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金利来点头道:“大老爷说的不错,应该有大半碗地灵水了!小侄怀疑,黑水岭下面,应该有灵气矿脉存在,才会在其下面更深的地宫中,渗透出地灵水来的。不过小侄判断,黑水岭下虽有灵气矿脉,其规模应该很小,埋藏极深,又被镇压在高耸入云的黑水岭下面,很难被人发现的。不具备开发价值。所以才没有被修仙门派发现并占据的吧!”

万大老爷轩眉一震,悍然道:“那就先去右边叉洞,取地灵水和离火炙!再去左边叉洞,取九阴水和黑殍花!”

金利来躬身道:“是,小侄谨遵大老爷吩咐!”

众人飞掠而起,越过石坪,飞入右边叉洞。

这处叉洞倾斜向下,通向更幽深处。王猛看得出,这条叉洞里面有人工加工的痕迹,入洞后是一溜斜直向下的一级级石梯,显然是人工开凿出来的。里面的天地灵气也浓郁了不少。金利来说此处是上古遗址,看来确凿无疑了。

众人遁光飞掠向下,向下大约飞遁了十余里后,落在一片石坪上。

里面果然别有洞天!

任谁也想不到,在如此深的地下,竟然会有一片如此巨大的空间,天然生成一座数十万亩大小的空阔大石洞!里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轰隆隆”的落泉声从黑暗中传来,回荡在空间内,分外震耳。

众人伫立于石坪中,放出神识,四面扫视。王猛惊讶发现,他立身的这座大石坪,面积足有数万亩。左边百丈之外,耸立着一座气势雄伟的大石殿!大石殿整体用青金石炼制而成,在黑暗中泛着幽幽青光。大殿大门正中上方,悬挂着一张紫色匾牌,上书“凤凰神殿”四个金色大字。

在幽深地宫中建造一座凤凰神殿,给王猛一种古怪的感觉!

更让他惊讶的是,偌大一座凤凰神殿,居然全部用青金石炼制而成,而不像普通殿堂那样,用砖木或者巨石垒建而成。要知道,虽然青金石与紫云石一样,都是低挡灵材,单价也不高,但用如此巨量的青金石炼制大石殿,其费用之巨,也十分惊人的了!

大石坪右边,是一片乱石嶙峋的石山,里面野草丛生。

王猛猜测,他立身的这片大石坪,恐怕原来也是一片乱石嶙峋的石山,后来被人用大法力将石山斩去,才变成广阔平坦的大石坪的,可见当年建成地宫之人,也是花了一番大心思的。

毫无疑问,在地宫中建造凤凰神殿,肯定是有原因的。

众人正面面对的,是一座面积广袤的大石潭。

一股泉水从高高的石洞顶部渗透出来,“哗哗”落入下面的大石潭中,声音分外响亮。王猛神识扫出,发现大石潭水质冰凉,深不见底,不时有巨大的水泡从水底“咕嘟嘟”冒出来,好像有怪物在里面游动的样子。大石潭常年累月承接从洞顶落下来的山泉水,其水面却不见上涨,可见有地下阴河与之相连通的。泉水落入大石潭,又从地下阴河中流出,才使大石潭的水面,始终维持在现在这个高度,而不至于让潭水漫上岸来,淹没了大石殿。

王猛暗忖,此处如此诡异,又在荒域之内,如果突然从大石潭中窜出一头高阶妖兽来,恐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想到此点,王猛心里微微发凉起来。

但转眼又想到,这里既然有大石殿,说明曾经有人在此隐居过。如果真有巨妖出没的话,那人也不敢在此建筑大石殿了。除非那人修为惊人,可以轻松制服可能出现的任何高阶妖兽。只是不知何故,后来那人不在了,此处便成了遗址了。

金利来笑道:“此处有一座大石殿,说明曾经有人在此隐居过的。洞中还有宝物,说明那人是修仙者。因此有人猜测,此处遗址,很可能是上古大能修士遗留下来的洞府……”

金利来话未说完,便自动闭上了嘴。

因为此时,已经没有人听他说话了。

众人神识扫视发现,大石殿后面的石坪上,耸立着一座巨人石雕。

那巨人左掌擎天,右手指地。其手指的下方,泛起一蓬白濛濛灵光,在黑暗耀眼夺目,只是其光芒被巨大的凤凰神殿遮挡住了,肉眼无法发现它的存在。

“地灵水!”

众人惊呼一声,一窝蜂的向灵光闪亮处飞掠而去。

毫无疑问,泛出白濛濛灵光之物,肯定是地灵水无疑了!

王猛发现,巨人手指下方,是两尊对面而立的小儿石雕,那两小儿共擎一只白玉碗,承接从巨人手指滴落下来的一滴滴落地灵水。而就在此时,一滴浓得化不开的晶莹地灵水,灵光闪闪的从巨人手指上滴落下来,落入玉碗之中,也不见其飞溅出来,就此积蓄在玉碗中了。

此时,玉碗中已积蓄有大半碗地灵水了。

见到这一幕,王猛才明白过来,为何金利来要再次来遗址中觅宝了。原来地灵水从石洞顶部渗透出来,穿过中空的巨人石雕,一滴一滴落入下面的白玉碗中。前次积攒的地灵水虽然被金利来等人取走了,过一段时间再来,白玉碗中又积攒了不少地灵水,可以再次收割了。

飞奔之中,燕三娘温柔如水,眸中波光粼粼,乘机牵住了万人杰的手。万人杰浑身一震,满脸不敢相信的神色,被燕三娘在其手上轻轻掐了一把,又抛来一个狐媚的媚眼后,立刻激动万分起来,反手紧紧攥住燕三娘的温软玉手。俩人脉脉含情的互相凝望,并肩飞掠。

仿佛在他们心中,地灵水已不重要了。

他们身后的王猛见此,淡然一笑,微微摇了摇头。

燕三娘的心思,真是一日三变,让人看不懂啊!

