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80章 燕三娘的手段

不可描绘的人体风光,一览无余地呈现在王猛面前。

王猛无可避免的看了几眼,顿时满脸涨红。

虽然只是那么几眼,就让他目光僵直,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血脉喷张起来,有了某种难以抑制的冲动,想尽情释放一番。幸亏他理智仍在,尽管很想冲动了,理智却告诉他,他是修仙者,应该道心坚定,不可被女人诱惑。冲动一时爽,他数年来的勤修苦练,就白费了,他的人生理想,也无法实现了。

尽管如此,王猛内心挣扎,口干舌燥,几乎快到控制不住冲动的地步了。

这时,他的脑海里面,浮现出燕三娘当众调戏祁明仁的一幕。

王猛顿时大倒胃口,激情迅速冷却下来,再也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致了。

王猛暗暗责备自己,他有心仪的女神陈青青了,怎会对燕三娘这样的女人动心!

般若金刚神功迅速流传全身,顿时灵台清明,心无杂念起来。

王猛大大吁出一口浊气,平复了纷乱的心境,淡淡道:“燕三娘!在下不得不承认,你还很有魅力,足以颠倒很多男人。但你也不能天天只想着干那事。人人都知道,你燕三娘已经经历过很多男人了,也该知足了,不能见到谁就想上谁。在下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在下有自己钟情的少女。在下不能背叛她。我跟你,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注定不可能搞到一起的。在下可不是那些凡夫俗子,轻易被你勾引。赶紧穿上衣袍,不要再丢人现眼了!”

燕三娘自信满满,毫不理会王猛的数落和嘲讽,索性爬到王猛身前,口吐幽兰,神情哀怨地道:“铁头小弟弟,你干吗假正经呀,像你这样的青春少男,姐姐我见得多了!刚开始的时候,都一本正经,干过了才知道姐姐的好。姐姐和你共赴巫山,共享鱼水之欢,那才是人世间最快乐、最美妙的事情呢!”

“姐姐保证,从此以后,你再也离不开姐姐了!姐姐是经历过不少男人了,可姐姐与那些臭男人在一起,不是贪图他们的财宝,也不是贪图他们的功法秘籍!姐姐只是想报复那些该死的臭男人!姐姐要让那些臭男人,名声扫地,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姐姐可从来没有对他们动过真情!铁头小弟弟,你是第一个让姐姐动真情的男人!如果三十年前姐姐遇上你,姐姐就不是现在这样的人了。姐姐也是规规矩矩的良家妇人,相夫教子,举案齐眉。唉!恨不相逢年少时。姐姐真的好喜欢你这样的纯情少男哦!”

王猛平静地望着燕三娘,目光平直正经,没有一丝一毫情绪波动,更没有一丝一毫欲望火花,仿佛光着身子的燕三娘,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燕三娘见此,心中“咯噔”一沉,知道她可能失败了。她将她最大的本钱都拿出来了,铁头视若无睹,一点正常男人的反应都没有,仿佛她最大的本钱,根本不值一晒。

这样的失败,才是真正的失败,才是彻底的失败!

燕三娘的面色,慢慢变得难看起来。

但她不甘失败,还想努力一把,故意在王猛面前扭来扭去,做出各种诱人的肢体动作。

王猛冷眼旁观,不为所动。

燕三娘见此,忽然低垂螓首,嘤嘤哭泣起来了。

王猛微微叹了口气,索性闭目不语。

在他看来,燕三娘这样的女人,破罐子破摔,放荡形骸,不值得怜爱,只觉得可怜可悲可叹。他像所有的未婚处男一样,对爱情有着美好的向往。让他跟燕三娘这样的女人搞在一起,还不如杀了他。

忽然,王猛察觉到,身上有一个地方有一丝极其轻微的瘙痒,那种搔痒似有似无,如果不是冰血朱蛤丹突然异动起来的话,恐怕他还不会发现。即使发现了,不过随手挠一挠,也就完了。

冰血朱蛤丹却骚动不安,向瘙痒处弥散出一轮一轮的沁人冰寒。

王猛心中一凛,面色微变起来!

