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燕三娘绝对不敢相信,铁头小弟弟竟然毫不费力,就挡住了她的法术攻击。

要知道,铁头只有筑元一层修为,而她是结丹初期境界高修了。通常情况下,对付铁头这样的低阶修士,她只要释放出结丹境的强大法力气息,就可以轻松碾压他了。结果别说制服铁头了,人家连出手反击都没有,仅仅释放出一道护体法力,就挡了她的全力攻击。

这怎么可能!

她原本以为,只要制服了铁头,胁迫他共赴巫山,共享鱼水之欢。铁头尝到了甜头,领略了她的绝妙风光,欲死欲仙,从此对她上了瘾,就再也离不开她了。她曾以此方法征服过不少青年男子,自信铁头会手到擒来的。她经历过无数男人了,但只有铁头这样的纯情少年,才能唤醒她沉睡了的青春,唤醒她对鲜活生命的热爱,对美好事物的向往,不再空虚,不再寂寞。

恐怕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一个天天不离男人的女人,竟然会空虚,竟然会寂寞,竟然会空虚寂寞得要命。可对她来说,那种事情就与凡人要吃饭一样,缺少一顿,都会饿得慌的。

谁知她使出了全部法力,都无法奈何铁头分毫。

燕三娘这才明白过来,铁头应该隐匿了修为,是结丹境高修了,铁头的一身修为还远在她之上。尽管她不知道铁头是如何隐匿修为的,也不知道铁头小小年纪,为何能够突破结丹境。但这不能怪她。铁头以十多岁的年龄就突破结丹境,古往今来,上下五千年,那可是从未有过之事!

关于铁头的年龄,燕三娘阅人无数,知道她绝对不会看错,铁头绝对是一位未浸女色的少男。关于这一点,仅仅从他清澈到纤尘不染的双目中,就能看出端倪来。经历过男女之欢的男人,一般瞳孔都会放大或者稍稍粗大一些,眼睛的纤细血管因为欢悦而变得粗大,不再纯净如水,不再保持天然纯净。尽管有一些经历过女色的男人眼神仍然明亮,仍然炯炯有神,但绝不可能清澈见底,纤尘不染,纯净如初。

燕三娘呆立了片刻,默默转过身,慢慢走到她脱掉衣袍的地方,将衣袍拾起,不声不响的穿上。

略微整理了一下云鬓,默默坐到一边去了。

王猛见此,服下一枚培元丹,默默炼化起来。

时间悄悄流逝,夜幕渐渐降临。

天色幽暗不明,黑水河两岸的大山和河岸上的巨木树都隐入了黑沉沉的夜幕中了,幽暗不明的黯淡天光下,只能隐约看见它们连绵不断的黑黝黝阴影。

又到出发时间了。

王猛和燕三娘重拾行程,沿河向西飞奔而去。

途中,燕三娘仍然紧紧跟在王猛身后,以取悦王猛的口吻神识传音道:“铁头小弟弟!你修为深不可测,姐姐好崇拜你哦!姐姐发誓,从此痛改前非,为铁头小弟弟守身如玉,不再与其他任何男人纠缠不清。铁头小弟弟,姐姐愿意做你侍妾,一辈子都跟着你,服侍你,一辈子为你铺床叠被,洗脚倒水。你看好不好嘛。”

王猛冷冷道:“你想多了。在下并不需要侍妾。”

燕三娘默然了片刻,又央求道:“姐姐无福做你侍妾,做你侍婢,总可以了吧!”

王猛索性闭上嘴,对燕三娘不理不睬,只是一路狂奔。

燕三娘叹了口气,索然无趣地道:“铁头小弟弟!你既然不说话了,姐姐就当你同意过了。反正从现在开始,姐姐再不离开你了。”

王猛闻言,微微叹了口气。

为什么燕三娘这样的女人,整天都在考虑这种无聊的事情?难道男人对女人来说,真的重要到如此程度了吗?为什么一定要和一个不喜欢她的男人绑定在一起呢?

有这点时间,拿来修炼,不行吗?

