗弟子也杀到了,众人齐心协力将突上城头的巨狼妖兽斩杀殆尽,挽回了城池被巨狼妖兽突破的危险,清溪派修士死八人,伤十余人,代价不可谓不惨重。

东门的危急暂告解除,王猛返回城主府。

夜幕时分,围城的兽潮退去。

城头上抗击妖兽的修士们立刻分割妖丹、兽皮、妖兽骸骨等灵材,完毕后才返回居地歇息。金利来得到其弟金宝来传来的消息说,经此一天鏖战,妖兽死伤数十万头,守城修士陨落一万余人,伤者无数。

双方损失比例,约为十比一的样子。

城主府这边死亡一人,是金利来在西州城招募的散修。

歇息片刻后,众人立刻赶往坊市,以妖丹、兽皮和兽骨等灵材换取补灵丹药和灵器,以利明日再战。王猛累计击杀三阶妖兽二百余头,金利来也按照约定,支付王猛二十五枚培元丹。杀妖所得妖丹则全部归金利来所有。这二十五枚培元丹,还包括了王猛在东门城头上击杀三阶妖兽的拉弓次数。虽然没有获得三阶妖兽的妖丹、兽皮和兽骨等灵材,但拿到了二十五枚培元丹,王猛也心满意足了。

金利来不但没有吃亏,反而还大赚了。

要知道,他支付给王猛的二十五枚培元丹,全部由城主府公帑付账。他从王猛这里还得到了两百余枚三阶妖丹,五百余枚二阶妖丹及其炼器材料,也是一笔不少的财富了。

接下来的几天,王猛射杀三阶妖兽三百余头,二阶妖兽二千余头,获得三十五枚培元丹。

如此一来,王猛手中的培元丹,已多达一百多枚。除去他准备低进高出的二十枚,可自用的还有八十余枚,估计足够他修炼到筑元境三、四层境界的样子了。

服用培元丹,当然比纳气修炼快得多。

但凡丹药,都是有丹毒的。

纯粹服用培元丹修炼,随着体内积累的丹毒越来越多,反过来也会制约修为的提升速度。王猛体内涵养了一枚冰血朱蛤丹,可轻松化解任何有毒之物。要化解丹毒,更加不在话下。因此,尽管王猛现在完全靠服用培元丹修炼,也会不遭到丹毒的反噬,可以放肆服用,快速提升修为。

大概是因为三阶妖兽被王猛射杀过多的缘故,兽潮攻城的节奏和烈度,都减缓下来了。有时候二天攻城一次,有时候三天攻城一次。再也不像以前那般气势如虹,天天攻城了。

王猛则趁机炼化手中培元丹,服用32枚培元丹后,王猛的修为来到了筑元境第三层。连续提升二层境界,只用了一个半月时间,这个速度,恐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当然,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服用32枚培元丹,也只有王猛一人了。其他人就算想如此做,都没有那么多培元丹供应的,更不要说他们炼化培元丹的速度慢,还会遭到丹毒反噬,反过来会影响修为提升的速度了。

据王猛所知,培元丹的价格仍在上涨,目前已经涨到八十二万灵石一枚了。这意味着王猛从城主府公帑支付中获得的六十枚培元丹,价值超过四千八百余万灵石。

如此巨大的一笔开支,估计除了城主府,哪怕是中小门派,都无法拿得出来的。城主府与中小门派不同,中小门派只能自掏腰包。城主府可以将这笔开支分摊到城中客栈、酒楼、茶肆和灵器店头上,最后由它们买单。修为提升到筑元境三层后,王猛还剩余七十枚培元丹,大约能提升一、二层境界的样子,考虑到还有二十枚培元丹要高价卖掉的,实际可以自用的培元丹,只剩下五十枚了。

王猛放下修炼,开始研习仙药谷秘传丹法和炼丹。

接下来,王猛夜以继日的炼制二品灵丹碧云丹,直到炼出二十七炉废品碧云丹后,王猛潜心总结经验教训,终于炼出一炉正品碧云丹。此后虽然还有反复,不时会炼制出一炉废丹,王猛将整个炼丹流程重新梳理了好几遍,反复比较权衡,反复总结了经验教训,炼制到第四十炉碧云丹时,就不再出现整炉废丹了。

此后炼制出来的碧云丹,炉炉都是正品灵丹!

也就是说,自此以后,王猛就是正儿八经的二品丹师了!

王猛自然大喜!

接下来,王猛放下炼丹,开始研习司马玮的《阵道研究心得》。王猛现在已是一阶阵法师,当然想尽快进阶二阶阵法师了。为此,王猛购置了大批炼制阵旗、阵盘用的炼阵材料,开始反复试炼二阶法阵。

要知道,二阶阵法师,那可不是任何人都能达到的阵道境界。当初河口镇散修蒋麒麟悉心钻研阵道数十年,四十余岁时还只是一名一阶阵法师,始终未能进阶到二阶阵法师境界,可见普通修仙者要在阵道上获得突破,那是比登天还难的!

与蒋麒麟相比,王猛自有优势。他的优势在于,他有五阶阵法大师司马玮亲自攥写的《阵道研究心得》。这部研究心得源自炎州司马家族的古老阵道传承,王猛有幸得之,自然在阵道研习上比常人省时省力,进展却要远远快于常人的。

二十余天后,王猛炼制出了一部简单的二阶法阵,勉强称得上是二阶阵法师了!

