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十五章 有才无德

    “闫婉儿,你听我解释啊……”

    “我从前就有所耳闻,没想到你真的是这样的人。”

    闫婉儿本就冷冰冰的语气,此时显得更加冷淡,事实摆在眼前,越田的解释则显得更加苍白无力。

    奕小川简直绿茶婊本婊,还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躺在闫婉儿怀中看着笑话。

    说到底,无论是越田还是闫婉儿在奕小川眼中都是不成熟的小孩子罢了,但玩欺凌这一套,奕小川肯定要给越田一点教训,这可比直接揍越田强多了,杀人诛心啊。

    眼看越田脸色苍白,又气又恼,差一点哭出来,奕小川想着干脆早点结束这场闹剧。

    “下棋好了,我凭实力赢下你,你以后绝对不能再欺负我了。”

    “啊?好……好!”

    越田听到奕小川肯下棋,苍白的脸恢复了一些血色,下意识的觉着奕小川一定会输给自己,连后面的话都没有听到急匆匆的跑到棋盘上端正坐好,想着一定要让奕小川好看,从棋局上找回面子来。

    但实际上,奕小川这话是说给闫婉儿听的,无论这盘棋的输赢,结果都一样了。

    “你不需要和越田下棋,无论输赢,我都不可能让越田再欺负你的。”

    “嗯,我知道的,这盘棋我不会输。”

    越田要是知道奕小川此刻内心的真实想法,恨不得要气死。

    跟一个小孩子争风吃醋?奕小川才没有这么幼稚,只是看到周围全是朝气蓬勃的冲段少年,一时间手痒,想要下盘棋,就这么简单。

    有才无德说的就是你吧。

    不敢当,不敢当。

    下盘指导棋就是了。

    两人入座,黑先白后,一人一步交替落子。

    同一个小屁孩下棋,奕小川自然是轻松应对,见对方走了个星位,干脆直接碰上去,又见越田走了小目,一样。

    碰!

    “碰在星位,明显是大亏的棋。”

    “看他果然不会下棋,小目飞挂、高挂,也有大飞挂角,怎么能如此草率的碰上去呢。”

    “对啊,对啊,明显把自己撞伤了。”

    一旁的小弟,见奕小川如此下棋,自顾自的解说起来,也头头是道。

    越田见奕小川如此下棋,更觉着是对方瞧不起自己,一时间有些上头,局部扳断,马上进行战斗。

    没错,奕小川就是要贴着对手下,又能怎么样。

    双方在角上展开扭杀,面对扳断,奕小川再次打吃,下出非常过分的一手棋,明显是要将角部全部吃掉。

    其实在这里,面对打吃时,越田只要长出,单退,把角部地盘牢牢护住,奕小川就已经是大亏,完全看不出棋型来,但此刻越田也有些上头,分不清局势,楞是在长出后,再次扭断对手。

    单纯拼计算力,越田哪是奕小川的对手。

    不到二十步棋,越田就已经败下阵来,扭断后的两块棋竟一块不活,越想杀掉对方,就越帮着奕小川把棋走厚。

    “局部已经死掉的棋,趁早弃掉,不然就会越死越多。”

    飞罩!

    “乱冲乱撞反而把对手的棋走厚,就算这里让你连走三步也活不成。”

    脱先!

    “这里是要弃子争先的,战斗一定是要获利。”

    点杀!

    奕小川一边点评越田的棋,一边看似随手,却完美的破坏掉了眼位,将整块棋全部绞杀,俨然一副老师的样子,这让越田更气,却又没什么办法,只能弃子。

    奕小川又是一步过分手,越田此刻被杀怕了,完全没有开局那般锐气,只得慌慌躲避,被白白占了便宜,越损越多。

    这就是心态上的变化,毕竟人不是AI,不是机械,也是新手最常见的问题,一旦在布局阶段死了一块棋,心态上崩溃,导致后面的棋越下越怂,越损越多。

    却没有想到,这死掉的棋也有一定的利用价值,更是无穷无尽的劫财宝库。

    而越是绝境,就越要敢拼,绝处逢生,逆境翻盘才是围棋的魅力!

    结果毫无意外,在奕小川的全力打压之下,全盘越田只有两块活棋,还是损目龟缩后的成果。

    不需要再数目数,结果一目了然。

    “怎么样越田,这次服气了吧?”不等奕小川开口,说话的正是闫婉儿:“以后不准你再欺负奕小川,听到了么!”

    “我这次是失误,我只要下的再稳一些,就……”

    连越田本人都不好意思再说下去,输了就输了,不止是输了,而且现在越田无力去辩解的样子,更加难看。

    “奕小川一定是骗了你,一定是耍诈……”

    “奕小川不会像你,输了还不承认,更不会欺负别人!”

    “我……我……”

    越田被怼的哑口无言,竟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模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我……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竟信那个废物少爷,不信我。”越田由哭腔最后转成嚎啕大哭道:“闫婉儿,我喜欢你,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可越田这般耍无赖的模样只会让女孩子感觉到更加恶心。

    连奕小川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拍了拍越田的肩膀,兄弟你保重。

    望着两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又一想到这么多年对闫婉儿的追求,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只认识几天就跟奕小川好上了,越想越气。

    俗话说爱的越深,恨的也就越深。

    哭泣中带着抱怨,越田暗自发誓,一定要让奕小川还有闫婉儿付出代价!!!

    而回到两人这边,奕小川悄悄的给闫婉儿亮出怀中物件。

    “云端拍卖会的金牌!你怎么会……”

    “嘘!”

    奕小川神神秘秘的递给了闫婉儿一枚金牌,让她不要声张。

    其实想来想去,只有闫婉儿是最合适的人选。

    奕小川在这个世界中的其他朋友大多是一些在一起吃喝玩乐,把他当冤大头的狐朋狗友,对围棋根本一窍不通。要是自己一个人去了,不了解这个世界的物价,又不晓得拍卖会的规则,肯定会出差错,不如叫上也算见多识广的闫婉儿,说不准能淘到什么好货。

    “你就别管我从哪里得来的了,想不想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