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还只是空弦虚射而已!

此刻,以他结丹初期境界的道术修为和脉境境界的炼体修为,如果以落日神箭射之,威能不知道要增加多少倍!用以轰击四阶妖兽的小青,小青即使不死,肯定也要重伤!

王猛收起穿云弓,蓦然张口一吸。

旁边玉碗中的数滴地灵水腾空而起,灵光闪烁落入口中。

王猛重新打坐在地,默默炼化起来。

地灵水中蕴含的灵力极其精纯饱满凝炼,虽然只有区区四五滴,也不弱于二三枚培元丹蕴含的灵力了,足够王猛巩固修为,稳定境界。

地宫中的地灵水,都被他炼化完了。储物袋中,还有剩余有缴获自吕斌的大半瓶地灵水,至少相当于三四十枚培元丹的样子。王猛并未将它拿出来炼化。突破结丹初期境界后,即使在高修辈出的清溪派,他也是一号不容忽视的人物了,可以大大方方回到清溪山。如果谭氏家族的人敢对他下黑手,他将无情反击,让他们后悔莫及。至于向谭氏家族报仇,将谭氏家族灭门,以他的修为,恐怕还做不到,只有等将来有把握到的时候再说了。

在他幼年的时候,他就听人说过了,谭家庄中有一座名叫“巨狼山”的小灵山,隐居着两名从清溪山归隐的元婴境老怪。他有穿云弓和落日神箭在手,还有四阶玄蛇妖兽相助,面对势力庞大的谭氏家族,并无把握将他们一次性灭了门。

将谭氏家族大半人口杀死,再亡命天下,那也不是他的风格。

王猛想要的,是从上到下,一次性灭掉谭氏家族满门!

此次他重回清溪山后,有宗门庇护,哪怕谭氏家族有元婴境老怪,也不敢拿他怎样的。到时候与青青见面时,他准备将那大半瓶地灵水作为见面礼,献给他心爱的青青师妹,相信青青师妹一定会喜欢的!

两天后。

王猛稳固了修为,神识放出,将整个地宫都笼罩在内,仔仔细细搜索了一番,没有发现有何宝物。也没有发现万佳良和燕歌行俩人有元神或者分神逃逸出来。按照万佳良的说法,燕歌行修炼出了“四瓣分神”,不知是修为不够,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没有逃离出一瓣分神来。

只在大石潭岸边附近的浅水区水底,发现了很多散乱的妖兽尸骸。那尸骸焦黑如炭,上面泛起一层绿莹莹的幽光,明显是中毒而死的样子。估计前次金利来等人来地宫时,将地宫中的妖兽都毒杀了,弃尸于此。显然,金利来此前已经将地宫仔细搜查过一遍了,没有遗漏任何宝物。

王猛收回神识,吩咐小青道:“小青!此间大事已了,我们出去吧!”

小青连忙应道:“是。”

俩人化为一青一白两道遁光飞掠而起,直奔通往上面山洞的隧道口而去。这处隧道口是地宫通往上面山洞的唯一出口,燕必行用四阶防御法阵将它封闭了起来,可谓用心良苦!只是他和燕歌行都没有料到,金利来比他们更狠,早就准备在这里将他们一网打尽,收为五毒教麾下弟子了。

当然,他们都漏算了身怀冰血朱蛤丹的王猛,才一败涂地,身死神灭的。

小青的妖灵识扫遍了地宫的每个角落,见王猛直奔那道四阶防御法阵而去,忙道:“主人!前面出口,被一道阵法禁制封闭了。需要小青将它砸开吗?”

王猛笑道;“不必。那道四阶禁制既是燕必行设下的,他的储物戒指中,必然有开启它的阵旗的!本主人用他的阵旗开启禁制后,还可以将埋设在地下的阵旗取出来,收为己有。将它们都砸烂了,岂不可惜?”

小青毕竟是妖兽,智力尚未发育到如此复杂的程度,闻言大感钦佩,由衷恭维道:“主人真聪明!主人连这个都想得到,小青佩服!”

王猛淡然一笑,斥道:“这个也需要佩服吗?须知人类的智力,要高出你们妖兽甚多的。不然的话,人类还会有活路吗?早就被你们这帮妖兽灭绝了!”

