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哼!谁说燕某赞成万家主一人保管地灵水了。燕某岂不知,某人满嘴公正廉明,满肚子男盗女娼!宝物当前,谁还信得过谁!”

燕歌行两眼望天,神情倨傲,毫不客气地断言道:“既然你们都不讲理,燕某也不想多费口舌了。燕某今日就做主了。这碗地灵水,暂时由燕某一人保管!到时候再分给大家,你们人人都有份!”

说完这句话,燕歌行望向姗姗来迟的燕必行,煞有介事地问燕必行道:“三弟,你的意见如何?”燕必行立刻大声响应道:“我大哥燕歌行,最公正廉明!最深孚众望!地灵水放在我大哥身上,我们大家都放心!”

燕三娘不待燕歌行问她,也大声道:“地灵水放在我大哥身上,我们大家都放心!”

说完这句话,燕三娘撒娇地摇了摇万人杰手臂,娇声道:“杰哥哥,你也说说嘛!”

万人杰脑子一热,就想和燕三娘一样,表态支持燕歌行的,可一瞥见万大老爷威严凌厉的眼神,心中起了一个激灵,呐呐道:“三娘……杰哥……不好多说什么……”

“哼”

燕三娘玉面一板,一把摔开万人杰一手,赌气背转身,对万人杰不理不睬。

万人杰神色慌乱,手脚无措,尴尬万分。

一边是他曾经深深爱过并且深深伤害过的女人,他很内疚,很想补偿燕三娘,很想挽回那段旧情,重温旧梦。哪怕燕三娘名声狼藉、千夫所指了,他也不在乎,因为那不是燕三娘的错,那都是他一个人的错,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不能责怪她。另一边是他的严父,父威所在,如泰山北斗,不容他有丝毫挑衅,他也无胆挑衅他父亲大人。

万人杰又羞又愧,不知该如何是好。

燕歌行目光凌厉,大有深意的看了王猛一眼,又看了燕三娘一眼。燕三娘见此,马上就知道燕歌行是什么意思了,表情阴郁地摇了摇头,嘴唇微微蠕动,似乎在向燕歌行神识传音的样子。

听到燕三娘神识传音,燕歌行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燕歌行目光一黯,神情忧疑,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燕三娘见此,目中闪过一丝厉色,转过身时已变得脉脉含情了,风情万种地凝望着万人杰,对其柔媚一笑,慢慢依偎到其怀里,娇滴滴地道:“杰哥哥……”

万人杰激情澎湃,紧紧抱住燕三娘,柔情似水的轻呼道:“三娘……”

俩人情不自禁的紧紧贴在了一起。

如此香辣的一幕,自然全都落在万大老爷眼中了。

万大老爷如何看得惯这不知羞耻的一幕,本要厉声呵斥万人杰的。但转眼又想,眼下稀世宝物当前,万人杰旧情复发无所谓,只要能够将燕三娘这个贱人勾住,燕歌行少了一个帮手,未尚不是好事。因此他也顾不上管教万人杰了。现在正是与燕歌行相争的关键时刻,只要燕三娘能够浪子回头,悍然站到他这一边,他也不介意接纳她为儿妇的。只要拿到足够多的地灵水,他想突破虚神初期境界,就大有希望了!

只要能够突破虚神境,其他一切都好说,就当万人杰在施展“美男计”吧!

万大老爷心思电转,各种念头纷至沓来,脸色阴沉如水。

燕歌行桀骜不驯,出言不逊,明显要与他作对了,这才是当下最棘手的问题!万大老爷目光锋锐迫人,刀锋般的望向燕歌行,冷冷道:“燕兄,你此是何意。难道非要跟老夫作对不成!”

要知道,在西州城,万大老爷乃是修仙界的翘楚,德高望重,言出法随,没有人敢公然与他万大老爷作对的。否则的话,就别想在西州城混了。

他不相信,燕歌行为了地灵水,就敢公然与他撕破脸。

谁知燕歌行冷哼一声,口气阴森地道:“燕某能是何意!燕某不过借口一个人保管地灵水,独吞此稀世宝物罢了!难道还有其他意思吗!”

金利来等人见此,都惊疑不定起来,目光忧疑地望向万大老爷。

很明显,燕歌行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打动了众人的心。

他们都不傻,都明白燕歌行的意思。燕歌行这是在暗讽万大老爷,指责万大老爷借着保管地灵水的名头,独吞地灵水。既然出发之前就商量好的,发现宝物大家平分,万大老爷也一口答应了的。现在却突然反悔了,还能有别的意思吗?如果地灵水让万大老爷一人独吞了,他们不是白来一趟了吗?

尽管平时他们都很敬重万大老爷,在稀世宝物面前,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毕竟在宝物面前,很多人都是六亲不认的。

地灵水进了万大老爷腰包,要他再拿出来,那就难了。

万大老爷哼哼冷笑,缓缓道:“很好。万某听说,燕兄近日修为大涨,很快就要突破虚神境了。看来此话果然不假啊!既然如此,万某只好跟燕兄切磋一二了。”

“跟燕某切磋一二,恐怕是万兄地借口罢!”

燕歌行冷冷一笑,徐徐道,“万兄!你想独吞地灵水,那就明说,何必找独自保管的借口!其实燕某早就知道了,此次黑水峪之行,万兄早有恃强凌弱、强行抢夺之心!万兄恃强抢夺地灵水,当燕某不敢作声是吧?幸亏燕某也早有准备!不然,被万兄以切磋为借口谋害了,有苦说不出,有冤无处申啊!”

