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城东坊市万宝楼灵器店,是万氏家族麾下的灵器店。万大老爷来到靖边城后,一直驻扎在这里未离开。金利来带领王猛和梅长河俩人来见万大老爷,从万宝楼灵器店启程去黑水峪,说明此次黑水峪之行的主心骨和主事者,是万大老爷。遇到紧急情况,万大老爷可以一言九鼎,独断专行。

这当然与万大老爷平素德高望重的威望有关。

毫无疑问,万大老爷的威望,是建立在修为和家族实力之上的。

以万大老爷的修为和家族实力,一向执西州修仙界之牛耳,黑水峪之行由他决断行止,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相信不止是金利来心服口服,便是燕氏家族的家主燕歌行,也不得不如此的。

管事万财将金利来三人迎进后院大堂。

此时,万大老爷坐在大堂上,旁边坐着客卿长老朱万兆,和万大老爷次子万人杰。此次去黑水峪觅宝,万大老爷一方三人,正是万大老爷、朱长老和万人杰。

万人杰年约四旬,白净无须,结丹初期修为。

朱万兆年约六旬,瘦长脸,结丹后期修为。

众人见礼毕,就在大堂上坐下。

片刻后,燕氏家族家主燕歌行三人,也赶过来了。

燕氏家族三人,为首者是燕氏家主燕歌行,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

燕歌行年约六旬,身材矮胖,前额微秃,看上去颇像一名普通的居家男子。但目光倨傲,气场庞大,周身气息浑厚凝炼,双目炯炯有神,让人一见之下,便知不是普通人。王猛知道他与万大老爷一样,是西州五老之一,西州城有数的强大存在。据说其家族实力与万大老爷相比,也不遑多让的,如此身价的一方大佬都愿意去黑水峪冒险,可见黑水峪的诱惑力,是多么的巨大了。

燕氏家族的另俩人,是燕歌行的胞弟燕必行和堂妹燕三娘。

燕必行年约五旬,结丹中期修为。

燕三娘就是王猛在祁氏灵器店见过的那名妖娆女子,结丹初期修为。

也就是说,在去黑水峪九人中,王猛的修为最低。

王猛真实修为是筑元境三层,用“匿息术”定格为筑元境一层,他们八人都没有看出,王猛的修为较刚来时已经大幅提升了,只当王猛仍是筑元境一层修为。

当然,他们可能做梦都没想到,区区筑元境三层的家伙,还好意思在他们面前隐匿修为。

结丹境高修万人杰和燕必行都一脸鄙夷,似乎看不上王猛的样子。

燕三娘伫立在燕歌行身边,微低螓首,媚眼如丝的向王猛飞来盈盈一瞥,颇有挑逗的意味。

不知用了何种香料,妖娆女子燕三娘浑身香气馥郁,她的人刚出现在后院,满院弥散了一种浓烈诱人的馨香。燕三娘双峰傲然挺立,走起路来微微颤动,肌肤仍然光洁细嫩,双唇嫣红应该是涂了丹红,一双勾魂电眼妖媚动人。

俩人双目略微交流了片刻,王猛连忙躲闪开去。

像燕三娘这样的熟女,应该早就到了如狼似虎的年龄了,在男女之事上放得很开,目光带有强烈的侵略意味,让王猛有种被其看光了的惊悚感觉。

燕三娘与他心爱的绝世美女陈青青相比,相差甚远,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虽然燕三娘媚眼勾魂,好像能迷死人的样子,王猛想起她当众掐祁明仁嫩脸的一幕,顿时心生厌恶,心如古井,不起一丝波纹。

燕三娘突然“咯咯”娇笑起来,花枝乱颤,嗲声嗲气地看着王猛道:“哟,这个小弟弟是谁呀,啧啧,肌肉绷紧扎实,摸起来肯定好结实好光滑,小弟弟的耐力,肯定好厉害的样子,姐姐好喜欢哦!咯咯咯咯……”

