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一百八十四章 欲望之夜

    这……这……

    又中了!!!

    众人阵阵的欢呼雀跃,望着大盘之上已然结束的棋局,赫然又如奕小川所预料的那般,是由白棋获胜,光这一局几人就赚的盆满钵满,更何况这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猜中可不下七八局了。

    奕小川也觉着是累了,不论周围的人如何拉扯,是再也不讲棋了,没想到这当老师讲棋的也这般辛苦,直说的嗓子冒烟,照比职业棋手是一点也不轻松。

    那侯永年颜色也好,一看到奕小川似乎有些劳累,赶忙大步上前呵斥着一众人。

    “干嘛,干嘛!没点眼色么!!?”

    如此,穿过重重人群,同张青、程海两人走出酒楼时,天色已然黑了下来。

    所谓朋友的朋友也是兄弟,那侯永年更是一拍胸脯,直言张青和程海两人就在他那住几天,也能挂名进入外城弟子的课堂当个旁听。

    一听这话,两人也是万分的欣喜,像他们这种门选弟子,被招进来就是为围棋天才们做杂役的命,但心中对围棋的热爱是一点也不减,能学到更高级的知识怎么能不开心。

    也罢……

    本来奕小川不想多生事端,自己的伤势还未完全痊愈,回到宿舍凑合一宿就算了,但眼见张青、程海两人满眼的期待,也不好多说什么。

    而等到奕小川等人一进入到侯永年的庭院中,不由的大声感叹,人和人的差距还真的是大!

    超级豪华的建筑群,哪怕是对比老家长都的奕府也是丝毫不差,甚至在装潢和规模上要更为奢华。

    “你是说……”小胖子程海也只是听说过,亲眼见到惊讶极了,更是无比的震惊道:“你是说这一片都归你一人住?”

    “那怎么可能。”

    侯永年摆摆手,就有仆人接待一行人进入正殿之中,而途中经过庭院时,眼尖的奕小川也能感知到连这些花草树木都蕴含着极丰富的棋力,无比珍贵的植株想来价值不菲!

    经过其解释,这才知道,这整个的豪华建筑群,修建之初是为了激励棋手,只有在当年表现最为优秀的弟子才可入住,而如今明面上的规则依旧如此,但暗地里只要有足够的门路和金钱,就是只阿猫阿狗都能住进来。

    可以说,在青城派已经被金钱腐朽的大环境下,原本作为激励弟子的豪华建筑群,已然被少数富家子弟所占据。

    单是这侯永年一人,就独占大片房屋,算上奕小川、张青、程海三人,再加上几个一起住进来也绰绰有余了,着实让两人羡慕不已。

    品尝过青城特有的美味小吃当作宵夜,简单的洗漱过后,奕小川也被独自安排在了一间大屋子之中,干脆整个人一下子扑倒在柔软的床上,连着翻滚了好几圈,忍不住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这可比门选宿舍的硬板床好的多,仅仅是躺在这里,睡意便渐渐涌上来。

    说起来自从恶食一战后,重伤之下浑身剧痛,根本连闭上双眼都做不得,潜意识一直潜入到棋境之中练棋,还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大脑愈发的昏沉,奕小川也打算好好的睡一觉,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

    紧闭双眼,几乎已经睡着。

    只是刹那间!

    奕小川猛的坐起身子来,双眼死死盯着门外的一团黑影。

    不会错的!

    即使对方故意隐了踪迹,可如今的奕小川经历了这么多次生死,极微弱的棋力也逃不过其敏锐的感知。

    “侯永年!?”

    出声询问的那一刻,奕小川便后了悔,那侯永年仅仅到达棋修的门槛,即使妄图报复,百米之内甚至用不到奕小川出手,灵儿便会现身狠狠的教训其一顿。

    如此出声询问,势必会打草惊蛇,心下一沉的同时,迅速唤醒棋境中的灵儿。

    可不等灵儿现身,只见那黑影只一闪,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哪!?

    四下张望,却是见不得任何的人影。

    奕小川还在狐疑是否是自己看错了,可随即后脊一凉,莫名的香味窜入鼻腔,并且犹如触电一般的熟悉感觉瞬间缠上身子。

    “奕小川!!!”

    大门被猛的推开,门口两人赫然是张青和程海。

    两人本是不放心奕小川,怕那侯永年暗中使什么坏,思来想去又凑到一起讨论许久,最终还是决定来看看奕小川。

    谁曾想,刚来到门口就发现了一团黑影窜入奕小川的房间之中,以为是奕小川遭遇了什么不测,赶紧一同冲了进来。

    可眼前的场景另两人直接傻了眼。

    朦胧月光下,透过薄如蝉翼的白丝,十分清楚的看到那无比白皙的皮肤,如白玉、似羊脂,有如婴儿一般的顺滑。

    单手将少年搂在身下,温热的鼻息轻轻扑打在少年的脸上,是任何人看到了都足以羞红了脸的火热场景。

    张青不敢相信,‘咻’的红了脸,赶紧捂住了双眼,转过身去,而程海则是竖起了大拇指,猥琐的嬉笑着,双眼中不知是羡慕之色还是什么,赶忙拽着张青一同离开,还不忘记帮自己的好兄弟合上门。

    “喂,喂!!!”

    奕小川挣扎着想要爬起,可奈不住对方力量强横,再加上伤势尚未痊愈,踉跄跌倒,被对方再次压在身下。

    夜袭?

    这种后宫番一样的剧情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奕小川至今还是蒙的,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而那双手犹如一条灵活的小蛇,在身子上上下游走,恰到好处的轻柔抚摸着伤痕处,却又不会弄的很疼。

    一时间就连自诩为职业棋手,有着坚韧意志力的奕小川也有些顶不住,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而这似乎更加激发了对方强烈的探索欲,似实在无法忍耐了一般褪去了奕小川的衣物,而就在这个时候,奕小川也终于借助月光看清了来者的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