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79章 途中

结果大出金利来预料。

飞舟飞出靖边城不久,就被鹰鹫妖兽惊觉了。成群结队的鹰鹫妖兽幽灵般的从四面八方飞掠而来,双爪齐扬,乌芒爆闪,一道道磨盘大小的凌厉爪芒破空而出,绵绵不绝向飞舟飞袭过来,飞舟上的隐形护罩应声炸裂,消失于无形。

飞舟遁速瞬间缓慢下来。

随即,无数鹰鹫妖兽双翼一掠,直接向飞舟俯冲下来。

“铁头!射杀三阶妖兽!”

万大老爷面色阴沉,厉声吩咐道。

作为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三阶鹰鹫妖兽对万大老爷和燕歌行都构成不了威胁,他们完全抵敌得住。但他们身下的飞舟就不同了,哪怕是二阶妖兽发出的凌厉爪芒袭击,都可以将飞舟击毁。现在漫空都是鹰鹫妖兽箭矢般的激射而来的身影,如果飞舟被毁,他们迟早会死于鹰鹫妖兽的围攻之下。

王猛二话不说的张弓搭箭,一支支落日神箭化为红光一闪而出,俯冲下来的三阶妖兽纷纷中箭掉落,死于非命。连续射杀十余只三阶鹰鹫妖兽后,俯冲下来的二阶鹰鹫妖兽已不能对飞舟上的结丹境高修构成威胁了。在万大老爷指挥下,众人法力全开,七八道黄白不一光柱破空射出,猛烈轰击在俯冲下来的鹰鹫妖兽庞大身躯上。

“轰隆隆”的爆裂声,连绵不绝响起。

鹰鹫妖兽在爆裂声中鹰毛纷飞,纷纷掉地而死。

“全力攻击!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冲出妖兽包围了!”

万大老爷轩眉怒目,厉声呵斥道。

全力掐诀念咒下,万大老爷面带煞气,磅礴法力涌出,体表浮现出一层淡淡白光。

“给我斩!”

万大老爷厉斥一声,猛然双手一扬!

“轰”地一声,一道白光柱破空射出,直刺苍穹。俯冲下来的鹰鹫妖兽被其击中,顿时炸裂而开,爆为一团团血雾。燕歌行、梅长老等结丹境高修不甘落后,衣袍飘飘立于虚空中,同样射出一道道黄白不一的凌厉光柱,直接轰击在了鹰鹫妖兽身上。鹰鹫妖兽死伤惨重。虽然还未击破其围攻,但已让其惊慌失措起来了,一边躲闪光柱袭击,一边不停发出爪芒反击,但已无济于事。

结果不到一顿饭功夫,近千只鹰鹫妖兽被结丹境高修们击杀,其余鹰鹫妖兽心生惧意,惊慌远遁而去。

飞舟冲出包围,化为一道白光疾驰而走,流星般的向南激射而去,瞬间已在百丈之外。大约飞驰四五百里后,飞舟冲出兽潮包围,折转向西,进入荒域。

飞遁途中,金利来神识放出,指点操控飞舟的万人杰修正飞行方向,向西南方向急掠而去。兽潮爆发后,一阶以上妖兽都参与兽潮围城了,沿途山峦起伏,四周寂静一片,反而没有遭遇飞禽妖兽袭扰。山川沟壑中,当然还有挚伏的一阶以下的普通妖兽,但它们神智未开,看见飞舟一闪而逝的疾驰而过,竟然没有什么反应,更没有向高阶妖兽发出警报。大约一顿饭功夫后,飞舟忽然一个盘旋,在一处荒凉山岭上徐徐降落。

此时,夜风轻拂,月色如水,照见四周茫茫黄沙一片。

显然,此处便是金利来口中的黄沙岭了。

众人下了飞舟。

金利来二话不说的从储物戒指中,释放出九件狼衣,给每人分发一件。

这种狼衣不是普通的兽皮袍,而是一种秘制法器,看上去只有普通人大小,一经穿上,便迅速巨化为一头数丈大的巨狼妖兽了。不但可以掩去生人气息,还能弥散出巨狼妖兽特有的骚臭气味。

