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一百零八章 剑拔弩张

    ‘啪!!!’

  一掌蕴含十足的棋力,猛的拍在木质方桌上,带起点点木屑的同时,伴随着‘咔咔’声,能清楚的看到方桌正中延展裂痕。

  绝对不是什么戏法或是魔术一类的,就在奕小川和于柏两人面前,手掌结结实实的拍在那木桌之上,盘子也应声碎裂!

  奕小川一眼撇过去,七八个青城弟子装扮的人正满脸的坏笑死死正死死盯着自己。

  “可不要嚣张过头了啊,区区外乡人竟敢惹尚武少爷,你可知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么?”

  “哦?”

  奕小川全然没把眼前的几位放在眼里,虽是青城的弟子,从棋力上判断刚刚过了入道,连棋修的门槛也是刚刚好摸到,这样的菜鸟,奕小川又怎么会将他们放在眼中呢。

  完全不搭理几人,连于柏都只是心疼这一桌子的饭菜,秉承三秒原则,挑起肉块来就往嘴里送。

  见奕小川和于柏两人是根本没有搭理他们,一众青城弟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在这青城之中,青城派就是绝对的标志和身份,没有任何人胆敢藐视青城派!

  ‘啪!’

  那人竟直接碎去一半的盘子,连同残余的饭菜一齐扣在了奕小川的脑袋上!!!

  “嗯?怎么样啊!”边说着,竟然从一旁再次拿起盘子来,举起手还要往奕小川头上扣道:“这就是你敢藐视我们青城派的下场!!!”

  “你可惨喽……”

  于柏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接往后跑,正当那一群青城弟子还在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时,为首的青城弟子刚想继续把盘子扣在奕小川的脑袋上,却发现手臂一阵酸痛。

  不知从哪里来的疯女人正死死按住自己的手臂。

  “你!你个家伙竟然敢袭……袭……”

  绝对冰冷的杀意自灵儿身体上冒出来,眼前这容貌极为秀丽的美少女竟然露出要吃人一般的目光!

  只是一个呼吸传出来的声音,在那群青城弟子听来如同是刚睡醒的雄狮冗长的低吼声音一般,仿若下一秒就会张开血盆大嘴扑上来。

  “我还没有吃过的东西,你竟然敢……”

  一步步的逼近,简直快吓尿了一众青城弟子。

  连一旁看笑话的奕小川都觉着灵儿这家伙什么时候有这般的威慑力了。

  其实,由于无时无刻都在一起的缘故,奕小川注意不到灵儿身上的血腥气,要知道当时在长都之中的邪修之乱,虚无之境中死去的过千邪修亡魂可都是被灵儿实打实的吸收了啊。

  平常倒是还好,一旦发脾气来,那股子淡淡的血腥味,配以灵儿周身有意无意所散发出的死者气息构成了一种十分令人害怕的气场,在一众青城弟子看来,现在的灵儿宛如从地狱中缓步走出来的恶魔!

  “真的是,成御用打手了。”

  “奕小川,你小子可答应了我,等一会我再收拾你!”

  耳边传来灵儿的警告声,以及一众青城弟子的哀嚎声,奕小川只觉得晦气的很,学棋之人又是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这么粗暴呢,干脆直接把头扭过去。

  于柏苦笑着同奕小川跑到另一个桌子上,又点上些饭菜来,他只知道奕小川本身的棋力就无比深厚,可以用深不见底去形容,门选上出现的人型棋灵虽只有七八岁孩童模样,但也有着硬吃下尚武全力一击而毫发无损的惊人战绩。

  如若没猜错,眼前的这位暴力女,应当也是奕小川的棋灵。

  于柏边吃边瞥向另一边挨揍的惨烈景象,简直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可不是看到的那般美少女,而是真真正正十足的恶魔女皇!!!

  不多时的功夫,灵儿擦去手上的血迹,一屁股坐了上来,大口吞咽桌上的食物。

  “这里可是青城,你没杀了他们吧?”

  “放心,我自有分寸!”

  灵儿自信的拍着胸脯保证如此保证道,奕小川再看了看边上已经奄奄一息的一众青城弟子们,更是后悔不已,早知就不让灵儿动手了。

  这里毕竟是青城派的大本营,公然袭击本门弟子,就光这一条就足够惹得整个城市的青城派来追杀了。

  “你还别不信。”灵儿嘴里吐出一根吃剩的骨头来,狠狠的砸在那早已倒地哀嚎的青城弟子头上怒斥道:“说你呢!”

  “不敢,不敢,不敢……”

  “还不赶紧滚!”

  “是是是……”

  说着不知从哪来的力气,鼻青脸肿和同伴互相搀扶着走出了酒楼,时不时的还恐惧的回头张望,生怕眼前的这个女魔头再追上来。

  这般被打怕了的模样,恐怕在借他几个胆子都不敢来报复。

  灵儿再次挺了挺胸膛,让奕小川还不再多上几个鸡腿好好的感谢她。

  可奕小川心中想的是这女侠别再给自己惹事就算好的了。

  一行人酒足饭饱之后,不顾周围人的议论声,掏空仅剩下的钱财赔付了刚刚灵儿打坏桌椅的赔偿,这才走出酒楼。

  “门选的事情也应当被许多青城派的弟子看到了,假使真的入了青城派,恐怕每天无时无刻都会有人找你麻烦。”

  “那又怎样?”于柏自顾自的走在前面,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我专心学我的棋就好,我的梦想可是成为棋圣呢。”

  “棋圣么?”

  奕小川喃喃着,感慨万分。

  所有对围棋热爱的少年无不怀揣着这样的梦想,正如前世中的冲段少年,日复一日的在棋盘上厮杀、对练、死活、计算,无数个日夜的奋斗只为那屈指可数的名额。

  而成为了职业棋手以后,更为残酷的事实即会摆在面前。

  比你天赋更好,甚至还要比你更加努力的棋手比比皆是,而棋圣的头衔只有那么一个!

  要么承认自己的弱小,放弃围棋,要么则为了温饱主动退段,混迹于业余圈子的比赛拿取奖金养家糊口,最终泯然众人矣,要么则是干脆躺平,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随便当个老师混完一生。

  那前世的自己,究竟是哪一类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