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94章 修为大涨

众人围坐在后院大堂中。

万佳堂神情肃穆地扫了众人一眼,开口说道:“既然大家都在这里了,那我们就商议一下,接下来该如何办为好吧!万某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我万氏家族家主、燕氏家族家主和金氏家族家主一共九人,三个多月前,结伴去荒域觅宝。至今不见回来。大家都说说吧,该如何办才好啊?”

燕氏家族一名葛袍老者闻言,诧异道:“荒域广袤无际,方圆上千万里,乃是妖兽的属地,凶险莫测。难道万兄也不知道,他们九人,究竟去了荒域中的何处吗?”

万佳堂面孔一板,冷笑道:“燕老二,你既知荒域广袤无际,何必多此一问?万某没有接到他们通知,也不是神仙,怎会知道他们去了何处!”

葛袍老者面色一窘,不好对万佳堂多说什么,又询问独臂老者金宜春道:“金兄!你长居靖边城,令男金利来和我们燕氏、万氏家族家主,又是结伴同去荒域的。金利来对荒域情况颇为熟悉,应该知道荒域的具体地理的。想必金兄知道,他们九人去了何处的吧?”

独臂老者听出葛袍老者隐隐有推责之意,心中怫然。但燕氏家族不是他们金氏家族得罪得起的。尽管葛袍老者居心不善,他也不敢当面反驳,只是茫然摇了摇头,面色阴沉地道:“燕兄高看吾儿利来了。他对荒域的情况,所知不多。他也并未向老朽说起过此事的。老朽还是听明杰贤侄说起,才知道他们九人去了荒域的。老朽担心,他们此去荒域已经三个多月了,还不见回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罢?”

众人闻言,都默然无语。

葛袍老者双目微眯,狐疑的目光看向侍立在旁的万财,突然问道:“万财!你时常跟随在你家家主身边,难道没有听你家家主说起,他们去了何处吗?”

万财闻言,忙躬身回道:“回禀二爷。奴才倒是听他们说起过一个叫‘黑水峪’的地方。据奴才所知,黑水是荒域中的一条大河。但黑水峪是何处,奴才就不知道了。”

万佳堂闻言一凛,冷冽的目光望着独臂老者,冷声道:“难道金兄也不知道,黑水峪在荒域中的何处吗?”

独臂老者迟疑了一下,叹道:“老朽并不知道,黑水峪是何处。但从名字看,‘黑水峪’应是黑水河流域中的某个河湾。据老朽所知,黑水河全程长达数十万里,这样的河湾,不知有多少。如果去寻找他们,也不知去何处寻找啊。”

众人闻言,尽皆默然。

他们也都知道,荒域中有条叫“黑水”的河流。但黑水河流经妖兽盘踞地域,地域广袤,人迹罕至。“黑水峪”究竟在何处,他们都不知道,万财说家主们“去了黑水峪”,与说“去了荒域”,并没有什么区别。眼下兽潮围城,进出靖边城极为不易。就算知道家主们去了黑水河某处,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去寻找的。

众人七嘴八舌,商议了一个晚上,没有一人当机立断,拿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

有人提议,不如三家组团去黑水河流域一趟,搜寻三位家主的踪迹。万佳堂和葛袍老者等人商议了半天,最后还是否决了这个的提议。毕竟现在是兽潮期间,天上地下,全是不知其数的妖兽。他们来靖边城一趟,都殊为不易,燕氏家族为此还死伤了好几名筑元境弟子。进出靖边城都如此不易,要去荒域找人,那就更加不易了,那不知还要死多少人了。

最后,他们不得不沉痛决定,就在靖边城中,坐等三位家主归来。

他们都明白,万大老爷等人迟迟不归,肯定是出意外了。在所有的可能中,被妖兽困住或者吞噬了的可能性最大。但他们的修为还不如万大老爷和燕歌行一行人,如果万大老爷他们都被妖兽困住或者吞噬了,他们去了也是白搭,不过送死而已。

还有人安慰说,或许万大老爷一行人并没有出现何种意外,只是不小心被困在某处了,暂时不得脱身。以万氏家族家主和燕家主深不可测的修为,迟早可以脱出困境的。

时间缓缓流逝。

一晃,又是半年过去了。

这时,南边的凤凰城传来了可怕的消息。

凤凰城在一天之间,突然被兽潮攻破了。

数千万妖兽闯入城中,大肆吞噬人口,凤凰城生灵涂炭,世俗凡人尽死,守城修士伤亡惨重。

凤凰城顿成人间地狱!