神识扫去,穿上狼衣的人,赫然已是一头一阶巨狼妖兽了!如果不是刻意以神识扫视,即使在数丈之内,也无法辨别其是否是真的巨狼妖兽的。

王猛也跟众人一样,穿上狼衣,外表迅速巨化为一头数丈大的一阶巨狼妖兽。人在身高丈余的巨狼妖兽腹内,可以坐在特制的座椅上,也可以直立,不需要真的像巨狼妖兽那样四足着地,狼衣便会在神识驱使下自行四足着地的飞奔而跑,并无不适的感觉。

众人见此,不禁暗暗称奇!

王猛猜测,金利来能够秘制出以假乱真的狼衣法器,肯定不是心血来潮之举,妙手偶得,而是在长期杀妖取丹过程中,不断摸索、积累,总结出来的成功经验。穿上狼衣在荒域中杀妖取丹,妖兽们不辨真假,自然要安全得多了!不知有多少妖兽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死在金利来的斩妖刀下了。

金利来聪明睿智,确有过人之处!

见众人对狼衣大感满意,金利来也颇感欣慰,微笑道:“由此处西行五十余里,出了黄沙岭,便会遇见一条由东向西流淌的大河。这条大河,便是黑水河。沿黑水河蜿蜒西行大约十二万里,便到黑水岭了。我们就在黑水岭集结。现在请大家分散出发。请注意!不能相距太远,大约十余里就行了!一旦相距太远,荒域中地形复杂,是很容易迷失方向的。在荒域中走失了,那可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弄不好会有性命之忧的!”

“另外,请大家务必注意,切不可随便放出神识扫视!万一被高阶妖兽发现了,那就完蛋了!”

说到这里,金利来躬身对万大老爷道:“小侄就说这些。接下来,请大老爷安排!”

万大老爷点了点头,吩咐道:“大家就按金贤侄说的办!穿上狼衣,分组前往黑水岭!老夫与犬子一组。你们几人,老夫就不安排了,你们自行组队罢!”

万人杰自然很渴望跟燕三娘子分在一组,让他有机会一诉多年来的相思之苦,只是不敢主动开口而已。其父万大老爷显然知道万人杰是如何想的,直接将他和自己分在了一组,以免他和燕三娘搞出什么绯闻来。

万人杰也不敢反抗,只能一言不发的默认了。

燕三娘见此,婷婷袅袅的走到王猛身边,轻轻挽住王猛胳膊,娇声道:“铁头小弟弟,妾身跟你一组。他们爱怎么分,妾身都不管了。妾身只想和你在一起!”

王猛推开燕三娘,看着金利来道:“在下就跟金家主一组吧!”

谁知金利来也不敢自己做主,用请示的目光看向燕歌行,道:“在下可不敢自己做主。一切都听万大老爷的。既然万大老爷不愿安排了,还有燕家主在啊。在下听从燕家主的安排。”

王猛见金利来不愿意和自己一组,颇为失望。

但他仍然不愿与燕三娘一组,对燕歌行道:“在下就跟燕家主分在一组吧!”

燕三娘见此,连忙对燕歌行撒娇道:“大哥,小妹要跟铁头一组!”

王猛见此冷笑,不以为燕歌行会同意燕三娘的要求。

毕竟燕三娘已经赤果果的表明要打他的主意了。燕三娘不是普通人,什么鲜廉寡耻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俩人孤男寡女,途中燕三娘对他做了什么,那就说不清楚了。燕歌行是燕氏家族家主,还是燕三娘的兄长,总不至于不顾家族名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堂妹在众人面前丢人现眼吧!

谁知燕歌行沉吟片刻后,竟然点头道:“那就这样吧。金利来,你跟梅长老一组。燕某跟三弟一组。”

燕歌行虽然没有明确安排燕三娘与王猛一组,但也没有否决燕三娘的要求。最后只剩下王猛和燕三娘俩人没有分配了,不得不自成一组。

燕三娘见此甚喜,对着王猛狐媚一笑,洋洋得意。

朦胧月色下,燕三娘看上去娇媚如花,楚楚动人,让王猛微微心中一荡。真是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呀!不过王猛知道,燕三娘至少已是四十多岁的老女人了,不管她如何矫揉做作,都改变不了她徐娘半老的事实。他也知道燕三娘在想什么,但他一个黄花大处子,怎么可能与燕三娘这种尽可夫的女人,搞在一起呢?

