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一百八十九章 盲棋

    “这……怎么可能?”

    “难道传言是真的么!?”

    “这家伙真的有斗力级的实力!”

    围观一众弟子七嘴八舌的讨论着眼前正在发生的对弈,那一身门选弟子服饰的穷酸少年,已然连斩9人,若是算上这盘可就十连胜了!

    所谓外城晋升内城弟子在规则上十分繁琐,不仅要完成学业,期末考试、考核等,还要参加多轮的循环赛取得名次,以及正式的挑战内城弟子才可。

    但拥有门主手信以及侯永年通天人脉的加持下,奕小川干脆跳过了中间繁杂的程序,直接来到最后一项,按照侯永年的说法,只要能成功击败内城弟子,有了成绩就有办法免去多场十分耗费时间的循环赛。

    而也正如其本人所预料的那般,拥有斗力巅峰级实力的奕小川是以绝对碾压的姿态轻松加愉快赢下了前9盘。

    如果说赢个三四盘就已经可以了,那后面的几盘棋纯属这群内城弟子在找事。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汗水顺着脸颊滴落而下,坐在对面执白棋的青城弟子满脸的不可置信,那奕小川看似无比随意的一手棋,却是彻底断绝了白棋所有逃跑的可能性。

    不出六十手棋,局部就已然崩溃,亏损足有二十多目,这在高手看来已经不用下了,可以投子认输或是玩成语接龙打发时间就好。

    可最令他无法容忍的是,对手只不过是一个门选弟子!

    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下,妄图做最后的挣扎。

    ‘棋境’开!!!

    哦?

    奕小川这才慢悠悠的抬起头来,饶有兴致的观察对手身上棋力的变化,这也是为什么让奕小川耗费时间迎接一众内城弟子挑战的原因。

    不同于外城和门选弟子,拿到内城头衔的棋手们大多都处于棋修巅峰,或多或少的掌握了棋境的奥妙,又因个人棋力、棋风、性格等原因,所表现出的棋境半成品也各式各样,极为有意思。

    【薄雾】

    思索间,周围莫名涌现起淡淡的迷雾来,伴随着呼吸间,愈发浓厚。

    干扰感知一类的棋境么?

    奕小川回过神来时,身体周遭已然被那厚厚的雾气所笼罩其中,仿若置身于异空间一般,只剩自己一人独留在这里。

    但敏锐的感知让奕小川深知这连棋境都算不上,不过是一个障眼法而已,十分的低级,只要自己愿意,单纯的外放棋力便能驱散这一层雾气,不过那样就太没有意思了。

    “嘿嘿,让你知道我的厉害!”那青城弟子嘿嘿的冷笑着,见奕小川没有任何动作,这才擦去了额头的汗水说道:“若没有反制的手段,恐怕连棋子都找不到,你就等着超时判负好了。”

    “盲棋而已。”

    ‘啪!!!’

    这怎么可能!

    那奕小川明明深陷‘薄雾’之中,也确信对方没有解开,可为什么在失去感官的情况下,还能如此的淡定,甚至是正常对弈?

    更为恐怖的是,在旁人阵阵的惊呼之下,奕小川几乎是闭着双眼在同对手下起了所谓的盲棋,却依旧保持着碾压的姿态。

    虽说打谱、背谱是基本功,身为棋手一定记忆力超群,但没有经过特殊训练之人,也免不了出错,更何谈完整的下完一整盘棋?

    待到收完最后一个官子,奕小川闲庭自若的放出棋力,将笼罩自身的雾气彻底消散,简单看了一眼棋局,完全和自己计算的一模一样,甚至连‘业’都不需要叫出来,仅凭自身对棋力的感知,便碾压了对手。

    如此,全场一众内城弟子,竟无一人再敢应战!

    这让奕小川大感扫兴,还想多见识见识花样繁多十分有趣的棋境呢。

    “嘿嘿,老大,您可是太辛苦啦,这眼见到中午了,小弟请你吃饭如何?”等奕小川一离座,侯永年便贱兮兮的跑上前来说道:“这满青城的美食您随便挑,吃饱喝足再说!”

    “又赢了不少吧。”

    “哪有,哪有……”

    奕小川一眼便看破了侯永年这个家伙的本质,想必又趁着自己下棋的空挡,跑到边上开了盘,十盘连赢,又是赚了不少。

    不过他奕小川可不是什么每天花天酒地、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还有许多事情未做,既然取得了战胜内城弟子的成绩,也就没有必要在这里继续呆着了。

    开盘赢下的钱奕小川也不计较,全当是对侯永年帮助的答谢了。

    等离开内城,再次前往外城时也是侯永年一路护送,人脉早已打通,现在要做的就是完成外城弟子的诸多课程和考核,便能拿到内城弟子的头衔了。

    而有了如此实打实的战绩以后,不由的也侧面证实了奕小川身上诸多的流言,虽然引起了更多青城派弟子们的讨论和围观,但再没有任何一人敢来找事,奕小川也乐得自在,同张青和程海一起,整个下午的时间都在教室中做着死活题。

    而待到天色渐暗,简单吃过晚饭同张青、程海两人道别以后,奕小川则离开外城,通过内城前往八门珠峰!

    这也正是养子安师兄的安排,白天要完成课程以拿到内城弟子的头衔,夜晚则需要轮次前往八门珠峰,即百草林和养子安师兄所在的白红门。

    “白虹门么……”奕小川抬头望着不远处的峰顶忍不住吐槽道:“不知那养子安师兄心中又是何种想法?”

    有了颜琳师兄的突然袭击,搞的奕小川一时间也有些摸不到头脑,具体还要等见到了养子安师兄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