据说,凤凰城之所以被兽潮攻破,是因为过去半年中,兽潮攻城日紧,守城修士的灵器和补灵丹药供应日益匮乏,大部分人都买不起抵御兽潮所需的灵器和补灵丹药,每天都有大批修士伤亡。妖兽伤亡的数目也不少,比人族更加庞大。但妖兽数量远远超过守城修士,死亡再多也挨得起。长此以往,守城力量逐日减弱,兽潮攻城的势头反倒更加凶猛了。最终凤凰城被兽潮破城而入,城中修士死的死,逃的逃,陨落大半。

更可怕的是,凤凰城被兽潮攻破后,数千万上亿头妖兽,向靖边城这边涌过来了!

靖边城顿时危如累卵!

城中人心惶惶,不可终日,都在准备后路了。

第二天,靖边城终于被兽潮攻破,守城修士陨落大半。

清溪派弟子伤亡了三十余人,剩余弟子见势不妙,连忙乘坐飞舟,匆匆逃离。此时,妖兽都已蜂拥入城,在城中大肆吞噬人口,无暇顾上逃离而去的清溪派弟子了。

那些无法逃离的修士,只能自发聚集在一起,退守到城中某些高楼大厦下面的地下室里,拼死抵抗。一些随身带有防御法阵的修士,在外面加设一道防御法阵,躲藏在法阵后面苟延残喘。兽潮荡平靖边城后,在城中施虐了几日,眼见城中活人不多了,便大规模的向东边的月山城涌去了。

剩余数百万头妖兽仍然在废墟中钻墙打洞,寻找活着的人类修士,企图将人类修士赶尽杀绝。

黑水峪遗址。

王猛打坐在黑水峪遗址下面的地宫中,潜心苦修,努力提升修为。

随着培元丹被一枚一枚炼化,王猛的修为水涨船高,节节攀升。等他终于突破筑元第九层境界时,不但一百多枚培元丹被炼化一空,大半碗地灵水也被消耗得一滴不剩了。

王猛拿出试炼玉简看了看,已经过去十一个月的时间了!

在这十一个月的时间里,王猛将修为从筑元境三层,提升到了筑元境九层。

这个迅速,已经非常惊人了!

代价当然也相当巨大,不但炼化光了全部一百三十多枚培元丹,还炼化完了那大半玉碗地灵水。

王猛一身法力,暴涨了数十倍,自然大感满意了!

不过,他的目标不是筑元后期境界。

他的目标,是一举突破结丹初期境界!

现在他只是筑元后期境界,还没有进阶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但也相差不远了,仅仅是一步之遥。只要提升修为的灵丹灵药足够,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可以进阶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向结丹初期境界发起冲击了!

身处封闭的地宫中,王猛不用为缺乏增进修为的灵丹灵药担心。因为他知道,时间又过去半年多了,那座大石雕下面的玉碗中,又积蓄有小半碗地灵水了!

凭着那小半碗地灵水,足够他进阶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直至突破结丹初期境界!

王猛放出神识笼罩玉碗中的地灵水,口中默念一个“收”字。积蓄在玉碗中的小半碗地灵水自行从碗中飞出,落入他放置在身边的玉盒中。

王猛张口一吸,将一大口地灵水吸入腹中,默默炼化起来。

一个月后,王猛身上透出白濛濛灵光,一身法力暴涨到临界状态。

王猛哪能不知道,他的修为,终于提升到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了!

