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让见到此幕的燕必行和万人杰等人,露出篾然冷笑,目光鄙夷之极。

旁边的金利来和梅长老俩人,在面对罡风疾卷时同样打出一个法术护罩。但只支撑了片刻,就碎裂了开来,灵光爆闪,被接踵而至的狂风一卷而过,顿时消失无踪。

俩人也安然无恙。

燕必行和朱长老俩人自恃修为高深莫测,面色一沉的护体法力涌出,在身前浮现出一道法力凝厚的护体气墙,呼啸而来的罡风轰然冲击其上,便被其若无其事的抵挡下来,狂暴之极的向两侧一滑而过,顿时消弥在虚空中。

这俩人也安然无恙。

“燕兄!不要以为修为大进了,就可以在老夫面前为所欲为了。如果非要舍命相搏的话,恐怕只能两败俱伤了。老夫这边还有朱长老、金利来和梅长河等人。燕兄真愿意坐等被他们出手收拾残局吗?”

万大老爷深吸一口气,若无其事的淡淡道。

“哼。万兄不要妄想人多取胜。真硬拼下去,谁死谁生,还未可知!不过就此作罢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将地灵水分出一半由燕某保管,其他诸人如何分,燕某并不过问。”

燕歌行只略一思量,借机下台,同样神色一缓的说道。

王猛听见此语,面色阴晴不定起来。

看来这俩人都想独吞地灵水,独吞不下,就想就地瓜分了啊!

万大老爷沉吟不语。

他是不是要独吞地灵水,尚未做最后决定。但多吃多占,那是肯定的了。毕竟地灵水是比五品灵丹玉还丹还富有神效,对他突破虚神境瓶颈非常重要,远不是其他东西可以比拟的。除燕歌行外的其他人,修为都有限,随便分给他们几滴就够了,他们并不敢多说什么的。燕歌行此人,一身修为和法力都凝厚无比,好像并不在其之下的样子,他不能不考虑多分给他一点点了。但要瓜分一半,他是不同意的。

但刚才那一番较量,足以让他生出几分忌惮,不敢轻辱其人了。

“既然燕兄的修为并不比老夫差多少,老夫不能不给燕兄一个面子了。地灵水你分三分之一,剩余地地灵水由老夫一人保管。不知燕兄意下如何?”

万大老爷沉吟片刻,如此对燕歌行说道。

如果燕歌行只想保住他们燕氏三人的本份,万大老爷也只能让一步了。否则继续争斗下去,他并没有必胜把握。将地灵水分出三分之一,自然肉痛之极,但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他想独吞地灵水,凭的是实力。

人家要分三分之一,凭的也是实力。

“万兄既然想通了,燕某也不多说什么了,就此罢手罢!”

俩人将法力一收,几乎在同时罢了手。

正当众人都轻吁一口气,以为争斗已过去时,谁知朱朱万兆飞身窜上前去,与万大老爷并肩站在一起,口气森寒地大声道:“不可如此!大老爷,您何必与这姓燕的废话!我们家族三人,再加上金家主三人,完全可以碾压姓燕的那三个混蛋!地灵水放在何人身上,用得着跟他商量吗!”

一旁的燕三娘闻言,启齿一笑,柔情脉脉望着万人杰,娇声道:“杰哥哥……”

纤纤玉手灵蛇般的滑入衣襟,摸在万人杰结实光滑的胸膛上。

万人杰被玉手抚摸得心中一个激灵,瞬间想起从前的旖旎往事,激情澎湃不可抑制,激动回应道:“三娘,杰哥我……啊,你!”

万人杰激情流溢的面容蓦然惨变,满脸不敢置信的神情。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燕三娘摸向他胸口的纤纤玉手忽然法力奔涌,五指尖尖如锋锐钢爪,直接洞穿了他的心房。

接着狠狠一拽!

万人杰惊骇发现,他活蹦乱跳的血淋淋心脏,竟然被燕三娘一把拽出来了!胸口出现一个血窟窿,热热的鲜血狂涌而出,万人杰的脸色瞬间苍白失血了。

此幕大出众人意料!

变生肘腋之间,众人来不及作何反应,燕三娘人影闪动,一蓬无影飞针无声无息激射而出,分袭万大老爷和朱万兆俩人。同时她的人就如箭矢般的激射而出,嗖地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燕三娘鬼魅般的出现在燕歌行身边,目光冰寒地看着万人杰,冷冷道:“万人杰!不要怪老娘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始乱终弃,无情抛弃老娘!当年你无情离开我时,我心中只有恨,没有爱。二十多年过去了,不要以为老娘还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对你一往情深,无怨无悔。你曾对天盟誓,你的心是老娘我的!如果你变心,甘愿死于老娘手下!今日,就是你践行誓言之日!”

