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毕竟人都是有野心的,金利来也不例外。

在西州城,金利来是富甲一方的土豪,仍未摆脱各大修仙大家族的算计和欺压,仍需四处讨好,八面玲珑,深思熟虑,精心算计,才能维系人上人的日子。自从投入五圣教后,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忽然有了一种大翻身的感觉,可以颐指气使,唯我独尊。

这种感觉,真实美妙之极!

金利来沉下脸,鹅行鸭步来到万大老爷面前,脸上浮现出一丝鄙夷和不屑,冷笑道:“万佳良!本座平时对你恭恭敬敬,礼让三分,不是本座畏服于你,对你敬佩的五体投地!而是为了收服你,让你丧失警惕,不得不如此罢了!其实本座从来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在本座眼里,你贪婪愚蠢,鼠目寸光,何足道哉!本座设计将你和燕歌行引来黑水峪,就是为了收服你们!如今你已是我阶下之囚,生杀之权操之于我。如果你肯跪下,对本座行跪拜之礼,本座可以饶你一条狗命!但自此之后,你就是我五圣教西州分舵下一名护法了,对本座忠心耿耿,不得有任何违逆!不知你是否愿意!”

万大老爷闻言,惊怒交加,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原来金利来才是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作为西州城最大修仙家族的家主,他一向看不起金利来,觉得此人四处逢迎,八面玲珑,看似聪明睿智、精明过人的样子,实则奴性十足,毫无骨气!他哪甘被金利来这样的小人控制和奴役?

万大老爷不要命的强行运转法力,想对金利来发出临死前的最后一击。结果他浑身法力未运转起来,反而瞬间被蛊虫反噬,面色迅速由乌青转为乌黑,无力地委顿于地。

万大老爷顿时泪下如雨,老泪纵横,知道自己终于玩完了!

“万佳良!你虽中蛊虫之毒,没有本座之命,你是死不了的!”

金利来冷笑道,“你只要你臣服于本舵主,本舵主可以在圣姑面前为你美言,保你为本舵护法。本舵护法位高权重,在西州分舵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不枉你一生了!”

说完此语,金利来冷冷看向燕歌行,以居高临下地口吻,煞有介事地道:“燕歌行!如果你臣服于本座,对本座行跪拜磕头之礼,本座可以饶你一条小命!目前我五圣教徐图恢复,正是用人之际。本座可以法外开恩,晋升你为本舵护法。须知本舵护法地位崇高,仅在本座一人之下!你入了五圣教,有我五圣教相助,要突破虚神初期境界,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不知你意下如何?”

燕歌行神色古怪地看着金利来,不知金利来哪里来的勇气和自信,竟敢对他颐指气使、大言不惭,好像他不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而是毫无反抗之力的筑元境修士。尤其当他听到金利来说,让他对其行跪拜之礼时,燕歌行杀机大起,已把金利来当作必杀之人了。

燕歌行怒极而笑,不屑道:“金利来!就凭你那点道行,也敢在燕某面前大言不惭,让我燕歌行对你行跪拜之礼?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刚才燕某说过了,要给你们一条生路。但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燕某了,燕某只好成全你了!”

燕歌行自信,也别说金利来一人了,哪怕金利来、梅长河和朱万兆三人齐上,以他一人之力,就可以将他们轻松诛杀了!

至于毫无反抗之力的万佳良,那是必死无疑的。

现场就只剩下铁头一人了。

铁头此人颇为神秘,不知来自哪里,有何师承。可怕的是铁头天生神力,能开穿云弓,射杀三阶妖兽,是他此行的劲敌,也是他此行最忌惮的人。幸亏铁头中了三娘的无影蛊虫,同样失去了反抗之力。为防消息走漏,不能留他活口了,可以信手将他杀死!

可以说,万佳良被朱万兆暗算后,最大的威胁已经除去,他燕歌行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虽然金利来自陈是五毒教西州分舵舵主,那又如何?金利来才刚刚突破结丹初期境界不久,法力低微,不是他们燕氏三人中任何一人的对手。

不要以为他投入五毒教了,就不敢杀他了。

须知五毒教在修仙界的名声极其恶臭,素有“魔教”之称,是公认的“修仙界公敌”的存在。将金利来诛杀了,为修仙界除去一大害,还能获得“杀妖除魔”的美名,实是对整个修仙界都是有大功的事情!

将他们都诛杀了,他就是西州城最大的修仙大家族的当家人了!