俩人遁光在四阶防御法阵前面落下。

肉眼看去,前面数尺远的出口处,被一堵青色的石壁封堵住了。

那面石壁上面,隐隐有一丝灵气波动。

毫无疑问,这就是燕必行设下的四阶防御法阵了。

以王猛的阵道修为,当然看得出,这只是一道普通的四阶禁闭法阵,将地宫与通向上方的山洞的要道,强行分隔开了。如果不懂阵道破解之法,匆忙之间,很难将其打开的。王猛眼光独到,略一试探,便发现了这道法阵的阵眼所在之处。神识之力强大无比,直接穿透阵法禁制的强力阻挡,清晰地发现了这道防御法阵的三根阵法阵旗,成品字形没入下面的岩石中,哪怕他不懂阵道和破解之法,仅仅用灵气袋收取它的三杆阵法阵旗,也可轻易将这道四阶防御法阵破去了。

当然,用灵气袋强行收取,不如用驱动阵旗收取方便。

虑及此点,王猛从燕必行的储物戒指中,将一面三角形小令旗释放出来,悬浮在他身前。

单手掐出一道法诀打出,落在那面三角形小令旗上面。

那面令旗表面灵气激荡,浮现出一层淡淡灵光。

将其对准前面的青色石壁,轻轻一展!

只听得“噗”的一声,一道白光射出,没入前面的那面石壁上,仿佛泥牛入海般的消失不见了。前面石壁上,蓦然亮起一圈圈水波纹般的白色灵光,略微闪烁了几下,那一圈圈水波纹灵光蓦然往中间一收,封堵出口的石壁,倏然消失不见了。

黑黝黝的地宫出口,凭空出现在王猛身前。

随即,三杆阵旗乌芒闪闪的从地下飞出,悬浮在王猛身前,被王猛收入储物袋。

随即,乌芒与小青的遁光再次飞掠而起,向上方激射而去。

片刻后,俩人飞出长长的隧洞,遁光落在黑水峪遗址的第一座大石洞里面了。

这座大石洞里面,按照金利来的说法,有两个叉洞,分别通向下面更深的地宫。右边的叉洞,王猛已经从里面扫荡出来了,自然无须再进去。

右边叉洞,他还未去过,按照金利来的说法,叉洞下面有黑殍花和九阴水等宝物。

来到左边叉洞之前,一股阴凉气息拂面而来,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小青虽是水系蛇妖,本体极耐阴寒,被此阴凉气息拂面,也禁不住瑟瑟发抖了。

看得出,这种阴冷,不同于普通的寒冷。

如果是普通的寒冷的话,小青作为四阶黑水玄蛇妖兽,肯定不会瑟瑟发抖的。王猛经历过吕斌之事,知道叉洞中吹拂出来的阴凉气息乃是一股至阴之气,里面蕴含了一股诡异力道。这种力道似有似无,无影无形,即使道术修为高深莫测,也无法抵御其对体内阳气的侵夺的。

“阴元力?”

王猛脑海里电光石火的一闪,忽然面色一凛,不敢置信的惊讶道!

他蓦然想起,这种诡异的力道,恐怕就是宗门典籍里面提到过的“阴元力”吧!那时他修为低微,对很多修仙常识都不懂,也没有接触过阴元力,自然对典籍中提及的“阴元力”一说,茫然不解,不知是何物,也就没有将它放在心上了。

现在见得多了,他终于省悟了。

同时他也明悟到,历炼对于修炼的重要意义了。

如果不出来历炼,他仍然不知阴元力是何物的!

根据宗门典籍记载,所谓阴元力,乃是一种不同于五行灵力或者法力的奇怪力道。这种力道无影无形,无迹可求,却可以侵夺人体内元阳之气,包括但不限于神识、元神和魂魄,杀人于无形。此前他被吕斌的“夺魂神光”袭击时,差点死于非命,仍然没有将它与“阴元力”联系起来。如今再次被这种无形无影的诡异力道侵袭,他脑海中电光石火地一闪,蓦然领悟到,这种至阴之气,其实就是阴元力!

王猛略一沉吟,将盛装黑殍花的那只玉盒,从储物袋中释放出来,拿在手中,仔细察看。

当初拍得这株黑殍花的时候,拍卖大会主持人席玉龙说过,黑殍花可以侵夺人体阳气。那时王猛也敏锐地察觉到了,从玉盒中拿出黑殍花,确不寒而栗的感觉,明显是人体阳气被侵夺了少许。所谓“阳为生之本”,将一株侵夺元阳之气的黑殍花放在身上,体内的阳气被侵夺一空,那就再无生理,只能无疾而亡了。

此前传言,祁维仁突然暴病而亡,也不是没有一点根据的。估计祁维仁获得黑殍花时,确有被黑殍花侵夺元阳之气,导致他大病一场的事情发生,然后才有他“暴病而亡”的传言流传出来的。

否则,祁维仁一个结丹境高修,不可能像凡人那样,突然得病的。

让王猛忧疑的,不是黑殍花可以侵夺元阳之气。而是将黑殍花放置于玉盒中后,其蕴含的阴元力被禁锢在玉盒内了,再没有弥散出来。他终日将黑殍花携带在身上,也没有什么损害了。

很明显,玉盒并不能禁锢阴元力。

禁锢阴元力的,应该是贴在玉盒上的那枚禁苻!