万人杰七窍流血,惨笑道:“好……好…..我不欠你……”

话未说完,倒地而亡。

万大老爷目眦欲裂,本能的就想对燕三娘辣手反击,此时无影飞针灰光一闪袭到。早就凝神戒备燕歌行的万大老爷和朱长老面色一凛的单掌挥出,一股磅礴之极的法力将无影飞针卷起,远远摔了出去。再想反击燕三娘时,已经来不及了。

“燕三娘,无耻淫妇!你敢杀我儿,纳命来!”

万大老爷厉吼一声,目中血光闪动,就要给燕氏兄妹致命一击!

但他看见燕歌行的举动时,不禁心胆巨寒起来,匆忙住了手。

而就在燕三娘玉手插入万人杰心房,掏出其心脏的那一瞬间。

燕歌行心有灵犀,单手在腰间灵兽袋上一拂。

四道乌光飞泻而出,落地化为四头三阶巨蛙妖兽,粗壮四肢蹬地,跃跃欲试,虎视眈眈地虎视对面俩人人,似乎马上就要对万大老爷一方发起攻击的样子。四头三阶巨蛙妖兽,乃是相当于四名结丹后期境界高修的强大存在!再加上燕歌行三人,燕氏家族一方的实力处于绝对优势,足以镇压在场所有人了!

万大老爷瞪着燕歌行,略一沉吟,顿时什么都明白了,恍然道:“燕歌行,你真阴险毒辣,居心叵测啊!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二十年余前,御灵宗外事堂林长老在西州城失踪一案,是你燕歌行做下的吧!如此说来,你早就拿到‘九瓣分神诀’,也修炼过‘九瓣分神诀’,修炼出了四瓣分神,可以同时驱使四只三阶巨蛙妖兽了?”

作为“林中远失踪一案”的当事人,万大老爷记得清清楚楚。二十七年前,御灵宗外事堂管事长老林中远奉命来西州城,处置燕氏家族从“五友拍卖大会”拆分出去一事。事情尚未处置完,林中远托言“有密友找本座、有要事相商”为由,独自一人离开了万氏家族大院,从此不知所踪。御灵宗高层震怒,严令追查。因为有林中远带来办事的弟子作证,万大老爷和燕歌行等西州五老及其家族骨干分子都在拆分处置现场,林中远失踪一案便与他们脱离了干系。查来查去数月有余,并未查到任何有关林中远失踪的蛛丝马迹,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尽管如此,“林中远失踪一案”震惊整个西州城,闹得风声鹤唳,人人皆知。

万大老爷说出“御灵宗外事堂林长老在西州城失踪一案”,在场的除了王猛一无所知,其他人都心知肚明。但他们不明白的是,燕歌行与“林中远失踪”一案,究竟有何关系。

其实在万大老爷看来,事情变得非常简单了。

要知道,“九瓣分神诀”是御灵宗最顶级的功法,例不外传。燕歌行不但有此秘术,还将其修炼到“四瓣分神”的地步,没有二三十年之功,是无法办到的。显然,燕歌行二三十年前,就有“九瓣分神诀”了。而二十七年前,御灵宗外事长老林中远在西州城失踪。如果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当时,御灵宗和万大老爷都未怀疑“林中远失踪一案”与燕氏家族有关,那是因为燕氏家族骨干力量都在处置现场,即使想谋害林中远,也无力办到的。哪怕是现在,哪怕是万大老爷本人,仍然想不明白,燕歌行是如何谋害林中远,将“九瓣分神诀”弄到手的。

朱长老闻言,一脸惊愕,也紧张不安起来。

燕歌行既然杀了御灵宗的林长老,担心阴谋败露,势必会痛下杀手,将在场所有人都杀了灭口。否则的话,一旦燕歌行谋害林长老一事被传扬出去,御灵宗追究起来,天下虽大,再也没有燕歌行可以安身的地方了。

万大老爷面色阴沉,心思急转。此刻,他的想法也与朱万兆一样,知道燕歌行要痛下杀手,将在场的人都灭口了。但他并不太担心,打不过还可以跑,只要逃出黑水峪遗址,燕歌行和他的燕氏家族,就都完蛋了!

