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回到客舍。

王猛坐于密室,沉吟不语。

突然被邀去黑水峪觅宝,欣喜之余,王猛隐隐有一丝不安。

他不相信这样的好事,会轮到他头上。

如果是因为熊其五、吕斌、祁家主和沐家主已死,去黑水峪缺人的话,他们大可邀请西州五老中的另外几人去的。那几人的修为崇高,不但不比熊其五和吕斌差等人差,反要强大不少。当然,靖边城中还有无数修为高过他的人没有被邀请,他一个筑元初期境界修士反而被邀请,难免会让他产生一丝惊疑。

不过,金利来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

他能开穿云弓,射杀三阶妖兽。虽然不知能不能对抗四阶妖兽,但将其拖住一段时间,让同行者获得逃命机会,还是办得到的。就这一点来说,他确实有别人无法比拟的优势。不过,这个理由的说服力并不强。因为前次去黑水峪,同样没有能开穿云弓的人同行。

这正是他的疑虑之处。

王猛将金利来邀请他去黑水峪一幕,从头到尾,仔细回想了一遍,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地方。如果说金利来想在黑水峪对他不利的话,似乎也说不通。

毕竟五老中的万大老爷和燕家主,也要同去的。

那二老看上去德高望重,一身正气,不像阴狠恶毒之人。他的财宝也没有露白。那二老应该不会打他主意。金利来也没有必要当着二老的面,在黑水峪对他下手。

此外,前次与金利来同去黑水峪的吕斌、熊其五等人,都安全返回了。在吕斌的储物戒指中,确实有一瓶洗神真露存在。说明去黑水峪,未必就是陷阱。凭借在黑水峪寻获的宝物,他们的修为都得到了较大幅度的提升,可见黑水峪之行,收获还是大于风险的。即使要冒风险,也是值得的。

凡此种种,说明金利来所言,并非都是虚言。

他那丝隐隐的忧疑和不安,应该是多虑了。

此次金利来邀请他去黑水峪觅宝,可能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这让他马上想起,吕斌储物戒指中,还有一瓶不知其名的黑色药液。

既然金利来说,吕斌寻获了洗神真露和九阴水,还从他那里换走一份离火炙。这意味着吕斌身上,应该有这三种宝物存在的。当时吕斌只有结丹中期境界修为,还不到冲击结丹初期境界瓶颈的紧要关头,那瓶九阴水和离火炙,应该没有被他炼化,应该还在他身上。

可吕斌的储物戒指中,除了一瓶可疑的黑色药液,并无离火炙的存在。

“难道那瓶黑色药液,就说金利来所说的九阴水吗!”

王猛心中一动,拿出吕斌的储物戒指,将那瓶无名黑色药液释放出来,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起来。这瓶黑色药液透体冰凉,入手阴寒瘆人,看来可能真是九阴水无疑了。

要知道,九阴水与离火炙两性相反,乃是纯阴之物,自然会阴寒无比的!

众所周知,在突破结丹初期境界前,潜心炼化纯阴属性的九阴水和纯阳属性的离火炙,使之阴阳互抱,乾坤互索,即金利来口中的“捉坑龙而填艮虎”,达水火既济之效,则生机显露,寿元大增,便可突破结丹境界了。

凝结金丹,实际上就是新阳生于新阴,生机突现之表象罢了!

正常情况下,普通筑元境修士寿元长约达一二百岁,结丹境修士寿元长达四五百岁!可见突破结丹境后,其勃发之生机,有多么旺盛了!

只是不知是何故,吕斌身上的九阴水和洗神真露确实存在,只是不见离火炙和地灵水。

沉吟片刻,王猛收起九阴水,将熊其五的储物戒指释放出来。

当初缴获熊其五的储物戒指的时候,王猛只对戒指内的培元丹和灵石感兴趣,其他七七八八的修仙物品还有一大堆,都来不及察看了,现在听金利来说熊其五也去过黑水峪,可能其戒指中会留下来自黑水峪的宝物,他自然要仔细查看一番了。

王猛将储物戒指中的物品全部倒在地上,细细查看起来。

“咦!难道这瓶灵液,就是地灵水不成!”

王猛心脏一跳,不禁又惊又喜!

他第一眼就发现,那堆修仙物品中,有一瓶乳白色的水液,灵气波动颇为强劲的样子,与《常用灵草灵药名录》中关于地灵水的描述颇为相符,必然是地灵水无疑了!

想不到熊其五并未将其寻获的地灵水全部服用完毕,还给他剩下了大半瓶。这只玉瓶约有拳头大小,大半瓶地灵水,不知相当于多少枚培元丹了!

真是意外之喜啊!