前不久还说要永远跟着自己,永远不分开的。

这才过去多久啊,就勾搭上老情人了,对自己倒不理不睬了。

万大老爷修为最高,遁速也最快。

身影微微一晃,就一阵风似的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盛装地灵水的玉碗前,淡淡虚影一闪,万大老爷又凭空浮出来。望着眼前的大半碗地灵水,万大老爷情不自禁的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不过众人速度也不慢,紧随其后的激射赶去,也几乎在同时赶到了。

“大家不要急!不要抢!”

万大老爷转身面对众人时,已恢复了庄重威严的面容,口气急促地询问道:“这碗地灵水,该如何分配,大家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

不过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万大老爷又道:“我意是暂时不分配,都放在老夫身上,由老夫保管!等回到西州城,再分不迟!”

众人闻言,都愣住了。

来黑水峪前,万大老爷可不是这般说的呀!

“万兄!你这是何意,不访直说了吧!地灵水放在你一人身上,亏你想得出来的!莫非你想独吞此宝不成?”燕歌行冷笑一声,目光在万氏家族三人身上一扫而过,悍然不惧的说道。

“燕兄误会了。万某可没有独吞地灵水的意思!燕兄应该知道,现在分配地灵水,难免会因为分配不均,而引发争端的!万某可不想觅宝才开始,就弄得大家不欢而散,心存芥蒂!在此种情况下,万某提出来将地灵水放在万某一人身上,由万某一人保管,难道不应该吗?”

万大老爷神色庄重地分辨道。

“哼!放你一人身上应该?可燕某只知道,当初燕某与你和金利来三人商议分宝时,说好了要平均分配的!你可没有提出来,宝物由你一人保管!现在万兄突然改变主意,要独自保管地灵水,不是想独吞,又是何意!”

燕歌行面孔一扳,冷冷的说道。

万氏家族客卿长老朱万兆见此,率先表态道:“朱某完全同意万大老爷之议,地灵水由万大老爷一人保管!万大老爷公正廉明,深孚众望!地灵水放在万大老爷身上,我们完全可以放心!”

众人目光灼灼望向万大老爷和朱长老俩人,一言不发,面色阴晴不定。

其实他们都知道,像地灵水这样的稀世宝物,只有拿在手里,才能安心。任何人都不会同意将地灵水放在别人身上。只不过众人自忖不是万大老爷对手,不敢公然反对罢了。但要他们表态赞成万大老爷独自一人保管地灵水,那也绝无可能。谁知万大老爷会不会暗中做手脚,偷偷窃走一部分地灵水!

“还有谁认为朱万兆所言有道理,不妨都站出来。想必朱兄如此表态,不是因为他是万氏家族客卿长老的缘故吧!”燕歌行目中寒芒闪动,冷冷扫了众人一眼,口气森寒地道。

毫无疑问,此时表态同意朱万兆的意见,等于与燕歌行作对。燕歌行修为不弱于万大老爷,也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的强大存在,得罪了他,不会有好果子吃。

众人被其冷目扫得心胆俱寒,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一时竟无人站出来,同意万大老爷和朱万兆的提议。

万大老爷见此面色一沉,目光威严的看向金利来,示意金利来表明意见。在万大老爷看来,金利来与他关系亲近,一向得他照顾,获得金利来支持,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金利来也支持他的提议,那就是三家中有两家同意了,哪怕燕氏家族的人反对,那也没有用了。

金利来果然秒懂万大老爷的意思,干咳了一声,立刻大声响应道:“金某完全同意朱长老刚才说的话!地灵水放在万大老爷身上,我们都很放心!”

万大老爷闻言,面露得意的微笑,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

燕歌行冷冷看向金利来,口气森寒的道:“金家主这是何意!当初未出发之前,燕某可是将你金氏当作三家中的平等一家看待的。难道你不想要自己那一份了,想投靠万氏家族,联手欺侮燕某一家不成!”

金利来闻言,面露无奈之色,强颜分辨道:“燕家主此言差矣!金某来黑水峪冒险,自然是要自己那一份的。但金某未想到你们两家相争到如此程度,不知该如何是好呀!金某为息事宁人,才不得不作此决定的。请燕家主谅解!”

“哼”

燕歌行恼怒的冷哼一声,似乎也不好多说什么了的样子。

万大老爷见此激动不已,冷目看着燕歌行,淡淡道:“燕兄无话可说了,那就是同意万某意见了。”

朱长老见此,立刻站出来道:“朱某早就说过了的!大老爷公正廉明,深孚众望!地灵水放在万大老爷一人身上,我们大家完全可以放心!燕家主与大老爷为西州五老,想必比我们更了解大老爷的秉性的!燕家主赞成大老爷一人保管地灵水,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