金利来和梅长河也面露惊愕,但随即却冷笑起来。他们当然也知道燕歌行会杀人灭口,他们的修为甚低,远不是燕歌行一方的对手,好像并不惊惧的样子。

王猛远远站在一边,面色平静如水,好像还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似的。

“万兄!你既然知道此事的原委了,那就不要走了,就永远留在此地吧!”

燕歌行目光冰冷,嘿嘿冷笑,道:“说起来,那确实是二十余年前的旧事了!但要怪也只能怪你万佳良老匹夫!如果不是你万佳良老匹夫为一己私利,强行拆散三娘和万人杰一对璧人,强令万人杰迎娶米氏新丧寡妇,借助米氏势力将燕某赶出‘五友拍卖大会’,怎会出现林长老被杀之事?你老匹夫不惜牺牲亲儿的终身幸福,只为多占燕某名下的二成股份,成为‘四友拍卖大会’牵头人!其用心何其毒也!否则的话,林中远那厮,如何有机会对三娘无礼?林中远那厮,禽兽不如,色胆包天,竟敢在我燕氏家族大院对三娘图谋不轨,被三娘亲手杀之!林中远死有余辜,何足道哉!”

“不过,燕某可未曾获得过‘九瓣分神诀’全本!燕某只是获得林中远身上的前四层秘籍罢了!虽然如此,对付你们几人,应该绰绰有余了!”

燕三娘闻言哽咽,双目盈泪,恨恨望着万大老爷,激愤地道:“万佳良!都是你这老匹夫,猪狗不如的老畜生!是你亲手毁了万人杰,是你亲手毁了老娘!如果不是你,老娘怎会被人侮辱,变成今日模样!”

万大老爷闻言,徐徐颔首,终于明白林中远是如何死的了。

二十七年前,燕三娘年轻貌美,内外俱佳,是远近闻名的大美女,但只有筑元初期境界修为,按道理是无法杀死林中远的。林中远托故与燕三娘幽会,并且得手。在他欲死欲仙的关键时刻,遭到燕三娘猝然袭击,当时就被生擒或者身死神灭了。

万大老爷冷冷道:“燕歌行,你不用虚言狡辩了!大丈夫敢作敢当!必定是你燕歌行贪图御灵宗的九瓣分神诀秘术,指使燕三娘色诱林长老,林长老不知是计,才被你兄妹俩人秘密杀害于燕氏家族大院的!我道为何林长老来西州城后,就突然失踪了,原来竟被你兄妹俩人谋害了!可叹林长老一世聪明,竟死于妇人之手,哀哉!”

“至于你说的将你排除出‘五友拍卖大会’一事,纯属子虚乌有,是你一面之词!事实上,是他们三老也不想与你共事了,才恳求老夫将你赶出五友拍卖大会的。若非你燕歌行性情阴险乖扈,赵兄、木兄和哥舒兄,又怎会不容于你?”

燕歌行面色一沉,似乎被万大老爷说中心事一般,口中却淡然道:“万佳良,你此时仍欲嫁祸燕某,用心何其毒也!但这又有何用!难道你认为,你还可以走出黑水峪么?”

万大老爷叹道:“如此说来,你是打定主意要将老夫等人,都留在此处了?”

燕歌行冷哼一声不说话,一旁的燕必行冷冷插话道:“不然,你老匹夫以为该如何呢?想走是走不了的!在刚才进入地宫的那处秘道上,我燕老三已经布下一道四阶防御法阵,将你们禁闭在地宫中了!如果不是四阶以上法阵大师,或者虚神境高修,就不用想破开禁闭法阵了!你们贪图地灵水,竟然都没有注意到,我燕老三一人落在你们后面很远了,在暗中布设禁闭法阵罢?以你们之能,是不可能将其摧毁的。要逃出去,就更不要妄想了!”

万大老爷闻言一惊,面色一下阴沉下来了。

当时他被地灵水吸引,确实没有注意到燕必行不在了。素闻燕必行是一名阵法师,修为不高,在燕氏家族也不是燕歌行之下第一人,此次黑水峪之行燕歌行带上他,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万大老爷神识一扫而出,果然发现大石坪与下行隧洞相接之处,被一道似有似无的诡异灵力隔离开了,想必就是燕必行口中的一道四阶法阵!

大石坪内天地灵气颇为浓郁,如果那道禁闭法阵能自行吸纳灵能的话,以他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的确无法强行将其击毁,破困而出的。

万大老爷的脸色,顿时发白起来。

他身边朱长老也发现了此点,但并不害怕,反而怒极冷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