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四阶玄蛇妖兽吃痛,暴怒异常,蓦然血盆大口巨张。

“哧”地一声。

一道粗大白光柱一闪而出,带起凄厉爆鸣声,轰然袭向王猛。

王猛见此,不禁脸色大变起来!

四阶玄蛇妖兽,那可是相当于虚神后期境界的强大存在!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的燕歌行在它面前,都不堪一击,直接被爆成了一团血雾。他的修为远不如燕歌行。单从炼体修为上看,他要强悍得多,但也强的有限,硬接不了燕歌行全力一击,更不要说堪比虚神后期境界的四阶玄蛇妖兽了!

一旦被白光柱击中,除了被爆为一团血雾,没有其他可能!

不过,王猛短短一生中,经历过无数次生死。面对杀人不眨眼的四阶玄蛇妖兽,仍然冷静之极,并没有惊慌失措,六神无主。神识一动下,灵气袋蓦然跳涨为一座小山大小,凭空出现在他身前,将他牢牢护住。

“轰隆隆”

一声雷鸣般的爆鸣声响起!

灵气袋壁上,现出一团耀眼夺目的巨大白光,照彻整个地宫!

地宫被震得微微晃荡,头顶上的巨石扑簌簌砸落下来,声势骇人。灵气袋被白光柱击中,表面浮现出一层淡淡紫霞。炸裂而开的白光威能煊赫,惊天动地,毁山绝岳,却无力击破那层淡淡紫霞的阻挡。结果被其轻轻一震的反弹开去。灵气炸裂而开,化为滚滚狂风,向两侧横扫而去。

灵气袋不动如山,安然无恙。

王猛同样安然无恙。

四阶玄蛇妖兽见此,猩红妖目中闪过一丝惊疑,细长蛇尾猛然一卷,迅速由小变大,一下跳涨到六七丈大小,排山倒海般的疯狂砸来。

同时大口巨张,一道赤红火柱激射而出。

那道赤红火柱后发先至,猛烈轰击在灵气袋上,激起一层淡淡紫霞,随即“轰隆隆”一声,炸裂开来,火光四射。硕大蛇尾紧随其后的一闪而至,猛然砸在灵气袋上,同样无法将其砸穿,如同砸在一座坚不可摧的大铁山上。灵气袋巍然不动,安稳如山。硕大蛇尾被反震之力一震,顿时黑雾滚滚,被强力反弹而开。四阶玄蛇妖兽厉嘶一声,痛不可挡,犹如纸鸢般的弹飞倒射而回。此畜在弹飞倒射中乌光飘零,蛇尾迅速收缩变小为原来模样,痛得呲牙咧嘴,狂嘶不已!

四阶玄蛇妖兽使出浑身解数,居然拿灵气袋无可奈何!跌出百丈外的四阶玄蛇妖兽好不容易化去反震之力,稳住身形,心存忌惮,只敢远远的悬浮在百丈外的黑暗中,不敢离得太近了。

王猛见此,不禁狂喜不已!

很明显,这只灵气袋,是一只极为罕见、超高等阶的大威力法宝!不知强悍到了何种地步。哪怕四阶玄蛇妖兽使出浑身解数,亡命攻击,都拿它无可奈何,毫无办法!

想不到,当年他在云梦森林中流浪,无意中捡到此宝,竟有如此巨大的威能。真是三生有幸、祖坟冒青烟了呀!有灵气袋在,他就不怕被四阶玄蛇妖兽爆为一团血雾了!

为稳妥起见,王猛索性让灵气袋将他吸了进去。

四阶玄蛇妖兽见此,虽然怒不可遏,却无可奈何!

此畜神智已开,知道那只袋子极为可怕,防御力极其强悍。以它的道行,不能奈何分毫,更不要说击毁它了。同时,四阶玄蛇妖兽的本能也极其敏锐,瞬间意识到,那只袋子有个明显的缺憾。就是不能主动攻击它。不会对它构成致命威胁。只要它不招惹那只袋子,那就没有事了。

它要对付的,是袋子里面那个狡猾的人类。这人让它屡屡吃亏,还强行收走了一碗地灵水。它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此人,无论如何都要将他吞噬了的!

如今那个人类躲进袋子里面去了,它只能耐心等待,等他从袋子里面出来。它就不相信了,那个人类一辈子都躲在袋子里不出来。

王猛想法,与四阶玄蛇妖兽完全不同。

现在他可以腾出手来,以落日神箭射杀玄蛇妖兽了。要知道,他一进入灵气袋,就得到了灵气袋浩瀚巨力加持,周身力量瞬间暴涨百倍!以他现在的力量,要射杀四阶玄蛇妖兽,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单手一摆。

一张巨弓和二支巨箭,气势惊人的出现在他手中!

王猛张弓搭箭,“嗖嗖”两声,接连向四阶玄蛇妖兽射出两箭。

落日神箭得到灵气袋的巨力加持,顿时气势如虹的一闪而出,声威暴涨百倍!但让王猛大感惊讶的是,落日神箭一出灵气袋,加持在它上面的巨力,就凭空消失不见了,变得与往常一般无二!

结果落日神箭毫无例外的击中了四阶玄蛇妖兽,没能将它射杀,仅仅射落数枚蛇鳞而已!

王猛见此,郁闷地摇了摇头。

这才知道,原来在灵气袋内,落日神箭可以得到巨力加持。脱出灵气袋后,加持在它上面的惊人巨力,就自行消失不见了,最后跟他以自身力量射出落日神箭,完全相同,没有什么两样,无法对四阶玄蛇妖兽构成杀势。

四阶玄蛇妖兽被落日神箭所惊,心存忌惮,连忙蜿蜒游离开去。但它仍未死心,在数百丈之外冷冷盯视王猛,口吐人言道:“可恶的人类!死、死、死……”

此畜仍然悬浮在半空中不肯离去,似乎想僵持下去,将王猛耗死的样子。

见到这一幕,王猛瞬间明白了。

原来四阶玄蛇妖兽在耐心等待他从灵气袋出来,然后将他一口吞噬了!

