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傍晚时分,王猛飞临河口镇。

河口镇是一处人口过千万的商业大都会。

王猛在官道上落下遁光,步行入城。

在飞遁途中,王猛除留下几块灵石备用,将其他修仙物品全部收入灵气袋内,收藏于识海之中。然后将修为控制在未突破开脉境第一层前的菜鸟状态。据王猛查阅资料所知,河口镇虽是世俗大都会,城中的家族修仙势力却颇不弱。往返于河口镇的外地修仙者,也不在少数。

如果以开脉境修为长时间在河口镇行走,很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的。

如果谭氏家族的人来河口镇打听,一旦有人联想到他,并将他的信息告诉谭氏家族的人,那就危险了。

相反,如果以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凡人身份在河口镇行走,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谁会注意一个普通凡人少年呢?

王猛在一家叫“悦来客栈”的客栈中住下。“悦来客栈”的生意甚好。来客栈住宿的客人,有贩夫走卒,乡村土财主;也有低阶修仙者。

王猛住在二楼“地”字十号房。推开窗户,可见宽阔的天井中,竖立着一根高高的旗杆,上面悬挂着贴有“悦来客栈”四个大红字的透明大灯笼。

这灯笼里面,并不像普通凡人家庭那样燃烧着蜡烛,而是用一颗明亮的太阳石照明。

四枚太阳石,犹如四颗明晃晃的太阳,将整个客栈照耀得通明通亮,有如白昼。

天井之中,客人们来来往往,颇为热闹。

客房的密封性甚好,关上窗户,便将吵闹声关在了窗外。客房里面,仍然漆黑一片,需要用墙壁上的月亮石照明。王猛没有开启月亮石,只是凝神敛息,默默仰躺在床上。

时间悄悄流逝。

半夜时分。

万籁俱寂,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忽然,一道磅礴的神识,从天空中横扫下来。

在王猛身上略一停顿后,便消失无踪了。

王猛猜测,应该是谭氏家族的老祖们追踪到河口镇来了。他们找不到谭延朗和谭冰,也找不到自己,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才用神识搜索全城,企图找到谭延朗和谭冰,或者自己的吧。

恐怕打破他们的脑袋也想不到,谭延朗和谭冰,被自己杀死了!

他们虽然动用了神识扫视,可惜他们也与陈青云师祖一样,并没有看破自己施展了匿息术,隐匿了修为,变成一名普通的凡人少年了。

结果那道神识扫视了一遍后,就直接将自己无视了。

不久之后,那道神识再次横扫下来,从王猛身上匆匆掠过。

王猛被那道神识扫得一惊,心中生出一股寒意。

看来谭家的老祖们还不放心,又将可疑的地方重新扫视了一遍。

所幸王猛非常谨慎,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放肆!”

忽有一道愤怒的呵斥声,在客栈中响起。

那声音似乎并不大,但蕴含了恢弘之极的法力在内,有如滚滚闷雷,从半空中轰隆隆辗过,余音袅袅,震得王猛耳朵嗡嗡作响,隐隐作痛。

王猛一惊,连忙推开窗户,向外望去。

只见斜对面的地字一号房中,忽然飞出一道白光,一闪而逝的消失不见了。

须臾,天上传来“轰”的一声震响,和一声凄厉瘆人的惨叫声。

白光激射而回,倏然没入地字一号房中,消失无踪。

又过了几息时间,一物从半空中堕落于天井中,发出“呯”地一声闷响。

王猛凝目望去,居然是一条齐臂而断的完整人胳膊!

淅淅沥沥的鲜血,如同雨点般从半空中洒落下来。

见到这一幕,饶是王猛胆大,也是一阵的胆寒!

这地字一号房中的客人,修为之高,实在令人骇异!

王猛不用想也知道,在天上以神识扫视房中客人的修仙者,必然是本派的谭氏家族的老祖们。

甚至不排除是结丹境老祖谭信林本人。

谭氏老祖明显是在用神识扫视的办法,满城搜寻失踪的谭延朗和谭冰俩人,当然也包括自己。结果一不小心,触怒了一位在客栈中歇息的前辈高修。那位前辈高修立刻出手,直接卸掉了谭氏老祖的一条胳膊,以示薄惩。

又过了片刻,一道人影从天上飞落下来,单腿跪在天井之中,向上禀道:“晚辈清溪派弟子谭信林,拜见前辈!晚辈因家族中有人口走失,急于寻觅,不知前辈高卧在这家普通客栈之中。不小心打扰了前辈高眠。晚辈愚鲁,罪该万死!请前辈恕罪!求前辈看在晚辈修炼不易上,饶过晚辈!晚辈不胜感激!”

