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三角形小旗微微一颤,亮起乌濛濛灵光,黑雾弥漫,从中“哧”地射出一道白光,落在大殿堂中央某处,扑地而入。顿时,堂中灵光爆闪,凭空现出一层水波纹般的白濛濛灵光,略微闪烁了几下,就往中间一敛的消失不见了。

一只四四方方的石洞入口,在大殿堂中央,显露出来。

王猛走到入口边缘,神识向下面扫去。

入口下面,是一条斜铺向下的隧洞。

一级一级的石级,斜铺向下,一股淡淡的灵气从里面弥漫上来。王猛沐浴在稀薄的灵气中,感到一丝的舒坦。看得出,这个入口下面的隧洞很深,中间弯曲盘旋,神识扫视下去后,就被重重石壁挡住,无法深入下去了。

王猛单手在腰间一拂,将小青从灵兽袋中释放出来,吩咐道:“小青,你先下去探探路!”

小青“嘶”地应了一声是,蛇信舒卷,乌光一闪,化为一条黑线从入口中一窜而入。不到一顿饭功夫,小青从入口处窜上来,俯伏在王猛脚下,对王猛道:“主人!下面是一个大石坪,里面只有一只大鸟,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放心下去!”

王猛点了点头,让小青再次窜入进去。

他本人则浑身青光一卷,化为一道遁光射入入口里面,紧随其后而去。

入口下面,是一条曲折的隧洞,几次拐弯抹角后,就到了底部了。

王猛的遁光徐徐飞入,落在一片石坪上。

里面别有空间,是一座数十丈宽阔的大石室!

石室里面,漆黑一片,幽静异常。

王猛神识扫出,发现石室的中央,赫然耸立着一座巨大的怪鸟石雕。那怪鸟石雕通体赤红似火,尾羽修长而张扬,双翼鹰扬般的展开足有七八丈长短,作引颈长唳状。

石雕的鸟首上,镶嵌成鸟目的火红宝石,泛起黯淡的幽光。

这座石雕,浑然天成,栩栩如生。

匍匐在王猛脚下的小青见此,猩红妖目中露出一丝贪婪,紧紧盯着那只怪鸟石雕,蛇躯微微颤栗,蛇信吞吐不定,似乎将它当成一只活物了,很想冲上前去,将它一口吞噬下去的样子。

只是没有得到王猛命令,不敢擅自行动而已!

也难怪小青会有如此想法了,这座石雕塑整体用红金石炼制而成,表面有一丝淡淡的灵力波动,看起来栩栩如生,仿佛真是一只展翼腾飞的活禽一般。

红金石是一种低阶灵材,档次比紫云石和青金石稍高,以红金石炼制如此巨大的一座石雕,其代价不菲了。

“这是……凤凰神鸟?”

王猛颇感诧异,自言自语地惊呼道。

只是诧异了片刻,王猛就恍然明悟到,这座石雕,究竟是何种飞禽了。他的脑海里面,立刻浮现出传说中的凤凰神鸟的伟岸英姿,不由脱口而出的惊呼了出来。

毫无疑问,那只巨大怪鸟,必是凤凰神鸟无疑!

因为此处石室上面那座大石殿,就叫“凤凰神殿”!当初修建这座大石殿的那人,将大石殿取名“凤凰神殿”,并不是没有所指的,显然与凤凰神鸟相关。

凤凰神鸟雕像下的地面石坪上,也就是它双足蹬直下踩之处,是一片四五尺见方的紫铜地面,镂刻着古怪阵纹。凤凰神鸟身前的紫铜地面上,也雕塑着两尊面对面而立的小儿石雕。那两小儿面露恬然微笑,双手共擎一只灵玉碗,似乎在承接从凤凰神鸟口中滴落下来的某种东西的样子。

“凤凰泣血……难道金利来口中的离火炙,竟是从凤凰神鸟口中流淌出来的?”

王猛心中一凛,疑虑满腹,神识往凤凰神鸟体内一透而入。

结果果然不出王猛所料!

