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一百七十四章 闲散

    养伤的时间总是无趣的,没有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的陪伴可以说是无聊至极,但好在这是一个以围棋为中心的世界,并且奕小川也恰好掌握了棋境。

    所以大量闲暇的时间全部用来修行自己所热爱的围棋也是无可厚非。

    再次潜入到棋境之中,名为绝对领域的宇宙正是自己所拥有的棋境,与最开始完全不同,不仅是拥有灵儿、业为核心的两个巨大能量团,连漆黑的业火摧心黑炎竟也独立分化。

    可以说,这代表着奕小川额外拥有了一份力量的同时,也时刻增加了被摧心黑炎迷惑心智的可能性。

    一旦这代表摧心黑炎的漆黑烈火失控,就会瞬间焚烧并侵染整个棋境,既能浴火重生,拯救濒死的奕小川,也可焚心入魔,彻底摧毁人格,可以说是一把极度危险的双刃剑。

    而围绕三颗星球为正中心以外的繁星数量剧增,代表了奕小川所学习的万汇棋决和摘星谱两本棋书的精进直指大成。

    只可惜从秘境中带出的法宝神器同恶食的战斗中尽数被摧毁,这也足以说明一位棋手一定是要凭借自身过硬的实力说话,凭借外物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布局、定式、官子、打谱、死活,奕小川更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摆弄着棋局,小小的黑白两子却是能衍生出无穷无尽的变化来,不会让人觉得枯燥、乏味,这也正是围棋的精华所在。

    白天就缩在棋境中练棋,而夜间则趁着无人,升腾起摧心黑炎来持续修复着身体。

    这样重复的生活整整过了一个星期,当奕小川再次睁开双眼时,已然能勉强下地走上两步,但也仅限于此,身体的状况依旧十分差劲,恐怕摔上一跤就要把刚刚愈合的骨头再次摔断。

    “你真的要出去嘛?身体可是还没有完全康复,这样的状态下若出了什么意外……”

    “老憋在屋子里,恢复的才慢哩。”

    奕小川已是无比的烦闷,不顾灵儿的阻拦,当下便决定至少要出去转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当然还有一些另奕小川在意的事情。

    算上昏迷加上恢复已有不短的时日了,张月玲竟一次没有来看过自己!

    随意的披上一件衣物,推开房门的同时,阳光轻柔的洒在脸上,十分的舒服,但依旧能感受到温度有所下降,算算时日理应是晚秋的时节,马上便要进入冬季了。

    不知这异世冬季的景色是怎样的。

    “快一年了嘛?”

    刚穿越而来的时候还是春天,不知不觉便度过了一整年,期间所发生的事情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是从前的自己从来不敢想象的。

    不仅穿越了,还是一个梦寐以求的围棋世界。

    如果不是自己全身剧痛,像是要散架了一般,连骨头都被人打的粉碎,奕小川真的觉着自己就是故事中的男主了。

    “可哪个男主会像我这么惨……”奕小川摇摇头感叹着的同时,命灵儿掰下一根树枝当作拐杖,一步一步缓缓的向山下走去。

    青城派是以天武山峦为中心向外扩展的大型势力,所以也有着天武青城的说法。

    环绕天武山即山脚下的巨大城市群正是青城派本部城市——青城,依托每年大量来青城派拜师学棋的弟子们,青城的人民也算富足。

    而青城之上,也就是正式迈入天武山,便是只有青城派弟子,禁止一切闲杂人等进入的本派了。

    自下而上,共分青城、外城、内城、烈名殿、八门珠峰、禁地、天武峰顶等,越往上棋力越葱郁则更需相应的身份和实力,而天武峰顶更是只有门主、少主的级别才能踏足的地方。

    奕小川所处的位置正是还要在内城之上烈名殿之下的坐落在偏僻山道的屋子里,能通过内城之人不是门主、副门主级别,就一定是诸多斗力巅峰的超精英弟子,达到条件少之又少,所以此处倒还算安静,是个养伤的好地方。

    怪不得很少见到张青和小胖子程海,门选弟子是青城派最下层,连进入外城都要受人白眼,更别提穿过内城了。

    也多亏了奕小川是张月玲师姐唯一关门弟子这一层身份,否则连奕小川也别想到这来。

    “啧。”

    奕小川正拄着灵儿找来的树枝,一瘸一拐小心翼翼的往下挪动着,迎面忽然听到耳边似乎传来十分不爽的咂嘴声。

    一眼望去,是奕小川没见过的陌生脸,其体型雄壮,周身散发的棋力也十分恐怖,也足够达到斗力巅峰的级别,最关键的是一脸敌视的死盯着奕小川。

    虽然奕小川心下疑惑,在青城派中也没得罪过这一号的人物,但毕竟身体重伤尚未痊愈,干脆没有搭理对方。

    可那人在从奕小川身边经过时,竟直接撞在了身体上,突然传来的巨大力道让奕小川根本站不稳,跌倒的同时,耳边更是传来极为嚣张的挑衅声音。

    “怎么?不服气么!”

    “额……”

    如果奕小川在身体完好的情况下,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嚣张的家伙,那些曾挑衅过自己的人可没有一个好下场。

    但俗话又讲回来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奕小川也没必要和这个家伙计较。

    闷哼一声,暗暗吃下疼痛,没有去理对方,而是艰难的拄着拐杖站起。

    “想要走,没那么简单。”

    奕小川一站起来,又被那那人绊倒,如果是上一次是挑衅,这一次则是直接要动手了,属实摔的有些狠,疼的奕小川是龇牙咧嘴的质问着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

    只听对方一声冷笑,反而是质问起了奕小川。

    “向正阳师兄和诸多师弟还有你都进入了那秘境之中,可为什么只有你自己一人逃出来了!!!”

    是碎岩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