这人果然是谭信林!

他的右手,齐臂而断,血糊糊一片。

大约是以法力强行封闭住了伤口,并服食了什么疗伤丹药的缘故,谭信林断臂处的伤口,虽然大得骇人,却不再有鲜血流出,也不见谭信林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

但王猛依然看得出,谭信林跪在地上的身躯,微微颤抖。

在王猛心目中,谭氏家族的人,一向都是强买强卖、生杀予夺惯了的。只有他们欺侮别人的份,没有别人敢欺侮他们的。现在谭信林明明吃了大亏,不但没有暴跳如雷、辣手反击,也没有落荒而逃,反而主动过来俯首认罪,倒让王猛一时都不能适应了。

谭氏家族的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讲理了?

房中一个冷冷的声音呵斥道:“混账东西!普通客栈,花某就不能住宿了?这是你清溪派定下的规矩吗?”

谭信林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惊异,仍然恭恭敬敬回道:“原来是北冥派的花前辈!晚辈不知花前辈大驾光临,一不小心,竟然打扰到了花前辈!晚辈罪该万死!求花前辈饶恕晚辈的不知之罪!”

关于北冥派,王猛查过资料,也是略知一二。

北冥派位于遥远的北海之滨,门下弟子人才济济,绝顶高修众多,是紫云大陆最大的几个修仙门派之一。

清溪派与北冥派相比,无异于小巫见大巫,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王猛虽然不知花前辈是何许人也,但从谭信林对其恭恭敬敬的语气上看,应该是一位远超结丹境的强大存在。

“哼”

那个声音只是冷冷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谭信林了。

谭信林见此,忙从储物戒子中释出一物,禀报道:“晚辈启禀花前辈。晚辈曾在海外历练,偶然获得了一枚四阶蛟元丹。晚辈不敢独自享用,特奉献予花前辈。求花前辈看在弟子诚心悔过份上,将晚辈的右手,赐还给晚辈!晚辈没有这只右手,修为便只能止步于结丹境了。求花前辈垂怜!”

听得此语,王猛才知,原来谭信林被花前辈辣手断臂之后,没有落荒而逃,反而老老实实来客栈认罪,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为了要回那只断手。

尽管那只手就摆在天井中,谭信林不敢擅自取走。

听谭信林说话的口气,这只断手被索回后,应该还能恢复如初。

不然,他的修为,就只能止步于结丹境了。

谭信林从储物戒子中释放出来的那物,灵光濛濛,照耀数尺之高,灵气波动颇为剧烈,隐隐传出某种异兽的凶悍暴躁气息。

确系蛟元丹无疑。

四阶蛟元丹,是四阶蛟龙妖兽的内丹,本身蕴含强大灵力,服用之后,可增进修炼者的自身法力。更重要的是,炼化蛟元丹,还能增进修炼者的一身元阳之力,具有强大的壮阳功能。

可日御数女,而金枪不倒。

房内的声音温和了起来,沉吟了片刻,淡淡道:“你既有这份孝心,花某就将这条胳臂,赏赐于你罢!”

声音未落,那枚蛟元丹已徐徐飞起,落入地字一号房中。

谭信林抬手擦掉额头上的冷汗,一声不吭的抓起地上的断臂,扭身飞遁而去。

这时,地字一号房内,忽然传出一个女人的惊呼声:“花前辈,你饶了奴家罢,奴家......”

那女人话未说完,声音忽然嘎然而止。

与此同时,地字一号房中白芒一闪后,便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很明显,地字一号房应该被花前辈释放了一个巨大的法术护罩,将整个房间与外面的世界,都彻底隔离开来了。房间被隔离后,那女人说话的声音,自然什么都听不见了。

王猛兴趣索然,关窗静坐。

经此一番折腾,王猛相信,本派的谭姓高修们,再也不敢来河口镇闹腾了。

但不排除他们会隐匿在城外,坐等自己送货上门。

因此王猛决定在河口镇先呆上一段时间再说。

过了一段时间,等谭姓高修们的耐心消磨殆尽后,再启程去雷鸣沼泽。

当然,这只是王猛从最坏的估计出发,作出的最安全的打算。事实上,从清溪山到河口镇,两者相距约六七千余里,中间大小城镇多大十余座,谭氏家族的人应该不能肯定,他就躲藏在河口镇。也不知道他要去雷鸣沼泽。在去雷鸣沼泽的西北方向设下埋伏,坐等他送货上门的可能性,还是不大的。

尽管可能性不大,王猛也不想冒险。

反正时间有的是,王猛并不急于一时,更不愿意去冒无谓的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