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十三章 横财

    “安静!!!”

    无形威压瞬间震慑全场,即使这道威压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奕小川依旧能感受到那股威力。

    这就是象征灵的威力么。

    “这场对弈是在我孟怜的见证之下完成的,奕小川没有任何的作弊行为,对局成立。”

    话毕,梦怜将手中棋谱递交给奕小川。

    迫不及待的拿到棋谱之后,点点星光涌动,瞬间包裹奕小川。

    再次潜入精神海洋,脚下这巨大棋盘已经凝聚成型,这便是奕小川专属于自己的【棋境】。

    【摘星谱】

    局为宪矩,棋法阴阳。

    道为经纬,方错列张。

    同万汇棋决一样,所记录棋谱数张,让奕小川对这个世界的围棋有一定的认识,精华所在是围绕星位定式的全解,其中之详细覆盖奕小川认知的全部,更为恐怖的就是这本书对星位定式的解读,同前世中AI所解异曲同工,并附带注释。

    这正是这个世界的围棋并不比AI时代差的证明。

    更多且更复杂的变化,还需要奕小川慢慢研究。

    当这本厚厚的摘星谱翻至最后一页的时候,阿尔法狗已经将其全部记录完毕,并且发生了更令奕小川吃惊的变化。

    ‘摘星谱’‘万汇棋决’,两本非常珍贵的棋谱所蕴含的力量异常强大,足以让阿尔法狗获取进化。

    点点星光逐渐汇聚成一团,越来越快,最后直接成为一个巨大光团!

    更重要的是,奕小川能感受到那光团是有自己的思想的!

    “你能听见我说话的,对吧?”

    能清晰无比的感受到其思想波动,但那光团还无法准确回应奕小川。

    一直以来,奕小川一直好奇自己的伴生灵阿尔法狗的外在表现形象究竟是什么,现在更加扑朔迷离。

    “罢了,这个是我现如今没有办法能控制的事情。”

    阿尔法狗的变化只能暂且先放在一边,虽然浩瀚的精神海洋中好像过去了很久,但在现实中也仅仅一瞬。

    当奕小川再次睁开双眼时,手中的摘星谱已经全部刻印在精神海洋之中。

    “这本摘星谱,对于梦怜小姐来说很珍贵吧?”

    “我像是那般无赖?”

    “不不不……”

    梦怜眼神中蕴含一丝温怒,察觉自己说错话后,奕小川连忙改口。

    “这般玄妙的棋谱,我想我是参悟不透的,倒不如将这本棋谱归还于梦怜小姐。”奕小川不敢怠慢,毕恭毕敬双手奉起棋谱道:“待我水平达到,我会再向梦怜小姐借阅,况且,如果我拿着这本棋谱……”

    奕小川有自己的担心。

    这本棋谱的内容已经被阿尔法狗全部复刻,虽然珍贵无比,但今天如此高调,任谁都知道了奕小川拥有‘摘星谱’和‘万汇棋决’的拓印版,一定会后患无穷。

    倒不如顺水推舟交还给梦怜,卖梦怜一个人情。

    “另外,这本万汇棋决拓印版,也是我个人名义赠予给梦怜小姐,同奕家毫无关联。”

    “哼,你小子倒是聪明。”

    话到如此,梦怜理所当然接过两本棋谱,吩咐下人收好,并带着奕小川站到这地下赌场所有人面前。

    “听着,奕小川已经用这场对弈,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梦怜那股威压再次震慑全场道:“另外,你们所有人都听着,奕小川是我梦怜的朋友,不准你们任何再找奕小川的麻烦!!!”

    话毕,这场比试算是正式结束了。

    有了梦怜的话,在场赌输的人只能认栽,谁还敢去找奕小川的麻烦?

    这对于奕小川来说自然是意外之喜,初入这个世界,像梦怜这等高手,当然是越多越好。

    “来人,上茶。”

    等再次坐下时,待遇明显不一样。

    不仅有名贵的糕点,还有专人倒茶,简直是贵宾一般的待遇,跟被绑进这赌场时的待遇可完全不一样了。

    “你当真不要这摘星谱了?”

    “这等珍贵的棋谱,以我现如今的棋力完全参悟不透,倒不如归还给梦怜小姐,更为安全。”

    “我倒是好奇,从前那个你怎么一夜之间变的如此厉害。”梦怜话语一顿继续说道:“和你那伴生灵有关?”

    果然被看穿了。

    奕小川苦涩的舔了舔嘴唇,不知怎么回答梦怜,倒是梦怜摆了摆手,并不追问。

    “是我的手下先冒犯了你,我还是要代我的部下和你道声对不起,也算作为赔礼吧。”那梦怜不知从哪摸出两枚金章,继续说道:“云端拍卖会你可知?”

    在奕小川的印象中,即使自己是奕家少爷的身份下,也只是听说过。

    不问出处、不问卖家,连所有的拍卖者都必须隐去身份,佩戴特有的金章才能入场。

    古谱、秘宝,神器乃至伴生灵,汇聚奇珍异宝都有出售,当然来路就有待商议,其中不少甚至有邪修夺来销赃的。

    “这……”

    “没错,正是云端拍卖会的入场证明。”那梦怜温柔一笑道:“1赔100可赢下不少的钱呢。”

    刮骨刀梦怜真不是白叫的,那女人一笑,奕小川可不再觉着什么性感、妩媚,真是要在自己骨头上刮上几刀,看来是不打算让自己白拿那一赔一百的赌资。

    “你想怎样?”

    “误会我了,我可看不上你那些钱,只是短时间内拿不出来这么多。”

    梦怜又一摆手,由四名壮汉十分费劲的抬上一个大箱子来,一打开箱子,大片的金色光芒差点闪瞎奕小川的钛合金狗眼。

    别说这辈子,算上前世加在一起,奕小川也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钱。

    纵使是奕家少爷的见识,看到一次性有这么多金子,依旧吃惊万分。

    “你是说,这些还只是赢下的一半?”

    万万没想到,一赔一百赢下的金额这般恐怖,这些钱放在外面,足以盘下半条街的棋院,就是无休止的挥霍,也得十年、八年能挥霍空,普通人更是想都不敢想的金额,省吃俭用十辈子也够花了。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

    两本万汇棋决拓印版的价值本就不菲,再加上来这里赌棋的哪个不都是有钱的主。

    不行,这些钱万万不能放在身上,奕小川可不想一睁眼被人杀人越货,钱丢事小,命重要!

    而且这数额较大的赌棋也不可能直接将黄金压上去,多是寄存后换的替代品,跟前世赌场中用的筹码是一个道理,也确确实实不可能短时间内拿出这么多的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