万大老爷闻言,目光惊怒地望向燕歌行,磅礴法力透体而出,衣袍无风自动,猎猎飘扬。

燕歌行也不甘示弱,横眉冷对,凝厚无比的庞大气息慢慢放出体外。

俩人一言不发,就如此僵持了起来。

见到这一幕,众人心中一凛,连忙退避开去。

很明显,这俩人谁也无法说服谁,只能在修为上见高低了!

结果果然如此!

一股浩大威猛气息,蓦然怒潮般的从俩人身上一冲而出!紧接着就在两人中间某处,猛烈相撞的对撞在一起,灵气炸裂而开!灵光交织闪烁,化为呼啸狂风向四面横扫而去!

万大老爷面色一沉,原本试探着放出的法力,瞬间增大了数倍!

燕歌行表情阴鸷,随即目光一寒的悍然一掐诀,也加大了法力输出。两道有如实质般的惊人劲力,就在两人中间的空无一人之处,猛烈碰撞的爆炸开来。顿时猛烈的罡风大起,向四下席卷而去。

随即爆裂声连绵不断响起,灵光疾卷,化为一层层劲风激荡的乳白灵光怒潮般的倒卷过来,将二人都掩没在白濛濛的灵光中,两人身形在灵光爆闪的光幕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远远望去,只见两道模糊人影在光幕下双手挥舞个不停。

“我草,燕歌行道行之高,竟不在大老爷之下啊!”

旁边的朱长老见此,不禁失声惊呼,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随即又摇头晃脑的喃喃自语道,“不过,以老夫观之,燕歌行绝不是大老爷对手!失手被杀,乃是可以想到之事!”

“杰哥哥,你父会不会杀了我大哥啊。”

燕三娘闻言惊悚,虽然不知道朱长老是如何看出来的,也未看出其兄燕歌行有何失败端倪,但还是忍不住微蹙黛眉,忧心忡忡的问万人杰道。

“不会的,三娘!你知道的,家父与你大哥,都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俩人差距甚微,谁也无法压制谁,待会儿他们打累了,就会罢手言和的!”

万人杰惊疑不定的望着光幕下拼死相争的俩人,开始还不知如何化解燕三娘的忧疑,沉吟了一下,才如此安慰燕三娘道。

其实他也不知道,俩人拼斗下去,会是什么后果。

“杰哥哥,你是说,我大哥不会失手被杀了?”

燕三娘紧张地抓紧万人杰衣襟,杏眼满含期望的仰望万人杰道。

仿佛万人杰一句话,就决定了她大哥生死似的。

燕三娘的惊恐无措,六神无主,更显万人杰英明神武、高大伟岸。万人杰顿时觉得自己全身是胆、豪气干云起来,神情英武地安慰燕三娘道:“应该不会!不用担心!他们都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了,离虚神境一步之遥!谁都不会舍弃来之不易的修炼成果,舍命相搏、两败俱伤的!你就听杰哥的吧,三娘!”

而燕三娘听了万人杰宽慰的话语,脸色惊忧尽去,露出妩媚娇笑,与万人杰越发拥抱得更加紧密了。

就在这时,激烈交锋的爆裂声却越发密集起来。灵气爆裂所化光幕越发明亮,耀眼夺目,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炽白光球,将二人彻底淹没在了硕大无缝白光幕下面了。

这让见到此幕的金利来,不禁又轻咦了一声。

“真不敢相信,燕歌行竟与大老爷打成平手!”

金利来神色古怪的喃喃自语道。

话语传入耳中,燕三娘顿时大喜,香唇满含激情,轻轻一吻万人杰耳垂,同时玉手在万人杰身上胡乱摸索起来,好像还想要进一步做些什么的样子。

而此时,交手中的俩人间却突然一阵炫目白光闪动,接着一声晴空霹雳炸雷般传来,原本炽白刺目的灵光光幕一下爆裂而开,化为尖啸罡风呜呜尖鸣的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罡风略过之处,石坪纷纷迸裂破碎,卷入呼啸罡风中四散激射,向众人疾卷过去。旁边观战的万人杰和燕三娘等人一见这气势汹汹而来的狂暴罡风,瞬间脸色大变起来。

“不好!”

万人杰一声低吼,悍然挡在了燕三娘身前,同时单手一挥,一道乳白的法术护罩凭空浮现,将二人同时罩入了其中。就这片刻工夫,爆烈的罡风已经冲到了法术护罩上面。

结果“轰隆隆”一声,法术护罩仿佛如中雷击一般在罡风一冲而至的瞬间,就猛然爆裂开来。

好在俩人都有结丹初期修为,呼啸罡风击破法术护罩阻挡后就成强弩之末了,并不能伤害他们什么了。

很明显,万人杰很在意燕三娘,唯恐她受到惊吓,才反应如此迅疾的释放出法术护罩,将俩人保护在内的。燕三娘感受到万人杰深情爱意,感动之极的在万人杰脸颊上再次轻轻一吻。

王猛早就远远躲在一边了,一身炼体修为强大无比,任凭罡风横扫而过,原本可以安然无恙的。但为了不引人注目,仍然随手打出一个法术护罩将自己包裹在内,结果在罡风疾卷下,法术护罩“嘭”地一声,炸裂开来。

王猛安然无恙,却一脸苦笑,故作尴尬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