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一百一十九章 发难

    当众给了侯永年一巴掌的事已经是人尽皆知,至少在明面上,青城派中是严禁门下弟子打架斗殴的,更何况是那个睚眦必报的霸道少爷侯永年。

    虽然早早被张青还有程海提醒过,奕小川本人也知晓凭借侯永年的脾气秉性,势必会找机会报复,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张月玲师姐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什么情况,他怎么会来到我们门选弟子的宿舍这边。”

    “肯定是为了奕小川而来的呗。”

    “不行,我得赶紧去看看。”

    ……

    周围越来越吵闹,等奕小川踏出宿舍门外时,面前早就已经是人山人海,更多的甚至连门选的弟子都不是,这么老远从内城区跑到这么偏僻的门选弟子宿舍,那张月玲师姐有那么大的人气么?

    面前一层又一层的人群,不论男女似乎都是那位张月玲师姐的狂热粉丝,无论是谁都使劲的往前挤,如此阵仗,可堪比前世中的粉丝见面会了。

    “那当然,那可是张月玲师姐,虽然不是青城派最强的存在,却也是人气最旺的人,可听说不少新入门派的弟子都是奔着张月玲师姐来的。”

    原来是小胖子程海听到张月玲现身于他们宿舍这边,连厨房的活都放下不做了,赶紧跑过来想要看上一眼师姐的风采。

    肥硕的身躯鼓起力道想要冲进人群正中央,可愣是挤了半天,气喘吁吁的反倒是被眼前这群狂热的粉丝们给倒挤了回来。

    “我还是不理解那张月玲师姐为何有这般的人气。”奕小川疑惑的说道:“那家伙究竟做了什么?”

    “请用尊称好不好,张月玲师姐可不仅仅是棋力高强,更是被誉为千年难得一见的美少女,追求者能从这青城山顶排队到城外!”程海赶紧捂住奕小川的嘴巴道:“你这般失礼被人听到,可是要挨揍的。”

    “千年难得一见的美少女么?”

    奕小川喃喃道,这也不难理解,前世中的娱乐圈也不缺乏这个百年一见、千年一见、万年一见这样花里胡哨的称号,就是棋手圈子里也有这么一位凭着极为出众的美貌而获得超高人气的女棋手,简直火出圈外。

    看来到哪个世界里都是一样的,人总是会喜欢可爱、好看的,哪怕围棋也不例外,可不单单只崇拜着棋圣,光这千年一遇的美少女头衔就足以让人趋之若鹜。

    而也是这个时候,奕小川突然察觉到整个人群都在以那位师姐的位置向自己的身后所推移,那被团团围住的张月玲径直走向自己,果然,目标是自己么!

    如秋水般的双眸,又有如白玉一般的下巴,浓密柔润的长发,本就十分出众的容貌配以一身素雅长裙,生得是落落大方,气质更是十分出众,不愧对这千年难遇的美少女称号,是奕小川前世中那些动过刀子的‘人造脸’完全无法比拟的。

    也只是见到对方的第一眼起,奕小川心底便一沉。

    “喂喂,真的是为你来的啊,你怎么……”程海见奕小川呆滞在原地愣愣的望着前方,赶忙推了推提醒道:“可不能这么色眯眯的盯着师姐,会被其他的弟子碎尸万段的!”

    可绝对不是看到美女被迷住那么简单,身上有业还有灵儿,得以让奕小川对棋力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敢,更能清楚的感受到那隐藏在美少女容貌下远超越斗力级的超强压迫感。

    当日同程海去砍柴,踏入秘境越过十几尊可怕的石像守卫后在那个屋子里所见到的高手正是那张月玲师姐。

    “师姐。”奕小川不敢怠慢,晃神的样子赶紧收了回去,如此毕恭毕敬的向师姐问好:“不知师姐来此究竟是有何事?”

    虽然口上叫着师姐,但刚刚经过程海的解释,奕小川心中已然知晓对方的厉害。

    前世中的古围棋早在东汉《新论》中就将棋手简单划分为上、中、下三等,而经过千年的发展,后又有围棋之品有九,分别为:一日入神,二日坐照,三日具体,四日通幽,五日用智,六日小巧,七日斗力,八日若愚,九日守拙的说法。

    等到现代则更是简单明了,只分职业和业余棋手,细分级位也就是K极,业余段位和职业段位而已。

    在这个世界当中则是分为入道、棋修、斗力、通幽、入神、棋圣六大段位,眼前的这位张师姐不过二十多岁就到达了通幽境,本身的围棋水平再加上象征灵、伴生灵、棋灵、棋境等外力加持下,单是棋力就足以对标前世的弱职业棋手!

    虽然论辈分嘴上是叫着师姐,但对方年纪轻轻早已是青城派的精英中的精英,是足以单辟分门自己当门主广收弟子的程度。

    “我可听说这门选的弟子刚进入青城派的第一天就和师兄顶撞,第二天就狠狠打了那位侯大人的少爷。”那张月玲师姐声音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双眼更是入寒夜冷风那般刺骨。“青城派可是明令禁止门下弟子聚众打架斗殴的!”

    果然!

    奕小川能感觉到师姐话语中的冰冷感,看来不是简单关两天禁闭就能解决的事情,不管对方如何发难,只要没有发觉到自己就是那天的闯入者就好。

    死命棋境中的灵儿完全隐去自己的力量,若让张师姐察觉到自己有着邪修的力量,那才是最麻烦的事,恐怕在此等高手的面前,奕小川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就会被当场斩杀。

    “我已知错,无论怎样的惩罚我都接受,但当日确实有着原因,只请学姐从轻发落。”

    奕小川说出这句话时,背后还直冒着冷汗,一遍又一遍在脑海中思索着眼下困境的解决办法,生怕哪个字眼说错惹怒了学姐。

    来了么……

    学姐张月玲的双眼更加冰冷,任谁都知晓今天的奕小川绝对是逃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