王猛又花了几天时间稳固修为,精纯凝炼法力。

现在万事俱备,只差离火炙,就可以向结丹初期境界发起冲击了!

通常情况下,如果没有九阴水和离火炙两种灵药辅佐,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仙者也有可能突破结丹初期境界。但成功的几率极低。一般不会超过三成。那还需要绝佳的天资和悟性。这样的修仙者,乃是精英中的精英。普通修仙者可不敢冒这个险,毕竟那是要以一枚脱尘丹为代价的。

一旦失败,服下的脱尘丹,就白白浪费了!

一枚脱尘丹,价值数百万灵石,只要不是自命不凡之辈,谁也不会冒这个险的。王猛从不认为自己是精英中的精英修仙者,自然也不会冒这个险了。

反过来,如果有九阴水和离火炙辅佐,突破结丹初期境界的几率,至少超过八成!

那几乎就是铁板钉钉、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王猛在吕斌储物戒指中,收获了一瓶九阴水。在熊其五的储物戒指中,收获了两枚脱尘丹。现在唯一欠缺的,就剩离火炙了。他猜测,凤凰神庙大堂中的那个入口下面,应该有离火炙存在。

现在就是下到入口下面的空间中冒险的最佳时机了。

略一沉吟,王猛将四阶玄蛇妖兽召唤过来,问道:“小妖!你来过这里几次了?”

玄蛇妖兽蛇信吞吐,老老实实道:“一……一次,嘶嘶。”

王猛诧异道:“为何只有一次?难道你不是此处的妖兽吗?”

说道这里,王猛呵斥玄蛇妖兽道:“你把舌头捋直了,好好说话,不要吞吞吐吐!”

玄蛇妖兽被王猛呵斥了一顿,眼神一缩,露出几丝羞赧之色。

王猛见此起了疑心,问道:“小妖,难道你是一条母蛇?”

玄蛇妖兽羞愧地点了点头,垂下狰狞的蛇首。

王猛呵呵大笑道:“怪不得你知道害羞,原来你是条母蛇!”

四阶玄蛇妖兽毕竟是有千年道行的蛇妖了。道行达到四阶妖兽境界,念头通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捋直了弯曲得打卷的细长舌头,说话变得流利起来了,吭哧吭哧地道:“小妖突破四阶妖兽……并没有多久的,才不过二百多年时间……小妖一直在黑水河里修炼,并未来过这里的。”

“原来如此。”

王猛恍然点头,道,“我要去凤凰神庙中取一物。你跟我一起去。在前面探路吧。”

玄蛇妖兽点了点头,应道:“是。小妖知道了。”

王猛蹙眉道:“你既是母蛇,自称小妖,太难听啦!以后本主人就叫你小青吧!”

玄蛇妖兽欢喜地应道:“是。以后小妖就叫小青了。多谢主人赐名!”

王猛淡淡点头,带着玄蛇妖兽飞出灵气袋。

张口一吸,将灵气袋收入体内,向凤凰神庙飞掠而去。

须臾,遁光降落在凤凰神庙前。

王猛拾阶而上,步入凤凰神庙殿堂。

殿堂中空空如也,不见一物,但明显有淡淡灵气波动的样子。

以王猛四阶阵法师的眼光,当然看得出来,这座大殿堂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空无一物。大殿堂的中央,明显设下了一座一阶幻阵,用以掩盖大殿堂中央一座通向地下的石洞入口。

王猛猜测,金利来既然是五圣教西州分舵舵主,前次来地宫应是以他为主,这座幻阵应该是他设下的。神识扫视储物袋中的金利来的储物戒指,果然在里面找到了一枚三角形的黑色小阵旗。

很明显,金利来阵道水平不高,这座幻阵应该不是他本人炼制的,而是利用了别人早就炼制好了的一阶幻阵,摆设在石洞入口前面而已。

王猛神识一动,将那枚三角形黑色小阵旗释放出来。

随即伸出一指。指尖泛起莹莹灵光的冲三角形黑色小阵旗轻轻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