冰血朱蛤丹如此反应,说明那里有极毒之物出现!

神识搜索而去,发现二只纤细微小如尘埃般的通明小虫子,肉眼几乎无法发现,无声无息吸附在他的小腹下面。另有二只小虫子犹如透明的小钻头一般,正在小腹下面的皮肤上使劲摇摆身子,似乎极力想从皮肤上钻入体内的样子。

这二种小虫子体型极其细微,但明显不是同一种小虫子。

王猛的肉身强悍无比,那几只小虫子虽然极力想钻入体内,却被强悍之极的肌肤阻挡着,根本无法钻入进去,弄得皮肤一阵轻微的搔痒。偏偏它们钻入的地方是不雅之处,王猛很想搔一搔,当着一丝不挂的燕三娘,他还真不好意思,万一燕三娘误会了,那他就麻烦了。

那些小虫子似乎还会匿形,如果不是冰血朱蛤丹给了他提示,即使神识扫视,也无法发现其存在的。

王猛见此,沉吟不语起来。

这种微细如尘埃的小虫子,他以前从未见过,不知其来自何处。或者说,就算他以前见过,恐怕也不会在意,直接被熟视无睹了。

王猛沉吟了片刻,索性撤去护体法力,让它们从皮肤中钻入体内,然后用法力将它们禁锢起来,动弹不得。

就在这时,燕三娘忽然停止了嘤嘤哭泣,脸上梨花带雨,哀婉动人的抬起头。

燕三娘拉住王猛的手,撒娇似的道:“铁头小弟弟!姐姐身上痒死了,你可不可以帮姐姐搔搔痒呀?”

王猛心中一动,打开燕三娘伸过来的小手,问道:“燕三娘,你是修仙者,身上怎么可能会痒呢?”

燕三娘纳闷地道:“妾身也不知道呀!”

说完这句话,燕三娘爬到王猛身边,身上散发出一种诱人冲动的清香,媚眼勾勾望定王猛,道:“铁头小弟弟,还不是因为你,让人家烈火焚身,不然人家哪里会痒痒难挡呀!”

王猛嗅到其身上弥散过来的诱人体香,顿时血流加速,心神骚乱,情绪几乎失控。燕三娘却爬在身边,一脸渴望地道:“铁头小弟弟!反正这里也没有人,孤男寡女,干什么不行呀!不如你要了姐姐吧,姐姐真的好想啊,姐姐受不了了,姐姐要死了……”

燕三娘话音未落,王猛体内的冰血朱蛤丹再次骚动不安起来,向全身弥散出一轮轮沁人冰寒。

王猛骚动的心,顿时彻底平复下来。

王猛立刻省悟,原来他突然骚动难耐,跟燕三娘身上的清香有关!

这种清香,应该是某种可疑的催情迷毒吧!

大概燕三娘借着诱惑他的机会,偷偷向他下毒,企图迷失他本性,让他在不知不觉中与她发生不可描述之事。可惜她不知道,他身上有冰血朱蛤丹这种异宝,专解一切奇毒。她释放出来的迷毒被冰血朱蛤丹轻松化解了,变成了无毒之物了,他自然不会中她精心设下的圈套。

最后她只能白费心机了。

“既然燕三娘连下迷毒的伎俩都使出来了,那几只小虫子,恐怕也是她在接近自己的时候,偷偷释放出来的吧?”

王猛目光沉吟,一把推开燕三娘,站起身来,冷冷道:“燕三娘,你不要白费心机了,在下不会与你做那种苟且之事的。你也别一天天的只想着干那事。”

说完这句话,王猛走到另一处岩石上,打坐下来。

望着王猛无情离去的背影,燕三娘炽热的目光,慢慢变得阴冷起来。她这才发现,原来她所有的诱人举动,包括对铁头下迷毒,都没有起任何作用,都失败了。

燕三娘不禁呆住了。

她不敢相信,这世上还真有她诱惑不了的男人。

燕三娘忽然极度自卑起来,目中闪过一丝阴翳,一阵悲凉涌上心来。

她忽然感受到了时光的流逝,岁月的苍桑,青春不再,人生易老。让她不得不怀疑,像她这种年龄的女人,在铁头这样的青春少男眼里,是不是已是残花败柳、一钱不值了,对铁头这样的少男来说,徐娘半老的她,是不是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吸引力了。

想到此点,燕三娘突然暴怒起来,心中充满了怨毒。

燕三娘凶神恶煞地走到王猛身前,歇斯底里地大喊道:“铁头!你他娘的给老娘站起来!好好侍候老娘!让老娘舒服满意!不然老娘废了你!”

