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相信,入口下面别有洞天,一定可以找到离火炙!

现在他还没有想明白,金利来等人已经去过凤凰神殿了,也取走了离火炙,为什么还要再次来到这里寻觅离火炙。按照他的人生经验,金利来如此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有些事情不是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有些事情不是常理可以解释的。就像金利来已经来过地宫了,也取走了地灵水,结果还能在这里找到地灵水,是一个道理。

想到这一点点,王猛便有了去凤凰神殿冒险的冲动!

不过,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

将修为提升到筑元后期境界后再去冒险,更妥当一些!

到那时,哪怕那头四阶玄蛇妖兽还守候在附近,他也毫不畏惧,直接用落日神箭将它射杀了就是了,除掉四阶玄蛇妖兽,然后再去寻觅离火炙,那就稳妥多了。

此外,还有一个更稳妥的办法,就是搜查金利来和燕歌行等人的储物戒指。如果能够从他们的储物戒指里面找到离火炙,那就万事大吉了。

正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嘭”地一声巨响!

王猛吃了一惊,凝目向外望去,外面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放出神识扫去,那头四阶玄蛇妖兽不再悬浮在半空中,而是肚皮朝天的仰瘫在大石坪上,身上气势全无,犹如一条死蛇一般!

刚才那声异响,就是它从半空中砸落下来发出的!

王猛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他担心有外敌侵入,连忙放出神识四面搜索,并没有发现有外敌进入的端倪。地宫通往上面岩洞的那条梯级隧洞,仍然被燕必行设下的四阶防御法阵封闭着,没有被破坏,自然不可能有外人进来。

当然也没有发现高阶妖兽闯入的踪迹。

王猛松了口气,神识在四阶玄蛇妖兽身上一扫,发现它口吐白沫,已经昏死过去了。

明显是中了巨毒的样子!

王猛这一喜,真是非同小可!

脑海里电光石火的一闪,顿时明白四阶玄蛇妖兽为何会突然身中巨毒了!

要知道,燕必行和燕三娘俩人,原本就中了金利来种下的傀儡蛊虫,这俩人被四阶玄蛇妖兽吞入口中时拼命挣扎,妄用法力,傀儡蛊虫在他们体内释放蛊毒,估计四阶玄蛇妖兽消化他们的肉身时引起蛊毒发作,身中无药可解的蛊毒,一身法力全失,这才从半空中摔落下来的!

王猛见此大喜,口中轻吐一字道:“收!”

灵气袋口紫霞舒卷,一股浩然吸力发出!

通常情况下,灵气袋无法吸入修为比他高的修仙者和妖兽。但眼下那条四阶玄蛇妖兽处于垂死状态下了,浑身气势全无,王猛相信,灵气袋应该可以将它吸入进来的!

结果果然不出所料!

那条四阶玄蛇妖兽被一股巨力卷起,流光一闪的向灵气袋飞来,落在王猛身边!

随着神识扫视距离的不断增长,灵气袋内的空间也随之不断增长,现在已经宽阔到两百余里大小了,面积广大之极。从外面看,灵气袋仍是一只小小的袋子,毫不起眼,好像无法容纳下四阶玄蛇妖兽硕大身躯似的,其实它的内部空阔无比,容纳一条数丈长的四阶玄蛇妖兽,完全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除了这头四阶玄蛇妖兽,灵气袋中还有他原有的三只二阶宠物妖兽,现在都进阶为三阶妖兽了。见四阶玄蛇妖兽从外面飞落进来,三阶巨蛙妖兽和赤练蛇妖兽目露喜色,似乎想将玄蛇妖兽吞噬了的样子。外面随手撒出几枚碧云丹,喝令它们退到一边去,它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至于燕歌行的那四头三阶巨蛙妖兽,此刻还在昏死中,王猛无暇理会。

这条四阶玄蛇妖兽身中蛊毒,并没有马上就死,同样是昏死过去了。王猛决意先为它解毒,然后将它收为己有。有一头四阶妖兽盘身,哪怕遇上虚神境高修,他都无所畏惧了!

想到此点,王猛大为激动起来!

手掌轻轻按在玄蛇妖兽丑陋瘆人的头颅上,上面亮起一层白濛濛的灵光。冰血朱蛤丹释放出来的沁人冰寒通过王猛手掌,传入玄蛇妖兽体内。

片刻后,玄蛇妖兽体内蛊毒已解,慢慢张开了猩红的妖目。

此畜蓦然发现,一条高大的人影,气势威猛的站立在它身前,目光灼灼地俯视着它,不禁大吃一惊,不待妖力复原,蓦然蛇尾一卷的就要将王猛卷入口中,一口吞下!

