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听到金利来如此说法,燕三娘大惊失色,神识在身上一寸寸慢慢搜索过去,结果果然发现两只透明细小如微尘的蛊虫,潜伏到了识海和丹田附近,燕三娘也算是养蛊的行家了,不禁脸色惨变!原来不知不觉中,中了金利来的计了!当时她只想对王猛下蛊,未曾提防反被金利来下蛊了!

燕三娘又惊又怒,喝道:“金利来!怪不得老娘搔痒难耐,原来被你下了蛊!老娘自认玩蛊老手了,竟栽在你手里!老娘决不做你金利来傀儡!老娘跟你拼了!”

立刻运转法力,拼死给金利来雷霆一击。不料,法力尚未提起来,燕三娘忽然惊叫一声,满面痛苦的猛然栽倒在地上,全身瘫软,竟然一丝一毫法力都提不起来了!

燕三娘面色迅速发黑变青,显然中了巨毒了!

见到这一幕,旁边的燕必行惊悚万分,双股战栗,再也没有勇气反击金利来了。

燕歌行也呆住了!

面色渐渐发白起来。

数百年前剿灭五毒教之战,他也偶有耳闻。五毒教教主万毒老祖已臻化真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深不可测。毒虫豢养冠绝一时。凭借豢养的五头巨毒毒虫,以一人之力力敌御灵宗、清溪派、玉真门、北冥派和神剑门等门派数十名化真境大修士而不败。双方混战数十年,各门各派修士付出上百名化真境界高修的惨重代价,才击败五毒教,剿灭了万毒老祖。

各门各派损失惨重,尤其是当时的顶尖修仙门派玉真门,损失更甚,惨不忍睹。自那一战后,玉真门化真境高修陨落无数,竟慢慢衰落下来,沦为中小修仙门派。自那以后,修仙界倒也风平浪静,再无五毒教荼毒人间的消息传出来了。不想今日在黑水峪中,五毒教竟然死灰复燃,突然现身了!

从其在西州的布局来看,五毒教确有卷土重来、再次祸乱修仙界之势!

眼下,五毒教麾下的金利来、梅长河和朱万兆三人,修为不高,较他相距甚远,不是他的对手。可金利来释放出来的五头三阶毒虫妖兽,每一只都可力敌一名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他和他苦心豢养二十多年的四头三阶巨蛙妖兽,远远不是对方五头三阶毒虫的对手。

要知道,当年万毒老祖手下的每一只毒虫,都是可以力敌一名化真后期大圆满境界大修士的恐怖存在,万毒老祖以此称霸修仙界数十年,在紫云大陆上掀起无尽腥风血雨,并不是偶然的!

燕歌行沉吟良久,自忖以他一人之力,不可能战胜金利来三人和五头三阶毒虫,绝望的目光向铁头望去。如果铁头没有中蛊虫之毒,事情还有挽回的可能。如果铁头有反击之力,凭他手中的穿云弓和落日神箭,可轻易诛杀金利来手下的五头毒虫。一旦那五头毒虫被诛杀,便可力挽狂澜、反败为胜了。

可惜的是,他的神识扫视过铁头的身体,发现铁头身上,确实有蛊虫存在。铁头也中了蛊虫之毒,此刻正瘫倒在地上,好像提不起一丝一毫法力来了。

燕歌行不禁一声浩叹!

想不到他燕歌行聪明一世,竟然败在金利来这样的小人手下!

对面的金利来一见此情景,立刻就明白燕歌行在想什么了。燕歌行绝望之下,似乎对铁头抱有幻想,如果铁头以穿云弓和落日神箭反击,还真有翻盘的可能!

但铁头怎么可能还有反击之力!

要知道,他放置在铁头身上的傀儡蛊虫,那可是五圣教圣姑梅夫人亲手豢养的蛊虫!前次他率领吕斌、熊其五、祁维仁和沐天赐等人来黑水峪,也在狼衣里面放置了傀儡蛊虫,结果那几人全部中招,无一幸免。沐天赐居然还想反抗,被傀儡蛊虫之毒当场杀死。

圣姑曾曾经当面告诉过他,傀儡蛊虫极其厉害,只要被其侵入体内,哪怕化真境大修士,都难逃厄运!熊其五只是结丹后期境界高修,吕斌和祁维仁俩人是结丹中期境界修为,无一幸免,全部被傀儡蛊虫钻入体内。被轻易控制了。熊其五和吕斌是帮派组织的首脑人物,表面上气势汹汹,其实非常怕死。被傀儡蛊虫控制后,不得不乖乖投入五圣教,沦为他麾下的帮众。

万佳良和燕歌行俩人没有中傀儡蛊虫之毒,那是因为这两个老家伙老奸巨猾,极其小心谨慎,警惕性极高,在来黑水峪途中全程法力护体,那几只蛊虫被阻挡在肉身之外。铁头是与燕三娘一起过来的,以燕三娘的尿性,肯定在半途中饥不择食,和铁头成了好事,俩人男欢女爱下,哪里想得到其他?何况铁头还只是筑元初期境界修士,自然不能与万佳良和燕歌行俩人相提并论了。

傀儡蛊虫要钻进铁头体内,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事实上,他在铁头体内,也感应到了傀儡蛊虫的存在!