飞奔了万余里后,天空完全黑暗下来,伸手不见五指。

山间的狼嚎虎啸,此起彼伏。

忽然,一声尖锐震耳的嗷叫声,远远传来,响彻云霄,有如滚滚雷鸣,震慑人心。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恢宏,接着便如轰隆隆的闷雷声在耳边轰隆隆炸响,滚滚而来,震得脑袋嗡嗡齐鸣,耳膜隐隐生痛!

一股凄厉狂风呼啸冲来,大地颤抖,万兽噤声。

高大巍峨的巨木树在狂风中疯狂摇曳,哗哗震响,枝叶纷飞。

王猛一惊,立刻挚伏于地,不敢少动。

燕三娘更是就地卧倒,浑身颤栗,惊颤地传音道:“高阶妖兽……”

燕三娘话语刚落,一团硕大的黄光雷霆般的从河面上呼啸而过,瞬间远去。

片刻后,黄光消失不见了。

黑水河中的河水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立刻变得汹涌澎湃起来,掀起数十丈高的巨浪,排山倒海般的向河岸上席卷而来。

“哗~”

巨浪从天而落,砸向岸上的一切。

河岸瞬间崩溃,无数巨木树被巨浪冲垮倒塌,又被激流汹涌的河水带入河中,顺流而去。

王猛和燕三娘全身水淋淋,犹如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般。

如果不是修仙者,他们俩人也被退潮的激流卷起,带入河中去了。

俩人挚伏在河岸上,大气不敢出。

约莫过了一顿饭功夫,燕三娘才惊悸的拍着胸口,轻声惊呼道:“好险!吓死老娘了。”

王猛淡淡道:“应该是五阶妖兽吧?”

燕三娘声有余悸地道:“不是的。是四阶妖兽。荒域广袤无际,方圆何止千万里,此处还是荒域边缘地带,五阶妖兽不会在这一带出现的。至少再过二三十万里,才有可能见到五阶妖兽的。”

王猛闻言,暗暗吃了一惊。

想不到四阶妖兽的声势,竟然如此浩大!

哪怕他有穿云弓和落日神箭,也毫无胜算啊!

既然在此处就能遭遇四阶妖兽了,再进数万里到黑水峪,岂不是四阶妖兽的天下了?

幸好现在兽潮爆发,不然在此处遇上二、三阶妖兽,就是很平常的事情了。一旦被它们遇上,要想安全脱身,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毕竟这是在妖兽窝里,数十上百万妖兽蜂拥而来,哪怕虚神境高修都难以独善其身,他们这些低阶修士,只能成为妖兽们的盘中餐了。

估计金利来前次去黑水峪,比现在凶险多了。

由此可见,去黑水峪觅宝,确实够危险的!

幸好现在只是沿黑水河岸奔走,如果在茂密的大山中的话,那就更危险了。沿着河岸行走,应该是常年来荒域杀妖夺丹者总结出来的成功经验吧!

尽管荒域中非常危险,但既然进来了,就不会知难而退了。

俩人默默无语的再次飞奔而起,直奔黑水岭方向而去。

如此昼伏夜行,第二天才到达黑水岭。

此时,已是凌晨时分。

金利来和万大老爷等人,都聚集在一株庞大无比的巨木树下面了。

众人围在万大老爷身边,双目在黑暗中闪闪发亮,透出既兴奋又紧张不安的复杂情绪。原本发誓不离王猛左右的燕三娘一反常态,对王猛冷若冰霜,避之不及,对万人杰却含情脉脉起来,弄得万人杰魂不守舍,磨磨蹭蹭向燕三娘靠过去想重温旧梦,却被其父万大老爷喝止了。