完全可以取代万佳良在西州城的地位。

回去后,他可以对外宣称,他们在荒域觅宝时,遭遇到高阶妖兽的袭击,万佳良等人与他们都走散了,不知去了哪里,生死不知。为了将理由编得更加完美可信,他还可以让燕三娘和燕必行改头换面,逃往外地隐居,他独自一人回到西州城。荒域本是妖兽活跃的地盘,同去觅宝的众人死于妖兽之口,也是可信的事情。历次去荒域杀妖取丹者,鲜有不陨落几人的。他们去荒域觅宝,那是更加危险的事情,多死几人,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尚未等燕歌行动手,对面的金利来突然一掐诀,身上乌芒暴涨,数条章鱼触手般的黑雾从暴涨暴涨乌芒中伸展出来,张牙舞爪,前后伸缩不定,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漆黑如墨的乌芒之中。与此同时,五团幽幽绿光从乌芒中飞射而出,落地化为蛇、蝎、天蛛、蜈蚣和蟾蜍妖兽,身上绿雾翻滚,妖异怪眼狠狠瞪向对面的燕歌行三人。

这五头绿色怪兽都有二三丈大小,赫然都是三阶妖兽!

其身上的滚滚绿雾弥散而出,向四面蔓延而去。

腥臭之气大起!

见到这一幕,燕歌行身边的四头巨蛙妖兽一惊,露出畏惧忌惮之色,眼神一缩,不由自主的慢慢向后畏缩溃退,好像非常畏惧那五头绿色怪兽的样子。

燕歌行修炼过“九瓣分神诀”,与巨蛙妖兽心神相通,血脉相连。他瞬间感觉到了巨蛙妖兽的惊惧,同样眼神一缩,脸色大变,骇然道:“五毒虫!这是五毒教的五毒虫!金利来,你竟有此物!你真是五毒教余孽!”

燕三娘和燕必行闻言,面色一寒,露出惊惧不安的神色。

故老相传,五毒教培育的五毒虫,可不是一般的毒虫!五毒教将无数毒蛇、蝎、天蛛、蜈蚣和蟾蜍妖兽圈养在一起,任其互相撕咬吞噬,最后剩下的,据说是最剧毒的毒虫,毒虫之王,五毒教众称之为圣虫,其毒性之烈,冠绝一时。

毫无疑问,那五头全身绿雾翻滚的怪兽,都是冠绝一时的毒虫,毒虫之王!

三阶毒虫妖兽,乃是相当于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的强大存在!

哪怕他俩人都是结丹境高修,在五头毒虫面前,都难逃一死!

金利来将对面三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冷冷道:“本座早就说过了,本座是五圣教西州分舵舵主!你等只有虔心臣服,才有活命机会!在来黑水峪遗址途中,本座给你们每人分发了一件狼衣!那狼衣里面,可是大有名堂的!本座在你们每人的狼衣里面,都亲手放置了本教圣姑亲自豢养的傀儡蛊虫!可惜你燕歌行和万佳良俩人,警惕性极高,护体法力凝厚无比,本座放置在狼衣内的傀儡蛊虫,竟然无法侵入你们俩人体内!本座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让朱副堂主用蛊毒飞针暗算了万佳良,然后放出五毒圣虫,迫使你们臣服!别看这五头圣虫只是三阶妖兽,以其冠绝一时的巨毒,即便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也未必是其对手!本座要对付你燕歌行一人,并不是太难的事情!燕歌行,你还是乖乖投降吧!”

燕必行见此,再无此前的骄慢之心了,只是弱弱的道:“金利来!按照你的说法,难道我燕老三和三娘俩人,都中了你放置在狼衣中的傀儡蛊虫之毒了?”

金利来点了点头,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那是必须的!你们的狼衣,本座亲手发放,又亲手收回。哪件狼衣中的蛊虫仍在,哪件狼衣中的蛊虫已消失无踪了,本座岂不一清二楚?不止是你燕老三和燕三娘,便是铁头和万人杰俩人,都中了本座亲手放置的傀儡蛊虫!本座可以感应到它们,此刻正挚伏在你们体内!可惜万人杰这小子被燕三娘杀了,不然本座麾下,又多了一名结丹境高修了!”

燕歌行心思电转,顿时想起一件可疑的事情来,问金利来道:“金利来!难道前次与你同来黑水峪遗址的祁维仁,不是暴病而亡,而是死于傀儡蛊虫之毒了?”

在西州城,当燕歌行听说祁维仁“暴病而亡”时,根本就不相信。

要知道,祁维仁乃是结丹中期境界高修,岂会像普通凡人那样暴病而亡?

当时燕歌行就怀疑,祁维仁之死,其中必有蹊跷!

金利来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祁维仁这厮,不知好歹,死有余辜!在黑水峪时,祁维仁已臣服于本座,对本座行了跪拜大礼。可他回到到西州城后,就反悔了,想叛出本教!祁维仁用法力将本座亲自种下的傀儡蛊虫包裹起来,妄想以秘术将其摧毁。结果遭到傀儡蛊虫反噬,导致傀儡蛊虫毒发,祁维仁当场死于非命!本座将此事真相告知于你们,就是要让你们明白,一旦皈依本座麾下,再想出尔反尔、叛出本教,只能死路一条!燕歌行,你既然问到此事,本座就以祁维仁为例子,给你一个教训吧!”

“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将来我五圣教一统天下,席卷西州,祁氏家族将成我五圣教公敌!祁氏家族满门,都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我五圣教必将灭掉万氏家族和祁氏家族满门,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