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面色惊骇,但仍然不敢置信地道:“金利来!你确能隐忍!就算你早有阴谋,你就不怕在下带着穿云弓和落日箭跑路,让你鸡飞蛋打吗?”

“不必担心!”

金利来面色森然,智珠在握的傲然道,“本座虽不知你铁头姓甚名谁,来自何方。但本座知道,你四处飘荡,居无定所,必然极缺修仙资源,才来西州杀妖取丹的!本座算无遗策,怎会鸡飞蛋打!将穿云弓和落日箭放在你身上,又给你巨量培元丹,不为别的,只为解除你的戒备心理而已!本座阅人无数,怎会在你铁头身上出错!俗话说得好啊,将欲取之,必先与之!本座要拿回司马令,拿回穿云弓和培元丹,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现在你身中巨毒,毫无反抗之力了,本座暂时放在你身上的东西,不是毫发无损的全拿回来了吗?难道你真以为,本座会大度到如此地步吗!”

“原来如此!”

王猛这才恍然大悟,很多以前想不通的事情,现在都豁然开朗了!

原来他的一切,都在金利来的算计之中。

进入金府之初,金利来认出他是五毒教的“通缉犯”,但见识了他制服御灵宗弟子的手段,自觉无必胜把握,不敢贸然对他下手。金利来也没有预料到,他竟然能开穿云弓。但为了维护其霍然大度、对他信任有加的假象,只好忍痛同意他暂时握有穿云弓和落日神箭了。金利来并未就此罢休。因为他早已设下毒计,要将万大老爷等人,在黑水峪遗址中,一网打尽!如今不过再加上了他王猛而已!

虑及此点,王猛唏嘘不已,叹道,“金利来!在下听闻,你祖上数十人死于五毒教之乱,还以为你是英雄之后,值得在下信任!又见你完全满足了在下的修炼需要,这才一心一意,跟你来靖边城的。不想你是如此阴险歹毒之人!”

“本座阴险歹毒?呵呵!须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金利来得意洋洋地冷笑道,“本座虽是结丹境高修了,但对你的铁骨神功秘术,颇有兴趣!你老老实实,将司马令和铁骨神功秘术,一并交出来罢!本座可以破例考虑,放你一条生路!不过你也只能如此做了,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梅长河踌躇满志,施施然来到王猛面前,傲然吩咐道:“铁头!快将司马令、穿云弓、培元丹和铁骨神功秘籍,都交出来!不要让本护法亲自动手。不然,你有吃苦头吃了!”

王猛苦笑道:“在下遇见过好几个梅姓的。没有一人是善茬。梅长老,你要的东西,都在在下储物袋里,你自己拿吧。在下身中巨毒,无法将它们拿出来的。”

梅长老闻言,目中厉芒一闪,手影晃动,一把扯下王猛腰间储物袋。随即运起法力,就想将储物袋直接撕开,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但就在此时,让他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

王猛手影一晃,突然扼住了他的咽喉!

梅长河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不禁心胆俱寒,亡魂直冒!

梅长河连忙运起法力反抗,无奈王猛手上劲力之大,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结果他磅礴法力尚未涌出,护体法力也颇不弱,仍然被王猛牢牢扼住了咽喉,并以截脉秘术封住了全身灵脉,他一丝一毫法力,都提不起来了!

梅长老喉咙中,发出“咕咕”怪叫,双目凸出,老脸逼得通红,挣扎的双手无力软瘫下来。

王猛单手提起梅长河,目光冰冷的看向金利来,冷笑道:“金利来!你真以为在下毫无还手之力了,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夺走司马令吗?恐怕并不如此吧!”

此幕大出众人意料!

“铁头……你、你未中傀儡蛊毒!”

金利来脸色大变,大大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骇然道:“这怎么可能……”

此事,太出乎金利来的意料!

先不说铁头是不是中了燕三娘的无影蛊虫,单凭挚伏在铁头体内的两只傀儡蛊虫,就可以轻松制服铁头的呀!一旦铁头妄用法力,那两只傀儡蛊虫应该释放巨毒,将铁头毒倒在地才是啊!

为何铁头运起法力扼住了梅长河喉咙,却安然无事,没有被傀儡蛊虫之毒毒倒?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金利来心中大凛,本能感到一种致命威胁,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他旁边的朱万兆见此,也大吃一惊,满脸不可思议的情形!

金利来在狼衣中释放傀儡蛊虫,乃是他亲眼所见的事情。事后,金利来还亲自检查过铁头身穿的那件狼衣,明明发现那两只傀儡蛊虫已经不存在了。他也偷偷扫视过铁头的肉身,明明发现那两只傀儡蛊虫,已钻入铁头体内了啊,为何铁头妄用法力,竟然安然无事?

金利来和朱万兆俩人都不敢相信,他们亲眼目睹的一幕,居然是真的!

不过,他们不敢相信也不奇怪,因为打死他们也想不到,铁头体内,竟然会有冰血朱蛤丹这样的异宝!毫无疑问,此前王猛中毒倒地,不过是配合燕三娘演戏而已!

王猛之所以在燕歌行摊牌的时候不以穿云弓反击,不过是因为,他没有到摊牌的时候而已!

因为王猛突然发现,金利来才是最可怕、最危险的敌人!