燕三娘见此,目中流出了清泪,目光哀怨,一副很痴情的样子。

万人杰见此,顿时心碎不已。

王猛见此,不禁愕然,不知燕三娘这女人在搞什么鬼。神识放出,见左侧是奔腾不息的黑水河,前面是黑黝黝的巍峨大山,气氛显得十分诡异。

在飞奔过来的时候,王猛就仔细观察过四周了,金利来等人所在位置,正是黑水河的一处分岔口。黑水河在此一分为二,分道扬镳,其中一股河水流向西南,另一股河水流向西北。

不过王猛看得出,流向西北方向的河水基本上平静不动,看得出是一潭死水。

河流两岸,全是黑黝黝的巍峨大山。

右侧这座高高耸立的大山,比四周的高山都高,应该就是黑水岭了。

果然,金利来对万大老爷道:“小侄启禀大老爷。西北面的这条河,实际上并不是一条河,而是一处河湾,也就是所谓的黑水峪!我们要去的黑水峪遗址,就在这片水域旁边的一座石崖下面。离此约莫还有三四里路程!”

万大老爷点了点头,面色威严地扫了众人一眼,沉声命令道:“既然到了黑水峪遗址了,老夫先定个规矩!未经老夫同意,任何人不得随意离开!”

众人闻言,都看向燕歌行。

毫无疑问,大家都一致认为,敢挑战万大老爷权威的,只有燕歌行了。

其他人都不敢如此做的。

燕歌行尴尬笑道:“大家都如此看着燕某,不知想做甚?在此荒域中,燕某也觉得,的确没有必要随意离开的!”

万大老爷又吩咐金利来道:“贤侄,还是你在前面带路罢!”

金利来应了一声是,飞入身后巨木树林,带领众人向西北方向而去。片刻后,众人从山上飞落高高的悬崖,落在河畔中的一块巨大岩石上面。

抬首上望,这处悬崖壁立千丈,高耸入云。

金利来指着悬崖下面一处黑黝黝的地方,对众人道:“此处石崖壁立千丈。为方便记忆,我们将其命名为‘黑水崖’。黑水崖下面那处黑黝黝的地方,是一座大洞窟!从洞窟中进去,便是黑水峪遗址了!如果是往常,原有不少妖兽在河湾中嬉戏玩耍的。现在兽潮爆发,它们都外出了。我们此次来黑水峪遗址觅宝,倒比往常轻松不少的!否则的话,我们只能潜伏在四周,耐心等待时机,乘妖兽不备,才能偷偷溜进遗址去的!”

万大老爷沉吟了一下,果断道:“既然如此,我们进去再说!”

众人将狼皮兽衣脱下,交还给金利来,被金利来收入储物戒指,等返程时再用。

黑水峪遗址入口颇为宽阔,约莫有四五丈大小。洞中光线幽暗不明,众人须放出神识扫视,才不至于滑倒。让众人惊讶的是,这个岩洞里面,竟然有淡淡的天地灵气弥散出来!

众人见此,全都亢奋起来!

这个岩洞里面既然有天地灵气存在,说明它不是一座普通岩洞,在里面觅到宝物,就很正常了!

岩洞空阔幽深,里面怪石横卧,杂草丛生,石壁上的洞窟里面滋生了无数蛇虫蝙蝠和巨鼠,有不少蛇鼠虫蝎和蝙蝠闻到生人气息,兴奋之极地窜出来想饱餐一顿,都被众人身上凝厚的法力震死了。

深入洞中四五百米后,前面豁然开朗。

竟是一处数百亩大小的大石坪。

一股阴凉气息从里面吹拂而出,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众人浑身战栗,悚然心惊,面色发白起来了。

金利来对万大老爷道:“此处大石坪,是黑水峪遗址的第一座石坪。我们对面黑黝黝的看不甚清楚处,是二条独立的岔洞,下面都别有洞天。金某在右边岔洞下的地宫中,寻获了地灵水和离火炙。左边岔洞之下,寻获了九阴水和黑殍花。九阴水和黑殍花所在之处阴气极重,异常寒冷,可能还有二三阶妖兽守护。同来的沐家主,就死于一头三阶妖兽袭击之下。下一步该如何行动,小侄听从大老爷安排!”

万大老爷沉吟道:“贤侄上次来此,应该有半年多时间了吧?”

金利来点头道:“是。大概有近一年时间了。”

万大老爷沉吟道:“如此的话,你说的那处石碗里面,应该已经积聚了不少地灵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