王猛不为所动,万大老爷和万人杰的脸色,却突然阴沉了下来。

万人杰与燕三娘,原本是青梅竹马的一对神仙眷侣,俩人好到了出双入对、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恰逢御灵宗米大长老一嫡亲孙女新寡,万氏家族为了攀上米大长老,竟棒打鸳鸯,强行拆散了他们俩人,强令万人杰迎娶米大长老嫡亲孙女为妻。

谁知米氏新妇极为骄悍,对万人杰冷嘲热讽,非打即骂,让万人杰饱受虐待之苦,万氏家族也鸡犬不宁。万人杰不堪受辱,一气之下,独自一人来靖边城经商,心中常常怀念与燕三娘在一起的美好旖旎时光。后来听闻燕三娘为了报复他,经常与别的男人厮混,万人杰更是心头滴血,痛苦莫名,却无可奈何。

万人杰知道,他欠燕三娘太多,无法指责燕三娘什么。心中常怀歉疚,夜不能寐,寝食难安,总想为燕三娘做些什么,弥补对她的亏欠。如今一见燕三娘竟然与王猛眉来眼去,勾勾搭搭的样子,不禁怒火万丈,对王猛的愤怒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起来。

他原本就看不上王猛,此刻更加嫉恨王猛了。

万人杰脸色铁青,满面怒容的对金利来道:“金兄!你们金氏家族难道就没有人了吗?怎么派一个筑元一层的毛孩子,去荒域冒险啊?去荒域可不是检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丢掉性命的!”

燕必行也附和道:“是啊,是啊!万兄说的很有道理!金兄不怕被他拖累,我们都怕呀!不出意外还好,一旦出现意外,呵呵!那可是要死人的呀!万一有宝分的时候,这孩子不能分一份!最多只能分半份!”

王猛闻言,冷笑不已。

燕三娘见此,知道万人杰在吃自己醋了,兴致反而更高了。婷婷袅袅走到王猛身边,纤纤玉手抚向王猛肌肉鼓鼓的胸脯,暧昧地娇笑道:“小弟弟莫怕,有姐姐我保护你!他们不分你宝,姐姐我给你!”

说到“我给你”三字时,燕三娘柔情似水,款款深情,好像见到了长时间不见的情郎一般,口气暧昧之极。

万人杰见此,气得脸色乌青,浑身颤抖。

王猛打开燕三娘抚摸过来的小手,冷冷道:“既然你们怕被在下拖累,在下不去就是了!”

金利来见此急了。

他不敢对万人杰和燕必行如何,忙对万大老爷道:“大老爷!此前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一旦分宝,铁头也分一份。大老爷不会改变主意了吧?”

万大老爷轩眉怒目,狠狠瞪了万人杰一眼,呵斥道:“胡闹!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万人杰被万大老爷训斥得低下头,不敢回嘴。

燕三娘见此,满面鄙夷的冷笑,更加瞧不上万人杰了。

万大老爷这才对金利来道:“贤侄放心!老夫说一不二。老夫说的话,自然算数!”

目光转向燕必行、燕三娘等人,冷冷道,“谁都不许胡闹!”

金利来连忙称谢不已。

王猛见此,心中暗暗感叹,万大老爷能有今天的威望,可见其人品,还是很过硬的!

万大老爷知道燕三娘是始作俑者,冷眼看向燕三娘,冷哼一声地道:“燕三娘!人家铁头可是清白人家的孩子!你可不能老想着将他哄上床。现在办正事要紧,不许瞎胡闹!”

燕三娘被万大老爷呵斥得低垂螓首,但仍不忘用勾魂电眼瞟向王猛,无声窃笑,微露贝齿,好像故意与万大老爷作对的样子。

万人杰见此,不禁又急又怒起来。

燕歌行倒见怪不怪,淡然一笑的维护燕三娘道:“万兄如此说三娘,恐怕是成见太深了罢!三娘见铁头这孩子也讨人喜欢,母性大发,对铁头亲热一些,也是人之常情,并没有其他想法!当然,我辈修仙者不比凡人,偶尔放荡形骸,也不是大过。想当初,三娘也曾是窈窕淑女来的。可人家不珍惜,弃之如敝履!三娘又能如何。呵呵!”

