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同样吃了一惊!

不过仍然表情漠然,冷眼旁观。

只要有穿云弓在手,他就无须害怕什么。在场的这些人,包括燕歌行和万大老爷在内,都无法对他构成威胁。大家好说好散,按照约定平分宝物,他自然无话可说。如果他们想独吞宝物,他可不会善罢甘休了。如果他们不但想独吞宝物,还想将其他的人杀了灭口,那就是他们自己找死了。

燕歌行突然亮出底牌,要对万氏家族和金氏家族两方的人动手,将他们全部除去,独吞地宫中的宝物,显然是高估了他自己,低估了其他人了。应该说,燕歌行对他和他手中的穿云弓,还是很忌惮的。燕歌行之所以敢突然亮出底牌,大概是认为燕三娘对他投放带毒的小虫子,已经凑效了的缘故吧!虽然不知道那种小虫子是何物。他猜测,应该是一种很厉害的毒物,不然冰血朱蛤丹不会有那么剧烈的反应了。

当然,燕歌行算计之深,也让他颇感惊讶!

大概在来黑水峪遗址之前,燕歌行就将一切都算计在内了。看得出,燕歌行对他很忌惮。不然,燕歌行不会故意安排他和燕三娘俩人一组。燕三娘在来黑水峪遗址途中,对他百般挑逗,色相相诱,不过是燕歌行早就算计好的计谋中的一步而已!燕三娘将她自己脱得一无所有,并不是突然骚性大发,渴望与他发生男女之事,而是按计行事而已!

后来,燕三娘突施辣手,将万人杰暗算致死,应该也是燕歌行早就安排好的。

看来,此前他真的误解燕三娘了。燕三娘也是能伸能屈、心狠手辣之辈。不然御灵宗的林长老和她的老情人万人杰,就不会死在她手里了。如果他身上不是有冰血朱蛤丹,哪怕他能抗拒燕三娘的肉身诱惑,也必然被带毒的小虫子控制住,最后难逃被她杀死的厄运。

至于御灵宗外事堂管事长老林中远失踪一事,尽管燕歌行和万大老爷只说了寥寥数语,王猛心思也颇慎密,大致能猜出个大概来了。必定是燕歌行不忿他在“五友拍卖大会”中的股份被万大老爷强行剥夺了,早有报复之心。万大老爷之所以能剥夺他的股份,倚仗的是御灵宗的势力,燕歌行对御灵宗恨之入骨,也就可以理解了。

所谓“无巧不成书”。

恰好这时,御灵宗的管事长老林中远看上了年轻貌美的燕三娘,强行占有了燕三娘的身子。燕歌行知道后,并未声张,而是将计就计,令燕三娘引诱林中远,将正行苟且之事的林中远杀死,夺取了林中远身上的“九瓣分神诀”秘籍。或者突施暗算,将身受重伤的林中远生擒,对林中远神识搜魂后,获得了“九瓣分神诀”秘籍。此事已经过去二十余年了,不管林中远是当场被杀,还是被生擒,现在应该都不存在了。

不过,此事与他无关,他自然不会盘根究底的。

燕歌行安排下的燕必行,也大出他的意料。当众人发现地灵水,一窝蜂涌向地灵水时,他曾朦朦胧胧感觉到,有一人不但没有往前冲,反而身影模糊的突然消失不见了。

原来,那人就是燕必行!

他竟乘众人不备时,偷偷将地宫封禁起来了。

显然,燕氏家族一方与万大老爷一样,也早有独吞地灵水的打算。

而这时,燕三娘也想到了王猛,目光冰冷地望来,对王猛冷笑道:“铁头!你就不要妄想用落日神箭,对付我兄妹三人了!你小子很不错,很有定力!老娘美色当前,你竟然不受老娘赤身诱惑,连老娘都不得不佩服你了!你可以感到自豪!因为没有人能在老娘赤身诱惑面前,仍然坚守本性,不心急火燎冲上来和老娘办事的!你很不错!是第一个不上老娘当的人!”

“但你也不要以为,不被老娘诱惑,就没有事了!你中了老娘亲手释放在你身上的两只无影灵蛊!那两只灵蛊,可是老娘向蛊术高人献身过无数次后,才得到的,灵验无比,屡试不爽!任何人都难逃被其控制!如果你敢不遵老娘号令,妄动法力反抗,老娘只消一道密咒,你就会身中蛊毒,全身灵脉被封,一点法力都提不起来的!老娘还可以明白告诉你,这种蛊毒无药可解,你就不要妄想以法力抵抗蛊毒袭击了,那只能死得更快!”

“不过,你身中无影灵蛊还不要紧!只要你乖乖听话,老娘不但不杀你,还有天大的好处给你!”

