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如果他们不是在这里寻获黑殍花和九阴水,而是在别处的话。那一定是某个地方被自己遗漏了,没有搜索到。王猛回想了一路走来的行程,觉得唯一没有搜寻到的地方,便是冰窟外面那条深不见底的“深渊”了。或许金利来等人到达深渊的悬崖边上时,下到了那条深渊下面,在那里寻获了九阴水和黑殍花。他们承受不了至阴气息的侵袭,寻获黑殍花和九阴水后,便没有再来冰窟中冒险,半途打道回府了。

毕竟他们那几人,都没有修炼雷系法术,不可能进入到冰窟中来的。

尽管猜测深渊下面可能找到九阴水和黑殍花,王猛也不打算去那里觅宝了。他收获了三株黑殍花,加上原来一株,一共有四株黑殍花,三十余瓶九阴水,一瓶离火炙,可谓乘兴而来,满载而归。如果将来还需要这些宝物,他可以再去深渊下面觅宝的。

如今已有足够多的九阴水,如果再设法弄到天火液,这两样异宝都凑齐了,就可以开发火灵脉了。王猛估计,天火液不是寻常之物,或许在坊市拍卖大会上可以拍买到。他已开发出雷灵脉,并不急于开发火灵脉的。

开发火灵脉,可以等回清溪山以后再说。

大约半日之后。

一道青虹从黑水崖下面的洞窟中飞掠出来,落在黑水河畔的岩石上。遁光散出,露出一位青年修士英武挺拔、玉树临风的矫健身影。

此人,正是从黑水峪遗址中出来的王猛。

此时已是辰时时分,微风吹拂,日光照耀在波光粼粼的黑水河上,泛起粼粼金光。

四周景色幽美,天气温煦宜人。

王猛心情大好,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黑水崖下的黑水峪遗址,有种不忍离去的感觉。

据他所知,知道黑水峪遗址的人,除了他本人,其余几人都已经死去了。这意味着黑水峪遗址仍是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之地。黑水峪遗址,成了他个人的藏宝地。黑水峪遗址中的地灵水,每隔一年多时间,便会蓄满一大玉碗,他可以按期去地宫中收取,不会有人与他竞争的。

从地宫中的那两尊小儿雕像看,明显是人类,而不是魔族人。那些雕像应该不是沉余黑兴建的。沉余黑应该不是地宫的兴建者,而是像他一样的后来者。估计沉余黑潜逃到此处,偶然发现了黑水峪遗址。此地人迹罕至,地点隐秘,四周妖兽环伺,不失为极佳的隐居地点。

再说,荒域中出现凤凰神鸟的年代,应该是历史悠久的上古时期了。沉余黑作为魔族人,不可能隐居于此地上千年,还有兴趣在地宫中修建凤凰神殿和萃取离火炙。做这两件事的人,应该是上古人类大能修士。估计那位大能兴建凤凰神殿的目的,是为了修炼血脉相关的秘术。那人在地宫中布设各种法阵,萃取凤凰神血。可惜最后他萃取出来的不是凤凰神血,而是离火炙。失望之下,那人离开了黑水峪。

如果那人一直隐居于此,应该可以在地宫中,发现他死后的遗骸的。

事实上,地宫中并无他的遗骸存在。凤凰神殿下面的凤血石也没有被消耗完,可见那人是中途离开的。连价值昂贵的凤血石都可以舍弃不要,可见那人不是普通人,必定是大能修士无疑了。

王猛沉吟片刻,决定将黑水峪遗址封闭起来。

要知道,从西州来荒域杀妖取丹的修仙者不在少数,万一有人闯入此地,发现了黑水峪遗址,将地宫中的地灵水取走,那他每隔一二年来收割地灵水的想法,就要落空了。将黑水峪遗址封闭起来,让闯入此地的修仙者无法发现黑水峪遗址的入口,地灵水就安全了。

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过来收取地灵水。

主意已定,将那套四阶防御法阵的三杆阵法阵旗和三角形令旗从储物戒指中释放出来,让其乌芒闪闪的悬浮在身前。这套四阶法阵只是普通防御法阵,不是什么厉害的禁断大阵。他要求不高,只要是一般水准的法阵,可以隐蔽黑水峪遗址入口,就可以放心大半了。