他哪能不知道,蛇类的报复心理,可是非常畸形可怕的!

少时候,他曾听人说起过有关蛇的故事。

传说谭家庄的一名庄客在云梦森林中狩猎时,偶然发现一株巨木树下的草丛中,挚伏着一条碗口粗细的大青蛇。那庄客见猎心喜,便想将大青蛇杀死,以蛇肉当口粮。此人也是修仙者,薄有修为,立刻释放出灵剑诛杀那条大青蛇。可惜他修为低微,只斩断了那条大青蛇的一节蛇尾,就被它飞窜如电的逃走了。

三年后,这名庄客经过一株巨木树下,被从树上飞窜下来的大青蛇咬死。临死前,那名庄客发现,咬死他的那条大蛇,赫然是一条断尾大青蛇!毫无疑问,这条断尾大青蛇,就是三年前,差点被他杀死的那条大青蛇!事情都过去三年多了,那条大青蛇还耿耿于怀,趁他不备,将他杀死!

虽说此事未必是真的,但蛇类的报复心理极其强烈,给村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村里才会流传出这样的离奇故事的吧!

沉吟片刻,王猛索性在灵气袋中打坐下来。

他明白,以他的法力和炼体修为,即使有穿云弓和落日神箭在手,也对付不了那头四阶玄蛇妖兽,无法将其一击杀死。出现这种尴尬结果的原因,不是穿云弓和落日神箭的威能不足,而是他自身的法力和炼体修为不足。加持在落日神箭上的力量也不足,无法对四阶玄蛇妖兽构成杀势。

以落日神箭之威,可以将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一箭射杀,二箭爆成血雾。用来对付四阶玄蛇妖兽,只能射落几片蛇鳞,不足以对它构成伤害,更不用说击杀它了。

要想击杀它,唯一的办法,就是快速提升修为!

如果短时间内将一身法力提升数十上百倍,加持在落日神箭上的力量,至少可以相应增加好几倍了。那时候,再以落日神箭射杀四阶玄蛇妖兽的话,恐怕就不是仅仅射落几片蛇鳞那么简单了。

至少可以将其一箭击伤,二箭射杀!

王猛猜测,如果能够将修为从筑元三层境界,快速提升到筑元九层境界,甚至突破结丹初期境界,自身的法力至少可以提升七八十倍甚至上百倍。那时候,他要一箭击破蛇头,二箭将蛇头爆为血雾,都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快速提升修为的条件,他也已完全具备!

他已经将大半碗地灵水、燕歌行和金利来等人的储物戒指,都收入了灵气袋。腰间的储物袋中,还剩余有七十枚培元丹和两枚脱尘丹。估计燕歌行、朱万兆和金利来等人的储物戒指中,不会没有储备培元丹。总而言之,提升修为所需要的丹药,完全足够了。如果就在灵气袋中打坐修炼,努力将修为提升到筑元后期境界,甚至结丹初期境界,都完全可能!

当然,要突破结丹初期境界,需要的不仅是脱尘丹,最好还有地灵水和离火炙。

现在地灵水已经管够了,缺少的是离火炙。

金利来曾经说过,离火炙也在这片地宫中寻获的。离火炙是纯阳之物,炽热似火,很容易被发现。王猛放出神识,四面扫视,慢慢搜索过去,发现大石坪和大石坪旁边的石山上,都没有离火炙存在的痕迹。

大石潭中潭水冰凉,更加不可能有离火炙了。

显然,离火炙不在神识扫视的范围内!

神识唯一没有扫视过的地方,就是那座“凤凰神殿”里面了。

凤凰神殿只有一层殿堂,看上去空空荡荡,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可王猛知道,那完全是错觉!那不过是有人在殿堂中设下了一座一阶幻阵,将殿堂中的一切,都用幻阵掩盖起来了而已。以王猛的阵道修为,当然看得出。幻阵下面,有一个一丈见方的的入口,通向更深的地下。如果无法窥破幻阵,是无法发现那个入口的,只当殿堂中空空荡荡,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很明显,殿堂中的那座一阶幻阵,是后来者设下的。目的是掩盖殿堂中的那个入口,谨防有人从入口进入地下,拿走放置在地下的某种东西,或者发现隐藏的秘密。

道理很简单。

在王猛看来,兴建这座地宫的人,修为深不可测,可能是化真境大修士。这座大殿和殿堂中的入口,应该也是大殿主人兴建的。他既然隐居在这里,自然不怕有人进来,更不会设下一座一阶幻阵,遮挡那个可疑的入口了。

后来者如金利来、熊其五等人,修为相对不高,阵道水平更低,最多只能设计一阶幻阵。用一阶幻阵掩盖那个入口。其目的当然是怕有人闯入进去,拿走入口下面的离火炙!

也就是说,如果地宫中确有离火炙存在的话,只能在那个入口的下面了。想到这里,王猛瞬间就明白了,为何这座大石殿叫“凤凰神殿”了!

要知道,离火炙乃是凤凰神鸟的神血衍化之物。

传说中,凤凰神鸟在心情郁闷的时候,常常会流下血泪,俗称“凤凰泣血”。其道理与“杜鹃泣血”差不多。这座大石殿既然是上古大能修士所建的,或许曾经在大石殿下面的石洞中,囚禁过凤凰神鸟。凤凰神鸟被囚禁在地下,心情郁闷,常常“凤凰泣血”,那就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这座大石殿取名“凤凰神殿”,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