在金利来摊牌前,他不知金利来的底牌是什么,自然不敢随意摊牌了。

要知道,燕歌行摊牌后,扬言要将万氏和金氏的人全部杀了灭口,金利来不但不害怕,不但不惊慌失措,反而从容镇定,冷笑不已。金利来是何种人物,王猛还是颇为了解的。金利来聪明睿智,做人做事都很有一套。如果他没有倚仗,不可能如此从容镇定的。

除此之外,至少还有两点,也让王猛疑心大起!

要知道,前次金利来与熊其五和吕斌等人来黑水峪遗址觅宝的时候。仅凭他与梅长河俩人之力,无法压制结丹后期境界的熊其五和吕斌等人的。熊其五和吕斌是帮会组织头目,以他们的尿性,一旦在遗址中发现宝物,不可能不当场抢夺的。吕斌既然敢在西州城抢夺祁维仁的黑殍花,在黑水峪遗址中,自然更加肆无忌惮了。然而,熊其五和吕斌俩人没有抢夺其他人的宝物,显然是被更厉害的人物压制住了!

王猛猜测,压制熊其五和吕斌的人,只能是金利来!

以金利来和梅长河的修为,不足以压制熊其五和吕斌俩人,必然还有其他手段。

其次,燕三娘说得清清楚楚,她只释放了两只无影蛊虫。而王猛身上,却有四只蛊虫。既然剩下的那两只蛊虫不是燕三娘放的,只能是提供狼衣的金利来了。

金利来在狼衣中释放蛊虫,可见其居心,是极其恶毒的!

金利来不摊牌,他哪敢贸然摊牌呀!

虑及此点,王猛索性撤去包裹那几只蛊虫的法力精元,任由燕三娘的无影蛊虫释放巨毒,将他毒倒在地。并以神识控制冰血朱蛤丹,让其无法解毒。

结果不出王猛所料,在场所有人,都被这一幕蒙住了!都以为王猛身中蛊毒,毫无反抗之力,而未将注意力放在王猛身上。

哪知突然间,王猛突然摊牌,出手制住了梅长河!

惊慌之下,朱万兆本能的就想出手击杀铁头,但铁头徒手扼住梅长河喉咙,将梅长河挡在身前,他投鼠忌器,不敢妄动,同时也说明圣姑传来的消息准确无误,铁头至少有结丹初期境界修为了,才能做到此点的!否则,一名筑元境修士要想徒手扼住结丹中期境界的梅长河喉咙,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他悍然对铁头发出攻击,梅长河首当其冲,就必死无疑了。

朱万兆知道,梅长河是圣姑梅夫人的族叔,在教中地位极高,他虽为五圣教西州分舵副舵主,也不敢擅杀梅长河的。否则,一旦消息传回五圣教,圣姑追究起来,他朱万兆就完蛋了!

他哪能不知,圣姑对于姓祝的,可是没有好脸色的!

对面的燕歌行见此大喜,兴奋地大喊道:“铁头兄弟!你真是好样的!真让燕某刮目相看啊!铁头兄弟,赶快掐死梅长河!用穿云弓射杀金利来的五头毒虫!只要那五头毒虫死了,区区金利来,何足道哉!燕某一人,就可以将他们全收拾了!铁头兄弟,此次你救了燕某一命!燕某不会忘记你的救命大恩,必有厚报!”

他对面的金利来见此,惊骇欲死,不明白为何傀儡蛊虫明明已进入铁头体内,铁头竟然还能运转法力,一把扼住梅长河的咽喉。此前他就感应到了,铁头护体法力极其强悍,乃是不弱于结丹境的强大存在,这也与圣姑传过来的消息相符。圣姑说铁头至少是结丹初期境界修为了,他在无把握的情况下,一直未对铁头动手,强行夺回司马令。

不过,铁头周身弥散出来的法力精元气息,明明只有筑元初期境界的样子啊!

开始他还以为,铁头周身凝炼之极的护体法力,不过是修炼了铁骨神功的缘故,他还想让铁头交出铁骨神功秘籍呢!谁知铁头不但有神奇莫测的铁骨神功,居然连傀儡蛊虫入体了,还安然无恙!

这简直颠覆了他对《五毒虫经》的认知了!

五毒虫经上不是说了,傀儡蛊虫之毒,是无药可解的吗?

为何铁头明明中了傀儡蛊虫之毒,还可以扼住梅长河咽喉?

金利来深吸一口气,想强行保持平静,内心却早已惊涛骇浪滚滚,瞬间意识到了致命威胁。他不能不先行对付铁头了。只有制服了铁头,才可挽回面临的危局,否则他将鸡飞蛋打,不但发展燕歌行和万佳良等人为五圣教教众的图谋成了画饼,他自己也将面临身死神灭的可怕下场!

金利来面色冷峻下来,目光凌厉,喝令身边的天蛛和怪蛇妖兽道:“去!将那小子杀了!”

这两头五毒虫,是五大圣虫中攻击力最为强大的,铁头能不能承受巨毒袭击,一试便知。万一天蛛和怪蛇妖兽都无法制服铁头,那他就危险了!

同时在心中,金利来暗暗后悔不已,当初在靖边城的时候,梅长河就劝说过他,要他趁早对铁头下手。他还是太自信了一点,以为凭傀儡蛊虫之毒,可以轻松制服铁头,缴获司马令的。

现在他才知道,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铁头了!

可怕的是,燕歌行同样危险无比!

燕歌行担心谋害林中远的事情败露,势必要杀他灭口。他不但要对付铁头,还要对燕歌行,瞬间感觉到压力巨大无比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