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二百零七章 耍赖

    奕小川简直是瞪大了眼睛,没有想象到过这位云钰师姐竟然如此的乱来,疯癫程度比灵儿那个疯丫头还要乱来不知道多少倍。

    眼见面前两个巨大无比的冰块,紧紧贴在一起,形如磨盘一般,将其中的棋力压缩、磨碎后以冰屑的形式释放出来。

    只不过眨眼的瞬间,周遭的一切全被冰雪所覆盖,大量寒霜涌现,将奕小川整个人冻僵在原地。

    足有斗力巅峰级实力,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寻常的风雪根本奈何不了奕小川,而此时那寒气入体,顺着静脉流经全身,似连体内流淌的鲜血都被打上了寒霜一般,根本避无可避。

    “哼,这下看你还往哪里跑!!!”

    那云钰师姐冷哼一声,闲庭自若的走到‘雪人’一般的奕小川面前,伸手轻拂去奕小川面目的霜雪,满脸得意的欣赏着奕小川苦瓜一般的脸。

    而此刻的奕小川也知晓了这位云钰师姐的厉害,假使此刻成功逃脱,也会被这家伙追到天涯海角。

    “师姐,我错了,你放过我好了……”

    “现在才求饶?”云钰师姐得意洋洋终于从奕小川的脸上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继续道:“你这两天也不用干嘛了,就在这冻着吧,也省着你到处乱跑给我添麻烦!”

    云钰师姐的表情可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就在这冻上两天,虽不会危机生命,但无时无刻都要受寒气侵扰的痛苦他可不想受着,想都没想,什么‘姑奶奶、好姐姐’,是个好词就往外跩。

    那云钰师姐似乎也觉着奕小川的喋喋不休有些烦了,干脆脸色一甩,转身便走。

    可奕小川这边简直就是将不要脸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棋境绝对领域的特性也就是‘绝对净化’一开,抖落身上的寒气,干脆一把直接抱住了云钰师姐的大腿,死活就不让走。

    ‘咚!’

    少有废话,迎面就是一拳重重的轰在了奕小川的腹部上。

    强大的劲力夹杂丝丝寒气直接轰入体内,顿感腹部绞痛,五脏六腑似乎都发生了偏移,而奕小川也算真汉子,咬着牙,楞是不松手。

    如同暴风骤雨般的拳头胡乱袭来,一阵接着一阵,每一拳、每一脚都卷起霸道无比的劲气,翻飞的冰屑更是洒满了一地。

    而云钰师姐是何等人物,在这青城派中除却张月玲师姐唯一的大姐大,更是狂浪门门主,没有任何男性胆敢如此的冒犯自己。

    此时此刻不知是气血翻涌还是其他什么,脸憋的涨红,每一拳下去那奕小川不仅不松手,反而抱的更紧了。

    谁能想到奕小川这个家伙小小年纪竟是如此的无赖,只是一个愣神的功夫,那奕小川得寸进尺,双手向上偏移,一手抱头护住后脑勺,一手竟直接搂在了云钰师姐的腰上。

    一时间,云钰师姐简直又羞又恼,想抽出腰上长鞭,却也恰好被奕小川死死抓紧,打又没效果,甩又甩不掉。

    “你……你给我放手!”

    “我不!”奕小川缩着脑袋,光挨打去了,哪里注意的到云钰师姐的表情变化,更想不到所谓的男女之情,如此倔强的吼着:“除非你原谅我。”

    说起来云钰师姐芳龄二十一,正是青春的大好年龄,只不过因其十分暴躁的性格,纵使生得一副好容颜,对标张月玲师姐分毫不差,可在这青城派中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男性敢靠近云钰,更别提追求了。

    也就是说,云钰师姐生平可从未谈过恋爱,连哪个男人的手都没牵过,名副其实的黄花大闺女,让奕小川这一番操作下来,有这反应也不奇怪。

    ‘轰!’

    云钰又是一拳挥出,带着十乘的棋力直直打在了奕小川的背部,收回的同时,大口的呼吸着并擦去额头汗水。

    而反观奕小川也似乎快要到了极限,这可是是实打实的接下一位代理门主的全力轰击,口含淤血强忍疼痛,若是云钰再来一下,恐怕奕小川要当场昏厥过去。

    但好在想象中的那一拳没有到来,明显感受到云钰师姐呼吸加重,终于是累了。

    “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放手?”

    “原谅我……”

    “我知道了,我原谅你了。”

    “不行,你得发誓。”

    奕小川才没有这么容易被说服,谁知道自己松手以后,会不会迎来更加猛烈的报复,直到耳边听到云钰师姐讲用代理门主的身份起誓,不再追究奕小川的任何责任时,这才松了手。

    ‘嗖’

    松手的刹那,奕小川顿感不妙,来不及喘息,转身就要逃跑,可身后的鞭子挥来的更快,直直的抽在了奕小川的后背上。

    刹时间是皮开肉绽,鲜血四溅,留下一道十分触目惊心的伤口来,可见云钰师姐究竟有多么的愤怒。

    “你……你耍赖,你不是以代理门主的身份发誓了么!?”

    奕小川疼的龇牙咧嘴,翻身倒地痛不欲生,受到如此的伤害,连灵儿都看不下去了,直接现出真身来,摩拳擦掌想要给对方一点教训,但还是被奕小川拦下。

    我的姑奶奶,那云钰师姐这才消气,一番动手下来,也指不定是谁占便宜,况且那云钰师姐可是一门之主,他可不想在这青城派之中除再得罪狂浪门弟子的追杀,白虹门弟子们的仇视就已经够他喝一壶的了。

    “怎么,还想动手不成?也算是给你教训了,再说……”云钰哼了一声,收回鞭子继续说道:“我可不是正式门主,除代理门主的头衔外,说到底我还是一名狂浪门的弟子而已。”

    云钰的表情仿佛就是在告诉奕小川‘师姐我就是耍赖了怎么着’一样,让人恨的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