可它才动这个念头,就被王猛知道了。

“镇!”

王猛不慌不忙,手指冲四阶玄蛇妖兽轻轻一点!

顿时,一道无可抗拒的庞大威压之力,蓦然降临。

“噗、噗、噗……”

四阶玄蛇妖兽被无可抗拒的威压一压,张口喷出几蓬金色血液!圆滚滚的蛇躯,瞬间被压平压扁,全身龙骨被压得节节爆裂,无力瘫痪在地上。四阶玄蛇妖兽惊骇莫名,巨痛欲死,血气流动不畅,提不起一丝一毫法力,全身被一道恐怖之极的巨力压制着,一动也不能动弹!

用蛇尾卷住王猛吞下的想法,自然也落空了。

王猛好整以暇,不慌不忙的对四阶玄蛇妖兽滴血认主、神识控魂。然后以冰血朱蛤丹医治好玄蛇妖兽龙骨碎裂的创伤,再以“梦魇术”将它整治的头破血流,死去活来。

如此反复七八次后,四阶玄蛇妖兽被整治的服服帖帖、老老实实,对王猛畏之如虎,不敢稍有妄动。

要知道,灵气袋内的禁锢之力强悍无比,四阶玄蛇妖兽虽是堪比虚神后期境界修士的强大存在,但在灵气袋恐怖的禁锢之力面前,就很小儿科了,根本经不起禁锢之力的任何碾压,王猛可以毫无障碍的调用灵气袋的这道禁锢之力,用“梦魇术”制服四阶玄蛇妖兽,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将玄蛇妖兽滴血认主、神识控魂后,王猛随时知道它的所思所想,随时都可以封禁或者重伤它的妖灵识,它就更加无力反抗了,不得不乖乖服从王猛的指令。

王猛厉声警告道:“蛇儿!你已经被我滴血认主、神识控魂了,不管你想什么,我马上就会知之,立取你小命!现在我就是你的主人!你服不服?”

四阶玄蛇妖兽畏畏缩缩的俯伏于地,惊悚万分,口吐人言道:“服、服……小妖服……”

“咦”

听到四阶玄蛇妖兽自称“小妖”,好像懂得谦让之礼似的,王猛不禁大感惊奇,诧异道:“蛇儿,你很不错嘛!竟然知道自称‘小妖’!难道你们妖族也学过礼仪,有上下尊卑之分?”

玄蛇妖兽蛇信吞吐,老脸闪过一丝红晕,吭哧吭哧地道:“嘶嘶……荒域中的大妖前辈,有时候也教小妖……人族的……这些东西的,嘶嘶。”

王猛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既然知道这些了,我就不再教了。你吞噬了四个人类,他们的储物戒指呢?”

四阶玄蛇妖兽茫然道:“嘶嘶,储、物、戒指?”

王猛将金利来和燕歌行的储物戒指摄取过来,让它们悬浮在玄蛇妖兽身前,道:“储物戒指,就是这个东西!都被你吞入腹中了,还不赶紧吐出来?”

玄蛇妖兽点了点蛇头,启用妖灵识搜索体内,很快就发现储物戒指在何处了,连忙用法力将储物戒指包裹起来,蛇躯一阵紧缩扭动,随即“哧”地一声,将几枚储物戒指吐了出来。

王猛满意地点了点头,随手扔出几枚碧云丹,以资鼓励。

玄蛇妖兽虽是四阶妖兽的强大存在,服食几枚碧云丹,就完全足够了!

要知道,妖兽的境界提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靠的是日积月累,循序渐进。通常需要数百年时间,才能进阶一个大境界。原因无他,它们平时并无灵丹灵药服用,最多吞噬几片灵草灵植,就可以了。但这不是它们道行提升的主要途径。主要还是靠吸纳山川间稀薄的天地灵气。

兽潮每二三百年爆发一次,就算这个原因。

有碧云丹服用,对它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奢望了。

四阶玄蛇妖兽喜出望外,贪婪地吞下碧云丹,立刻进入自疗模式。

王猛满意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王猛将储物戒指摄在手中,神识逐一扫入。

燕歌行、金利来等人的储物戒指中,七七八八的修仙物品甚多,王猛暂时无心逐一清理,只对灵石和培元丹等紧要修仙物品感兴趣,发现他们的储物戒指中,共有灵石数千万枚,培元丹三十一瓶六十二枚。

仅仅金利来的储物戒指中,就有培元丹二十八瓶!

让王猛惊喜的是,万佳良和燕歌行储物戒指中,居然各有一瓶玉还丹和破虚丹!