金利来见此,只好同意道:“既然如此,金某听从燕家主吩咐,就与梅长老一组吧!”

在金利来看来,反正众人都不会相距太远,神识扫视得到,他也不怕王猛会走失了。

众人分好组,立刻分散行动。

万大老爷吩咐道:“有劳金贤侄在前面带路罢。”

金利来连忙躬身回道:“小侄听从大老爷安排!”

说完此语,金利来与梅长老二人狼躯一纵,四足贴地的飞奔而去。

众人都相隔十余里的依次出发了。

王猛本想紧随在金利来后面的,却被燕三娘所化巨狼一把抱住了,一时挣脱不得,只好最后出发了。

燕三娘凑近王猛身边,笑吟吟地软声央求道:“铁头小弟弟!你身体强壮,肌肉鼓鼓,姐姐真的好喜欢哦!他们都走了,这里没有人了,姐姐和你一边耍子去吧!铁头小弟弟,你还是黄花身子,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吧?嘻嘻,不要紧,姐姐让你尝一尝女人的奇妙滋味,好不好嘛?”

王猛这才知道,原来燕三娘竟想在这里打他的主意,不禁大为恼怒起来。

“滚”

王猛粗声粗气的呵斥道。

奋力一摔,将燕三娘甩在一边,狼躯飞窜而走。

“真是死人!一点不懂风情!”

燕三娘咬牙切齿地嗔骂一声,突然咯咯娇笑起来,道,“铁头小弟弟,你很好个性,姐姐好喜欢你!”

便紧跟在王猛身后,飞奔追来。

窜出黄沙区,前面就是崇山峻岭的荒域了。

黑水河从东边蜿蜒流来,蜿蜒向西流去。

黑水河是一条百丈宽阔的大河,河道蜿蜒曲折,默默流淌在曲曲折折的崇山峻岭之间。河道两岸,长满了高大巍峨的巨木树,树下洞窟密布,时有走兽出没。

不时有凄厉的狼嚎声,从山间远远传来。

王猛放出神识扫去,发现前面的燕歌行和燕必行俩人奔走在凸凹不平的河岸上,河岸上的走兽们目视他们飞奔而去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并没有发现有何端倪,绿幽幽的双目闪过一丝迷茫,似乎不能理解它们为何不要命的飞奔的样子。

时间在飞奔中,悄悄流逝。

大约奔走了四五万里后,天色渐明,东方露出了鱼肚白。

王猛收到前面燕歌行传来的神识传音,告诉王猛和燕三娘俩人,为了防止被高阶妖兽发现,白天不可行走,要他们先选择一处洞窟歇息,待黄昏后再统一行动。

燕三娘也收到了燕歌行的神识传音,连忙紧窜几步靠上来,一把将王猛拽进旁边一处大石洞里面。

石洞中的几只无辜野兽,被燕三娘辣手击毙。

燕三娘回过身,假装天真的对王猛娇笑道:“铁头小弟弟!姐姐累死了,你可不可以帮姐姐揉揉心口呀?”

王猛自顾自选择一处岩石地面坐下,冷笑道:“狼衣是法器,会自行奔走,又不需要你出力气,你怎会受累?”

燕三娘大概是脱衣狂,不但一把脱掉她自己身上的狼衣,还风情万种的走到王猛面前,动手就要脱下王猛身上的狼衣。

王猛惊慌躲避,低声呵斥道:“你想干什么!”

燕三娘娇笑道:“铁头小弟弟!你知道人世间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吗?”

王猛冷哼一声,别开脸,对燕三娘不予理会。

燕三娘得不到王猛热情回应,索性将全部衣袍一脱到底,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了,娇笑道:“铁头小弟弟,你不要以为姐姐不干净!姐姐索性脱了给你看看,姐姐是不是真的不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