凤凰神鸟体内并无他物,只设置了几套二阶阵法禁制。

以王猛四阶阵法师的眼光,当然看得出来,那几座阵法禁制不是禁锢法阵,也不是攻击法阵或者防御法阵,而是一套聚灵法阵和一套萃取法阵。聚灵法阵,负责提供萃取法阵运转所需要的灵能。那套萃取法阵的中央,摆放着一只灵玉圆盘,上面空无一物。王猛看得出,那只灵玉圆盘上刻绘着一道二阶吸纳法阵,萃取法阵需要的萃取物,便由此吸纳法阵摄取过来的。

王猛慢步走到那两尊面对面而立的小儿石雕前面,伸出手掌,在那只玉碗上方的虚无处,平平地一抹而过。

好像要抹掉什么东西似的。

但虚无处什么都没有,自然什么都没有抹掉。

下方的玉碗中,却忽然亮起一丝丝的晶亮耀目的红芒,星星点点,闪烁不定,犹如散落在玉碗中的一颗颗细微红宝石一般。

王猛见此,微微一笑,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

随即五指轻轻一抓,手上晶光闪烁不定起来。

一股微弱之极的吸力发出。

顿时,那几星晶亮耀目的红芒弹跳而起,落入王猛掌心。

一丝烈焰灼肉的灼热感觉袭来。

“咦”

王猛惊讶的失声道,“离火炙!这是离火炙!”

原来,那几星晶亮耀目的红芒,竟是吸附在玉碗上的离火炙残余!由此可见,两小儿共擎在手的这只玉碗里,曾经装盛过离火炙。这只玉碗,竟是收取离火炙的器皿!

看样子,离火炙是凤凰神鸟体内的萃取法阵萃取出来的。将离火炙萃取出来后,透过凤凰神鸟的长啄,滴落到玉碗里面,再现传说中的“凤凰泣血”神话的。

当然,在此处建造凤凰神鸟雕像,绝不是为了再现“凤凰泣血”神话!

王猛猜测,金利来上次来到石室中,见这只玉碗中恰好盛有一碗离火炙,便毫不客气的取走了。剩余几丝细微如无物的离火炙吸附在玉碗上,金利来自然不会在意了。现在那几星离火炙被王猛以法力吸纳出来,王猛这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金利来获取离火炙的地方!

原来凤凰神鸟腹内的萃取法阵,竟然是萃取离火炙的!

可王猛明明知道,离火炙乃是凤凰神鸟的鲜血凝结衍化物,还需要用萃取法阵来萃取吗?

王猛面露沉吟之色,陷入沉思之中。

约莫一刻钟后,王猛目中精光一闪。

单手在储物袋上一拂,将燕必行的储物戒指释放出来。虽然不明白金利来获取的离火炙是如何来的,但王猛猜想,既然这里有离火炙,还有萃取离火炙的二阶法阵,只要将法阵启动了,肯定可以将离火炙萃取出来的!

要启动二阶萃取法阵,需要驱动阵旗。

以王猛的阵道修为,要炼制二阶二阶萃取法阵的阵旗,自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王猛准备炼制好萃取法阵的阵旗后,立刻驱动萃取法阵,看看会不会有离火炙被萃取出来。

燕必行是三阶阵法师,储物戒指里面,储备有一大堆炼阵材料。

萃取法阵只是二阶法阵,以王猛的阵道水准水平,完全可以以燕必行储备的炼阵材料,炼制出驱动萃取法阵的阵旗。这套萃取法阵由旁边的聚灵法阵提供灵能。这两套法阵至少设置有数百年时间了,却并没有损坏,只要用阵旗驱动,应该还能运转自如的!

