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一百九十一章 围棋十决

    如此的干脆,一丝的犹豫都没有,着实让养子安和牧凉所吃惊。

    对于奕小川的传言也都早有耳闻,但毕竟也是传言,牧凉根本就没有当成一回事,如此看来,或许奕小川这小子真的有些什么本事。

    “废话不说,这就开始吧。”

    “哼,装模作样。”那牧凉冷哼一声,轻蔑的嘲讽道:“既然你伤势尚未痊愈,我也不会趁人之危,不用棋境怎么样?”

    “师兄你尽管使出全力来就好!”

    棋手是非常注重规则和礼仪的,就像你开局直接在天元落下一枚棋子来,会被视为嘲讽、挑衅之意,即使赢下棋局,名声也会败坏。

    那牧凉自然是知晓的,也不再客气,干脆全力应战,只第一手棋,便展开了棋境!

    !!!

    【天剑山庄】

    周围的场景基本没有任何的变化,反之是由纯粹棋力凝聚而成的漫天剑雨布满了整个天空,犹如悬在头顶的闸刀,只一声令下,便会落下血溅当场!

    正是青城派白虹门秘传的棋境,按照特定的棋谱、棋书修行,虽摒弃了个人特点,但经无数前人共同的完善,使得秘传棋境有着修行速度翻倍,没有特定的弱点,只要照着前人指引的道路一步一个脚印扎实前行,便能获取强大的棋力。

    一个门派的强大与否,也可以从秘传棋境中所看出。

    “厉害,厉害。”奕小川盯着漫天剑雨,武侠风派头十足,足让其大呼过瘾道:“没想到这‘天剑山庄’竟是如此的厉害。”

    “死到临头竟然还有闲心看向别处?”

    由奕小川执黑对牧凉所执白棋,常规的二连星对阵星小目,但当小飞挂、小飞守、小飞进角的次序后,本应尖三三护角的白棋,则选择了一个非常冷门的碰在小飞挂角的那颗黑子旁。

    记忆中本应是十分古老且被淘汰的棒子国下法,寻求激战与对杀,力求挑起战斗以拳对拳硬碰硬的力量型招法,故也被称作‘棒子流’。

    哼。

    奕小川不屑的冷笑着。

    是被人轻视了么?想直接挑起战斗,比拼力量,然后正面击溃自己。

    若是放到AI时代往前,这个定式走出来或许还要思考一会,尽量避免战斗,即使局部稍稍亏损一些也不愿意陷入对杀的泥潭之中,但毕竟奕小川可是从AI时代走出来的职业棋手,这种所谓的棒子流在他看来,就是老到掉牙的玩意。

    ‘啪啪啪!’

    连走数手,上板、立下、点三三,那牧凉也没想到奕小川这个家伙竟然如此轻描淡写的轻松应对,不仅避开了所有复杂的变化,还抢得了先手。

    “我倒是很好奇,如果局部崩溃,这玩意会怎么样?”

    奕小川依旧保持着闲庭自若的微笑,手指悬在头顶上的那柄由纯粹棋力所凝聚而成的长剑,而伴随局部定型,那柄长剑也应声碎裂。

    “入界宜缓、攻彼顾我、弃子争先、舍小就大、逢危须弃、慎勿轻速、动须相应、彼强自保、势孤取和,我记得应该是这十条吧。”

    “你……你怎么会!”

    此话一出,不仅牧凉震惊无比,连在旁观战的养子安师兄脸色也是一变,青城派白虹门的所有体系正是以这十决为根本,衍生而出的白虹剑法以及棋境‘天剑山庄’,就是牧凉本人也只研习了一半,同派其他门的弟子更是不可能得知。

    为什么奕小川这个家伙会知道。

    “创造白虹剑法和这天剑山庄的前辈一定是天才中的天才,能把十决融会贯通者定有通天之能。”

    “这还用你说!”

    “可你听说过这十决么?”

    虽是网友调侃,但也可用新十决来概括整个AI时代!

    也就是:坚决要胜、入界宜深、攻彼忘我、弃子另杀、大小都要、逢危就战、爽在轻速、棋都不应、彼强硬搞、势孤玉碎。

    围棋新十决若放在AI时代以前,恐怕要被老师骂死,虽然看起来十分的滑稽、可笑,颇有调侃之味道,但却是真真实实的逆转了前人上千年的经验总结,是真正的逆转时代。

    “你……该死!!!”那牧凉脸色惊变,五官扭曲的同时,牙齿咬的咯咯直响,什么狗屁的新十决,简直就是在大肆的嘲讽白虹门!

    骤然间,棋力暴涨,天色剧变。

    犹如鲜血一般的艳红色瞬间铺满了整个天空,悬挂在头顶的无数剑刃,闪烁着异样的猩红之光,嗡鸣作响,十分的恐怖。

    奕小川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此番话语无疑是比骂人祖宗、掘人祖坟还要恶劣的言行,相当于彻底否定了白虹门的一切,将围棋视作比生命还要重要的棋手,怎么会容忍他人此番的侮辱!

    “业!!!”

    奕小川一声暴喝的同时,忽生剧变,犹如天空在哭泣,血色的眼泪如雨点般倾泻而下,连呼啸的狂风都卷着锋利的剑气。

    滂沱的棋力瞬间将奕小川压趴,不等猩红之剑刺穿自己的头颅,单是卷起的风刃,就轻易撕开了伤口,而在这之后,则是万千血剑朝着奕小川一齐的落下。

    ‘咚咚咚!!!’

    又有如大地在悲鸣,每一柄血剑的落下,都带起了肉眼可见的冲击,肆意狂扫着目光所及的一切,滚滚的杀意让在一旁观战的养子安都受到了波及。

    “遭了。”

    养子安也随即展开棋境,妄图以同样的‘天剑山庄’去压制牧凉,可根本就来不及!

    漫天的血色之剑根本没有停滞的意图,一波又一波的落下,狂暴的棋力乱流更是凭空创造出足以毁灭一切生灵的‘死寂之地’,同为斗力巅峰的奕小川在伤势尚未痊愈以及还未展开棋境的情况下又如何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