在此期间,清溪派师兄陈立志带领师妹林素素,来城主府拜访过王猛。

作为同门师兄弟,王猛深知自己以散修面目挚伏在西州城,是不得已的暂时之举,将来还是要回归清溪山的。如果与他们交往多了,日后难免会在清溪山遇上,到时候就不知如果解释了。如果不与他们交往,虽在同一门派,将来遇上的机会并不多,说不定能还敷衍过去。

毕竟陈立志和林素素都是北峰弟子,大家同门不同宗,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作为筑元境弟子,他们不会有事无事都在外面闲逛。平时不是外出历炼,就是在洞府中打坐修炼,遇上的机会就更少了。万一真遇上了,就说自己并不是他们在靖边城遇见的那人,只是外貌酷似而已,相信他们也不会不信的。

基于这个想法,王猛在密室中闭关不出,只是以“正在冲击筑元二层境界瓶颈”为由,直接将他们挡驾了,未与他们谋面。陈立志和林素素俩人尽兴而来,败兴而返,怏怏离去。

后来这俩人还来过一次,王猛仍在闭关修炼中,同样未与他们见面。

此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过来拜访了。

一天,王猛正在研习阵道,一枚火球自外飞入。

王猛将其抓住一抖。

金利来的声音,在密室中响了起来。他让王猛去城主大殿中的密室里见他。王猛不得不放下《阵道研究心得》,将修为隐匿在筑元第一层境界,出了密室。

金利来早已等候在密室中了。

俩人分宾主坐下,金财献上灵茶。

俩人小嘬几口,放下盖碗,金利来微笑问道:“铁头兄弟,你手上有八十余枚培元丹了,不知炼化了多少枚了,何时可以突破筑元二层境界?”

金利来说王猛已有八十余枚培元丹在手,当然不包括王猛自购的二十枚培元丹。他也不知道王猛自购了二十枚培元丹,因此在谈话时,只说王猛手上有八十余枚培元丹了。在金利来看来,有如此多培元丹在手,王猛还迟迟未突破筑元第二层境界,难怪要动问了。

王猛笑道:“这些天来,在下服用了十余枚培元丹,主要用于弥补拉弓损耗的灵力了,对修为提升,影响并不大。当然也不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在下估计,如果再炼化十余枚培元丹,在下应该可以突破筑元境第二层境界了罢!”

“怎会是这样?”

金利来讶异道:“还要炼化十多枚培元丹,才能突破筑元二层境界。铁头兄弟,你消耗的培元丹,未免也太多了一些了吧?”

王猛微笑解释道:“家主想必知道的,在下修炼的是‘铁骨神功’,炼化的培元丹大都转化为肉身力量了,并不能增进多少修为的。而且在下的‘铁骨神功’秘术,修炼起来不但进阶慢,还极其耗费灵丹。普通白玉丹都不行,必须得有培元丹!由此可见,在下要进阶到筑元二层境界,究竟有多么艰难了!”

金利来沉吟不语,只是微微颔首。

半晌,金利来笑道:“铁头兄弟,幸亏你是跟着金某混!不然,你要提升修为,那可就难办了。怎么样,跟着金某混,金某并没有亏待铁头兄弟吧?”

王猛笑道:“在下实话实说。自跟着家主混后,在下培元丹无忧,可以潜心修炼,修为提升较之以往,还是要快很多的!家主说得不错,自从跟着家主混以来,家主对在下关怀备至,在下非常满意,非常感谢!”

金利来点头道:“如此便好!”

金利来示意王猛品茶,他自己也端起盖碗小嘬了几口,才道:“金某有一件大好事,想邀请铁头兄弟一同参与。不知铁头兄弟意下如何?”

“不知家主说的大好事,又是何事?”

王猛闻言,不由好奇问道。

他这才知道,金利来叫他来密室的目的,就是为了说这件事。

前面那些话,不过是铺垫。

“铁头兄弟!金某已经与别人约好了,趁着现在兽潮攻城势头暂缓的良机,去一上古遗址觅宝!”

说到这里,金利来不再开口说话,转而神识传音道,“金某既然邀请铁头兄弟同去,如果有幸找到宝物,自然会分铁头兄弟一份!而且金某知道,这些宝物对修为的提升,非常有效!半年前,金某之所以能一举突破结丹初期境界,就是因为一年前金某在遗址中,寻获了几种稀世罕见的宝物!金某也正是有那几样宝物相助,才顺利突破结丹初期境界的!铁头兄弟如果能分得一份,将来突破结丹初期境界,就大有希望了!”

“竟有这样的好事!”

王猛大感惊讶,沉吟了一下,才神识传音问道,“不知家主所说的上古遗址是何处,与何人同去?”

王猛明白,金利来突然以神识传意与他说话,可能是事关机密,是怕谈话内容被旁人偷听到。毕竟有助于突破结丹初期境界的宝物,价值惊人,一旦泄露出去,会引来别人的觊觎的。

如果真的有人窥视在侧,后果不问可知。

“上古遗址在何处,金某告诉铁头兄弟也无妨!乃是荒域中,一个叫‘黑水峪’的地方。铁头兄弟切记一定要保密,绝对不可以让第三人知道此秘密!一旦泄露出去,势必会引来旁人觊觎,那就危险了!至于与何人同去,金某也可以明白告诉铁头兄弟!”

金利来继续神识传音道,“此次同去觅宝的,一共是三大家族,九个人。三大家族是金某的金氏家族,西州城的万氏家族和燕氏家族。金某一方三人,暂定为金某本人、铁头兄弟和家族客卿长老梅长河。万氏家族和燕氏家族两方,也是每家三人。寻到宝物,大体上九人平分。不知铁头兄弟可有意跟金某去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