将令旗摄在手中,轻轻一展。

“唿”地一声。

三杆阵法阵旗上灵气激荡,表面浮现出一层淡淡乌芒,三杆阵旗微微一颤下,化为三道乌芒激射而出,“扑”地没入洞窟下面的岩石中,不见了踪影。

王猛满意地点了点头,手中令旗轻轻一招。

一道青光射出,“哧”地落在入口处的岩石地面上。原本黑黝黝的洞窟入口,凭空浮现出一道诡异的黑色光墙,一圈圈水波纹般的乌芒在其上面荡漾开来。

乌芒一闪后消失,入口便被一堵青色石壁封堵上了。

王猛还是不太放心,浩瀚神识一放而出。

在筑元初期境界时,王猛的神识扫视距离就已达二百余里。突破结丹初期境界后,神识扫视距离暴涨到一千余里了。神识放出后,一千余里内范围内的一切,都在他的神识笼罩下。

大约三四百里外,有一座高约百丈的巨大石峰,傲然耸立在群山之中。

“唔。这座石峰不错,可堪一用!”

王猛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灵气袋祭在空中,轻念一个“收”字。

一股浩瀚的吸力发出。

三百余里外的那座百丈大石峰,突然被连根拨起,风驰电掣的向王猛这边飞来。

貌似一座“飞来峰”的样子。

王猛并未将这座“飞来峰”收入灵气袋,而是让它“轰隆隆”一声,砸落在黑水峪遗址入口,将入口连同封闭入口的四阶防御法阵,全部镇压在这座百丈石峰下面。有了这座百丈石峰阻挡,来此杀妖取丹的修仙者,就无法发现黑水峪遗址的存在了。即使以神识扫视,也无法穿透厚达数十丈的石峰,发现下面的隐秘入口的!

如此一来,黑水峪遗址,就真正属于他个人所有了。

如果要收取地灵水了,只须将这座飞来石峰收入灵气袋,那套四阶防御法阵便暴露了出来。再将四阶防御法阵开启,便可进入地宫,收取地灵水。

如此一来,除了他本人,别人休想再染指地灵水。

做完这一切,王猛欣喜不已。

这只不起眼的灵气袋,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异宝啊!

有此异宝在手,他便有搬山倒海之能了!

王猛兴奋异常的围着自己的杰作飞掠了一圈,才满意的离去。

现在离开黑水峪,不需要像来时那样穿上狼衣,在黑水河河岸上狼奔豕突的飞奔而走。直接飞遁回去便可以了。片刻后,一道青虹冲天而起,向东方的天边激射而去。

大约二天后。

一道青虹划过天际,风驰电掣的从荒域中飞掠出来。

下面一座被摧毁的城池和满城残垣断壁,映入眼帘。

青虹一个盘旋后,落在一座倒塌的的高楼前的空地上。

遁光消散,露出王猛英武挺拔、玉树临风的年轻身影!

王猛落脚之处,是这座城池的中央地带。

身前的高楼,和高楼所在的城池一样,被兽潮夷为了平地。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被击杀的妖兽尸骸和人的残肢断臂,各种灵器和法器的残片,在日光下闪闪发光。

沦为废墟的城池中,还有成群结队的妖兽走来窜去,搜寻躲藏在废墟中的人类。这些妖兽大都是一、二阶巨蛇妖兽和巨蛙妖兽,估计破城时它们飞奔的速度太慢,没有吞噬到人类,心有不甘,抱着侥幸心理在高楼大厦的废墟中窜来嗅去,期望发现幸存的人类,大饱口福。