王猛面色沉吟的伸出一指,轻轻点在禁苻上。

顿时,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银色电芒,在禁苻上面微微闪动。手指甫一触及禁苻,立刻就有一丝丝电弧缠绕上来,发出噼里啪啦的炸响声。

“雷灵力!”

王猛见此,顿时恍然大悟的明白过来了!

原来这张禁苻,居然是一张极其罕见的雷系禁苻,禁苻中凝炼有不菲的雷灵力在内。阴元力正是遭到了雷灵力镇压,才无法弥散出来的!

“原来雷灵力,可以镇压阴元力的侵袭!”

王猛惊喜的自言自语道。

当初席玉龙在拍卖黑殍花的时候,将黑殍花拿在手中,不见他有不适之色,那是因为他是木灵脉,派生有雷系异灵脉,本体凝炼有雷灵力,可以抵御阴元力对阳气的侵夺,即使将黑殍花拿在手中,体内的元阳也不会被黑殍花侵夺的。

虽然他仍然不明白,为何雷灵力可以镇压阴元力,令其无法弥散出来。

估计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只有等他回到清溪山,查阅藏经阁中的有关典籍,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了。但既然雷灵力可以镇压阴元力的侵袭,他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他本是甲木之体,派生有雷系异灵脉,可以凝炼雷灵力护体。去叉洞下面觅取黑殍花,不会有任何问题!

除此之外,储物袋中,还有在秘境中采集的十一万枚雷木果。如果将它们都炼化了,本体雷灵力必然相当凝厚无比了,用来抵御阴元力侵袭,应该绰绰有余了。

不过,王猛也明白,虽然木灵脉修仙者可以派生出雷系异灵脉,但毕竟不是天生的雷系异灵脉,即使派生出来了,其雷灵脉必然不清晰不通透,被重阴之气淤塞着,没有专门的开脉秘术开拓雷灵脉,其雷灵脉不清晰通透,即使修炼雷系法术,其进阶也是极慢无比的,还不如修炼木系法术来的快捷。

此外,修炼雷系法术所需的修仙资源极其罕见。

如果他不是去了一趟秘境,他也没有资源修炼雷系法术的。

故此,世上的木灵脉修仙者不少,大致每五个修仙者中,就有一名木灵脉修士。但真正修炼雷系法术的修仙者少如凤毛麟角,少之又少,极其罕见。

沉吟了一下,王猛将小青收入灵兽袋,就在石坪中打坐下来。

单手在储物袋上一拂,数道银光飞泻而出,落在掌心。

赫然是一枚银灰色的雷木果。

王猛没有修炼雷系功法的功法秘籍,但他有无名功诀。无名功诀既然倡导“九脉修炼法”,自然也可以炼化雷灵力了。王猛默念无名功诀,那枚雷木果落在手掌上,其上面弹跳缠绕的电芒并未在手掌上炸裂而开,反而在无名功诀的引导下,被一丝丝吸纳入体内。

结果不到一顿饭功夫,王猛将雷木果炼化完毕,那枚雷木果也化为灰烬。炼化十多枚后,王猛清晰的感觉到了,体内出现一条紧靠木灵脉的脉线,贯通全身,一丝丝的雷灵力炼化为银色雷力精元,默默流转于这条崭新的脉线之中。

毫无疑问,这条新出现的脉线,就是传说中的雷系异灵脉!

王猛面色惊喜,伸出一指,竖立在眼前。

启动无名功诀,催动雷灵脉中的银色雷力精元向指尖涌去。须臾,指尖冒出一缕银色的电芒,熠熠生辉,吱吱炸响!

“呵呵!原来我王某人,也可以修炼雷系法术的呀!”

王猛大喜。

由此想到,既然无名功诀可以炼化雷木果,催动和释放出雷灵力,是不是“九脉修炼法”中的“九脉”,包括了雷系异灵脉在内呢?

不然的话,无名功诀应该无法催动雷灵力的呀!

王猛收敛心神,暂时将“九脉修炼法”的疑问抛在脑后,再次释放出一枚雷木果,潜心炼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