要知道,他在收回铁头的狼衣时,就谨慎地检查过了,没有发现里面还剩下有傀儡蛊虫存在。为防万一,他还用神识扫视过铁头的肉身,铁头肉身坚实紧密,神识很难透入进去,那不过是铁头修炼了“铁骨神功”的缘故。但他能感应到两只蛊虫已钻入铁头体内,这就足够了。

只要进入铁头肉身之内,傀儡蛊虫在他神识驱使下,随时可以释放出无药可解的傀儡蛊毒。要解决铁头,可谓是最不费力的事情了,仅仅一道神识过去,一切搞定!

不过,金利来也是极其小心谨慎之人,觉得到了解决铁头的时候了。解决了铁头,燕歌行最后的希望破灭,无奈之下,不得不选择向他屈膝投降。

虑及此点,金利来面色一沉,吩咐梅长河道:“梅长老!去将铁头身上的司马令和培元丹,都取回来!那枚司马令,乃是教主大人颁下敕令,必欲得到之物!如今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其缴获了,乃是大功一件!教主大人必有重赏!”

梅长河应了声是,向王猛走去。

梅长河目光阴鸷看着委顿在地的王猛,戏谑道:“铁头兄弟!你知道为何舵主大人如此信任你,将大威力杀器穿云弓和落日神箭放在你手里,还给你巨量培元丹,而不是直接弄死你,夺取你身上的司马令吗?”

“司马令?”

王猛面色骇然,有气无力地辩白道,“梅长河,为何你和家主都认为,在下身上有司马令?司马令是何物,在下并不知情。莫非梅长老和家主都误会了,将在下看成其他什么人了吗?”

“哼”

梅长河冷笑一声,冷冷道:“铁头!不要以为你隐藏得很深,没有人知道你的秘密!你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吧,在你来西州城前,本教圣姑已将你的绘像,传过来了?我们虽然不知道你是谁,是何师承来历,但我们知道,司马令就在你身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蒙混过关么?”

王猛吃了一惊,脸色青白不定起来,愤怒地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在下刚到西州城,守卫北门的张统领都不知道在下是谁,就向在下推荐城中金府,让在下去应聘护院修士一职。而家主也愿意以三瓶培元丹的高价,招聘在下。原来这都是你们的阴谋诡计!”

当时王猛来到金府时,确实未曾想到,金利来会全盘接受他的要求,给他三瓶培元丹,还不要他签订血契之誓,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他是谁,早就想暗中谋害他了,自然不会和他签订血契之誓了。

他们从未想过要遵守血契之誓,如果签订血契之誓,那是要遭到反噬的!

当时他还以为,是他展示了过人的修为和战力,金利来看在他轻松击败李煜和洪涛的份上,才对他另眼相看,宠信有加的呢!看来,他还是高估他自己了!

正在与燕歌行对峙的金利来闻言,卖弄似的解释道:“铁头,你如此想,就大错特错了!那时,本座并不知道你是本教通缉的要犯!直到你轻易击败李煜,本座才惊奇发现,原来你就是窃走本教要物司马令的重犯!本座不惜巨量培元丹,也要将你留在身边。本座之所以迟迟不对你下手,不过还不到最佳时机而已!其实本座的目的有二。一是利用你诛杀三阶妖兽,让本座安全来到靖边城。二是让万佳良和燕歌行俩人下定决心,在兽潮危急缓解时,来黑水峪觅宝!本座早已就计划好了,要在黑水峪拿下你们几人,这才如此容忍你的,明白么?”

“不然,你以为你铁头是谁,本座会如此竭诚对你?想都休想!”

王猛恍然大悟,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看来金利来这个家伙,还真能隐忍啊!

五毒教是他的家族世仇,他却投靠了五毒教。自己明明是他要擒拿的“要犯”,他隐忍了两个月,一直拿自己当兄弟对待,这份隐忍功力,可不是一般人能修炼出来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等他安排好了一切,直到现在才对自己下手,计划周密,滴水不漏,颇有高人风范,让人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