这座城池,当然不是王猛熟悉的靖边城。

当时去黑水峪时,他们先南下,再西行去黄沙岭的。王猛估计,按照地理方位,这座被兽潮攻破的城池,应该是靖边城南边的凤凰城。

凤凰城的人口与靖边城相差无比,凤凰城既然被兽潮攻破了,估计靖边城也难以幸存。

想起靖边城中的无辜人类,王猛除了惋叹之外,也无可如何了。

正在这时。

前面传来一阵愤怒的呵斥声和一阵金戈交鸣声,好像有幸存的修仙者在与妖兽殊死拼斗的样子。

王猛神识扫去,只见百丈外的一座倒塌的大楼前面,围着十多头二阶玄蛇妖兽。

估计这些玄蛇妖兽窜不上百丈高的城墙,兽潮破城时,它们也不可能一马当先,只能等其他妖兽将高高的城墙摧毁后,才窜入城中来的。城池中的人类,自然被率先入城的巨狼、四翼飞狐、鹰鹫、孰胡等妖兽吞噬了。等它们入城时,能分一杯羹就不错了。但大部分巨蛇和巨蛙妖兽没有分到一杯羹。它们心有不甘,只好在废墟中寻找幸存的人类修仙者。恰好在那座高楼下的废墟中,发现了来不及撤离的人类修仙者气息。

只见十头玄蛇妖兽巨尾疾卷,带起一股股呼啸狂风,猛烈轰击在废墟下面的一座隐匿法阵上,那座法阵爆出道道闪耀的白光,法阵中的修仙者放出飞剑与横扫而来的玄蛇妖兽巨尾拼死抗争。刚才听到的金戈交鸣声,乃是修仙者飞剑斩击玄蛇妖兽的蛇尾上发出来的,玄蛇妖兽一身坚如灵甲的蛇鳞,低阶飞剑并不能将击破蛇鳞防御,将其一剑斩杀,最多斩出几道浅浅的豁口,便被反弹而开了。

结果在十多头玄蛇妖兽的亡命攻击下,那座法阵终于支撑不住,“轰隆隆”一声,爆裂开来。

十多头玄蛇妖兽兴奋地飞窜而起,嘶嘶怪啸着化为乌光,向废墟中一窜而入。

王猛面色一沉,他的人就化为一串模糊虚影,箭矢般的激射而出,眨眼到了玄蛇妖兽身后。正在埋头窜入废墟下面的玄蛇妖兽惊觉有异,扭头向后望去,一轮数丈大的月牙形刀芒蓦然映入眼帘,一闪而逝,犹如轻风拂面一般,那些蛇妖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粗长蛇躯已从颈项处斩断为两截,顿时身首异处。

硕大蛇躯轰然砸落在地,鲜血狂喷达数丈之远。

只是一瞬间,七八头二阶玄蛇妖兽便都死于非命。

窜入废墟下面的几余头玄蛇妖兽气焰大涨,蛇影狂舞,细长蛇尾铁索般的疾卷而至,顿时将十余名气息微弱的修仙者拦腰卷住,动弹不得。

玄蛇妖兽张口狰狞巨口,就要将他们送入蛇吻,一口吞下。

可就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些玄蛇妖兽突然如遭雷击,蛇目蓦然一黑的看不见任何东西,蛇首巨痛欲裂,仿佛有千百根钢针在其脑海里上下穿刺,蛇妖痛不可耐的狂嘶一声,猝然栽倒在地,妖力全失。

貌似被一道强悍之极的“梦魇刺”镇住了的样子!

“唿”

一片刀芒卷地而来,一闪而逝的没入翻滚在地的玄蛇妖兽体内。刀芒一闪消失。玄蛇妖兽已斩断为数截,蛇首纷纷掉落在地,断裂处鲜血狂喷达数丈之远。

模糊人影一闪,鬼魅般的出现在蛇妖身前。

那道人影,赫然正是英武挺拔的王猛!

废墟中,那十余名修仙者已被玄蛇妖兽蛇尾牢牢卷住,早就吓得魂飞天外,惊骇欲死了。玄蛇妖兽纷纷倒地而死,他们也被痛苦挣扎的蛇尾摔了出去,重重砸在废墟下面的断墙上,鲜血狂喷,奄奄一息,看上去已经离死不远了的样子。

这些修仙者身穿清溪派修士服,赫然都是清溪派弟子!

这时,王猛看见了一个让他大为吃惊的熟悉面孔。

“莫芊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