王猛闻言,大惊失色,顿时呆滞住了。

他这才知道,原来他体内的那种细微小虫子,居然是无影灵蛊!

王猛大为恐慌起来,愤怒大叫道:“燕三娘!你怎么可以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对付在下?在下可从未得罪过你!怪不得那一阵在下心痒难耐,原来是你这妖妇给在下种下了蛊毒!你究竟想怎样?还不赶快拿出解药,给在下解毒!不然,在下做鬼也不放过你!”

“哈哈哈……”

燕三娘仰天狂笑,花枝乱颤,连眼泪都笑出来了,“老娘拿出解药,给你解毒?哈哈哈……铁头,你小子身躯很特别,肌肉鼓鼓,老娘很喜欢。你还是处男,老娘很想尝尝鲜的!你放心,只要你好好服侍老娘,老娘不但不杀你,还会好好待你,和你共享人间极乐!哈哈哈……”

“你……”

王猛气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了。

燕三娘对面朱长老见此,满脸怒容,厉声呵斥道:“燕三娘!你这个不要脸的妖妇!你竟敢当着众人的面,和铁头那小子勾勾搭搭,卿卿我我!现在想必骚性大发了罢!不知羞耻的东西!”

燕三娘俏脸一板,呵斥朱长老道:“朱万兆!老娘一生如何行事,有必要向你朱万兆解释么?你朱万兆老贼,不是也想和老娘勾勾搭搭,吃老娘豆腐吗?哼!老娘看你年老色衰,都一把老骨头了,没有丝毫兴趣,不爱搭理你而已!不然,你老东西早就是老娘裙下之臣了,怎敢如此对老娘说话!”

朱万兆老脸一红,羞愧得说不出话来了。

看样子他确实勾搭过燕三娘,只是燕三娘没有看上他而已!

燕必行与燕三娘不一样,他早就看王猛不顺眼了,对燕三娘道:“三娘!铁头那厮,可不是一般人物!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好!既然他已经中了蛊毒,还是早点将他解决吧!为兄见他如此生龙活虎的站着,好像没事的人一般,为兄总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担心会出大事!万一他没有中蛊,我们三人都会死在他的落日神箭之下的!”

燕三娘对王猛的身体恋恋不舍,正想将来好好享受一番,自然不肯听燕必行的了。燕三娘道:“三哥放心!三妹下蛊近二十年,从未失手!三妹自有分寸,三哥不必担心!”

燕必行见此,心中忐忑不安,总觉得王猛是一大威胁。他知道燕歌行才是燕氏家族的真正话事者,燕三娘什么事情都听他的,就对燕歌行道:“大哥!对铁头这厮如何处置为好?三弟听你的!”

燕歌行一贯谨小慎微,略微沉吟了片刻,果断对燕三娘道:“三娘!眼下危机四伏,咱们须小心行事!铁头此人事关我兄妹三人的生死安危,不可不谨慎行事!如果你舍不得铁头的肉身,想好好享受一番,那好办!将他毒昏过去。待我们处置完万佳良和金利来,你再为他解毒不迟!此后,铁头任由你处置,为兄并不过问!三娘,你意下如何?”

“既然大哥如此说了,小妹就听大哥的。”

燕三娘收敛笑容,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啊”

王猛忽然惊叫一声,身躯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气喘吁吁,脸色青白不定,明显中了巨毒了。这种巨毒很可怕,王猛虽然没有被毒死,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了。

“唔!很好!三妹,你为为兄除去心头大患,为兄就放心了!”

见铁头的反应与身中蛊毒的症状一模一样,毫无二致,燕歌行大为满意,点了点头,道,“三妹!你为燕氏家族立下不世大功,大哥不会忘记你的!此间事了,为兄倾尽家族之力,全力助你修炼!只要将地宫中的宝物全部拿到手,三妹就是想进阶到虚神境界,也不难办到的!为兄会全力支持你的!”

燕三娘闻言大喜,抱拳道:“三娘多谢大哥关照!”

燕歌行点了点头,目光看着万大老爷、朱长老和金利来等人,徐徐道:“你们应当知道,燕某不是心狠手辣之辈,不想屠光你们!只要你们老实听话,按照燕某的吩咐,种下无影灵蛊,从此臣服燕某,燕某也不是不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的!无影灵蛊是何物,相信你们都知道的吧!种下无影灵蛊,只要老实听话,燕某将及时赐予辟毒灵丹,你们按时服下秘制灵丹防止蛊毒发作,便可相安无事了。否则,一旦蛊毒发作,各位将生不如死,承受灵脉尽毁、全身溃烂而死之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纵有亿万家财,功臻化真,又有何用!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吧!”

众人闻言大惊,面面相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