王猛哪能不知道,破虚丹是突破虚神初期境界瓶颈必备的破境灵丹!

没有破虚丹,不可能突破虚神初期境界!

他们俩人储备有破虚丹,可见其突破破虚初期境界的心情,是多么的急迫了!

或许他们一拿到地灵水,就准备冲击虚神初期境界瓶颈的吧!不管他们谁先突破虚神境,都有了掌控对方命运的权利了。因此必须分秒必争。

王猛这时也明白了,为何燕歌行和万佳良俩人,不惜撕破脸了。

原来掌握地灵水和掌控命运,根本就是一回事呀!

他们自然不会容许对方独吞地灵水了!

看得出,破虚丹价值不菲,以他们俩人的财力,也仅仅储备了一枚而已!

玉还丹是五品灵丹,内蕴强大法力精元,是虚神境高修提升修为的主用灵丹。

当然,玉还丹不是虚神境高修提升修为的唯一途径。

玉还丹同样昂贵之极,不是谁都服用得起的。通常情况下,虚神境高修在洞府内打坐修炼,潜心炼化洞府内的天地灵气,慢慢提升修为。反正虚神境高修寿元长达五六百余岁,有的是时间慢慢积累法力,增进修为。但若辅以玉还丹的话,其修为提升速度,要快出无数倍的!

也就是说,哪怕是虚神境高修,玉还丹也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燕歌行和万佳良都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也可以服用玉还丹。玉还丹服用效果远超培元丹数倍。但能不能全部炼化吸收为自身法力,那就说不清楚了。大概这俩人储备玉还丹,是想在冲击虚神初期瓶颈的关键时刻服用的吧!

王猛现在是筑元境修为,还不能服用玉还丹,只能等突破结丹初期境界以后再说了。

如果现在服用,他也无法将其蕴含的灵力精元全部炼化,会浪费不少的。玉还丹价值昂贵,有钱也无处可买,哪怕浪费一点点药力,王猛也不会贸然服用的。

此外,燕三娘和万人杰储物戒指中。还有两枚脱尘丹。

脱尘丹是筑元境修士突破结丹境的破境灵丹,他们俩人还储备有脱尘丹,肯定是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时准备好的。突破结丹境后,脱尘丹还未服用完,倒成了王猛的战利品了。

其他各种丹药、玉简、灵器等物甚多,王猛就不再理会了,只将三十一瓶培元丹取出来,收入储物袋备用。

现在王猛已有一百三十余枚培元丹,大半碗地灵水,在熊其五那里还缴获有大半瓶地灵水,应该足够他将修为从筑元境三层提升到筑元境九层了!

反正时间有的是,王猛以冰血朱蛤丹将燕歌行手下的四头巨蛙妖兽解毒、疗伤后,将它们都收服了。令他自己的宠物巨蛙妖兽管理它们。

这些事情都处置完毕后,王猛打坐在灵气袋中。

收敛心神,服下一枚培元丹,默默炼化起来。

时间在修炼中,缓缓流逝。

洞中无日月,寒暑不知年。

转眼间,三个月时间已经过去。

靖边城。

万宝楼灵器店。

万氏家族家主万大老爷去荒域觅宝前,指定万人杰族弟万明杰临时负责万宝楼一应内外事务。此刻,万明杰坐于后院大堂上,双眉紧锁,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管家万财侍立在一旁,担忧地道:“七爷!家主大老爷去荒域,已经三个多月了,现在还不见回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了吧?”

万明杰看了万财一眼,冷冷道:“给二老爷发出的飞剑传书,二老爷回复了吗?”

万财躬身回道:“禀七爷。二老爷回书了。二老爷说,他们这几天在召集人手。应该会在明天晚上,赶到靖边城来的。家主大老爷之事,不知该如何向二老爷说起?”

万明杰闻言,面孔一板,冷笑道:“还能如何说,当然是如实禀报了。大老爷做主去荒域觅宝,谁敢多说一个不字?等二老爷过来了,一切自有二老爷做主,我就不操这份闲心了。大老爷不在期间,万宝楼没有出现何种意外,我已尽了应尽的责任了,应该可以向二老爷交差的。”

万财见此,唯恐他刚才的话惹万明杰不快,连忙躬身道:“七爷说的是。奴才受教了。”

第二天晚上,万氏家族家主万佳良的二弟万佳堂,按时出现在万宝楼后院。万佳堂年约六旬,结丹后期境界修为。与他同来的万氏家族弟子二十余人,其中八人是结丹境高修,其余都是筑元境修士。

不久后,金利来之父独臂老者和其弟金宝来,以及燕氏家族的三名结丹境高修,也都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