说完这句话,燕三娘伸出纤纤玉手,蓦然向旁边一抓。

“唿”地一声。

手心红光大放!

旁边一块数丈大的巨石,蓦然腾空而起,向王猛这边飞来,晃晃悠悠悬浮在王猛头顶上方。

燕三娘森然冷笑,对王猛咆哮道:“铁头!还不过来侍候老娘?你小子胆敢不从,老娘要你粉身碎骨!”王猛看都不看燕三娘一眼,冷笑道:“燕三娘,你省省吧!在下不想干那事,你砸死在下,也没有用啊!”

燕三娘冷笑一声,双眉一挑!

单手微微下压,那块巨石“唿”地疾速堕落而下,却在刚刚触碰王猛头颅的位置,蓦然停下。

燕三娘厉声道:“你小子再敢说一个不字,老娘让你尸骨无存,死无葬身之地!”

王猛懒得理会燕三娘,索性闭上眼睛。

这倒不是王猛真的不怕死,而是他知道,那块巨石即使砸在他头上,也无法损他分毫。以他的炼体修为,那块巨石砸下来,粉身碎骨的不是他,而是那块万斤巨石而已。

燕三娘气急败坏,咬牙切齿,拿他毫无办法。

忽然暴怒的一挥手,那块岩石疾飞而出,狠狠砸在旁边的石壁上。

“轰”地一声巨响。

那块巨石被砸得粉身碎骨。

看得出,燕三娘吓唬不了王猛,那能拿那块巨石出气了。

不过她并未就此罢休。

燕三娘伸出右掌,口中默念法诀,掌上透出一层绯红霞光。与此同时,燕三娘全身气势暴涨,玉体也随之发红发亮起来。一股呼啸的旋风平地卷起,环绕燕三娘身躯疾速旋转,使其看上去颇像一尊昂胸挺立的无衣玉雕一般。

只听得“唰”地一声。

一道碗口粗的赤红光柱,从燕三娘掌心一射而出,“哧”地打在王猛身上。看得出,那道赤红光柱蕴含的法力并不强大,燕三娘也不是要杀死王猛,而是想将王猛推倒在地上,然后扑上去,霸王硬上弓。

燕三娘不愧是结丹境高修,一身法力深厚无比,王猛身边的大小岩石被燕三娘周身弥散出来的浩瀚法力一激,顿时如同受了惊吓一般,连珠炮般的纷纷爆裂炸开,化为一团团石尘,尘灰飞扬。

王猛狼衣飘飘,安然无恙。

燕三娘见此,怒不可遏的一咬贝齿,伸出左手在右掌上狠狠一点,一道道法诀连绵不断打出,那道赤红光柱得到法力加持,顿时更加艳红了三分,去势更急,王猛身边岩石纷纷爆裂而开。

这下,王猛终于有了反应了。

一掐法诀,周身淡淡白光流转,现出一层护体灵光,略一旋转后化为一层凝厚光幕,将王猛包裹在内。赤红光柱轰击在护体光幕上面,根本无法突破其阻挡,随即就在护体光幕外面“轰隆隆”爆裂开来,化为呼啸的狂风,向四面横扫而去。

王猛仍然安然无恙。

让燕三娘骇异的是,尽管她施展出全部修为了,王猛仍然平静如水,只是默默掐诀念咒而已,笼罩在身上的护体光幕仍然凝厚无比,牢牢护住全身,丝毫不受赤红光柱袭扰。

燕三娘见此,不禁目瞪口呆,惊骇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