除了地灵水,还有各种品阶的防御玉符、防御灵盾等灵器和符箓。

其中龟甲防御灵盾二枚,上阶和中阶防御玉符各有三枚。

哪怕是中阶防御玉符,其防御能力也不弱了,足可抵挡筑元后期境界修士全力攻击一段不短的时间的。这种玉符,对熊其五来说,作用不大,可能不是其自备之物,而是从某些筑元境修士手中缴获的。黑煞会一向横行不法,诛杀的无辜修士不少,缴获一批中阶防御玉符,也很正常。

其他诸如火球符、巨岩符、巨木苻、冰锥符等中低阶攻击灵符数十枚,包括中阶上品真灵苻三枚。

像火球符、巨木符、冰锥符这样的普通灵符,能够释放出火球、巨木、冰锥等物攻击敌人,是一次性的攻击符箓。使用一次后,就完全失效了,不能再次使用。

真灵苻就不同了。

王猛查阅过宗门典籍,知道真灵符不同于普通灵符。真灵苻是通过释放被封印的妖兽精魂来攻击敌人的。两者听起来好象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差别极大。正常情况下,一枚普通冰锥苻一经施放,会射出一枚或者数枚冰锥攻击敌人。一旦被敌人避开,冰锥并不能自行调整方向,继续追击敌人,那么这道灵符就失去作用了。

而真灵符就不同了。哪怕打出一张低阶真灵符,释放出来的妖兽精魂可以像真正的妖兽那样,不死不休地追击敌人,直到灵能完全耗尽为止。

相对于熊其五这样的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来说,中阶上品真灵苻攻击力同样不强,不是其自备之物。但也不是全无作用。如果在荒域中遇上四阶妖兽,将其释放出来阻拦片刻时间,还是可以做到的。

熊其五将其放在储物戒指中,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剧毒及解毒灵丹一大堆,和一枚淡灰色的古怪圆石。

那枚圆石,引起了王猛注意!

入手甚轻,其重量与真正的石头并不相称。神识扫视之下,发现其非铁非木非石,却有微弱的灵气波动。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从圆石里面,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生机气息!

“此物非铁非木非石,不知又是何物?”

王猛拾到过灵气袋,知道此类非铁非木非石之物,往往不是寻常之物,反有可能是某种大威力宝物,目光沉吟起来,“此物,外表明明被涅化为石头了啊,为何里面还有不弱的生机气息呢?”

将圆石收入灵气袋,准备有空的时候,再拿出来研究了。

除此之外,还有三十多瓶白玉丹,以及其他一些用于修炼至阴秘术所需的丹药、瓶瓶罐罐等物,这些东西王猛都用不上,重新将它们收入储物戒指内。

查看完了熊其五的储物戒指,王猛将各种灵符与防御玉符收入储物袋内,以备不时之需。

接下来,王猛去了一趟坊市,在“灵兽苑”中了解了一下灵器市场行情,发现灵器价格上涨迅猛,一件低阶中品灵器的售价,已经涨到12万灵石,或者二十枚二阶妖丹了!

一件中阶上品灵器,已经涨到了惊人的二百万灵石!

王猛大喜,趁此价格飞涨的良机,将身上的二千余把飞剑灵器,分五次在五家不同灵器店中,全部都处置了,收获一亿一千余万枚灵石!

一亿一千万灵石!

这对王猛来说,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般的巨款!

也是王猛有生以来,获得的最大一笔灵石收入!

望着白花花的灵石,源源不断流入腰间储物袋,王猛心中乐开了花!

突然获得如此巨额灵石,他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啊!

如此多灵石,恐怕做梦都会笑醒的呀!

王猛身价暴涨,速成亿万富豪!

狂喜之余,王猛心中,多多少少产生了一些“发国难财”的不好感觉,觉得自己问心有愧。但一想到他是凭本事发财的,也就心安理得了。

至于培元丹,王猛还剩余七十枚。

因其价格太过昂贵,暂时不需要购买了。

原本想低买高卖赚差价的二十枚培元丹,现在抛出去,也可以大赚一笔了。不过王猛并没有将它们反手抛出去,暂时先放在身上,等以后再说吧!

然后,王猛拿出自己炼制的补灵丹和碧云丹各十瓶,在灵器店中售出。经过灵器店中的权威人士鉴定后,按照时价,补灵丹八折购进价为一千一百灵石。碧云丹八折购进价为十六万八千灵石。十瓶一、二品灵丹,共计获得出让收入一百六十九万余灵石!

见自己亲手炼制的灵丹,能卖出如此高昂的巨价,王猛不禁大喜过望!甚至比处置那两千余件灵器、获取一亿一千余万灵石,还要兴奋得多,有种成功的喜悦!

这说明,他亲手炼制的灵丹,完全可以媲美于市面上的任何灵丹了!他这个二品灵丹师,已是正儿八经的二品灵丹师了,可以经得起任何检验!

售出二十瓶灵丹后,王猛还剩余有三四十瓶补灵丹和碧云丹,准备留做豢养妖兽之用。

回到城主府,王猛打坐修炼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

一天时间,悄悄过去。

又到傍晚时分,夜幕徐徐降临。

一弯新月,斜挂天边。

王猛与金利来、梅长河三人离开城主府,来到城东万宝楼灵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