燕必行的储物戒指里面,储备有几枚二、三阶法阵的空白阵旗,只是没有绘制驱动法阵的阵纹,暂时无法使用。王猛将一面二阶法阵的阵旗摄入手中,伸出一指,指尖亮起晶莹灵光,在空白阵旗上面慢慢刻绘起来。

不到一顿饭功夫,王猛将驱动阵旗的驱动阵纹刻绘完毕。

王猛满意地将它拿在手中,轻轻一展。

一道白光射出,落在凤凰神鸟身上,没入了进去。

只听得“喀嚓”一声脆响,凤凰神鸟体内的各种二阶阵法,便有条不紊的运转起来了。

王猛神识放出,一刻不停的紧盯着凤凰神鸟腹内的那只灵玉圆盘。

只听得“哧”地一声轻响!

一道红光自凤凰神鸟雕像下面飞射出来,落入那只灵玉圆盘上。

竟是一枚鲜红似火的圆石!

那枚圆石晶莹剔透,鲜红似火,里面隐隐有一只凤凰小鸟在展翅飞腾的模样!圆石表面红光闪闪,灵力波动强劲,显然不是普通的圆石,而是某种高阶灵材的样子!

“凤血石!”

王猛轻轻惊呼一声,不禁呆滞住了。

他在宗门的《常用灵草灵药名录》上,曾经阅览过凤血石的文字介绍,知道凤血石乃是凤凰神血的凝结物,里面蕴含有凝炼之极的火灵力,不但是火灵脉修仙者修炼火系法术的高阶灵材,还是炼制四品以上火灵丹的主要原药之一。

区区一枚凤血石,价值上百万灵石!

那枚凤血石甫一出现,便热力四射,一股滚烫炽热气息伴随着绯红霞光滚滚涌出,石室中的空气急剧升温,热浪滚滚,令王猛感到身处火炉中一般的燥热难耐。如果是普通修仙者的话,早就炽热难挡,大汗淋淋了。王猛乃是脉境境界的炼体士,这点炽热,便就算不上什么了。

王猛仍然轻松如常。

挚伏在他身边的小青就不同了。小青本是水系蛇妖,性喜阴冷,不耐炽热。热浪滚滚涌来,满室通红,仿佛置身于火炉中一般。小青气喘吁吁,身上犹如着了火似的,骚动不安起来。全仗着本体道行高深莫测,一股磅礴的妖力化为阴凉水雾滚滚涌出,迅速将炽热排除出体外,才安然自得起来。

“怪不得金利来能够在地宫中寻找到离火炙!原来这处石室下面,竟然储存有凤血石!金利来寻获的离火炙,竟是从凤血石中萃取出来的!”

金利来的阵道水平有限,当然不会自制阵旗驱动萃取法阵,萃取离火炙。必定是他下到石室中时,发现那只玉碗中恰好盛有半碗现成的离火炙,就大喜过望的将它取走了。金利来是极其小心谨慎的人,应该也发现凤凰神鸟体内的萃取法阵了,才将燕氏家族的燕必行叫来,让燕必行驱动萃取法阵,萃取离火炙的。

当然,金利来来黑水峪遗址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萃取离火炙。

金利来的主要目的,还是以觅宝的名义,用傀儡蛊虫控制燕氏家族和万氏家族中的结丹境高修,将他们发展为五毒教西州分舵旗下的帮众。萃取离火炙,只是顺手而为。可惜事出反常,金利来不但没有达成目的,他本人也被小青吞噬掉了。如果他九泉下有知,恐怕要痛悔不已的吧!

王猛忽然想起来了,金利来曾对其父金宜春说过,某些人修炼的血脉秘术,具有巨力天赋。

大概金利来在此处获得离火炙后,就在研究此地的主人为何要萃取离火炙了。估计他查阅了不少典籍,明白凤凰神血是可以修炼血脉秘术的,因此认为此地的主人萃取凤凰神血,是为了修炼与凤凰神血相关的血脉秘术,才不惜代价修建此处地宫和地宫中的各种阵法设施的。

王猛猜想,上古时期,黑水峪遗址应是一座灵山,后来灵山下面的灵气矿脉被抽取殆尽,灵山就被上古修仙者遗弃了。否则的话,是无法解释此处为何可以寻获地灵水和黑殍花等异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