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一百九十七章 刑罚

    “也好,省着我去招你了。”

    一字一顿,那应刑每一个字节的咬出,都犹如巨石一般压在奕小川的心底。

    如果把斗力巅峰者的棋力比作长江、黄河,滚滚不息、波涛不止,卷起的翻白浪花足以让河岸两头的观望者心惊胆寒,生怕被卷入其中,溺死于江底。

    可棋手一旦迈入通幽境,单说棋力的存储量就犹如那长江入了海洋,天差地别之余,在围棋的造诣上更是对斗力级棋手的碾压。

    仅相差一个段位,就会带来如此强大的压迫感么!?

    奕小川已然知晓对方的目标正是自己,岂敢轻举妄动。

    不过也料定那应刑虽有通幽境的实力,但所处的地方乃是青城,绝不会允许一个外人胡来,只要对方受到限制不敢展开棋境,不说击败对方,也有十足的把握完好无损的逃跑。

    !

    动了!

    眼见对方有所动作,奕小川立马展开棋境的同时,左手镇七星,右手炼狱一齐拍向应刑的头颅。

    两团棋力碰撞在一起的同时,所产生的棋力乱流奕小川有十足的信心足以将方圆十米以内的任何人吹飞,就算对方是通幽境强者,0距离硬吃这一招,也够喝一壶的!

    可最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在棋力乱流迸发的一瞬间,莫名窜出的黑色雾气将爆开的光团尽数吞入其中。

    坍缩、膨胀,可在爆发的下一个时间节点,就如同陷入黑洞之中,被尽数吞噬!

    邪……邪修?

    奕小川猛的后退数步,转念摇了摇头,和邪修的力量还是有着本质的差别。

    邪修是能将对方的力量暴力吸收并转化为自己的力量,十分的邪恶,而那应刑所使用的黑色雾气,给人的感觉更像是转移,犹如将奕小川外放的棋力通过雾气的吸纳,转移到另外的空间之中。

    十分的诡异!

    “这是什么力量!?”

    奕小川忍不住惊叹,也算见多了各式各样的象征灵、伴生灵还有棋境等等,可这样的力量还是第一次见。

    容不得奕小川迟疑,那应刑冷哼一声,却是不饶人般的步步紧逼。

    镇七星也就罢了,炼狱则是改变自身棋力性质后的火焰锁链,竟也能全部吸收掉。

    一招不成,后招跟上。

    ‘呵!’

    奕小川暴喝一声的同时,不退反进,几乎是和应刑身后的‘业’同时挥出拳头,面对前后夹击又如何能抵挡?

    ‘呼!!!’

    火光闪现,那应刑环绕周身的黑雾竟吐出大团的烈焰来。

    灼热的温度致使奕小川不得不环绕双臂作抵挡,等再次回过神来时,全身已然动弹不得!

    这……

    熟悉的棋力将奕小川整个人所束缚,缠绕着烈焰的锁链不断灼烧着皮肤,且正源源不断的吞噬本身的棋力,可不正是奕小川刚刚自己打出的‘炼狱’?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棋境的展开的确会释放大量棋力毁坏周围的一切,即使是我,也不会在青城派的大本营如此的胡来。”那应刑仿若将奕小川整个看穿一般冷冷的说道:“可我的棋境则完全不同,本质不是释放而是束缚。”

    【暗牢】

    仍被自己力量所束缚住的奕小川这才发觉到自己不何时已然陷入了对手的棋境之中,周遭场景也在发现的瞬间所变幻。

    即使知晓自己仍处在青城的街道上,可那股子发霉、腐烂所混合的臭味,正不断刺激着奕小川的神经,告诫他的的确确深陷对方的棋境中而不自知。

    仿若置身世界遗忘和唾弃的角落,一墙之隔下,是令人心惊胆寒的绝望地牢,阴冷、腐烂是这里的代名词,墙壁、天花板以及摆满的刑具上到处都是已然干涸的血迹。

    阴冷的寒风从墙壁的缝隙里吹进来,摩擦出‘呜……呜……’的惨和声,渗透进每一个被囚禁在此的囚犯!

    这就是那应刑的棋境,摆满了刑具的恐怖地牢——暗牢!

    “不是转移、吞噬或是消除,而是囚禁后的外放么?”

    “不错不错,这么短暂的时间就看出了暗牢的特性。”那应刑终于展露出一丝笑意来,只不过是对囚犯拷问的变态心理再作祟,更是极具威胁性的说道:“一旦踏入我这暗牢之中,就休想再出去。”

    原来这才是这棋境的厉害之处。

    之前打出的镇七星和炼狱都被这棋境所吸纳囚禁,在奕小川发起攻击的瞬间那应刑再将其外放,反倒是奕小川自讨苦吃,白白挨打。

    而如果真像那应刑所讲的那样,代表着绝对束缚的暗牢展开,是不会对青城本街道造成毁坏,只针对奕小川一人而发起攻击不被察觉,情况简直是坏到了极点。

    “我若真出了什么事情,青城派各门主包括张月玲师姐在内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奕小川脑海中急速思考着对策的同时,嘴上仍放出狠话妄图拖延时间道:“刚刚的动静可不小,你真以为你能平安无事的走出青城派?”

    仿若在这暗牢之中,不存在任何的谎言,那应刑完全洞穿了奕小川拖延时间的想法,非但不着急,反而极为有耐心的坐在了奕小川的面前。

    应刑手指轻动,无比厚重的枷锁凭空出现在了奕小川的身上,完全束缚的同时,根本动弹不得!

    “你……你要做什么?”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大手一挥,面前再次出现无数的尖锐钢钉,奕小川还在挣扎时,其中一根钢钉猛的飞出,直直刺入了奕小川的指尖!

    所谓十指连心,伴随着棋力的输入,尖锐的钢钉直接刺破娇嫩的皮肤,缓缓的深入其中,剧烈的疼痛感另奕小川忍不住的哀嚎。

    而就是奕小川这一声声的惨叫,使得那应刑原本冰冷的脸浮现出一抹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