燕歌行此语,明明有责怪万大老爷的意思在内,万大老爷自然听得出来,但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万人杰闻言,心中酸痛,泪水终于盈出了眼帘,连忙转身拭泪,以免被人看见了笑话。

万大老爷不再理会燕三娘,目光凌厉地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道:“承蒙各位信任,推老夫为此次黑水峪之行的主事者,老夫就当仁不让了。金贤侄,我们几人,只你有和梅长老去过黑水峪,你给大家说说罢,沿途该注意什么,如何行止。”

金利来拱手道:“是。小侄完全听从大老爷安排!”

金利来掏出一张兽皮地图,摊开了放在旁边的灵玉桌上,指着图中一处,道:“此处名为黄沙岭,距离靖边城大约三千余里的样子,四周是一片黄沙,少有妖兽出没。我们乘飞舟离开靖边城时,为防妖兽发现我们意图而沿途阻击,先南飞冲出妖兽包围圈。大家都知道的,南面是鹰鹫妖兽聚集区,从安全角度来说,冲破鹰鹫妖兽的阻挡,较之孰胡妖兽,要更容易一些!向南飞遁约数百里,脱离兽潮包围圈后再折转向西,进入荒域,直接飞往黄沙岭!”

“在黄沙岭下飞舟。换上狼衣,伪装成一阶巨狼妖兽,自行飞往黑水岭。此狼衣,乃是金某为进入荒域杀妖夺丹而请炼器高人秘制的一款中阶法器!价值不菲。穿上此衣,看上去与一阶巨狼妖兽无异,浑身生人气息,会被尽数掩盖,并散发出巨狼妖兽的独特骚臭气息,普通三阶以下妖兽即使在三丈以内,都无法分辨真假的!当然,眼下是兽潮时期,荒域内是不会出现成群结队的一阶巨狼妖兽的!为防被路过的高阶妖兽发现,遭致它们的围攻而无法脱身。金某建议,我们最好单独或者最多二人一组,分散分批前往黑水岭!”

金利来指着地图中的另一处山峰,道:“此处山峰,即为黑水岭。从黄沙岭到黑水岭,行程大约十二万里的样子。黑水峪便在黑水岭附近。到了黑水岭,便到了黑水峪遗址了!我们在黑水岭集结,接下来如何行止,都听万大老爷安排!”

万大老爷点了点头,对燕歌行道:“我意也是如此。不知燕家主意下如何?”

燕歌行点了点头,沉吟道:“燕某对荒域所知不多。此次是首次进入荒域。万兄既如此安排,那就按万兄的意思办吧!”

万大老爷点了点头,环视众人一眼,断然道:“既然大家都无意见,那就按金贤侄说的线路,去黑水岭!”

金利来见他的意见被采纳,颇为欣喜,连忙给每人发给一张黑水峪地图。

这份地图,与吕斌储物戒指中的地图一模一样,毫无二致。王猛这才知道,原来吕斌和熊其五手中的“上古遗址黑水峪”地图,竟然都是金利来发给他们的!

在万大老爷带领下,众人出了万宝楼,冉冉升起,伫立于虚空之中。

万人杰按照万大老爷吩咐,抬手打出一艘飞舟灵器,紧接着一道道法诀联袂不断打出,落在飞舟灵器上。那艘飞舟蓦然灵光大放,在巨大轰鸣声中,迅速巨大化为一艘气势威猛的巨型飞舟。

“大家都上飞舟,准备出发吧!”

万大老爷面色冷峻,淡淡吩咐道。

众人飘然而起,纷纷落入飞舟之中。

飞舟破空飞出,一闪而逝的消失在茫茫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