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二百零九章 真相浮现

    惊叹于通幽境强者的力量,竟然能将棋力运用到出神入化,凭空传送,就算是科技如此发达的前世,被称为天才中的天才等一众科学家亲眼目睹了也只会直摇头,感叹着如此‘神迹’。

    在了解了奕小川同那一伙邪修的遭遇后,张月玲师姐则给出了更为冷静的见解。

    “按照你的描述来看,这一伙人同以往遇见的邪修并不一样,甚至不是共面的,难道邪修之间也会产生冲突么……”张月玲大胆猜测的同时继续说道:“很显然,你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但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这也就是说,这一伙人不论任务成功与否,都会再次找上奕小川。

    奕小川也是无比惊叹于张月玲师姐聪慧过人,竟只通过奕小川刻意保留后的只言片语便猜出了个大概。

    不过围棋毕竟是智力游戏,哪怕是在前世中,每一位职业棋手都可以说是人中龙凤,年纪轻轻便展露出惊人的计算力和超高的智商,所以奕小川也并没有太过的惊讶。

    “嗯……”

    伴随着思考的深入,张月玲师姐的面色也愈发的凝重,像是决定了什么事情一般,自顾自的点了点头,无比认真望向奕小川。

    “师傅,怎么了?”

    “也是时候让了解青城派最为核心的机密了。”张月玲师姐好像要宣布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但还是卖了个关子,语气一转继续说道:“知晓了这些,你就再也无法和青城派脱离关系了,我想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笑话。

    张月玲表现出的模样让奕小川感觉的不爽,好像自己是那贪生怕死之徒一般。

    虽然对青城派的确没有什么归属感,但张月玲的话语也勾起了奕小川的好奇心,恐怕是关于八位门主失踪的缘由,也有可能是惹得无数门派以及邪修都为之争抢的绝对核心。

    “虽然只来到青城派不过半年的时间,但我早已经将师傅还有各位师兄、师姐视为家人,青城派也是我唯一的家!”

    奕小川果真是无赖,撒起谎来面不改色,章口就来!

    张月玲师姐听闻奕小川的无耻发言后更是‘噗嗤’的笑了出来,笑意盈盈的模样仿若早就看穿了奕小川一般忍不住发笑。

    “也罢,只要你还拿我当师傅,不做出威胁青城派的事情来,我还拿你当我的好徒弟。”

    “那是,师傅你说一不二,让我往东我绝不枉西!”奕小川干脆做戏做全套,哪怕被张月玲识破谎言也扯着脖子猛拍胸膛继续吹嘘:“师傅你老人家就瞧好了,我绝对不给您丢脸!”

    虽然嘴上这么说,奕小川心里倒清楚的很,难道自己选择退出,就真的能安然无恙的离开青城派么,先不提其他大门派视自己为眼中钉,就是眼前的张月玲师姐也一定不能放过自己离开。

    早已深陷泥潭之中,怎能祈求全身而退?

    ‘嗡!’

    耳边传来剧烈的嗡鸣声,传送法阵再次浮现,将奕小川和张月玲两人完美笼罩的环形符咒缓缓抬起,伴随迸发而出的湛蓝色光芒,两人的身影也随即消失!

    “果真是方便无比!”

    画面再转时,两人早就已经离开了青城,越过外城、内城,直接传送到天武山的区域要道——烈名殿。

    而绕过八门珠峰的分岔路口,离开烈名殿一路再向上,可就是天武山峰顶,乃是绝对的禁忌领域,据说连现在的八位代理门主都没有资格前往天武山峰顶。

    正当奕小川对张月玲口中的真相而感到好奇之时,无比敏锐的感觉察觉到一丝丝的杀意,几乎是本能的停下了脚步的同时拦住了张月玲。

    “怎么了?”

    “有敌人!!!”

    知晓青城派中很可能潜藏着邪修,奕小川不敢托大,也不敢放松警惕,外放棋力时刻的戒备着周围。

    而拥有通幽境实力的张月玲又怎会察觉不到这异样,但貌似对此见怪不怪一般,只是嘱咐奕小川不用担心,跟着自己往前走就好。

    “青城派八门之一渡生门的弟子们,同其他一心学棋的青城派弟子并不相同,身世、样貌甚至性别都是未知,原直系隶属八位门主,除却围棋更精通暗杀、情报等技术,刺探情报以及替青城派清理门户等一系列的隐秘任务。”

    “只不过在出了那个事故及八位门主全部失踪以后,在渡生门新任门主‘朔’的领导下,完全独立出青城派之外,只遵从少主的命令,成为其之下的私人卫队。”

    在张月玲师姐的讲述之下,奕小川也明白此时此刻正有着无数双眼都在死死的盯着自己,而那些人正是渡生门的弟子。

    如果真的按照张月玲所讲,整个渡生门的弟子都只尊崇少主一人的话,虽门下弟子人数稀少,但也无疑是叫板张月玲师姐的一张王牌。

    怪不得青城派少主那个家伙棋力低下,却有如此之大的权利,能在八门奇弈之前就令现任各代理门主听命于他。

    “师傅您让我代表你出战八门奇弈也是想在拿到冠军之后真正的掌控青城派吧?”奕小川终究是还没有忍住,问出了心中所想。

    “哼哼,谁知道呢。”张月玲也只是冷冷的笑着,继续说道:“我只是不想青城派的百年基业毁于一旦,那少主明面是同凌云宗结盟,可实际上呢。”

    听闻其他弟子传言,张月玲师姐自从迈入通幽境以后,便从来不问青城派各种事务,明明有资格成为门主开山立派,却选择了隐居一方,钻研棋艺。

    如今青城派究竟是何等的内忧外患、祸难重重,才会引得张月玲师姐出山?